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怎么样?过关了吗?”Bai Yuetong 看着Lu Luo ,微微有些担心。

Lu Luo 仔细想了想自己过来的步骤,然后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奶茶,微微摇头。

“如果他是个强迫症患者,做事又比较严谨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暴露了。”

“那怎么办?他可是稽查部的部长!”

“怎么办?他现在应该也会发愁吧。”

如果是以前的话,张长明肯定会直接抓捕Lu Luo 。

但现在,他确实有些发愁。

Lu Luo 的存在,具有保护,照顾Bai Yuetong 的作用。

而且Lu Luo 的实力和潜力,有些离谱!

“TM的,22岁就有7阶实力了?这小子吃什么长大的?”

张长明有些郁闷。

“先生你的奶茶。”

“哦,好的,谢谢。”

张长明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奶茶,直接喝了起来。

太甜了。

从来没有喝过奶茶的张长明,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Bai Yuetong 很喜欢喝奶茶吗?也不知道,她的mother 怎么样了。

“那么,接下来要去抓捕Lu Luo 么?”

张长明回忆了一下自己和Lu Luo 交手的过程。

虽然自己已经是7阶expert ,而且不是7阶入门的那种,但和Lu Luo 之间的战斗,似乎一直都是被Lu Luo 控制节奏的。

全过程中,Lu Luo 甚至没有让他碰到自己。

每次他想要采集一些Lu Luo 身上皮屑,或者毛发时,都会有一种类似螺旋劲一样的气旋,将自己的动作格挡掉,十分离谱。

这样的家伙,真的会那么容易抓吗?

“靠我自己的话,想要抓住Lu Luo ,几乎是impossible 的事情了。

一对一地战斗,我甚至有输的可能。

如果让部下一起上的话,恐怕会死很多很多人,这一点绝对是不可取的。

可如果联系Imperial Capital 总部支援,那Bai Yuetong ……”

不行,绝对不行!

Bai Yuetong 现在还不能暴露,现在的Lu Luo 虽然不错了,但和Imperial Capital 的那些monster 比起来,还是差了点火候。

张长明想着想着,就开始为Lu Luo 他们考虑了。

作为一个正直勇敢的稽查部部长,这也太难受了。

“哎,明天再看看吧!”

张长明微微sighed ,拖着略微有些疲惫的身体,返回了稽查部。

一回去,稽查部的成员就递来了这次行动的报告。

“部长,这是检测报告,人抓到了吗?”

“你觉得呢?”

“额,连部长亲自出手都没有抓到吗?那对方的实力。”

“不弱于我。”

“需要申请总部支援吗?”

张长明没说话,就这么看着自己的下属,眼神好像在说:你看不起我?

下属也很懂事,马上低下头:

“是我多嘴了,这样的事情,部长一定会有自己的安排。”

张长明这才nodded ,至于安排,他有个屁的安排。

拿起送来的调查报告,简单地扫了一眼。

“邪Divine Grade 的波动强度么,从来没有见过的序列,有点像是天空之眼那几个sect 所信仰的东西。

天空之眼一般在什么区域活动?”

“中部和东部,反正我们贵西这边,从来都没有过天空之眼的影子。”

“我知道了,让伙计们休息一下吧,今天晚上,劳累了。”

“是。”

张长明重新looked towards 报告。

“从中东部来的么?感觉不太对劲啊,虽然Lu Luo 的口音十分偏向Imperial Capital 那边,但他好像不太了解Imperial Capital 的样子。

很多基础知识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如果是伪装的话,感觉有些没必要。

这家伙,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张长明合上报告,重重的sighed 。

没有抓捕Lu Luo ,是他职业生涯的一个污点。

而且这个污点还有扩大下去的可能,未来的日子,不好过啊!

……

Lu Luo 和Bai Yuetong 在酒店的门口等了一会,始终没有等到张长明的silhouette ,这让Bai Yuetong 稍稍relaxed 。

“他没来,看来你猜错了,他应该是没有发现你的问题。”

Lu Luo 再次看了看手中的奶茶,shook the head :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不过24小时营业的米雪冰成还是没有关门。

Lu Luo 敲了敲桌子,值班的店员马上就回应道:

“欢迎光临,先生要点什么?”

“我想看一下监控。”

“这个……这是不允许的。”

Lu Luo 在桌子上放了1000块钱。

“看一下监控。”

店员看着1000块钱,表情微微一愣。

“先生,你这样我会很难做的。”

Lu Luo 又放了两叠钱,加到了3000。

“还为难吗?”

“额,不为难了。”

店员很快就给两人调出了监控,因为时间是可以判断的,Lu Luo 很快就从监控的画面中,找到了张长明的silhouette 。

这里的监控很清晰,还有声音。

当时虽然比较嘈杂,但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和听到。

张长明确实来到这里,而且也确实要过这里的监控。

Lu Luo 看了看一旁的Bai Yuetong :

“看吧,我就说他来过,而且,他已经确定了昨晚上的人是我。”

“那他……为什么没有回来?”

“也许是因为没有把握对付我,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你。”

“我么!”

“两者都有吧。”

Lu Luo 的猜测很准确,张长明确实就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才没有找Lu Luo 的麻烦。

“这个人,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认识我mother 吗?”

“大概是吧,具体的原因,等下一次见面时就知道了。

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和他好好谈谈。”

this time 的试探,让Lu Luo 大概摸清了张长明的实力,还有稽查部的底细。

稽查部的危险程度,比他心中的预期要高2个级别。

而帝国7阶的水平,说实话,从battle strength 方面来说,是不如废土联盟的。

或许有张长明还没有使用序列的原因。

他身上确实有序列的波动,但这种波动是不强的。

和废土联盟,尤其是教会那批7阶,真的没法比。

Lu Luo 曾经遇到的7阶,一个比一个离谱。

张长明这种7阶,放在废土联盟,大概只有垫底的水平。

他难缠的地方,是他具备很强的追击性,各种帝国官方给他装备的器具等等。

就硬实力方面,张长明还是呲了点。

“那你晚上还会去吗?”呆毛眨眨眼。

“当然,不会去了!”

……

日子安安稳稳的度过了几天,Lu Luo 也算过了几天好日子。

打了半辈子仗,确实应该享受享受了。

the past few days 两个老婆都在,可算享受了一下老婆child 热炕头的感觉。

好吧,他还没有child ,不过确实已经有要child 的准备了。

等帝国这边安稳下来,比如这次社团大会之后?

随着社团大会的临近,大部分贵Western Region 的社团都来到了煤都。

酒店爆满,矛盾激增。

单就打架斗殴的事件,就比平时多了6-7倍之多。

稽查部和警卫办已经有种焦头烂额的感觉。

张长明唯一庆幸的是,Lu Luo 没有在这段时间里捣乱,不然一个7阶的battle strength ,他还真的有点吃不消。

12月15日,社团大会如期举行。

Bai Yuetong 他们开始在煤都方面采购装备。

了解帝国设施,渠道,还有技术方向。

以便于圆环公司未来的发展。

Gu Fangyi 作为护卫保护。

Qi Xinzhu 那边则是跟着凯恩密修会的人从正规的大型社团渠道,参加了社团大会。

只有Lu Luo 一个人落单了。

或者说,他是故意落单的。

……

社团大会在煤都天启体育馆举行。

但那里是真正社团所在的位置,挑战者组的比赛,则是被安排在煤都地下广场。

说是广场,其实是曾经的煤都下水道,废弃之后改装成的地方。

专门提供给穷人游玩的地区。

这里不要门票,被官方临时征用,作为挑战者组的比赛场地。

虽然挑战者组只能出现2名前30参赛者,不过因为穷人总是比富人多的缘故。

这里的人数一点都不比天启体育馆少。

参赛者远远多于观众的情况,就在这里发生着。

看着自己身后长长的队伍,Lu Luo 有些无语的sighed 。

终于轮到自己了,报名排队排了将近4个小时,实属离谱。

给自己办理参赛的是一个old fogey ,但不是和蔼可亲的那种。

花白的头发下,是一张布满刀痕的脸。

左眼不知道是瞎了还是怎么的,戴着black 的眼罩。

Lu Luo 的观察者十分敏锐,能够感觉到这个old fogey 身上的murderous aura 很重。

他沾过人命,而且不止一条。

虽然实力不是很强,但这样的人,绝对是个硬茬子。

“姓名?”

“Lu Luo 。”

“年龄?”

“22。”

“有社团吗?还是散人?”

“有社团的,炽天之翼。”

“行了,身份证拿出来一下,到那边体检。”

工作人员的态度很恶劣,而且Lu Luo 也not quite clear ,自己只不过是来参加一下挑战者组的比赛。

为什么还要安检和体检,感觉就像是验猪一样的流程。

“额,我问下哈,为什么要体检?”

“你们这些野人that many 事,都没有个正规的渠道,谁知道你们是罪犯还是病毒携带者之类的。

会场that many 人,你们要是有点问题,那怎么办?

我们这里的检查都是为了整个煤都负责,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人虽然态度很差,但好说歹说也算给Lu Luo 解释清楚了。

而且对方说的挺有道理的,Lu Luo 也就nodded 。

“many thanks 解释,麻烦了。”

正当Lu Luo 要走的时候,这个满脸刀疤的old man 突然说道:

“你这种人,不应该来这里吧?”

“哦,为什么这么问?”Lu Luo 到是有些好奇了。

“我能闻到你身上的血腥味。”

听到对方这么说,Lu Luo 微微眯起眼。

“怎么会呢,我这个年纪。

而且,血腥味也不一定是人类的啊。”

“我也没说是人类的啊!”老人同样眯眯眼。

“哦,这样啊!

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了,进去吧。”

“好。”

Lu Luo not quite clear 这个old man 是什么意思,不过对方,应该是从他的身上发现了点什么。

Lu Luo 能够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没有离开过。

在Lu Luo 前往另一边检查身体的时候,old man 直接关掉了自己的窗口,return to house 间的里面,拿出电话。

“我这里是煤都影2-113,我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问题很大。

具体实力不明,所以先报备一下。”

“好的,影2-113请注意安全,时刻保持联系,帝国会派遣人员协助你的。”

“是,我明白。”

Lu Luo 不知道,自己一扭头的功夫,情报就已经送到了帝国Imperial Capital 所在的地方。

帝国稽查部不光只有on the surface 的那一部分,old man 所在部门,就稽查部影部。

稽查部知道每次的社团大会时,挑战者组都会进入大量的罪犯。

这次社团大会的人员这么多,参与的罪犯肯定也会更多。

稽查影部在这里检查报名人员,除了筛查病毒携带者,mental disorder ,恐怖分子之外。

也能够快速地确定可能出现的罪犯。

old man 的眼睛很准,在Lu Luo 感觉到他的murderous aura 时,他也同样感觉到了Lu Luo 身上的murderous intention 。

虽然Lu Luo 隐藏得很好,但他这样experienced ,经历过半个世纪杀戮的人,不会看错。

Lu Luo 的手上,确实沾了很多生命。

他不能确定是人类还是怪异的,但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的杀业,本身就很可疑了。

不管Lu Luo 是不是罪犯,他的存在就是一种不确定因素。

所以old man 的报备,也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情况。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要仔细观察了。

……

Lu Luo 在经历过一系列检查之后,right hand 手腕处被盖上了一个蓝色的印章。

上面的字样是T-4017。

大概可以明白,是挑战者组4017号选手的意思。

不过这也太离谱了,真的和猪仔一样,上编号的?

【不涨点怒气?】

“这有什么好涨怒气的?”

Lu Luo 本人倒是很淡定,以他的实力,早就不需要为这种事情而生气了。

而且这个印章也不是纹身,不至于祛除不掉。

因为本次社团大会人数太多的缘故,挑战者组的比赛人数,由20人一小组,改换为50人一小组。

出现者为50选2。

说实话,这个比赛制度,有点离谱。

这会导致很多有实力的人,会被围殴出场。

不过赛制什么的,也不是他能左右的,他只需要出线就行了。

Lu Luo 在人挤人的通道内,跟着人群来到了自己的比赛场地。

81小组。

比赛圈甚至没有围栏,就用粉笔画了一个圈,然后让他们自己玩。

“比赛开始。”

Lu Luo 刚进去,比赛开始的声音就来了。

卧槽,这人都没散开呢,如果实力弱一点,岂不是要被sneak attack 。

Lu Luo 刚这么想时,就发现有人在踹他的裆,而且是很用力的那种。

【你的裆部遭受了一次重击,但你的physique 让你免疫了本次攻击的伤害。】

这是2阶transcender 的踢裆啊!

这些人不讲武德。

Lu Luo 单手抓住这人:

“朋友,过分了。”

“你?”

这人还没有说话,一抹red 的imposing manner 突然压迫了全场。

周围的transcender 成片成片地倒下,当眼前这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50人的小组赛,就已经剩下他们两人了。

“额?我们晋级了?”踢裆者有些错愕。

“嗯,晋级了。”Lu Luo nodded 。

“sorry 啊,刚才不该踢你。”这人还挺sorry 的。

“没事,下一轮你就淘汰了。”

额……这叫什么话啊!

之前那个注意Lu Luo 的old man ,此时正在场边偷偷观察着Lu Luo 。

这一幕,已经让他口中还没点燃的香烟掉了下来。

“这个人……真的有问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