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他虽然不知道,Lu Luo 是怎么做到这种imposing manner 也可以让人晕眩的效果,但这个人的实力,很明显不是正常水平。

挑战者组的正常水平是什么?

大部分都是1阶的混子。

有少量的2阶超凡。

3阶在这里,已经算是稀有的expert 了,一般都可以脱颖而出。

如果是4阶的话,那基本上是妥妥的入选者了。

虽然4阶的野人比起4阶社团的transcender 要弱上一些,但在挑战者组这种野人扎堆的地方出线,肯定是没问题的。

那么问题来了,刚才那50人中,应该是没有ordinary person 的。

在大部分1阶,少部分2阶,甚至有3阶的实力环境下,Lu Luo 释放一次气场,就造成了全场秒杀的效果。

那他的实力应该是多少?

4阶?不太可能。

5阶?估计也很难做到。

那再往上的话,这样的家伙,有必要来参加挑战者组的比赛吗?

所谓的挑战者组,不过是给一些菜鸡散人一个宣泄情绪的渠道that’s all 。

代号113的old man ,拿出了自己的序列圆盘。

这个有些陈旧的圆盘,是他之前在稽查正部退役之后留下的。

转为影部之后,稽查部念记他的功勋,也就没有把这个收回去。

此时,这个老式的序列圆盘没有转动,这让old man 稍稍relaxed 。

“至少这个人,不是那种危险的序列者。”

“呦,Senior ,我们又见面了。”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old man 吓了一跳,他甚至没发现Lu Luo 是什么时候来到他身旁的。

眼神晦涩不定地看着Lu Luo ,old man 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态度。

“不要以为自己赢了几个弱鸡,就很得意了,这里的比赛强度,和正式的社团大会根本没法比。”

“many thanks Senior 的提醒,我心里有数的。”

old man 转身走了,Lu Luo 也没有再继续缠着他。

看着对方的背影,Lu Luo laughed 。

“恶劣的性格,暴躁的脾气,让人反感的语言,真是优秀的伪装啊。”

Lu Luo 知道,自己又被人盯上了。

这个人很有可能也是类似稽查部的部门。

Lu Luo 认识对方手中的序列圆盘,虽然和自己缴获的那个不太一样,不过总体设计上,应该可以确定是一个类型的东西。

“张长明在稽查部里,也有管不到的地方?”

Lu Luo 很确定,自己刚刚才和张长明交过手。

两人之间的博弈很profound ,至少对于这些普通transcender ,和普通稽查部成员来说,很profound 。

以张长明做事的风格来看,他impossible 派遣这样的一个人来打扰自己。

这只能说明,这个old man 应该不是张长明的人。

“有没有必要隐藏一下实力呢?

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吧,反正这家伙都已经发现我了。”

带着这样的情绪,Lu Luo 开始观察起其他小组的比赛。

这些人的战斗,可就混乱多了。

混战,没有章法,有些举动在Lu Luo 看来,和ordinary person 的打架斗殴差不多。

这些人的素质,甚至还不如废土联盟的拾荒者。

拾荒者起码会有一些和异种战斗的经验,但这些人,纯粹就是混子,铁混子。

“算了,继续看看吧!反正在决赛圈之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

比起无聊的Lu Luo ,Qi Xinzhu 这边的战斗可就精彩多了。

蓄意-轰拳。

霸道的拳击直接连人带后面的窗户一起震碎,Qi Xinzhu 再次十分霸道地one hit instant kill 。

美貌的容颜下,带给人的,是前所未有的oppression 。

Qi Xinzhu 收起自己的拳头,扭头looked towards 这里的裁判:

“还要继续吗?”

目瞪口呆的裁判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胜利者,凯恩密修会-Qi Xinzhu 。”

在众人的注视下,Qi Xinzhu 才缓步走出了比赛区域。

因为每个参赛者都是各自社团的精锐人员,Qi Xinzhu 前两场的对手,都是3阶社团transcender 。

虽然弱,但他们的技巧,体系,还有battle awareness 都达标了。

也让Qi Xinzhu 对这些社团精锐的实力,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回到的社团大会参赛者的区域,坐在休息室里,周围的参赛者,时不时地盯着Qi Xinzhu ,窃窃私语。

“这个女人好厉害。”

“凯恩密修会的新招的天才。”

“凯恩密修会?我记得不怎么强啊。”

“还可以吧,不能说特别强,但也不算弱。”

“现在出了这么个expert ,麻烦了。”

这些人的议论声不算小,Qi Xinzhu 自然也都听在了耳朵里。

不过她本人倒是不怎么在意,在combat skill 方面,她有把握对付任何同阶位transcender 。

就像是Lu Luo 之前告诉她的那样,她现在需要注意的,只有5阶expert 。

又或者出现了一些带着特殊超Mortal Item 具的人。

废土联盟人和帝国人的最大差距,就在transcender 器具上。

“感觉怎么样?”索拉笑眯眯地问道。

Qi Xinzhu 的实力很强,这点是她早就已经知道的事情。

她对于Qi Xinzhu 最终实力可以达到什么层级,还是不太了解。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只要Lu Luo 在,社团大会,不过是他们圆环的玩具that’s all 。

“还好,这些人都挺有实力的,和公司员工差不多吧。”

公司员工?差不多?

这个评价,有点膨胀啊!

索拉不知道圆环公司有多少员工,能够达到3阶水平的员工,又有多少。

总之,圆环公司,绝对是要比凯恩密修会更为powerful existence 。

抱紧圆环的大腿就行了。

“想喝点什么的吗?现在恐怕还不能吃饭。”

“给我一点甜点吧,什么都行。”

“好。”

Qi Xinzhu 和索拉之间的轻松惬意,给了周围人更强烈的oppression 。

更为讽刺的是,夕阳会的罗木青也和Qi Xinzhu 同一个分组。

但从之前Qi Xinzhu 的表现来说,他一点把握都没有,如果碰上了,必输无疑!

“impossible 的,她怎么可能这么强?”

罗木青嘴巴不断哆嗦,身旁的社团指导也感觉到了他的紧张,悄悄patted 他。

“罗木青,冷静一点。”

“指导?”

“左右一场战斗的东西,不光是实力和招术,还有装备和器具。”

“指导的意思是?”罗木青眼里露出了一些希望的光彩。

夕阳会的指导员,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黑匣子,轻轻打开。

cold light flashed ,又把盖子盖上了。

“这是?”罗木青一惊。

“吴签,又叫吴针,一按即可爆发,速度极快。

每当刺入人体,都会膨胀释毒。

因为极细极小,是真正杀人于无形的器具。”

罗木青暗暗吃惊,极细极小?杀人无形?

“这会不会有点恶毒?Qi Xinzhu 小姐她……”

“罗木青,你要搞清楚,你今天所获得的一切,除了自己的努力外,还离不开社团的支持。

社团需要的,是你在这次社团大会中的名次。

心慈手软,可不是我们夕阳会的作风。

even more how ,吴针this thing ,就算用了,你觉得就一定会有人发现吗?”

罗木青的手指微微颤抖,曾经的他,以风格大气明朗著称,这样base and shameless 的hidden weapon ,他是从来没有使用过的。

不过这次为了胜利,他……

“好,我记下了。”

将吴针悄悄装起来,罗木青有多了一点点信心!

这样一来,他和Qi Xinzhu ,至少就有一战之力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比赛也一场一场地进行着。

小组内剩下的transcender 越来越少,但罗木青始终没有排到Qi Xinzhu 。

按道理说,他们今天小组的比赛切磋,应该会全部结束才对。

真就这么巧,压轴了?

当小组场馆里只剩下Qi Xinzhu 和罗木青的时候,罗木青终于站了起来。

他似乎已经克服了自己紧张的心理,他缓缓走到Qi Xinzhu 的面前:

“Qi Xinzhu 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你好啊,Mister Luo 。”

Qi Xinzhu 还是一如既往地礼貌,而罗木青在真正直面Qi Xinzhu 的时候,身体再次紧张起来。

曾经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现在看来只能是幻想了。

自己别说和Lu Luo 对比了,就是Qi Xinzhu ,都不是他能够碰瓷的。

可社团交代的任务,他也要尽力去完成,所以,吴针this thing ,真的要用吗?

“看起来,我们要成为对手了。”

“对手么,确实是这样的。”

说实话,Qi Xinzhu 真的没有把罗木青当成对手,可既然对方这样说了,那她还是要给罗木青一些面子的。

“那……请?”

罗木青指了指场下,虽然裁判还没有宣布下一场的比赛选手,但这个场馆里,只有他们两个了。

“好。”

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地来到场馆中央,看台上夕阳会指导员有些焦急。

刚才Qi Xinzhu 背对罗木青的时候,就是最好的出手时机了。

但是罗木青并没有出手,白白浪费了一次大好机会。

“罗木青这小子,还是太心慈手软了,这次回去之后,还是要好好的鞭策一下。”

站在Qi Xinzhu 身后的罗木青也不是没想过动手,可当他靠近Qi Xinzhu 的时候,Qi Xinzhu 身上就会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晕。

这层光晕离远时是看不见的,但在近距离的时候,却可以感觉得很明显。

是自身的能量保护?还是什么特殊的防御手段?

罗木青有感觉,自己就算at this time sneak attack ,也不会有很好的效果。

“不行,既然做了决定,那要做好,这一战,must 赢。”

Qi Xinzhu 微微扭头,看着紧紧握住拳头的罗木青。

hehe ,真是有干劲啊!

当两人面对面站好的时候,裁判也非常识趣地宣布了比赛的开始。

“比赛,开始!”

裁判的tone barely fell ,Qi Xinzhu 身体便瞬间加速。

速度之快,让裁判和场馆内零零散散的观众,根本无从反应。

“好快!她要攻击哪?

脖子?胸口?关节?”

罗木青没有慌乱,情急之下,他快速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如同夕阳一样的能量,开始在周围流转。

他原本以为Qi Xinzhu 会采取一些战术,招式,可当Qi Xinzhu 冲到他面前的时候。

罗木青才发现自己错了。

又是那招,那个平平无奇的……正面直拳!

bang!

罗木青双臂格挡,但Qi Xinzhu 的力量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他的手臂骨折了,也许没彻底断裂,但绝对已经有了裂痕和弯曲的角度!

这what the hell is that 攻击力?

“Miss Qi ……”

Qi Xinzhu 根本没有理会罗木青的意思,也没有给他还手的机会。

转瞬间已经变换位置,来到了罗木青面前,轻轻蹲下。

砰!

直接便是一脚,将罗木青踹飞起来。

战斗的时候,不该说话,这是Lu Luo 教导每一个圆环人都要做到的准则。

圆环的成员,除非有拖延时间,或者语言激怒对方的需求。

不然的话,他们在战斗的时候是绝对不说话的!

飞在in midair 的罗木青,身体根本没办法挪移,只能想办法转过身,面对地面。

可他刚转过身,却发现Qi Xinzhu 已经跳到了他身后。

这……

“能不能等等!”

tone barely fell ,Qi Xinzhu 的手刀,就如同利刃一样,刺穿了罗木青的心窝。

罗木青感觉Qi Xinzhu 的手指顶开了他的心肺,窒息的感觉突然出现,他的胸骨也被一股充满圣洁气息的能量瞬间击碎。

bang!

大片的血花在空中爆开,罗木青的手指紧紧握住吴针!

绝望和震惊的情绪,充斥着罗木青的心头。

他有想过自己会失败,但没想过自己会失败得那么快,更没想过Qi Xinzhu 的出手会那么very ruthless 。

和她温柔的外表完全不同,Qi Xinzhu 的出手,简直就像是very ruthless 的杀手一样。

果断,冷冽,没有给他丝毫喘息的时间,更不用说使用吴针的机会了。

罗木青重重的摔在地上,大片的血花散落一地。

所有在看这场比赛的人都已经站了起来。

“该不会死人了吧?”

“不知道呢,看起来像是死了。”

众人没有想到,之前看起来温柔的Qi Xinzhu ,这次会出手这么重。

前面几场,她的战斗都是do it quickly ,但没有一场像罗木青这样,直接把人往死里打。

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什么仇怨?

Qi Xinzhu 看了看趴在地上的罗木青,其实她下手重,真不是仇怨的问题。

而是罗木青是她only one 个遇到的4阶transcender 。

4阶,已经是一个比较暧昧的实力阶段了。

自己如果不直接爆发把对方打残,万一他还有什么反击的手段怎么办?

全力出手,就是避免翻车的最好手段了。

“裁判,差不多了吧?他现在还没死,如果再拖下去的话……”

“哦哦哦,胜利者……”

“等等!我还没死呢!”

罗木青脸色灰白地站了起来,right hand 里,已经紧紧握住了吴针。

背负着社团的重任,他不能就这样倒在这里。

他还有吴针,他还能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