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omsday Ring Chapter 50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美琪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随意的聊了一下自己的蛇发。

“哎,希望我的小Lu Luo ,可以从这次的事情上活下来吧。

我可真是很喜欢他呢,比小梦魇还要喜欢。

可惜,小梦魇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她恐怕不会再来见我这个后妈了!”

hehe 嘻hehe!

倒吊海中,不断传来美琪有些惊悚的笑声。

所有的鱼群在听到这种声音之后,立刻泛白了自己的肚子,向上飘去。

其中有一部分只是单纯地昏迷,沦为其他鱼类的食物。

但也有一部分,是在这股声音下直接死亡了。

毫无顾忌,毫无逻辑的杀戮,这就是使徒真正的样子。

美琪也不例外。

……

Lu Luo 站在山丘上,过了许久才露出自己的气息。

因为刚才利维坦出现的时候,他感觉到了。

但是他并没有走远,所以必须隐藏起来。

这种距离,是有被发现风险的,但Lu Luo 没办法,他只能等。

还好,利维坦停留的时间没有太久。

很快他就离开了。

而Lu Luo 也is not that absolutely does not have 收获的,利维坦显露本体的最后那句话,所有异种都听到了。

具备异种特性的Lu Luo ,自然也不会例外。

他听到了利维坦的声音,那种警告。

警告美琪小心自己。

“真是够烦的啊,好不容易才过关,这个时候又给我来这么一出子。”

想到这里,Lu Luo 不知道自己算是幸运还是倒霉。

幸运的是,自己从美琪那里从容过关,整个过程都没有什么意外。

倒霉的是,在自己走后不久,利维坦就把他的底给掀起来了。

“算了,先回去吧,这个时候想这些事情,根本没有意义。”

Lu Luo 起身离开,一个月的时间非常紧迫,到大后天就已经到期了。

也就是说,他还有不到3天的时间来准备。

虽然他也可以at this time 显露身份,和张长明提前报备一下。

但Lu Luo 始终觉得,自己这样做的话很不合适。

带有挑衅人类Imperial Family 底线的嫌疑。

他只是一个a nobody ,至少在Imperial Family 目前来看,他就是一个a nobody 。

顶多算大号的。

一个7阶,不应该反复挑衅Imperial Family ,那样只能招来怒火。

所以Lu Luo 的想法很简单,回去看看老婆child ,然后直接出发,前往皇都。

“走吧,先去半山别墅。”

Lu Luo 快速飞向煤都,飞向了自己的基地,半山别墅。

……

Bai Yuetong 正在帮Qi Xinzhu 带child ,而Qi Xinzhu 则是在做饭。

和谐的家庭生活出现在两个不和谐的女人身上,着实让人感觉到奇怪。

突然Qi Xinzhu 感觉到了自己眉心中,有股力量正在波动。

她诧异地同时,也站了起来:

“这个感觉……好像是黎明圆盘?”

“黎明圆盘?那东西不是已经坏掉了吗?怎么会at this time 出现。”

Bai Yuetong 抱着吕小芳,一脸奇怪地问道。

不过她的眼睛很快就亮了起来,因为Lu Luo 居然直接推门而入了。

“想我了没?”

“才没有。”

“想了。”

两个人的回答很有意思,老实交代,和口是心非。

口是心非的那个自然不用多说,必然是呆毛这个嘴硬的家伙。

而Lu Luo 则是依次和两人拥抱,然后将吕小芳抱了起来:

“小芳,father 回来了,想father 没有?”

逗弄了一下child 后,Lu Luo 坐下,稍稍喘口气。

说实话,这一个月的行程非常紧张,他整个人也弄得有些紧绷。

战斗的次数虽然不多,但连续地行动,还是让他有些疲惫。

这个时候能够回到自己的家,也就是自己真正的港湾,Lu Luo 还是有些欣慰的。

“这次回去,我见到father mother ,还有罗爸了。”

Lu Luo 这个时候肯定不会偏向谁,即使是形容Luo Xuemin ,他也用了罗爸的称呼。

虽然Bai Yuetong 嘴上不说,但这个称呼至少会让她感觉好受一些。

意思就是你Bai Yuetong 和Qi Xinzhu 一样,同样是我Lu Luo 的妻子,你的father ,也是我的father 。

Qi Xinzhu 则是at this time 打断了即将说话的Bai Yuetong 。

几年没有回家,她对二老的思念,一直都隐藏在心里。

但她不敢去打断Lu Luo ,因为她知道,Lu Luo 所做的事情,比起这些更重要。

如果不能成长起来,那他们很有可能在帝国陨落。

Lu Luo 缺少时间,她不能打扰他。

“father mother 他们,还好吧!”

“他们很好,father 的身体很健康,每天关注报纸,没有一点问题。

不过mother 我没有见到,毕竟当时的情况很特殊,我的行动具有一定风险。

我不能拖他们下水。”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他们好就好了。

谢谢你,老公。”

Qi Xinzhu 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至少在大部分方面都很传统。

在听到自己的父母没事之后,她才算是放松下来。

而另一边的Bai Yuetong 则是twitched his lips ,并没有询问Luo Xuemin 的意思。

不过Lu Luo 知道她的性格,即使没问,她的心里也想要知道的。

“至于罗father 那边,内环的事情,已经算是结束了。

罗father 作为内环代表,已经进入了梦魇的接洽流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会成为梦魇的重要助手,帮助梦魇整合内环与外环关系。

未来的他,权力有可能变得比内环还要巨大,而且是巨大很多倍。”

听到Lu Luo 这么说出Luo Xuemin 的情况,Bai Yuetong 更生气了:

“果然,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一点改变,做来做去,不过是权力的slave 罢了。”

Lu Luo 听出了Bai Yuetong 语气里的不满,正常来说,此时等Bai Yuetong 消气就行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决定替Luo Xuemin 解释一下:

“不是这样的,罗father 不是你想象中那样。

这次的谈判,其实没有你想得那么轻松,在梦魇掌握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罗father 还能够据理力争。

为内环人取得最后权力,也就是公平,这本来就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在我看来,他并不是权力的slave ,from start to finish ,罗father 都是内环的公仆。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为了内环。

现在,他解脱了,并且有了更大的舞台,我们应该为他高兴才对。”

听到Lu Luo 的重新解释,Bai Yuetong 脸色好看了一些。

不管Lu Luo 是不是在哄她开心,一个这样的father ,总要比权力的slave 强太多了。

“谢谢你,Lu Luo 。”

“害,old man 老妻了,不客气。”

“get lost! ”

Qi Xinzhu 摸着自己的眉头,looked towards Lu Luo :

“Lu Luo ,我的黎明圆盘碎片正在跳动,你是不是带回来了一些有关于黎明圆盘的东西?”

“这个……好像还真的有。”

Lu Luo 说着,将两块黎明圆盘的碎片拿了出来。放在Qi Xinzhu 的面前。

Qi Xinzhu 看着碎片,还没有出声,一股holy splendor 就自然而然地从她身体里发出。

这道holy splendor 与两块黎明圆盘碎片连接在一起。

两者互相牵引,联动,很快,这些碎片就被Qi Xinzhu 吸入了眉宇间。

Qi Xinzhu 闭目养神,似乎在体会某种力量的升华与提升。

Lu Luo 没有打扰,静静的哄child ,等待Qi Xinzhu 醒来。

过了许久之后,Qi Xinzhu 才幽幽睁开眼睛,她有些期待的看着Lu Luo :

“这东西,还有吗?”

“没了,一滴都没了。”

Qi Xinzhu 啐了一口,Lu Luo 这家伙,始终是这个样子。

“好了好了,没有就算了,正好一起吃饭吧!”

接下来,便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光了。

这样的时光并不多,Lu Luo 十分珍惜。

在晚上,Qi Xinzhu 和Bai Yuetong 甚至答应了Lu Luo 三人大被同眠的要求。

至于child ?哄睡了之后放在小屋就行了。

成年人的日子,不都是这样吗?

……

第二天,Bai Yuetong 难得做了一些正常妻子做的事情。

比如她给Lu Luo 煮了粥,然后弄了点饼子。

饼子看起来不太正常,但Lu Luo 依然吃的很开心,以为是呆毛弄的。

“可以啊,厨艺有进步。”

“难吃死了,你就会说这种口是心非的话。”

Bai Yuetong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很高兴。

女人就是这样,事实是事实,但你要是把事实说出来,她就真的不高兴的。

youngster 一定会实事求是,但像Lu Luo 这种年迈的丈夫,一定会往死里吹的。

吹自己老婆,有什么不可取的吗?

非常可取。

“没有口是心非,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真的,好吃!”

看着Lu Luo 有些调皮的样子,Bai Yuetong 也笑了:

“这次去,保重。”

Qi Xinzhu 没有说话,她只是把头埋进Lu Luo 怀里。

“你们也是。”Lu Luo 的表情十分温柔,他的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

“放心吧,我Lu Luo ,绝对impossible 在这个地方倒下的。

这次去皇都,看似危险,但其实也是我们翻盘的机会!”

约定的时间,是后天早上了。

以Lu Luo 的飞行速度,想要在后天早上飞到皇都,simply 是impossible 的事情。

所以他要奔跑。

walking on air ,借助impact 的奔跑,要比单纯的能量飞行快速许多。

虽然这样会引起很多的关注,但他已经没有办法了。

“目标,皇都!”

……

同一时刻,正在皇都交接工作的张长明,接到了一个电话:

“Lu Luo 来了。”

“啊?teacher 说什么?”张长明有些不明所以。

“有人看到Lu Luo 在管道上奔跑,真是很有干劲的young man 啊。”

“奔跑,他为什么不飞啊?”

“因为时间来不及了,所以他不能飞。”

听到苍老的声音带着笑意,让张长明所有所思的nodded :

“那teacher ,有什么新的指示吗?

有关于Lu Luo 的事情,需不需要我做些什么?”

“这倒是不用了,你这阵子表现的很好,虽然实力上在这几年没什么进步,但工作效率,还是非常娴熟的。”

听到这不知是夸奖,还是批评的话语,张长明沉默了。

他其实是想要远离皇都这个深水池的。

这次回来,主要也是因为Lu Luo 。

他不想让Lu Luo 没有任何的依靠,自己在这里,或许不能够成为Lu Luo 的依靠。

但至少可以给Lu Luo 一些最简单的指引。

毕竟自己对于皇都还是很了解的,比Lu Luo 了解多了。

“我需要去迎接他吗?

有关于智械危机的事情,听说上面还是非常重视的。”

“上面确实非常重视智械危机这件事情。

长明啊,你是不是一直都感觉我们对于这件事太过于平淡了?没有想到智械危机的危害?”

“额,难道不是吗?”张长明有些不确定地反问。

“你把我们想蠢了。”

“我没有冒犯的意思,teacher 。”

“hehe ,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但实际上的情况就是这样。

我们其实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蠢。

我们当然知道智械危机爆发之后,会发生什么。

智械危机的蔓延速度,将会是整个帝国崩坏的速度。

即使是transcender ,也没有办法阻止大量的智械生物产生破坏。

transcender 更impossible 去杀死大量的ordinary person 。

when the time comes ,帝国将会彻底崩溃,没有人可以逃过这样的劫难。”

老者的声音让张长明打了个shivered ,但他还是不理解,为什么帝国上层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们对这件事情依然不够重视?

“teacher ……为什么?”

“你是不是想问,既然我们知道会发生什么,为什么不重视这件事情?”

“是的。”

“你错了,长明,帝国其实非常重视这件事情,所以才安排了你,所以才安排了Lu Luo 。

不然的话,以他这样一个来历不明序列者的身份,早就该被处理掉了。

哪怕是7阶,也可以处理掉。”

老人的声音虽然慈祥,但语气里的冰冷,还是让张长明十分不适。

“所以说,这就是帝国的选择吗?”

“不是选择,是恩赐!”

张长明听到这里,沉默的nodded 。

“我知道了,teacher 。”

他挂断了电话,然后又把电话紧紧的握在手里。

帝国,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他们依然是那样的傲慢,依然是那样的恶心。

他曾经离开皇都,其实才是正确的选择。

不过这次回来,依然是正确的选择。

“虽然你们特别地恶心,但我还是觉得,现在是改变这一切的时候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