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omsday Ring Chapter 54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作者: 夜影恋姬

  第542章 回家   Lu Luo 返回了地面,武邑,武夜姬,张长明and the others ,这个时候已经在这里等他了。

  看到Lu Luo 失魂落魄的样子,大部分人心里已经对这次的谈判有所猜测。

  张长明直接走了过来。

  “想去喝一杯吗?”

  “啊?”Lu Luo 有些讶异,他真的觉得,现在整个帝国皇都都陷入了使徒的阴影中。

  他还一nodded 绪没有,去喝酒的话,实在太不负责任了。

  可张长明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点醒了他。

  “感觉你压力很大?其实没有必要这样,压力永远都不是你一个人的。

  你也不是整个人类的savior 。

  就算人类真的需要一个savior ,比你强的人还有很多,也轮不到你啊!”

  听到这样的话,Lu Luo 顿时就是一愣。

  这话说的……好有道理,他居然无法反驳。

  这段时间不知道是为什么,他总是把各种各样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他自己甚至都把自己当成了一个savior 了。

  很多事情,自己不去做,就没有人去做了。

  没有人警惕使徒,没有人拯救人类。

  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难道他不做,就真的没人做了吗?

  并不是,诺兰在做,谷天峰在做,还有稽查部的其他人也在做。

  真正到了危机时刻,不用想Lu Luo 也知道,帝国Imperial Family 的成员也一定会团结起来的。

  那自己究竟在急迫什么?   Lu Luo 站在原地,开始仔细思考这段时间自己着急的原因。

  家庭?或许有一部分元素。

  梦想?不对。

  责任?也不是。

  那么……是使徒?或者是对使徒的恐惧?

  好像真的有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存活在使徒的阴影中。

  第八第九第十使徒,分别是利维坦,凹凸,美琪。

  这三大使徒和自己都有密切的关系。

  Lu Luo 一直活在着三人的阴影与控制中。

  他想要摆脱这种关系,所以才会这样的急迫。

  他总感觉这三个家伙会毁灭一切。

  但实际情况是,就算这三个家伙真的会毁灭一切,也不一定会毁灭他。

  他的性质非常特殊,如果真的投靠了使徒。

  美琪大概率也会放过他,甚至放过他的家人。

  让他好好的渡过余生。

  可以说,从最开始的时候,Lu Luo 就已经处于不败之地了。

  所有的紧张和急迫,都是他自己施加给自己的。

  他不愿意妥协,所以才造成了急迫和恐惧。

  “张部长的一席话,倒是让我拨云见日,suddenly enlightened 了。”

  张长明也didn’t expect ,自己只是随便说说,Lu Luo 的反应会这么明显。

  “你自己想通了就好,很多事情,都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不管你做什么,都要照顾了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家庭。”

  “张部长说的很对,这段时间,确实是我太急躁了。”

  “那还要去喝一杯吗?”张长明再次发出了邀请。

  “go go go ,就当是放松一下好了。”

  Lu Luo 突然想通了,也不能说是想通吧,就是不想要再把那么多的责任负担在自己的身上。

  没有必要,人类不是他一个人的,国家也不是他一个人的。

  那么多皇子Imperial Princess 都在打酱油,他这个外人这么激动,算什么啊?

  既然大家伙都不急,那他也没什么好急的!

  ……

  两人一路走向城内,此时的皇都还是一片祥和。

  根本感受不到什么威胁,有关于使徒,还有world 末日之类的事情。

  在ordinary person 的感知中,毫无眉头。

  他们完全感受不到那种焦虑,大部分的人,都还在为今天上班,中午吃什么而苦恼。

  Lu Luo 看到了这一幕,他突然就释然了。

  没错啊,使徒的事情,看起来是the entire world 的事情。

  但其实实际情况,就是一小部分人的事情。

  他不需要那么着急,很多人都没有着急。

  “真是讽刺啊,我这些天在急迫什么?”

  “也不用感觉特别糟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的地位,也是不一样的。”

  张长明拉着Lu Luo ,在一家小酒馆坐下。

  他们叫了二十斤牛肉,然后点了一些酒。

  这些菜看起来很多,但对于两个7阶expert 来说,根本连塞牙缝都不够。

  其实张长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吃东西了。

  他不是Lu Luo 这种在乎口腹之欲的人,所以能量足够的情况下,很长一段时间都不需要吃东西。

  而Lu Luo 就不同了,他一天不吃饭,浑身难受!   “喝酒吧!”张长明给Lu Luo 满上。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给Lu Luo 倒酒。

  他们两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喝酒这种事情,好像还是第一次。

  张长明也didn’t expect ,老辣的Lu Luo ,居然还有需要别人劝慰的一天。

  “嗯,今天不醉不归。”

  Lu Luo 也said with a smile ,两人一杯一杯的下肚。

  气氛逐渐热烈起来。

  “这次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酒过三巡,总要回到谈话上,虽然Lu Luo 说自己可以不管。

  但张长明知道,Lu Luo 只是需要一些喘息的空间而已。

  一旦他有了足够空间,有了足够的想法和能力之后,这件事情还是会管的。

  所以他才at this time 问。

  Lu Luo 也不闹,在沉吟了一会之后,微微摇头:

  “现在还不知道啊,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要糟糕。”

  Lu Luo 想到了此时的Imperial Palace ,还有诺Madam Lan 的求助。

  自己答应的事情,好像一件都没有做到。

  不管是Bai Family 的帮助,还是稽查部的资源,都没有。

  至于谷天峰所说的办法……那种牺牲诺Madam Lan ,找寻真相的手段,Lu Luo 似乎也只能默认了。

  牺牲掉一个8阶expert ,还有她下面的势力。

  如果真的可以解决掉一个使徒,那么这笔买卖划算吗?   Lu Luo 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心中立刻出现了一个声音。

  【很划算!】

  但他又立刻摇头了,这种事情,不应该用他来判断。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冷血。

  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像谷天峰那样,用数量和item 的价值,来衡量人类的生命。

  那他和使徒,还有谷天峰,又有什么区别呢?

  梦魇曾经就说过这个问题,一旦实力提升到一定程度。

  那他们人性就会逐渐缺失,Lu Luo 感觉到了这个问题,梦魇也感觉到了同样的问题。

  这次的交涉,Lu Luo 其实从其他几个expert 身上也看到了同样的问题。

  白墨的做法,是强化人性,让自己的人性夸张化。

  诺兰的做法,是玩弄人心,让自己处于人心的交涉中。

  谷天峰的做法,就是顺其自然了,他漠视了人性,但其实,谷天峰的做法,才是遵循自己内心的选择。

  Lu Luo 如果遵循自己的内心,这个时候恐怕也会同样漠视人心了。

  “诺Madam Lan 的事情,恐怕还要再等等了。”Lu Luo 低下头。

  “怎么说?”张长明只是简单的询问。

  “诺Madam Lan 那边,谷天峰总长是想要放弃的。

  他的意思,是用一个8阶,去裹挟一个使徒,利用诺Madam Lan 将Imperial Palace 内部的使徒引出来。

  然后再由稽查部出手,彻底解决掉Imperial Palace 的隐患。

  等解决掉了使徒之后,Imperial Palace 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并且皇帝的调查,也会容易很多。”

  Lu Luo 简单将谷天峰的想法告诉了张长明。

  这种事情,原本应该是机密才对。

  但Lu Luo 没有隐瞒,谷天峰之前也没有让他隐瞒。

  很多明眼人,应该也都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不知道的人,或许只有Lu Luo 一个吧!

  张长明听了这话以后,slightly nodded :

  “你觉得,这种做法对吗?”

  “我不知道,我之前觉得是不对劲的,但现在想想,好像这已经是最好的做法了。

  他说诺Madam Lan 的过往并不光彩,她的上位,是踏着森森白骨上去的。

  所以这个时候牺牲她,不仅仅可以解决Imperial Palace 的使徒问题,还算是为那些无辜死去的人,给了一个交代。

  他的话,就像是歪理,但我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这才是最操蛋的!”

  Lu Luo 郁闷的喝了一口酒,牺牲诺Madam Lan ,似乎就是最好的选择。

  但这个选择为什么会让他这么的郁闷。

  这也是Lu Luo 自己始终都没有想通的问题。

  “还是因为责任吧,或者说,是因为你自己的承诺。

  你和诺Madam Lan 之间,达成了协议,你想要完成彼此之间的承诺。

  所以才会苦恼,因为现在的你,已经没有能力去完成这项承诺了。

  我说的对吗?”

  张长明直视着Lu Luo 的眼睛,其中的意思,让Lu Luo 有些羞愧。

  他不知道自己的羞愧从而来?

  难道张长明说的就是对的吗?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责任吧,我确实想要完成这次的承诺。

  但现在我又觉得,这种承诺是一种自私的做法。

  可如果不完成的话,又像是对我以前很多做法的否认。

  可不做又感觉轻松,我很混乱,就是这样。”

  Lu Luo 说道最后,话语间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张长明slightly frowned ,Lu Luo 的情况,他已经有了一定了解。

  这不能说Lu Luo 是错的,但Lu Luo 也不算是对的。

  他现在的问题,就是自己的world 观,和正常人的world 观,还有利益world 观产生了冲突。

  认知的差距,认知的否定,让所有的一切变得混乱。

  张长明很想要说点什么开导一下Lu Luo ,但他又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

  Lu Luo 的能力,远远在他之上,这种事情,只能由Lu Luo 自己来判断!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你,不过我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让你轻松一下了。

  你不光是只有一个人,你还有自己的朋友,爱人,你有很多值得珍惜的东西。

  Lu Luo ,如果你感觉自己累了,可以回家去看看。”

  “回家看看?”Lu Luo 微微诧异,他在Imperial Capital ,有自由吗?   虽然说他和武夜姬,武邑之间都有联合。

  但稽查部和Imperial Family 对他都处于一种监视的状态,他一直都没忘。

  “之前的你,恐怕真的回不去,但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

  你已经见过了我的teacher ,谷天峰,他的目光和意见,才是这个城市的判决。

  在皇帝Your Majesty 没有出现的情况下,他的选择,就是你的未来。

  你从稽查部最深处走了出来,这说明他已经放过你了。

  所以,这个时候你可以选择回家看看,看看自己的老婆child ,和他们好好聊聊。

  聊聊child 的成长,聊聊你们的未来。

  顺便,可以想一想你自己的未来。”

  张长明的提议,让Lu Luo 有些心动。

  他确实想回家了,他的家,就在半山别墅!

  他想要看看自己的child ,这似乎可以让自己的心灵得到慰藉。

  “谢了,Old Zhang ,你的提议真的不错。

  虽然你人菜了点,但是开导别人这种事情,做的还是不错的。”

  “滚,什么时候都不忘编排我,Bai Yuetong 怎么会喜欢你这么一个畜生。”

  两人又开始互相对骂起来。

  其实男人之间的友情,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他们的感情足够好。

  那么father and son 关系什么的,恐怕是会经常认的。

  ……

  第二天,宿醉的Lu Luo 从酒馆里醒来。

  他的physique simply 不应该醉酒,但他确实是醉了,因为自己的放纵。

  张长明的放纵,还有观察者的放纵,无信者的放纵。。

  观察者感觉到了Lu Luo 的烦恼,所以他没有说话。

  无信者也感觉到了Lu Luo 的烦恼,所以连免疫效果都没有出现。

  序列,本就是为宿主服务的东西!

  Lu Luo 看着手边,那里有一张张长明的纸条,应该是他专门留下来的:

  【好好休息,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人来抗。

  你不是最高的那个,所以这件事情,和你的关系并不大。】

  Lu Luo 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纸条变成了飞灰。

  “是啊,天塌了,有个子高的人来抗,这一点确实没有错。

  但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了in this world 个子最高的人,那我还有退让的可能吗?”

  Lu Luo 的想法有些疯狂,如果这话说出去的话,恐怕很多人都会笑他自大。

  但只有Lu Luo 自己知道,自己成为8阶expert ,那必然是板上钉钉,没有任何意外的可能。

  因为如今的他,已经触摸了到了8阶的门槛。

  这种门槛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之前和谷天峰之间的对话。

  又好像是昨天晚上的这一顿酒。

  总之,感觉到了,就是真的感觉到了。

  他需要一些积累,需要一些breakthrough 。

  或许在他成为8阶的时候,他才能够清晰的认知到,this world 赋予他的责任。

  还有this world ,对他自己的态度。

  “哎,回家!”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