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luo Dalu 5 – Rebirth of Tang San Chapter 1011

  口中发出一声嘹亮的dragon cry ,唐墨煌的本体几乎是瞬间就已经化为一道red glow ,本体直接投入到那巨大的Fire Dragon phantom 之中。

  在它本体投入的瞬间,那原本的体型非常庞大的巨大Fire Dragon 收缩了大约one third ,让其本体距离sword glow 拉开了一点,但Fire Dragon 本体却变得越发的凝实了。

  一朵大花几乎是瞬间在Fire Dragon 头顶上绽放,赫然正是永恒烈阳花。

  伴随着永恒烈阳花的amplification ,Fire Dragon 身上的光焰犹如实质一般向空中爆发,让那巨大的sword glow 落下的速度略微减缓。与此同时,Fire Dragon 一张嘴,Heavenly Fire 三珠喷吐而出。三枚火焰珠犹如三枚流星一般,先后撞击在那巨大的sword glow 之上。

  半空之中,先后爆发出red 、orange 和blue 的炽烈光焰,那从天而降的巨大sword glow 也是连续停顿三下,仿佛要将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劈开的sword glow 这才变得虚幻了几分。

  但是,Heavenly Fire 三珠终究还是被先后弹开,那被削弱的sword glow 依旧持续降落,斩向Fire Dragon 。

  这么强……

  唐墨煌以本体催动Heavenly Fire 三珠,这绝对已经是spare no effort 的在阻挡了。借助Fire Dragon 族最强Divine Item 的威能,加上它Great Demon King Peak 的实力,竟然还是挡不住这sword glow 吗?

  唐墨煌自己也一样didn’t expect 会是如此。但它simply 没有犹豫的时间,terrifying 的sword glow 压迫着它那Fire Dragon 身躯已经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龙头顶部产生着三成amplification 的永恒烈阳花几乎是瞬间焚烧,顿时,灿烂的金red rays of light 覆盖Fire Dragon 全身,再从Fire Dragon 身上爆发而出。炽烈的金red 光焰混合着Fire Dragon 王唐墨煌自身的火焰化为巨大的龙形火柱与空中落下的sword glow 碰撞在一起,爆发出bright radiance 和terrifying 的爆炸力。

  无疑,唐墨煌这是trump card 尽出,将刚刚获得的永恒烈阳花直接当做一次性item 来使用了,释放出了烈阳花精族的Domain 之力,与自己的Domain 之力fuse together ,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威能。

  如果不是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它是绝不会这样做的。因为这么做实在是太浪费了。

  永恒烈阳花如果能够长时间使用的话,它甚至有直接领悟烈阳花精族Domain 的可能,再结合自身Domain ,必定能让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更上层楼。

  可事关占皇之战,也是事关生死的情况下,现在根本由不得唐墨煌犹豫。

  被震飞的Heavenly Fire 三珠绕了一个弧线飞回,也是将大量的火焰注入向那巨大的龙形火柱之中。

  “轰——”

  剧烈的轰鸣震天动地,几乎是刹那间,无数火焰四散纷飞。除了Tang San 以及他的blue gold 树光影前因为有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的projection 守护之外,几乎整个比赛场地都被轰炸的一片狼藉。

  terrifying 的能量疯狂肆虐、爆发。龙形火柱几乎是瞬间溃散,而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的sword intent 也是一闪而没。

  “peng” ,巨大的Fire Dragon avatar fiercely 的砸在地面上,头顶上的dragon horn 已经折断了,龙鳞四散纷飞,肩膀处被切开了一道长达十几米,深约半米的巨大伤痕。…

  全场静默。

  这就是Sovereign 和Great Demon King 之间的差距吗?看上去只是相差First Rank 而已。可是,一位Dragon Clan Great Demon King 在spare no effort 的动用自身Divine Item 和一切力量的情况下,竟然都无法完全阻挡住较弱Sovereign 利用item 留存的一击?这是何等巨大的差距啊!

  观众们更多的是恐惧,而这次占皇之战还能继续参赛的参战者眼中流露出的更多却是热切的眼神。成皇,就是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的巨大差别啊!

  “昂——”带着痛苦、愤怒的dragon cry 声有些嘶哑的响起。庞大的Fire Dragon 身躯重新化为人形。唐墨煌的左臂已经软软的垂在身侧,right hand 握枪,一枪moved towards Tang San 的方向扎去。

  扛住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的一剑,比它想象中付出了更大的代价。永恒烈阳花还没捂热乎就消耗了,它自身还受到了重创,那在体内纵横的sword energy ,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这对它自认为还有的后面占皇之战必定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唐墨煌怎能不愤怒如狂?
  但是,当它已经发起冲锋,冲向Tang San 的时候,脸上却突然流露出了愕然之色。因为它赫然发现,Tang San 身后的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phantom 并没有消失,就连他手中的sword saint 雕像也同样没有消失。还看到了这位blue gold 树族patriarch moved towards 他咧嘴一笑。

  “砰——”Tang San 手中的雕像骤然炸开,在他背后的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phantom 骤然腾空而起,巨大的sword glow 再次出现,威凌天下!
  terrifying 的sky-flooding sword intent 在空中爆发的那一瞬,唐墨煌只觉得自己全身的bloodline 仿佛都要凝结了似的。再也顾不得愤怒和不甘了,骇然大叫:“我认输。”

  刚刚承受过一次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一剑的攻击,那terrifying 的sword intent 它实在是被terrified 。当那sword glow 再次凌天的时候,甚至连它体内还没有被逼出的sword energy 都有爆发的趋势,哪里还敢再继续抵挡。占皇之战是没有任何规则可言的,死了可就是真的死了。Sovereign 之位固然重要,但自己的小命更重要啊!唐墨煌哪里还敢硬挡。

  摄魂Great Spirit 皇刚要出手解决那强大的sword glow ,但下一瞬,sword glow 却已是在空中炸开,化为无数细碎的sword energy 在空中纵横迸发散去。

  这是……

  唐墨煌此时就在Tang San 身前不远处,之前当sword energy 再次凌天的时候,它顾不得攻击Tang San ,而是迅速蜷缩身体,手中握着Dragon Spear ,却有些shiver coldly 的味道。此时在那漫天炸开的sword glow 的映照下,更显卑微。

  “你、你怎么可能让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的雕像发出第二次攻击?那不是一次性的吗?”唐墨煌充满不甘的looked towards Tang San ,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Tang San shrugged 膀,道:“是一次性的啊!第二次这个就是吓唬你一下。didn’t expect 你就认输了,感谢相让。”

  看着Tang San 脸上的微笑,唐墨煌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吓唬一下?自己就被吓住了?
  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十几位Sovereign 的见证下,自己刚才声嘶力竭的喊着认输。这已经不是丢人那么简单的问题了。它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输了,自己竟然输了,输给了blue gold 树族的这个家伙。唐墨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身上的气息非常的不稳定,就有要冲上去的意思。

  正在这时,摄魂Great Spirit 皇的silhouette 从天而降,落在两人之间。目光平和的道:“唐墨煌认输,blue gold 树族靳淼林胜!”

  knock-out competition 第二场,pass through !
  唐墨煌就像是被完全抽空了Essence, Qi, and Spirit 似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眼中满是失魂落魄。它明明已经竭尽全力了,可最终却依旧输给了对手。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而对手付出的,就只是一件auction 上买来的拍品。这equivalent to 是用钱打败了自己啊!second round ,自己连second round 都没过。还是输给了这样一个对手。

  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的sword energy ,唐墨煌张嘴spurt a mouthful of blood ,直接歪倒在地就晕了过去。也不知道它是真晕还是实在是没脸见人的装晕过去。

  Tang San 向摄魂Great Spirit 皇恭敬行礼之后,这才腾身而起,返回自己的休息室去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