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luo Dalu 5 – Rebirth of Tang San Chapter 1012

  直到此刻,观众们大多才反应过来。

  赢了?blue gold 树族那个patriarch 竟然赢了当代Fire Dragon 族patriarch Fire Dragon 王唐墨煌?而且还是在唐墨煌动用了Divine Item 的情况下竟然还赢了?

  这一切似乎是如此的不可思议,但又似乎是顺理成章的。毕竟,那靳淼林凭借的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来自于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的sword saint 之威。

  second sword 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一剑之力吗?唐墨煌好不容易抵挡住first sword ,却在second sword 面前不得不选择认输,为了保命无可厚非。可那second sword 似乎后来直接就溃散了啊!
  当Tang San 回到自己的休息室时,blue gold 树族的Elder 们都已经是一片欢呼了,靳淼森更是直接扑了过来,还是被Tang San 用手挡住,这才没蹿到他身上。

  真正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也就只有观战的众位Sovereign 了,Tang San 其实做的事情很简单,他就是用庞大的生命能量注入到sword saint 雕像之中,让sword saint 雕像之中的sword intent 被生命能量强行孕养了一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甚至连带着连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都受到了孕养,以至于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自身的力量在雕像被引动的时候,也被回馈过来一部分,这才让sword glow 第二次形成。虽然实际上这sword glow 并没有任何杀伤力,但吓唬人却绝对够用了。

  于是,Fire Dragon 王唐墨煌就悲剧了。

  给观众的感觉就是,这个blue gold 树族的靳淼林也没干啥,就又赢了一场。要知道,这一场赢了之后,可就进入前二十了。一旦今天的比赛之中再有both sides suffer 的情况出现,他又能再赢一场的话,那可就进入复赛了。

  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却又依旧是不可思议。

  “运气,都是运气。”Tang San 微笑着安抚着Elder 们的亢奋。

  而对于blue gold 树族的Elder 们来说,虽然他们都不认为Tang San 还能在后面的比赛中更进一步。但能在占皇之战这样的Peak 对决之中连续获得两场胜利,这已经是大大的超出了它们的意料之外。而且,Tang San 也只是动用了在超级auction 上拍下来的一件较为便宜的拍品而已。他拍下来的东西可不只是这么点啊!

  连续的胜利,让Elder 们不能不多有一些想法。

  Dragon Clan 的first 淘汰者出现了。徐安宇坐在休息室之中eyes slightly narrowed ,唐墨煌输掉比赛对它来说并没有什么,在Dragon Clan 所有参赛者之中,唐墨煌本来就是属于实力较弱的,而且性格急躁,本来也不看好它能进入后面的复赛。但是,输给了靳淼林,这就让徐安宇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了。仿佛这个blue gold 树族的家伙天生就克制了Dragon Clan 似的。之前auction 上就让它们付出了更大的代价,现在比赛开始了,竟然第一个淘汰了Dragon Clan 。看起来是什么都没做,可是,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吗?
  别人注意的是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雕像的Shocking Heaven Sword 芒,而在那个时候,徐安宇注意到的,却是Tang San 当时的神色。它清楚的记得,在引动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雕像的时候,Tang San 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神色非常平静。除了刚at first 那明显有些佯装痕迹的惧怕之外,后面的过程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畅。而且,sword glow 与唐墨煌spare no effort 的利用永恒烈阳花抵挡时的碰撞余波那么强烈,Tang San 却是毫发无伤。虽说看上去是借助了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雕像的力量。可就算是借助雕像力量也要控制得住才行。这个“靳淼林”绝对not simple ,至少他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就相当强,才能将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雕像控制的发挥出这样的作用,换一个选手,就算拥有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雕像也未必能够发挥出这样的作用,至少想要以此来战胜唐墨煌It’s definitely impossible 的。…

  not simple ,这个blue gold 树族patriarch 很not simple 。徐安宇心中第一次对Tang San 在占皇之战有了警惕。

  Tang San 在休息室中坐定,比赛还在继续,下一场已经开始了。他没有观看比赛,而是闭上双眸,看上去是在闭目养神,但实际上心中却在将刚才战斗过程中的记忆回溯一边。

  他与唐墨煌的战斗没什么可回溯的,那一切本来就都是在他的plot against 之中。他在回溯的是在自己与唐墨煌战斗时,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探察Divine Consciousness 的变化。

  当时几乎所有Sovereign 的注意力都在自己和唐墨煌这一战之上。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在感受到自己给予的庞大生命能量之后,探察自己的Divine Consciousness 明显增强了数倍。还有就是摄魂Great Spirit 皇始终都在用强大的Divine Consciousness 感知着自己的变化。

  其他Sovereign 的探察,Divine Consciousness 出现变化主要是在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雕像二次发出sword glow 的时候,那一瞬,所有的探察都增强了数倍之多。

  这些都在Tang San 的计划之中,至于其他一些弱小的Divine Consciousness 探察就不算什么了。他要给Sovereign 们的印象,就是让他们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点小聪明也有点能力,但却仅限于生命能力的blue gold 树族patriarch 。因此,从始至终,他是真的只用了blue gold 树族的Life Attribute 烙印。但在掌控这方面,那Divine Consciousness 的优势那是掩盖不住的。至少现在真正仔细探察的人都会明白,他的Divine Consciousness 不弱,不逊色于那些Peak Great Demon King 。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点都不暴露那是impossible 的。只要不引起怀疑就不是问题。

  “我们走吧。”Tang San 重新睁开双眸,向众位Elder 说道。

  “patriarch ,不再观察一下对手了?”大Elder 问道。

  Tang San 有些无奈的道:“观察对我们来说有用吗?而且也不知道下一轮的对手会抽中谁。不用看了,不如回去好好休息。”

  靳淼森笑hehe 的道:“你消耗大么?还需要休息?”

  Tang San 没好气的道:“难道催动雕像不需要消耗精力的吗?我的力量消耗的不少,走了。”

  说着,他率先向外走去,其他Elder 们赶忙跟上。

  此时观众们的注意力已经重新被场中精彩的比赛所吸引了。并没有太多的观众注意到blue gold 树族已经悄然离去。

  出了比赛场地,直接返回White Tiger 大酒店,blue gold 树族entire group 乘坐carriage ,并没有去其他地方。在Tang San 的要求下,也没有对今天的这场胜利进行庆祝。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Tang San 关好房门,直接在客厅的沙发上sit cross-legged 下。柔和的扭曲光晕随之从他身上向我扩张开来,那是Time and Space Tower 的威能。柔和的Time and Space Tower 气息迸发,让他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变得越发敏锐,感受着一切有可能探查在自己身上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凭借着God 之位的powerful ability ,Tang San 虽然现在cultivation base 不如Sovereign ,但Divine Consciousness 的层次却远远高于,在这种聚精会神去感受的状态下,没有任何Divine Consciousness 探查能够逃脱他的侦测。

  默默的感应了大约一刻钟左右,Tang San 的身形就在那扭曲的光晕之中悄然隐没,凭空disappeared 。

  Time and Space Tower 对于孔雀变和时光变的加持非常强力。足以让这两大bloodline 具备超级bloodline 的能力了。身形再次出现时,Tang San 已经在祖庭街道上一个阴暗的小巷子中。他自身的模样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成了ordinary person 类的模样,穿着一件大斗篷,遮盖住自身。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