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luo Dalu 5 – Rebirth of Tang San Chapter 1014

  Tang San 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冕下,我也没想过就一定能获得最终的胜利,但能向前走一步不就是一步吗?step by step 。我慢慢来。毕竟,我只是个blue gold 树族。”

  天阳Great Spirit 皇没好气的道:“你可真不像个blue gold 树族。”

  Tang San 讪讪said with a smile :“那您这是答应了?”

  天阳Great Spirit 皇,道:“现在?”

  Tang San 赶忙nodded ,道:“就现在吧。这会儿度都在比赛那边,清净。您肯定有合适的地方吧?”

  天阳Great Spirit 皇一脸无奈的道:“你这还真是赖上我了。好吧,我就再帮你一次。跟我来。”一边说着,他身上升起一道金red rays of light ,席卷住自己和Tang San 的身体,冲天而起,moved towards 远方飞射而去。

  身为Sovereign ,他在祖庭中飞行自然无所顾忌。Tang San 收敛自身气息,只是用生命能量护住本体,然后就完全由天阳Great Spirit 皇带着自己,moved towards 远方飞行而去。

  很快,天阳Great Spirit 皇就带着他飞出了祖庭。一边飞行,天阳Great Spirit 皇一边对Tang San 道:“我的Domain 之中相对来说是最安全的,但在我的Domain 内你impossible 操控生命能量。所以,我将你带出来,找一个适合的地方,when the time comes ,我会用Divine Consciousness 为你封闭周围空间,你可以放手施展,有危险我会护住你。”

  Tang San 立刻一脸大喜过望的样子,道:“many thanks 冕下。幸好由您。”

  天阳Great Spirit 皇indifferently said :“我帮你也不是白帮的,无论未来你什么时候成就Sovereign ,你所诞生的第一枚blue gold 果。”

  “那当然是您的。我本来都是您的人,我诞生出来的东西自然是属于您啊!不过,具体的功效我也不清楚,只能是when the time comes 看。”

  ”en. ”天阳Great Spirit 皇知道他这是大实话,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Tang San 跟随着天阳Great Spirit 皇飞出祖庭大约一百公里左右的距离,天阳Great Spirit 皇才带着他落向一片植被丰硕的山谷之中。

  强大的Divine Consciousness 也随之从天阳Great Spirit 皇身上扩张开来,Divine Consciousness 无形,但却将外界的一切完全隔绝。作为当世cream of the crop 的Sovereign ,就连阳光at this time 都已经被天阳Great Spirit 皇的Divine Consciousness 挡住了燥热。

  飘然落在地面上,天阳Great Spirit 皇向Tang San nodded, said :“开始吧。”

  “好的。”Tang San 向他恭敬颔首致意,然后才走向一旁。他缓缓抬起自己的手掌,手指上的storage ring rays of light 闪烁,下一瞬,一个巨大的笼子已经appear out of thin air ,落在了地面之上。低沉的咆哮声,瞬间响彻山谷。

  那笼子绝对可以说是huge monster ,里面那发出terrifying 咆哮声的,赫然正是一头全身覆盖着暗purple 鳞片,只有后腿没有前肢,脖子上带着巨大项圈的giant dragon 。

  一万三千紫晶币,Tang San 在超级auction 上拍下来的那头凶龙。也是水晶Great Demon 皇口中的傀儡龙之首。一头battle strength 接近Sovereign 层次的变异Dragon Clan 。

  笼子才一被释放出来,凶龙就开始发出疯狂的怒吼声。庞大的身躯疯狂的扭动起来,冲撞着笼子。…

  单纯这个笼子,其实是impossible 困住它的,真正困住凶龙的还是它脖子上的那个项圈。

  天阳Great Spirit 皇看着Tang San ,道:“你准备怎么做?”

  Tang San 道:“冕下,麻烦您先帮我压制它。”

  ”en. ”天阳Great Spirit 皇眼中金red rays of light 一闪,下一瞬,周围空间内的温度骤然暴增,紧接着,一股terrifying 无比的威压已经从天而降。就像是in the sky 的太阳突然坠落似的,巨大的oppression force 直接就降临在了凶dragon body 上。

  原本还处于疯狂状态,开始冲撞笼子的凶龙顿时被压制的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而那笼子却是丝毫无损。

  单是对力量的运用,天阳Great Spirit 皇无疑已经达到了极其terrifying 的程度。

  Tang San 心头也是暗自凛然,这天阳Great Spirit 皇比他的预想中还要更强。这是在镇压凶龙,又何尝不是在威慑自己?
  凶龙还在尝试着挣扎,哪怕是面对天阳Great Spirit 皇,自身的疯狂也依旧让它没有半分acknowledge allegiance 的意思。

  Tang San 不敢怠慢,立刻上前,用之前拍卖时给他的钥匙打开了笼子。

  笼子一侧的大门开启。Tang San 直接进入其中,并且解开了笼子的array 。让笼子从顶部向两侧分开,将凶龙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这玩意儿在auction 上出现,是用来干什么的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这就是一个不可控的破坏性武器。毫无疑问,凶龙这样的存在,要是直接扔到一座城市之中,其terrifying 的destructive power 必定会造成巨大的杀伤。可问题是,它出现在auction 上,谁买走的大家都一清二楚,万一未来它在什么地方肆虐,那当初的竞拍者肯定是难辞其咎的。这也是为什么一个接近Sovereign 层次的powerhouse 最终只是一万三千紫晶币的成交价。不可控是其一,主人已知无法保密是其二。

  Tang San 打开笼子,腾身而起,直接来到了凶龙的头顶上方。站在了它那依旧勉强昂起的头颅之上。

  凶龙头顶有着一根向斜后方眼神的独角,独角上散发着深purple 的光晕,那充满毁灭性的气息让Tang San 都不禁感到有些难受。如果不是天阳Great Spirit 皇这样的存在压迫着它,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将其压制,恐怕真的需要大费周章。Destruction Power 的存在,让它连自己的God 之位镇压恐怕都能抵抗。想要压制它,就只能凭借绝对的实力才行。

  Tang San breathed deeply ,moved towards 天阳Great Spirit 皇的方向,道:“冕下,辛苦您维持镇压。我要解开它的项圈了。”

  “你解开项圈还怎么压制?”天阳Great Spirit 皇疑惑的道。

  Tang San 道:“不解开项圈,那永远也impossible 让它归心,哪怕是潜意识中的也不行。我想试试。实在不行再把项圈扣上。”

  那项圈如何使用,需要搭配什么资源,在它领取拍品的时候都已经被告知了。通过这玩意儿,实际上也只是能让凶龙沉寂下来。

  Tang San 不是没想过在比赛的时候直接将它丢出来,让它在赛场上疯狂肆虐。但那样实在是太不可控了,自己就算能够控制项圈,可控制了它也没battle strength 了,还是徒劳的。所以。他早就已经想好了。用完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的雕像,下一个就是对凶龙下手。

  整个Dragon Clan 都对凶龙的Destruction Power 没什么办法,但作为曾经的一代God King ,他又怎么会没见过Destruction Power 呢?
  曾经,在他所在的Douluo God Realm 之中有五大God King 。分别是作为至高God King 掌控一切的他,还有善良之神、邪恶之神以及God of Life 和毁灭之神这四位。他的位置接替的是曾经的Asura God 。而生命与毁灭,本来就是God Realm 最核心的真谛。生命为创造,毁灭为破坏。二者相辅相成。

  而现在,Tang San 身上本来就有着树祖烙印,拥有这个位面本源的生命之力。而凶dragon body 上的Destruction Power 也impossible 是God Realm 那个层次的Destruction Power ,依旧是属于这个位面的。这甚至和Heavenly Fox Great Demon 皇的幸运反面估计都有关系。才诞生出了这么以为special existenc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