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luo Dalu 5 – Rebirth of Tang San Chapter 1016

  Tang San 是通过Divine Consciousness 在向天阳Great Spirit 皇说这些的,所以凶龙是听不到的。

  而听了他this remark 之后,天阳Great Spirit 皇忍不住道:“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无论是对事物敏锐的观察力、洞察力,还是执行力。你都超出了我原本对你的判断。能够降服这凶龙,我真的要认真的思考一下,你是不是有能力获得这次占皇之战的胜利了。”

  Tang San 咧嘴一笑,都:“这都是在您的帮助下才完成的。没有您,我也压制不住它,只能是凭借项圈的压制徐徐图之,根本来不及后面的比赛。这都是您带给我的,要不怎么说,我是您的人呢。”

  天阳Great Spirit 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突然道:“理智上告诉我,你很not simple 。哪怕是我,都有种与虎谋皮的感觉。但从我自己的判断来看,你又没什么威胁,至少我从你身上没有感受到恶意。靳淼林,你记住,无论你之后会如何,是否能够成皇,你都是属于Richen Empire 的一份子,哪怕以后中立也是一样,还有,记住你今天的话以及对我的承诺。我能给你的,也一样能从你身上剥夺。”

  “是,冕下。”Tang San 恭敬的向他行礼。

  等我成皇之后,那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好了,该帮你做的已经做完了,你待会儿自己回去吧。”天阳Great Spirit 皇深深的看了Tang San 一眼,next moment ,他已经化为一道金red rays of light 消失无踪。

  目送着他在远方天际消失,Tang San 才轻轻的patted 凶龙的独角,“这个位面真的是blessed by heaven ,竟然连Destruction Power 都有,而且相当纯净。虽然层次不能和God Realm 相比,但这Destruction Power 如果cultivation 得当,未来也能够成为本位面建立God Realm 的根基之一。”

  “Brother Long ,你有名字吗?”Tang San 向凶龙说道。

  凶龙巨大的头颅摇了摇,口中发出沙哑的dragon cry 声。

  Tang San 能够感受到它的意念,它从出生之后,就一直在Dragon Clan 的培养之下成长,刚开始的时候,它被认为是Heaven’s Chosen Child ,觉醒了前所未有的attribute ,很可能是另一个水晶Great Demon 皇。但伴随着它的不断成长、不断强大。毁灭意念开始渐渐入侵Divine Consciousness ,让它不时变得疯狂,直到最后的彻底疯狂,它就渐渐开始被当成了试验品,被各种虐待,最后项圈加身。

  它的内心怎能没有怨恨?虽然身为Dragon Clan ,但它对Dragon Clan 却是深深的憎恶。以至于回忆自身经历的时候,Tang San 不得不又一次动用生命能量为它压制毁灭意念,以免重新情绪出现问题。

  “Brother Long ,那不如我给你起个名字吧。你现在还无法彻底控制自己的Destruction Power ,未来当你能够控制的时候,你将会变得更加强大。你的毁灭attribute 也将是这个位面前所未有的能力。不如,我就叫你灭霸吧。你看如何?”

  “吼——”凶龙发出一声低吼。

  凶龙灭霸,横空出世!…

  占皇之战男子比赛的second round 结束了。这一轮最终还能够继续参赛的powerhouse ,还剩余最后的十八位。也就是说,后面的一轮比赛,将决出九位。

  祖庭临时决议,下一轮,将是男子比赛淘汰的最后一轮。最终的九名选手都将有资格参与到复赛的循环赛之中,以保证公平。否则的话,多出的这一个选手怎么办?
  这也就注定了third round knock-out competition 的重要性,通过了这一轮,后面的比赛就有了容错的机会,也有了使用战术的可能。循环赛比的是积分。而knock-out competition 是一战定胜负。

  因此,所有预测都认为,third round knock-out competition 甚至会比前面两轮更加激烈。甚至很可能最后都没有九名选手能够进入复赛。

  在第四天的女子比赛之中,最后剩下来的参赛者还有八名,加上保送进入复赛的Mei Gongzi ,也是九名选手,倒是也算公平。女选手的复赛名额由此确定。

  当第五个比赛日到来的时候,整个祖庭似乎都变得炽热了起来。这一场,将决定出当今Great Demon King 这个层次,男性选手之中最强的九人。最多有可能是九个出线名额,但也有可能会更少。

  目前剩余的十八名选手之中,Dragon Clan 数量最多,还有四位。其中大热门自然就是光明龙王徐安宇了。

  Heaven and Earth 一剑秋子玄也顺利进入到了third round ,它second round 的对手想尽了办法,甚至动用了一件Divine Item ,但在他那毕其功于一役的一剑面前,却是终究无法抵挡,最终败下阵来。

  除了他们之外,其他Seeded Contestant 被淘汰的有三个,但全都是被其他Seeded Contestant 所淘汰的。由此可见,Seeded Contestant 的选择,还是相当公平的。但是,那被淘汰的三位就是运气实在是不好了。

  blue gold 树族的carriage 平稳的行驶在祖庭的街道上,靳淼森坐在Tang San 身边,低声道:“哥,你可要加油哦。今天这一场如果能够再赢下来,那你可就能进入复赛了。”

  ”en. ”Tang San nodded 。

  靳淼森犹豫了一下后,继续道:“如果真的打不过也别勉强,安全还是最重要的。不过,咱们blue gold 树族就这点好,哪怕是缺胳膊断腿的也能长回来。”

  Tang San 嘴角抽了一下,“妹子,你这是在为我好吗?还没打比赛呢,你就诅咒我缺胳膊断腿的。”

  靳淼森“hehe ”一笑,道:“我这不是怕你紧张,帮你活跃一下气氛吗?哥,这一场你有把握么?可惜了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雕像了,要是能多有几个这样的拍品,说不定你还能继续前进呢。”

  Tang San 瞥了它一眼,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就不能继续前进了?”

  靳淼森eyes shined ,“你还有把握?”

  Tang San 道:“when the time comes 你自己看就是了。”

  靳淼森兴奋的道:“哥,你要是进入了复赛,我、我就……”

  “你就什么?”Tang San 瞥了他一眼。…

  靳淼森兴奋的道:“我也不知道我就什么,反正我一定会特别、特别开心。哥,你能赢两场已经是创造历史了。你别听外面他们那些什么说你是紫晶币warrior ,说你shameless 之类的话。赢了就是赢了。”

  Tang San 一阵无语,“你如果不告诉我的话,我根本不会知道有人骂我。从现在开始,你能不能保持一下安静?”

  “呃……,我错了,哥,好的,我安静。”

  “等一下啊!哥,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今天打算怎么赢?你是还有什么trump card 吗?让我先知道一下行不行?”

  ……

  祖庭议会山。

  占皇之战的比赛场地一大早就已经是座无虚席。待War Zone 中,人数已经少的多,算上拥有休息室的那些位City Lord ,现在待War Zone 反而显得有些冷清了。

  大猫默默的坐在待War Zone 之中,它的表情有些grim 。是的,它也通过了second round ,虽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自己那身Divine Item 级别的铠甲已经彻底废了,虽然经过一天的休息和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的治疗,但它上一场比赛的伤势还没有recover completely 。

  它还没有遇到自己那个最希望遇到的对手,它也不知道这third round knock-out competition 是否能够遇得到。但是,它明白,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再通过third round ,probability 已经非常小了。如果在这一轮还不遇到那个家伙,那自己恐怕就真的……

  在占皇之战开始前,它对自己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它认为凭借着Divine Item ,自己的战斗经验,Level 1 bloodline 狮虎变,总能持续向前。就算挑战不了占皇之位,进入复赛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但是,真的到了占皇之战后,它才明白,自己面对的都是怎样的对手。前两轮,它的运气其实都不错,抽中的都不是特别强大的对手。至少没有碰到Seeded Contestant 。第二个对手甚至本来就是伤势还没好的。可就算是这样,它战胜对手也已经是极其艰难,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能够前来参与占皇之战的每一个参赛者都是true powerhouse 。今天这一轮,抽中Seeded Contestant 的概率大大的增加,全部剩余的十八名选手中,还有七位Seeded Contestant 。而自己,甚至很可能是这十八名选手中最弱的一两个吧。除了那个blue gold 树族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Golden Lion 族的使命,自己就真的完成不了吗?
  运气,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运气。

  大猫摸了摸自己手上的storage ring 。昨天,他来了,他给了自己一些东西。他告诉自己,一定能够得偿所愿。希望入他所说的那样吧。只是,他究竟在哪里?美City Lord 的Martial Arts Groom Choosing Competition 大会,他怎么可能不参加呢?可是,自己却没在选手中找到他的silhouette 啊!

  而此时它心中想着的这个人,已经坐在休息室中喝起了茶,blue gold 树族的Elder 们都显得有些紧张,坐在他身后。没有了sword saint 雕像,这第三场怎么打?…

  伴随着one after another 强大的气息在半山腰上绽放,Sovereign 们已经到来。

  “准备抽签。”Heavenly Fox Great Demon 皇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Tang San 放下手中的茶杯走出了休息室。隔壁休息室的宁臣恩也已经走了出来。

  它moved towards Tang San 咧嘴一笑,道:“靳patriarch ,今天要是能抽中你,那可是运气了。”

  Tang San slightly smiled ,道:“今天的概率比较大吧。你很有可能可以抽中我。”

  宁臣恩laughed ,“我期待着。”

  此时,所有参赛者都已经来到露天,in the sky ,white 光团再次落下。而this time ,谁都没有在immediately 出手进行抽签。

  毫无疑问,这一场的抽签至关重要。运气的好坏,将直接决定是否能够进入后面的复赛。谁都不希望抽中Seeded Contestant ,就连Seeded Contestant 自己也是如此。

  Tang San 却是无所谓,他第一个出手,虚空抓出。

  一团white light 迅速落入到他手中。

  宁臣恩自己没有去抽签,反而是looked towards Tang San ,问道:“靳patriarch 抽中了几号?”

  “一号。”Tang San 将自己手中的光球展示给它看,这也意味着,今天,他将第一个出场参赛。

  “第一个啊!那你运气可真不怎么好。第一个就被淘汰,实在是……”宁臣恩一脸遗憾的看着他。但看到的,却是Tang San 脸上的笑容。

  “那可不一定哦。”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