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luo Dalu 5 – Rebirth of Tang San Chapter 1017

  Tang San 抽中了一号签,这也意味着,他将在今天的比赛中第一个出场。这一场,也是决出第一个进入复赛的人选。

  此时,其他选手也已经开始纷纷抽签,抓取一个号码在手。参与third round 的十八位选手很快都有了自己的签号,但谁也没有像Tang San 这样展示给人看。让对手无法提前做出准备,这是基础。

  “first group 选手入场。”Heavenly Fox Great Demon 皇的声音平和的说道。

  Tang San 背后的八根尖刺在地面上一撑,推动着身体飞身而起,落向场中。

  而就在这时,距离他之前所在的休息室不远处,也是一道silhouette 腾身而起。和Tang San 一样,飞射入场。

  Seeded Contestant !

  都不用扭头去看,Tang San 就知道,自己这一轮抽中的是一名Seeded Contestant 。next moment ,他也感受到了对手是谁,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宁臣恩也在翘首以待,看看是谁这么好运气,它自己正暗自懊恼,它手中的签号并不是二号签,自认为没有幸运的抽中Tang San 。

  而此时,全场已是一片哗然。

  强弱分明,这First Stage 竟是如此的强弱分明吗?在看到对阵双方的时候,观众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此。

  Tang San 落在比赛场地内,已经失去了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雕像的他,自然在所有观众眼中都是这third round 全部十八位选手之中最弱小的一个,而且是没有之一的那种弱小。毕竟,blue gold 树族不擅长战斗,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啊!

  而几乎是同时出现在比赛场地内,落在Tang San 对面的这位。却是在前面的比赛中,被评价为超级powerhouse ,甚至已经成为了占皇之战未来晋级之路上最有希望走到最后的那几名选手之一。可以说,至少从前面两轮knock-out competition 的情况来评价的话,这位绝对是大热门了。

  “现世报,这就是现世报啊!这难道就是使用了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雕像的代价?”宁臣恩在短暂的失落之后,此时多少带着几分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出现在Tang San 面前的这位,确实脸色平淡,和之前两场它面对其他对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它就是Red-crowned Crane 妖lineage 的number one genius ,sword saint Great Demon 皇继承人,只是通过一场比赛就获得了Heaven and Earth 一剑称号的秋子玄。

  是的,Tang San 的运气可以说差到爆表,竟然在最后一轮就抽中了绝对是目前从已经发生的两场比赛中展现实力能够名列前五的Heaven and Earth 一剑。绝对的Seeded Contestant 。

  裁判此时也已经从天而降。本场比赛的裁判却是Tang San 的old acquaintance ,也有可能是当今最强Sovereign 的天阳Great Spirit 皇。

  此时天阳Great Spirit 皇在惊讶的同时,脸色也有些异样。

  在哪怕是所有Sovereign 之中,也只有他知道Tang San 的trump card 是什么,至少他自认为是这样的。

  但是,凶龙能够帮Tang San 挡住秋子玄的Heaven and Earth 一剑吗?这些Peak 的Great Demon King ,尤其是Seeded Contestant 。哪一个不是有接近Sovereign 的实力。所谓的接近Sovereign ,实际上和真正的Sovereign 肯定是有差距的。Tang San 那凶龙才刚刚契约,肯定谈不上什么默契,而且,凶龙的battle strength 究竟如何还很难说。而秋子玄那terrifying 的爆发力,却是所有人都看在眼中的。那瞬间的爆发,凶龙如果抵挡不住,Tang San 就是必败无疑。而想要挡住又easier said than done ?…

  不过,天阳Great Spirit 皇好歹还对Tang San 有所期盼,至少和其他观众认为Tang San 已经必败无疑是不太一样的。

  Tang San 向天阳Great Spirit 皇躬身行礼,

  另一边的Heaven and Earth 一剑秋子玄也是同时行礼。

  “双方准备。”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之下,天阳Great Spirit 皇当然impossible 偏帮Tang San 什么。他本来也没那个想法。那天帮Tang San 降服了凶龙之后,对于这个blue gold 树族patriarch ,他也有了全新的认识,他更希望看到的是Tang San 能否在面对如此powerhouse 的时候能够力try to turn the tides ,能否创造奇迹。

  秋子玄闭上了双眼,sword intent 瞬间凝实,此时的它仿佛已经消失了似的,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唯有一剑。强盛的sword intent 冲霄凌云、凝而不散,imposing manner 更是瞬间攀升。没有什么虚幻的光影,只有那仿佛要将Heaven and Earth 斩开的强大sword energy 。

  天阳Great Spirit 皇的目光subconsciously 的looked towards Tang San 这边。他的Divine Consciousness 何等强大,单从秋子玄此时所迸发出的sword intent ,他就觉得Tang San 悬了。凶龙虽强,但强在整体,却不是瞬间的爆发力。那Destruction Power 想要调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以说,秋子玄这种毕其功于一役的battle method ,可以说是最为克制凶龙这种存在。

  所以,他也认为,Tang San 有点悬了。刚刚契约的凶龙甚至有可能因为无法抵挡Heaven and Earth 一剑而陨落。毕竟,秋子玄是当今Great Demon King 之中最Top Rank 的天才。

  而让他吃惊的一幕却at this time 发生了。Tang San 并没有通过已经缔结的契约summon 出凶龙灭霸。是的,没有summon 。他就是那么平静的站在原地,背后又出现了blue gold 树族那充满Life Aura 的树影。浓浓的生命能量萦绕在他身体周围,单论卖相,那是绝对相当不错的。甚至天阳Great Spirit 皇感受着他释放的纯粹生命能量都感觉到十分舒适。

  “准备好了?”天阳Great Spirit 皇忍不住向他询问了一句。这是打算保留凶龙直接认输了?

  Tang San 向天阳Great Spirit 皇咧嘴一笑,道:“准备好了,谢谢冕下。”

  天阳Great Spirit 皇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想认输的话,现在还不说?难道要让对方劈死?

  可是,哪怕他是当代最强的Sovereign ,at this time 也不能再多问了, 否则的话,必将被质疑公平、公正。

  他是绝不想看Tang San 死的。可是,怎么都觉得,这小子现在是在courting death 啊!

  他再扭头looked towards 秋子玄。秋子玄似乎并不知道Tang San 在做什么,依旧闭合着双目,自身sword intent 也依旧在节节攀升。

  “比赛,开――始――”天阳Great Spirit 皇宣布了这场比赛的开始,他甚至故意拉长音,等待着Tang San 的认输声音。可Tang San 却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对手身上。

  这小子……

  天阳Great Spirit 皇甚至in this brief moment 心中有些恼怒,非要courting death 的吗?

  但他也已经不能再耽搁下去,自身化为金red rays of light 冲天而起,隔绝着双方的屏障也随之消失。他的right hand 已经做出虚空抓握的动作。在秋子玄的Heaven and Earth 一剑面前,哪怕他想要插手终止比赛也必须要提前有所准备,Heaven and Earth 一剑的威能太强,也太快。他怕Tang San 瞬间就被人家给灭了。

  屏障刚刚消失的瞬间,秋子玄那纵横无匹的sword intent 就爆发了,手中漆黑如墨的long sword 闪电般劈出,身剑合一,整个人已经完全消失在sword glow 之中。

  刹那间,Heaven and Earth 昏暗,仿佛在瞬间整个天空都已经被这一剑斩灭了似的。

  天阳Great Spirit 皇的right hand subconsciously 的就要抓出,但就在他的right hand 探出的瞬间,却停滞在了空中。眼眸中也流露出意思愕然之色。

  在屏障消失,Heaven and Earth 一剑秋子玄动手的同时,它的对手Tang San 也做出了动作。

  下蹲!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