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luo Dalu 5 – Rebirth of Tang San Chapter 51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5 作者: Tang Family Third Young Master

  第518章 稀世Spirit Pill

  引动cultivation room 的Spiritual Qi ,让Spiritual Qi 萦绕在自己身体周围,Tang San 这才将孔雀Great Demon King 之前给的那个盒子取了出来。

  盒子表面散发着淡淡的silver rays of light 和space fluctuation ,显然里面的物体是被空间隔绝了的,所以才没有任何气息散发出来。

  Tang San 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体内的疼痛,这才小心的将盒子开启,同时也将那份Power of Space 抹去。

  顿时,一股清冷的气息奔涌而出。令整个cultivation room 内的温度都随之下降了许多。Tang San 缓缓将盒盖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两枚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通体雪白的药丸。

  那看上去更像是两颗宝石,本身是snow-white 的,里面隐隐有雾气流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作而成。以Tang San 对药理的熟知,竟然也无法判断这是什么medicine 炼制而成的。很显然,应该是in this world 所独有的植物。

  Tang San 开启灵犀Heavenly Eye ,仔细观察,能够看到的却只有云雾缭绕,但气运的观察下,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显然这东西对他是肯定没有坏处的。

  right hand 拇指和食指捏出一粒到自己面前,足有核桃大小的药丸散发着冷冽的清香。refreshing 。

  Tang San 将药丸放入自己口中,顿时,他全身机灵灵打了个寒颤,一股冷冽之极的气流瞬间钻入喉咙,紧接着传遍全身。

  Tang San 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在这一瞬都被冻结了似的。那是一种连spirit strength 都随之变得迟缓的感觉。

  整个人似乎in this brief moment 已经化为ice sculpture 凝固。但是,就在下一瞬,从他dantian 深处,也就是bloodline 烙印所在的地方,一点灼热瞬间点燃,紧接着向全身蔓延开来。灼热所过之处,冰雪消融。全身bloodline 就像是焕发了青春一般,被点燃起来。那灼热渐渐变成熨烫,说不出的舒服。

  体内的bloodline 在这一瞬似乎已经旺盛到了Extreme ,断裂的skeleton 在飞速愈合。移位的五脏在旺盛的气血推动下也在飞速的归位。全身气血宛如长江大河一般奔腾汹涌。dantian 中的一个个bloodline 烙印都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似乎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在洗涤着它们似的。令每一个bloodline 烙印都在被悄然提纯。

  Tang San 刚刚提升到ninth rank 不久的cultivation base 也随之迅速稳固,全身气息都有种说不出的通透感。那原本受到的重创几乎是在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消失着,而且还推动着他的状态moved towards 更好的方向发展。气血纯化,甚至连spiritual sea 都随之沸腾起来,Divine Consciousness 在其中不稳定的波动着,因为有更多的spirit strength 在moved towards Divine Consciousness 的方向转化。

  Tang San 此时的心情是骇然的。虽然他早就猜到了孔雀Great Demon King 给自己的一定是好东西,但也didn’t expect 能够好到这种程度。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能够让自己一下恢复如此之大?让自己此时拥有着这样的状态。那重创几乎是瞬间就要recover completely 的样子啊!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已经不能用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来形容,绝对是divine object 层次的。

  这玩意儿的珍贵程度绝对不亚于一件普通的Divine Item 了。孔雀Monster Race 真的是底蕴深厚。

  不过,他也能感觉到,这medicine pill 对于god level 以下是有着巨大作用的,但god level 以上应该作用就会减弱许多。而现在的他,刚好合用。

  三个周天调息过去,medicinal power 才逐步稳定下来。Tang San 的伤势却已经完全recover completely ,skeleton 也在不断的愈合,按照这样的速度,最多两个小时就能完好如初了。

  Tang San 不敢放松,这么好的medicine pill 绝不能有半点浪费,他索性就一直催动cultivation base 运转。吸收着medicinal power ,逐渐进入到了forget the outside world and oneself 的程度。

  入定状态下的他,已经逐渐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进入到深度冥想之中。

  但也就在这时,在他的dantian 位置,rays of light 微微一闪,一个娇小的silhouette 已经悄然出现在cultivation room 之中。

  她看上去已经有三、四岁的样子,长得粉妆玉琢,白嫩的小脸肉鼓鼓的,看上去分外可爱。一双宛如水晶般的眼眸更是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澄澈的仿佛能映照灵魂。

  她才一出现,小鼻子就不断的抽动着,似乎是在闻着什么,很快,她就eyes shined ,看到了地上的silver 盒子。

  抬手将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剩余的一枚medicine pill ,她眨了眨眼睛,laughed ,两只手将medicine pill 抓起来,直接塞入了自己口中。

  她还小,药丸的体积又有点大,吞入口中之后,腮帮子顿时鼓了起来。

  她眨了眨自己大大的眼睛,似乎有些费力的将那medicine pill 缓缓吞咽下去。而就在这一瞬,她的全身皮肤却都随之变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起来。更为奇异的是,她那原本只有三、四岁模样的小lovable body 却是缓缓的舒展开来,伸胳膊、伸腿的。竟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长到了五、六岁的样子。

  她的眼神之中流露着几分迷惘之色,看看自己的双手,再看看身边的Tang San 。渐渐的,眼底深处隐隐有灵光闪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她转过身,cautiously 的凑到Tang San 身边,在他的面颊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身上rays of light 一闪,已经重新化为一道晶光钻入到Tang San 的dantian 之中消失无踪了。

  一夜无话。当Tang San 再次从cultivation 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起来。

  他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顿时,全身skeleton 发出一连串的“噼啪”声,体内气血奔腾流转,全身bloodline 说不出的舒服,仿佛在这一瞬,整个人都变得通透了似的。

  所有的伤势已经完全消失,cultivation base 也是更进一步。更重要的是,自身dantian 中的那一个个bloodline 烙印都明显变得更加通透起来,彼此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和谐了一些。

  “咦”Tang San 发现,那个一直沉睡在自己dantian 之中,代表着晶晶的水晶烙印明显比之前要明亮了不少,散发着晶莹的光彩。在它不远处Yin-Yang Energy 盘踞的Blue Silver Emperor 烙印似乎rays of light 都被它掩盖下去了似的。

  那几个还没有被Tang San 吸收的烙印,似乎也同样受到了baptism ,都沉静的储存在dantian 之中。

  这可都是好东西啊!风龙烙印,比蒙giant beast 烙印,还有黄金猛犸烙印。三大Level 1 bloodline 。

  如果Tang San 能够将这三个Level 1 bloodline 全都吸收了,那实力肯定还会有一次质的飞跃。当然,如何排列组合、如何吸收,还是个问题。他需要足够的时间以及身体承受能力才能考虑这些。

  昨天岳父给自己的,真是好东西啊!可惜,自己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远远不足,不然的话,真的可以考虑救他一命。

  孔雀Great Demon King 燃烧的是本源,这种问题除非是Tang San 能够重新成为God King ,引动Immortal Spirit Energy 才有救回来的可能。昨天那药丸虽好,却也没有这种作用。

  药丸,咦,我的药丸呢?

  正想到这里,Tang San 却突然发现,自己身前那个silver 的盒子是开启的,而里面原本剩余的一枚药丸却已是Goose Flies Profoundly Deep ,完全不见了踪迹。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