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luo Dalu 5 – Rebirth of Tang San Chapter 836

  第836章 Sea God 对火神的祝福
  Tang San 这个身份,除了Kerry City 极少数人之外,外界没人知道,他之前在祖庭参加精英赛的时候,也是以Asura 的身份进行的。even more how 成神之后,他整体外表都有了一定的变化。这里又不是在Fairy Continent 上,更不是在Kerry City ,Tang San 自然是不担心身份的问题。

  烈阳王愿意用两枚Sovereign 之种来换取的,毫无疑问就是与火神权杖有关了,它分明是要借助火神权杖的力量成皇。Tang San 哪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啊!火神权杖的神性在减弱,归根结底,问题自然出现在没有神祗支持的原因上啊!

  论实力,Tang San 现在肯定还不能跟Sovereign 相比,但要说神性这东西,在这个位面上,绝对没有任何存在能够和他相比了。

  所以,眼看着火黎patriarch 就要答应烈阳王请求的时候,他立刻出言干扰了。

  烈阳王此时看着他的眼神已经充满了冰冷的murderous intention ,无论是对于Monster Race 还是Fairy Race 来说,没有什么比成就Sovereign 更加重要的事情了。这个外来的人类竟然at this time 破坏,这就和阻止它成皇没什么区别了,这可是绝对能够等同于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它怎能不愤怒至极?
  “笑话!你一个slave 出身的小小人类能有什么办法?难道你还能有Fire Attribute 的Sovereign 之种不成?”烈阳王怒叱道。

  火黎族many powerhouses 也都是用好奇的目光看着Tang San 。

  要知道,火黎族和烈阳花精族打交道的历史可以说是非常悠久了,双方也非常熟悉。而Tang San 却是初来乍到的。火黎族因为自身强大的实力,再加上lava 赤海的特殊性,对于outsider 一向是比较亲和的。Tang San 因为外貌很像火黎clansman ,再加上本身实力不俗,是十阶以上的powerhouse ,这才被请来以贵宾相待。却didn’t expect ,竟然会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出声。要知道,他这阻止可是在影响火黎族与烈阳花精族之间的关系的。

  因此,火黎patriarch 的脸色也是沉了下来,“这位Tang San 朋友,我们请你来,只是作为观礼者。”

  这话说的就比较重了,意思也很明显,只是请伱来观礼,如果你来捣乱的话,至少也要驱逐了。

  Tang San 却是不慌不忙,嘴唇嗡动,向火黎patriarch sound transmission 说了几句什么。

  听了他的sound transmission ,火黎patriarch 突然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几乎是失声惊呼到:“你怎么知道?”

  看着它突然turned pale in fright 的样子,周围的火黎族powerhouses 都是一愣,紧接着迅速就围了上来。它们都从来没见过patriarch 如此震惊的样子啊!
  Tang San 刚才对火黎patriarch sound transmission 说的是:“贵族应该不是Falan Star 的原生种族吧,是从外界而来。”

  正是因为这句话,才引起了火黎patriarch 的震惊。

  Tang San 继续sound transmission 道:“因为火神权杖上散发出的神性。Falan Star 并非God Realm ,也没有所属God Realm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神性的出现,都只可能是outsider 。你们现在是在凭借本族内部的Power of Faith 滋养神性,但这份神性因为没有神祗之位的支持,如同无根浮萍。所以才会导致神性不断流失,Sovereign 之种也未必能够真的稳固神性千年,受到烈阳花精族Sovereign 之种的影响,未来神性甚至还有发生改变的可能,并不可取。贵族能以上宾待我,我怎能不在这重要的时刻出言阻止,以避免严重的危机呢?”

  因为他完全是通过sound transmission 在向火黎patriarch 讲述,所以,烈阳王是听不到的。

  但烈阳王却能看到火黎patriarch 脸上的表情变化,从惊愕到grim ,再到迟疑,显然是被Tang San 的话语影响了。

  “patriarch ,不可被他妖言惑众啊!”烈阳王赶忙说道。

  Tang San slightly smiled ,道:“我是人,不是妖。倒是你,是个精怪。”

  火黎patriarch 目光灼灼的looked towards Tang San ,道:“你怎么证明你能维持火神的气息?”

  Tang San 道:“事实胜于雄辩,我也不需要什么报酬。我现在就可以尝试一下。如果您同意的话。”

  一边说着,Tang San 抬起right hand ,手指一撮,顿时,一小簇七彩火焰就出现在他指尖之上。

  看到这一小簇七彩火焰,周围的火黎clansman 都是一惊,这分明和火神权杖上的火焰颜色极为相似啊!
  “不是七彩莲华。”火黎patriarch said solemnly 。但他的目光之中也充满了好奇,虽然Tang San 这火焰与火神权杖上的七彩火焰不同,但其中蕴含的气息却非常特殊。

  Tang San 将手中这一小簇七彩Heavenly Fire Liquid 弹出,飞向了火黎patriarch 的方向,“patriarch 可以先探察一翻,如果觉得可以,就用火神权杖吸收了它试试。火神权杖的火焰应该是万火之祖,吞噬我这火焰nothing difficult 。when the time comes 您就能感受到神性的变化了。”

  看着飘飞到自己面前的这一点七彩Heavenly Fire Liquid ,火黎patriarch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顿时落了上去,无疑,这是纯粹的Fire Attribute 能力,似乎有着非常特殊的特性,但却非常的纯粹,层次极高。而且还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在它还在用Divine Consciousness 探察的时候,突然间,它手中的火神权杖似乎是感受到了七彩Heavenly Fire Liquid 的存在,一抹七彩火焰瞬间席卷而来,几乎是顷刻之间就将七彩Heavenly Fire Liquid 给吞噬了进去。

  顿时,火神权杖表面rays of light 大放,周围所有的火黎族powerhouse 甚至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从权杖上散发出的欢欣雀跃情绪。

  火黎patriarch 一脸震惊的looked towards Tang San ,正所谓事实胜于雄辩。它作为火神权杖的ruler ,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火神权杖的神性提升了一丝啊!虽然数量很少,但最为奇异的是,火神权杖本身的神性似乎停止了溃散。这才是最重要的。

  七彩Heavenly Fire Liquid 一直是被Tang San 孕养着的,Tang San 神祗归位,他自身所有的能力自然也都会被他的神性所沾染,所以,在这七彩Heavenly Fire Liquid 之中,自然也有着他的一丝神性存在。Tang San 又没有霸占火神权杖的念头,七彩Heavenly Fire Liquid 上附带着的这一点点神性与火神权杖融合,让火神权杖从某种意义上也受到了Sea God 神祗的祝福与维持,自然就暂停了神性的溃散了。

  火黎patriarch 一直执掌着火神权杖,对于火神权杖的气息自然是再了解不过了。这件强大的Divine Item 乃是整个火黎族最为核心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火黎族存在的意义。多少年来,火黎族一直在努力的就是孕养Divine Item ,希望有一天能够通过Divine Item 来resurrect 火神的意识。

  可是,事与愿违,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火神的意识不但没有复苏,火神权杖上的神性甚至还在不断的减弱。而对于火黎族来说,一旦火神神性减弱到一定程度,无法在维持着这里的一切,那么,火黎族很可能就将失去家园,到了那时,就有可能是灭顶之灾。

  这些年来,它们一直在与烈阳花精族合作,为烈阳花精族提供很多来自于lava 赤海珍贵的资源,换取的就是一些烈阳花精族那边提供的能够对火神权杖有所滋养的东西,从而让神性溃散的慢一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