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Dragon Herder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话speaking of which ,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还要向您禀报,是关于吕梧的。”Zhu Minglang 说道。

吕梧作为玉衡Star Palace 的上一代神首,却做出了有违Heavenly Dao 之事,山蒙从囚陆中脱困,无论它智慧有多高,又是多么古老的Founder Demon 神,它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Human Race 灭亡。

吕梧既然与之勾结,势必会将一些重要的讯息透露给玄Ancient Monster Clan ,如此要对付玄古妖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说说看。”玉衡星Goddess 说道。

Zhu Minglang 将吕梧与山蒙勾结在一起的事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玉衡星Goddess 认认真真的听着。

良久,她才开口道:“until now 吕梧都不在我的麾下,她反倒是与令狐氏、司空氏走得比较近。”

“玉衡Star Palace 也存在派系之争?”Zhu Minglang 有些惊讶道。

“何处不存在派系之争呢,哪怕是一个五口之家,也存在着谁来掌家的这个问题,尤其是子嗣成年了之后。”玉衡星Goddess 说道。

“那吕梧这样离经叛道,您也不管管?”Zhu Minglang 说道。

“让你受委屈了,姐姐会补偿你的。”玉衡星Goddess 却是laughed 。

“……”Zhu Minglang 总觉得这个称呼怪怪的。

“吕梧的事,暂且放在一边,短时间内她也不会再出来造次。”孟冰慈说道。

“其实,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事情败露了,躲藏了起来,开始幕后操控,要将她揪出来也不算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但想要将她与她背后的所有参与者都找出来,却不是易事。”玉衡星Goddess 说道。

“这是一个很庞大的势力?”Zhu Minglang 惊讶道。

“人人都想要在Big Dipper Divine Province 诞生之初occupy a place ,Heavenly Dao 也好,demonic path 也罢,因为只有站在众神之上,才能够触达更高的天苍,成为上苍青睐的上仙上神。”玉衡星Goddess 说道。

“所以不折手段也可以?”Zhu Minglang 道。

“上苍很多时候就如同封闭在高殿中的君王,他的一双眼睛所能够看到的事物是有限,很多时候它都看不到殿外的江山,只能够看到殿内的群臣。哪些是奸臣,哪些是忠臣,又怎么可能一眼分辨,正神之中,恶神更不在少数。所以上苍才会赋予一些特殊的神选特殊的使命,不同的神选之人获得不同的旨意,这些旨意中,便有斩神者。斩神者身处人间,身处God World ,他会比上苍看得更全面……”玉衡星Goddess 说道。

Zhu Minglang 摸了摸自己鼻子。

说到底,这事情还就是落到自己头上了!

自己就是上苍赋予的斩神者,巡天审神、dragon tail 伏辰。

唉?

有点不对劲啊。

自己把吕梧的事情抖出来,就是要玉衡仙来手刃这个叛妇。

可玉衡仙却几句话,把这个烫手的麻烦丢给了自己,话语里透着“God 自然会收拾她”的意思。

问题是,上苍传达给自己这位伏辰神的旨意就是斩神,吕梧的罪行,绝对是妥妥要上自己Punishment Hall 的!

“有些困了,你们母子许久未见,应该有许多要聊的,我先去睡一会。”玉衡星Goddess 当着Zhu Minglang 的面,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Zhu Minglang 赶忙将视线移开。

这位小姨有的时候还挺奔放的,领口敞得太低,居然这样肆无忌惮的伸展。

……

玉衡星Goddess 离开后,孟冰慈便坐到了Zhu Minglang 对面。

“吕梧的事,与我有关。”孟冰慈说道。

“啊?”Zhu Minglang 有些意外道。

“我取代了她的位置。”孟冰慈说道。

“因为小姨要扶您为神首,便需要取缔掉吕梧,吕梧怀恨在心,所以勾结了山蒙??”Zhu Minglang 说道。

“这是其一。吕梧曾斩杀过Four Great Vicious Beasts 的化身,她自己strength great injury ,还被Four Great Vicious Beasts 化身的Remnant Soul 给侵蚀,体内产生了一个相当terrifying 的心凶魔。”孟冰慈说道。

“每个人都有Heart Demon ,她选择的道路,便是heavens cannot tolerate 。”Zhu Minglang 说道。

“凶Heart Demon 缠身,再加上lifespan 将尽,最后地位更是受到了威胁,我取代了她的位置这件事也算是成了她彻底邪化的导火索。”孟冰慈说道。

“我不会可怜她的。”Zhu Minglang 说道。

“en. ”孟冰慈nodded ,她目光moved towards 玉寒宫的方向望了一眼,仿佛在确定什么。

沉默了一小会,孟冰慈的声线变得低沉与柔和,她目光注视着Zhu Minglang ,一字一字的道,“莫要与她说起任何有关祝雪痕的事。”

这个语气,这个神情,丝毫不像是在随意的叮嘱,而是非常非常的认真与慎重。

Zhu Minglang 愣了一会,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there is 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即便到了她这个位置,依旧只是众星之主,无法与耀月争辉。在极庭,Four Great Sects 、六大族无不在找寻登神的密匙,然而穷其一生他们也impossible 踏入神明之境。同理,在Big Dipper Divine Province ,无论众Star God 如何讨好上苍如何功德无量,始终无法跨越星辉与月耀的鸿沟,这便使得很多正神信念动摇了。曾经的吕梧称之为普渡众生之仙都不为过,但她终究也在Star God 的尽头迷失了自己……既正苍不给她一条活路,她便选择另一条道路,信奉邪苍!”孟冰慈声音很低很低,她所说的这些话显然不希望让除Zhu Minglang 之外的任何人听见。

Zhu Minglang 心中尽管有诸多的疑惑,但他没有出声打算孟冰慈说的这些,他专注的听着,他也相信这是孟冰慈以mother 的心情在告诉自己一些本不应该道出来的真相!

“越是到达Star God 之巅者,越容易走上歧途。我离开了玉衡Star Palace 太久,也不在她的身边太久,如今的她是否迷失,我无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Big Dipper 神皆在找寻dragon gate 看守人,因为七Star God 坚信dragon gate 看守人的身上藏着抵达Divine King 彼岸的天秘,为了登上更高的仙庭,至亲亦可灭。”孟冰慈说道。

“我明白了。”Zhu Minglang 认真的nodded 。

孟冰慈与玉衡仙已经别离多年,即便是姊妹,孟冰慈也无法保障玉衡仙会不会为了彼岸天秘而加害自己,或者利用自己找出祝雪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