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Dragon Herder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Zhu Minglang 转过身去,端详了一番these two people 。

“你们额上,为何都有蓝砂痣?”Zhu Minglang curiously asked 。

“这是我们侍奉玉衡的尊贵象征,这代表着我们司空神裔乃最值得玉衡星仙信任的一族!”司空承回应道。

说完这句话,司空承moved towards 旁边的那位Junior Brother 司空元恭敬的行了一个礼。

司空元缓缓的向前走,他并非是闲庭信步,步伐明显是带着几分压迫之势,这种情况一般是要将对手逼迫到无法逃避时才采取的身步。

Zhu Minglang 自然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威胁。

“一剑,我只与你拼一剑。”司空元语态有些孤傲,同时又有些不屑。

“不管你是否接住,此事都将一笔勾销。”司空元接着道。

说着this remark ,司空元身体已经微微向下压,他的左手如同他带着压迫性的步伐一样,正缓缓的握住了腰间的剑,同时也在根据风向调整即将出剑的角度。

“huhuhuhu hu~ ~~~~~~~”

山门在两座神山之间,身处immortal city 的高处,这里biting-cold wind ,站在山门中久了,身体也会像是承受了无数次剑击一般。

随着司空元握剑,这山峡之间的暴虐之风突然停歇了,它们就像是统统凝聚到了司空元的那柄风荒剑剑上,司空元稍稍拔出,便凛然扑打过来,令人根本无法招架!

“这是悟Wind Sword 。”这是,一旁的玉衡星Goddess 低声提醒了Zhu Minglang 一句。

“厉害吗?”Zhu Minglang 问道。

“Heavenly Rank Sword Art ,出剑之后,九百道剑风将会同时moved towards 你的某个部位割去……看他们对你的怨恨程度了,但从他的手势与拔剑的角度来看,应当是斩向你的胸膛。”玉衡星Goddess 说道。

Zhu Minglang 苦笑。

司空承原来是在惦记着那一剑啊。

虽然自己出剑是撕开了司空承的胸膛,但那个伤势并不致命的。

“司空承搬来的这个人cultivation base 不低。”Zhu Minglang 说道。

“这人应该是司空庆,听五Sword Immortal 提起过,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玉衡星Goddess 说道。

说完这句话,玉衡星Goddess 便稍稍往旁边站了一些,她也想看一看Zhu Minglang 如何化解司空庆的这一剑。

司空庆sword drawing speed 非常非常慢,甚至他给与Zhu Minglang 极其充裕的时间来应对,只要Zhu Minglang 不拔剑,他will not 出手。

当然,这和君子对剑没有任何关系。

好端端的走在大路上,突然间有人拿着剑指着你,要和你决一胜负,这样的行为本身就很believe oneself infallible 。

“你可以出剑了。”Zhu Minglang 对司空庆说道。

“你的剑呢?”司空庆问道,他保持着一个欲拔姿势。

“你尽管出手,能伤到我一根头发算我输。”Zhu Minglang 说道。

“好大的口气!”司空庆coldly snorted 。

“出剑吧,别浪费我时间。”Zhu Minglang 说道。

“这是你自找的!”司空庆眼神凛然,他左手猛的抽出了蓄力已久的剑刃,也就在这瞬间狂风呼啸,这山门处犹如刮起了一场风暴。

one after another 剑风如丝,贯刺向Zhu Minglang 的胸膛,一共就九百道,在凛然的狂风依附下,这剑刃风丝锋利至极!

可是,就在一切都将倾向Zhu Minglang 时,一只蓝色的Faerie Dragon ,毫无征兆的从司空庆的脚下出现。

精灵荧龙双手撑地,猛的爆发出了一股impact 量,随后一脚倒挂金钩,直接暴踢在了司空庆的下巴上。

司空庆刚刚出剑立马挨了这么一踢,整个人向后仰摔,扫出的剑风更是凌乱不堪,最后统统刮到了天空上。

一旁的司空承愣了一会神。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感觉到脸颊一阵剧痛,原来精灵荧龙再一记扫蛮腿,如巨力耳光打在了司空承的右脸上。

司空庆、司空承双双倒地,一个下巴脱臼昏迷,一个脸肿胀倒地。

山门上方,剑风喧嚣,盘旋了很长时间才消停。

山门处,Zhu Minglang 站在那,毫发无损,偏偏Zhu Minglang 还整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与发丝,这才moved towards 站到一旁的玉衡星Goddess 招了招手。

“你耍赖!”玉衡星Goddess 满脸的不开心。

“都说了,我是Dragon Herder 。”Zhu Minglang 说着这句话时,精灵荧龙已经蹦跶回来了,它爆发力极强的四肢可以一下子缩回去,变成最初的毛绒绒抱枕。

往Zhu Minglang 怀里一蹦,精灵荧Dragon Lord 动化身为Zhu Minglang 的球球暖手套。

Zhu Minglang 就这样抱着精灵荧龙,摇摇晃晃的下山巡视人间去了。

“啵啵~~~”精灵荧龙也很开心,这是它晋升神主后踢碎的第一个下巴,有纪念意义。

……

“话说,小姨您到底是不是玉衡仙啊,为什么那两个keep on saying 说侍奉玉衡仙,你站在那,他们压根认不出你?”Zhu Minglang 开始怀疑这位妖艳打扮的女人在欺骗自己。

“玉衡Star Palace ,女子为尊,男人属于我们的附庸品,怎么可能能够见到吾尊容?知道他们为什么额上都有蓝砂痣吗,不正是因为他们这些男人在玉衡Star Palace 的Divine Race 弟位?”玉衡星Goddess 说道。

“哦,忘了你们还有这优良传统。”Zhu Minglang 说道。

“不许耍赖,往后有玉衡Star Palace 的人挑战你,你得好好用剑接着,否则怎么体现我这名teacher 教导得好呢?”玉衡星Goddess 说道。

“你们玉衡Star Palace 有没有那种Only I Am Supreme ,只需要一剑便能够征服四海八荒的Sword Art ?”Zhu Minglang 询问道。

“可多着呢,你若自宫,便可以教你。”

“……”

那征服四海八荒、Only I Am Supreme 的意义在哪里啊!

……

到了immortal city ,Zhu Minglang 先去Inn 找了采悠。

没办法,Fang Niannian 不在,Zhu Minglang 只能够让采悠充当临时的Dragon Herder 小总管,毕竟许多high-quality 的Dragon Beast 灵资需要守着那些Treasure Pavilion ,不然一眨眼的功夫就被玉衡神疆那些rich and imposing 的宗族给买走了。

玉衡神疆虽然Sword Sect 居多,但多数Sword Sect 也供着一些强大的龙神,类似Earthly Sword Sect 那样,毕竟万灵之中,也只有龙是与人类最为亲近的了,而且龙的lifespan 悠长,往往可以作为sect 的Guardian God ,数千年不衰。

Dragon Herder 不算多,可争抢灵资的大有人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