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Herder Chapter 111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它们this time 攻击我们队伍中cultivation base 低的人……”Zhu Minglang 说道。

根本不需要去杀死魏桓这样的神君级别,它们只需要不断的进攻,然后在混乱一片中一口咬住那些慌了神、乱了阵脚的人,最后将它们拖拽到黑暗里!

陆陆续续有dísciple 被拖走,虽然三大神下组织的人也杀死了一部分,但这些暗色Ancient Dragon 根本杀不完!

暗色Ancient Dragon this time 目的性相当明确,它们似乎在白天的试探中了解到了他们这支人类队伍实力是不平均的,于是那些cultivation base 比较低的,又没有能够紧紧的与整个队伍靠在一起的,成为了这些暗色Ancient Dragon 的首要目标!

disciples 一个接着一个被拖走,哪怕是一些cultivation base 稍微高一些的人他们也因为疲于应对无法救出他们来……

“维持住Formation ,否则只会让更多人丧生!”

Formation 是这场混乱之战的关键,一旦有某个Formation 之点被攻破,那些cultivation base 低的dísciple 就会惨遭毒手!

夜无比漫长,这场战斗持续了很久很久,地面上已经躺着许多暗色Ancient Dragon 的尸体,但同样的他们这个来自Big Dipper Divine Province 的队伍也在迅速的减员!

地上血迹斑斑,一些从残断肢体狼藉的散落在地上,破损的兵器更是can be seen everywhere 。

天依旧未亮,但暗色Ancient Dragon 的数量终于有减少的迹象。

在大家已经somewhat numb 之际,这些暗色Ancient Dragon 终于开始撤退了。

Zhu Minglang 所在的位置上,好不容易保持了一阵子洁净的玉衡Star Palace 女swordmaster 们一个个又沾满了血污与污垢,她们的眼睛依旧紧紧的盯着周围的黑暗,稍有不慎她们也一样会被拖拽走,internal organs 被这些残忍的Ancient Dragon 给掏出来吃掉。

“shua shua !!!!!!!”

purple 的Flying Sword 重重的扎在地上,一头撤离慢的暗色Ancient Dragon 被陆萦给钉在了树下,锋利的紫剑贯穿过了这只暗色Ancient Dragon 的脊背,从它的腹下穿出,然后扎入到坚硬的榕树根中!

“剐!!”

这只暗色Ancient Dragon 没有丧命,应该是剑刃正好避开了它的要害。

随着陆萦moved towards 它走过去的时候,这暗色Ancient Dragon 忽然开始猛力的挣扎,竟是用四肢的力量来移动自己的身躯。

紫剑显然附着着divine force ,钉在树根下completely motionless ,重如磐石,这暗色Ancient Dragon 却是在挣扎的过程生生的将自己切割开……

不知是这种Ancient Dragon 有着它们掠食者的骄傲,不允许自己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还是它们压根没有痛觉,正在以一种超乎常理的方式在执行着某个命令。

总之这一幕,让陆萦看得都愣了很久。

她终于明白在对付这些暗色Ancient Dragon 的时候为什么会如此的吃力。

来自于Big Dipper Divine Province 的这些神明们每个人都是想着自己,能否保障自己的安全,能否保存一些实力好应对接下去的危机,而这些暗色Ancient Dragon 却是不达目的不罢休,根本不在乎个体的生死,不惧死亡,这份掠食者的狂丧与病态只会令每一个都有顾虑的人们感到害怕!

Zhu Minglang 走到了这没有做过多挣扎的暗色Ancient Dragon 旁,他心中所想与陆萦很接近。

这种将种族、集体视作神圣与荣耀的生物最为terrifying ,过去人们丝毫不在意这样的族群,那是因为具备这种本能精神的是蜜蜂、蝗虫之类的弱小物种,可一旦Ancient Dragon 龙种之中出现了这样的本能,所带来的毁灭性是叹为观止的!

他们都是Big Dipper Divine Province 的神明,每一位神明座下几乎都拥有自己的神下组织,而且是上亿子民们的绝对信仰,是不可战胜的神祇,可在这幽痕星中,他们所有人的Divine Spark 被践踏的一文不值,world 的浩瀚与未知,再一次让他们意识到即便成为了亿万人敬仰的神明也可能是这个Great Desolate 宇宙的一粒尘沙,只是某个更古老、更强大、更high level 物种的一块活肉。

……

宛若是一群受袭的牛羊,正拖着疲倦的身体继续往所谓的安全之地前行。

天终于亮了,过去习以为常的阳光时常给众人一种久违的感觉,包括Zhu Minglang 自己在内也感受到了永夜的逼近正在unnoticeable influence 的折磨着每一个人。

清洗伤口,转移驻扎地,哪怕已经离之前所战斗的地方很远了,众人依旧没有一点点安全感。

“清点一下人数。”魏桓面无表情的对令狐云影说道。

令狐云影nodded ,她带着几名状况还算良好的dísciple 开始数人……

原本战斗一结束就应该清点人数,但他们不得不先逃一阵子,以免更多的暗色Ancient Dragon 杀来。

魏桓moved towards 玄戈神走去。

“玄戈神,虽然我也知道你来到这幽痕星后也已经耗费了大量的divine force ,但眼下我们情况也非常糟糕,希望你尽快动用你的天机divine force 来帮助我们摆脱这个境况吧,我有预感,那些掠食Dragon Clan 还会来……”魏桓诚恳的说道。

“它们还会来。”玄戈神给了魏桓一个肯定的答案,犹豫了一会,玄戈神不得不再告诉魏桓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其实,这眼下的这个局面已经是我所预见的损失最小的了……”

魏桓张了张嘴,本想说什么的她将话给咽了回去。

也就是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可他们损失了两成的dísciple 啊!

加上天枢、玄戈的三成,才一个夜晚的厮杀,他们便少了一百多人!!

天机师无法细致到每一件事,她更多时候就像是一颗启明星,告诉迷失的人moved towards 这里走是正确的,至于路途上会有什么艰难险阻,她无法one after another 知晓。

同样的,眼下的这场危机,玄戈神只知道选择这条路是损失最小的,至于具体会发生什么,或者中间会有什么变数,她都无法看见。

“这样的攻击再来一次,我们这些cultivation base 高的神明倒还好,能撑得过去,但overwhelming majority disciples 怕是彻底丧失……”魏桓长sighed 。

“魏Sword Immortal ,你暂且不要担忧焦虑,我会想办法让大家平安渡过的。”玄戈神说道。

“嗯,拜托了。”魏桓说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