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100 degrees 里搜索“余烬之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闭上眼,能感受到力量在飞逝,从破败的躯壳inside 抽离,就像溢散的雾气,它们continuously 脱离,跨越漫长的距离,而后注入另一个躯壳inside ,将干瘪的身体重新填满、鼓胀。

停滞的心脏再度有力地跃动起来,将挤压着鲜血,将它们扩散着血肉之躯的每一处,令old man 的身体再度复苏。

钢铁的面具下亮起点点Ghost Fire ,火光膨胀、明亮,犹如烈日。

强光维持了短暂一瞬,便熄灭了下去,转而是隐约的光彩映照在黑暗inside ,让窥视黑暗之人,能勉强地感受到黑暗下目光的存在。

Lawrence 能感受到自己体魄的迟缓,他没有之前那样敏锐了。

这是一种必然,他吞食了太多人的【Gap 】,那些被摧毁的记忆散落成数不清的碎片,无论他如何清理,终究会有那么一些冗余,它们日益增多,令Lawrence 的意志变得臃肿起来。

正如Lorenzo 当初在Lawrence 的【Gap 】里所看到的那样,数不清的亡魂extend the hand ,拖拽着Lawrence ,试着将他拖入无间的地狱,可Lawrence 却凭借着自己的willpower ,背负着这些亡魂前进,步伐坚定。

随着Legion 的建立,如今这些影响开始逐渐体现在了Lawrence 的身上,他的意识开始迟钝,繁杂的思绪与记忆在眼前闪过,有的是他的,有的是别人的,还一些似乎是纯粹的幻觉。

他就像置身于记忆的洪流inside ,冷潮掠过,将他冲刷的十不存一,就连自己的曾经与过去,也变得极为模糊了起来。

【你还能前进多久呢?Lawrence 。】

有这样的声音在心底响起,质问着自己。

Lawrence 沉默着,looked towards 一旁的镜子,镜中倒映的,也只是一头带着钢铁面具的monster 而已。

经历了这么多,过了这么久,Lawrence 已经记不起自己原本的样子了,不过也是,this thing 无所谓的,他毫不在意。

“我们走在濒临破碎的冰面上,脚下的冰面布满裂痕,冷彻的海水continuously 渗出,暗色的深渊里,传来monster 们嗜血的鸣叫……”

他喃喃自语着。

“迎面是刺骨的寒风,在群星的注视下,我们走在一条注定破碎的道路上。

我们的身体是如此地沉重,几乎要压碎冰面,所以为了走的更远,我们需要舍弃更多更多,使自己continuously 轻盈,直到再无重量,抵达这一切的尽头……”

这是宛如ghost-like 的长诗,Lawrence 轻声的诉说在不久后停止了下来,all around 又陷入了安宁,直到有另一个人moved towards 这里走来。

丽雅敲了敲门,而后推开,走了进来。

“Your Excellency 。”

注视着Lawrence 那漆黑的背影,丽雅问道,她不清楚Lawrence 是否在这里。

“怎么了?”

Lawrence 转过头,this time 和丽雅猜的不一样,Lawrence 的意识存在于躯壳inside ,而不是游荡于in the mortal world 。

“其余事情都准备完毕了,只差你来说服科涅尔与柯里了。”

丽雅就像Lawrence 的助手,她把每件事都处理的非常完美,为Lawrence 分担了不少的忧虑。

“我知道,我会挑个好时间,和他们阐明这一切的。”

Lawrence faintly said ,这些事对于他而言,似乎并不是问题,无论是来软的,还是来硬的,以这伟大的升华之力,他都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

“你还有别的事,是吧?”

Lawrence 似乎看透了女孩的内心,他步步紧逼。

“en? 不说话吗?你向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来打扰我的。”

Lawrence 再次说道,丽雅有些不敢去看他,目光不断游离的着,在某个瞬间,不小心地落在了钢铁的面具上,窥视到了那黑暗之下隐约的闪光。

未知的魔力抓住了丽雅的眼睛,令她难以移开视线,不得已之下,她略显僵硬地说道。

“我……我希望能成为你们的一员。”

“我们的一员?你不已经是了吗?”

Lawrence 的声音略显困惑。

“不,我指的的是……”

“像我们一样,变成monster 吗?拥有这禁忌的secret blood 之力?”

Lawrence 说着伸出了手,剥开袖子,露出苍白的手腕,惨白的肌肤下,能清晰地看到暗色的blood vessels ,其中奔腾着此世的罪恶。

“我想要这样,我只是个普通的凡人,我什么都改变不了,可如果有了这样的力量……”

丽雅脑海里回想起胡奥的死亡,如果她那时能拥有这样的力量……或许,或许一切都会completely different 。

“请让我也加入吧。”

丽雅急切着。

气氛寂静了几秒,Lawrence 缓缓开口。

“丽雅,有时候你要知道,作为一人凡人,才是最为珍贵的,至于这样的力量,无论你的理由有那么高尚,多么动人,最后你都会后悔的。”

“我不会后悔的。”

丽雅立刻说道,听此Lawrence 则是laughed heartily 了起来。

“不,还是算了吧,丽雅。”

最后Lawrence 还是拒绝了丽雅,拒绝将这伟大的血液与其分享。

“为……为什么呢?”

丽雅不明白,为了这一切,她已经把每件事努力地做到最好了,她本以为自己会得到Lawrence 的赏识,可最后还是这样。

她努力不让自己有任何情绪上的颤抖,但还是不禁感到一阵失落。

“this World 便是场盛大的演出,繁华的舞台!”

Lawrence 张开手,苍老的声音里充满了情绪。

“每个人都在场演出里扮演者不同的角色,正派、反派、主角、配角……亦或是观众们。”

extend the hand ,lightly 抚摸着丽雅的头,就像在安慰她一样。

“你是说,这不是我的角色吗?”丽雅问。

Lawrence nodded ,肯定了她的话。

“是啊,这个舞台上,已经有了太多太多的monster 了,不需要新的monster 入场了。”

“可是……”

“你也有着自己的角色,自己的演出,丽雅。”

“那是什么呢?”

丽雅问道,她不清楚身为凡人的自己,能在这疯狂的演出里做些什么。

是正教给了她先如今的一切,也是正教让她陷入这样矛盾的旋涡inside 。

“作为一名旁观的观众如何?”

Lawrence 想了想,又补充道,“当然,这和我们通常所说的观众有些不同,你并非坐在台下,而是与我们一起。”

他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继续说着。

“对,就是这样,这是angel 与devil 们的演出,我想我需要一位凡人来作为观众,记录着这一切,你将与我们同行,而我们战争的结局,将影响你的最后。”

说完这些,Lawrence 看着丽雅,问道。

“你觉得,这样如何?”

……

Red Eagle 躺在Lorenzo 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上一张又一张重叠在一起的海报,说实话,Lorenzo 这么贴的,居然还有点艺术性,就像朵盛开的鲜花,只是这鲜花的每一个花瓣,都是张奇怪的海报,上面还写着一些奇怪的宣传语。

他在这里住了一天,虽然睡的是沙发,但总比流落街头好太多了。

或许是太无聊了,在2nd day 起Red Eagle 就开始不断烦着Lorenzo ,像只好奇的狗子,找到一个缝隙便想钻进去,到了现在,他已经无聊到开始阅读海报了,并且因为这些,陷入了另一种思考inside 。

“你说,如果我真退休了,我该干点什么呢?”

Red Eagle 自言自语着。

“the past few days 就闲成了这个样子,一旦真退休了,我不会闲的发慌吧?可除了砍砍Demon 外,我好像还真没有什么特长了……但要是说,让我回来继续砍Demon ,我觉得还不如闲得发慌了。”

很意外,Red Eagle 通常对自己有着十分明确的自我认知,这个家伙清醒的不行,但有时候这种清醒的认知下,又抱有一些奇怪的期望,导致Red Eagle 的想法总是很奇怪。

“作为Demon Hunter 人再就业,你有什么建议吗?Lorenzo 。”

Red Eagle 翻了个身,拄着头,翘起腿,looked towards 在书桌前忙碌的Lorenzo 。

这个家伙打开一本厚厚的书籍,在上头写写画画,也不知道做些什么,Red Eagle 向偷看,便会被他暴揍一顿。

没办法,Red Eagle 确实打不过Lorenzo ,只能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躺在一边。

“渔夫,我看你蛮喜欢钓鱼的,不是吗?”

听到Lorenzo 的回答,Red Eagle 唉声叹气着。

“Lorenzo ,你根本不懂钓鱼的目的。”

“那……书店Boss ?你有机会以正当理由看个没完了。”

Lorenzo 又想起了Red Eagle 的其他hobby ,说道。

“嗯,这倒听起来不错,只是感觉有些……太单调了?”Red Eagle 幻想着自己成为书店Boss 的模样,“总感觉还差点什么?”

“差什么?”

Red Eagle brows tightly knit ,思索了好久,然后他想到了。

“差个书店Lady Boss !”

Lorenzo 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缓缓地转过头,用看待垃圾的眼神看待着Red Eagle ,目光如剑,轻易地割伤了Red Eagle 幼小的心灵。

“你有什么意见吗?啊!你以为我是怎么过来的!cleansing agency 这破地方,我一周能换七次同事!办公室恋情根本发展不起来好吧!”

Red Eagle 尖叫着,感谢于cleansing agency 居高不下的死亡率与无比繁忙的任务,幸运的Red Eagle 向来没有体会过这些正常人早已体会过的东西。

Lorenzo 懒得理这个家伙,他联系了Blue Jade ,只要cleansing agency 一有能安置他的地方,Lorenzo 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把Red Eagle 踢出家门。

不过说到这……

Lorenzo looked towards 书本上的另一页,上面贴附着照片。

这是Lorenzo 从之前的相册上取下来的,the past few days 的休假中,他一直在弄这些东西,就像写日记一样,把一些自己想说的话,写在一张张照片的下方。

在他的注视下,另一张照片显露了出来,那是在Galunalo 时的合影,Lorenzo 看到角落里,那个久违的脸庞。

“你要是觉得无聊,你可以去当护工。”

Lorenzo 突然说道。

“护工?不行不行,我可照顾不来病人们。”

Red Eagle 连忙摆手道,他可干不来这种事。

“不,我是指child 们的护工,你不必为他们包扎伤口,只需要没事陪他们玩而已,对于你而言,这种工作很轻松吧?还不无聊。”

“带child 玩?”Red Eagle 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听起来还算有趣……怎么了?”

“speaking of which 你可能不信,我还是个孤儿院的院长。”

Lorenzo 适时地说道。

“嗯,有所耳闻。”Red Eagle 记得谁提过这事,只是太久远了,他也有些记不清了。

“虽然说是院长,你也知道我干不来这种事,所以就把工作委任给了凡露德夫人,她现在是院长。”

“哦哦哦,原来房东被你安置去了那里啊。”

Red Eagle 从未多问过Lorenzo 生活上的事,他不说Red Eagle 也不问。

“是啊,只是她也老了,多半也要退休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去那里当老大。”

听到院长时,Red Eagle 还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可听到当老大,他眼神明显变了几分。

“这么好?”

Red Eagle 语气怀疑。

“不然呢?这叫什么……出生入死的好brother 啊!”

这时候Lorenzo 又和Red Eagle 称兄道弟了起来,紧接着Lorenzo 又意味深长地说道。

“对了,我还在那给你留了个惊喜哦。”

“惊喜?”

Red Eagle 狐疑地看着Lorenzo ,这个家伙突然这么热情,总感觉很有鬼。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骗过你吗!”Lorenzo loudly said 。

“虽然……好像没有,但为什么我总想反驳一下呢?”

Red Eagle 觉得越来越不安了,他可以肯定,Lorenzo 一定是在预谋着什么。

他又躺了回去,Lorenzo 的床硬的不行,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睡的着的,看着天花板上一张又一张的海报,有几家Red Eagle 还真蛮感兴趣的,想去看看,结果被Lorenzo 告知,有一部分都毁于那场暴雨inside 了。

“话说,Lorenzo ,这样无聊的生活久了,你不会觉得厌烦吗?”

Red Eagle 略显好奇地问道,Lorenzo 沉默了一小会,而后说道。

“不会,只有深入了地狱,你才会知道,这样的无聊是多么珍贵。”

Lorenzo 不再多言,他很清楚,每个人都渴望延续这样无聊的生活,但黑暗always will come 临,他们无法逃脱。

Red Eagle 长sighed ,然后看到了从窗边飘落的雪花,惊声喊道。

“hey hey hey !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