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er’s Gun Chapter 73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100 degrees 里搜索“余烬之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随着夜幕降临,world 也陷入了无际的漆黑当中,这是个不算美好的夜晚,厚重的积云遮住了所有的starlight ,男孩向着窗外看去,只能看到深邃的黑暗,Heaven and Earth 都连接在了一起,模糊了边界。

仿佛在某个时刻,小屋已经脱离了true world ,被拖入某个虚无混沌的空间inside 。

将视线收回,男孩没有在意外界过多,无论外面多么黑暗寒冷,这座狭小的小屋依旧温暖、brightly lit 。

霍尔莫斯把饭桌搬了过来,临靠着下铺的床,男孩和Watson 坐在一起,霍尔莫斯又搬来两把椅子,一把放在了朝向门口的方向,一把被他坐下。

阵阵香气assaults the senses ,男孩不禁流下了口水,霍尔莫斯的厨艺很不错,在男孩看来就像魔法一样,那些脏兮兮的野菜在他的手里,总会变成美味的佳肴。

因为有客人来,饭桌上多加了一副碗筷,只是这个家伙好像迟到了,大家只能忍受着饥饿,等待着他的到来。

“围栏就快做好了,the past few days 再砍点树,应该就够用了,”为了打发时间,霍尔莫斯讲起了这个小家庭的近况,“我弄到了一些种子,可以去种一些蔬菜。”

“你最好再多砍些树,冬天就快来了,森林里应该会变得很冷,”Watson suggested ,“我之前攒了一小笔钱,你看看需要,添置些什么吗?”

“嗯,目前应该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基本的衣食住行都能保证。”

霍尔莫斯认真思考了一下,自从稳定下来后,霍尔莫斯便意识到,他们不能继续过街头流浪,那样居无定所的生活了,他们需要步入正轨,dignified 正正地活下来。

“新生活啊……”

霍尔莫斯感叹着,眼神柔软了下来。

前不久还在Florence 的街头厮混,和其他人打的头破血流,转眼间他也拥有了称得上家的地方,虽然狭小,但至少能遮风避雨。

“我之前觉得这样的生活,对于我而言十分遥远,但didn’t expect 它又变得如此之近,轻易便能触摸。”

聆听着霍尔莫斯的话,男孩没有太大的感触,对于他而言,一切都没有变,他还和他的朋友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话说,你有想好之后该做些什么吗?”

霍尔莫斯looked towards 男孩,突然对他发问道。

“做……什么?”男孩有些不理解。

“就是工作之类的,人需要忙起来,闲下来人就会废掉的,even more how ,我们这里可不养闲人啊,”

霍尔莫斯为他解释着。

“我现在是名合格的猎人了,everyday all 能捕获些猎物回来,还有一些兼职,能赚到一些小钱。”

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猎枪,今天的饭桌上的兔肉,便是这么来的。

听到这,Watson 也对身旁的男孩说道。

“我和霍尔莫斯一样,在城里找了些兼职的工作,虽然挣的不多,但也足够维生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

听到这,男孩一惊。

“就在几天前,我带你去Florence 的时候。”Watson 回忆着。

听到这,男孩也想起了几天前的事,他们过上了稳定的生活,听说Watson 要进城,男孩也央求着,让她带自己去,面对男孩的苦苦哀求,没办法,Watson 只能带上了他。

或许是priest 的原因,他们几人对于这座熟悉的城市,带着几分惶恐不安,但为了生活还是走向了这里,男孩不知道Watson 是要去找工作,只是听她说有事情要办,就把男孩留在了一处花园旁。

“我们已经不是流浪者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过着随波逐流的生活,你需要有个目标,一个前进的方向。”

霍尔莫斯建议着,曾经他们或许可以抢一抢商铺的面包,和其他流浪者掠夺着街头仅有的资源,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要dignified 正正地活下去,也要用dignified 正正的手段生存着。

“我……”

男孩的声音有些犹豫,他大概明白了霍尔莫斯的意思,可真的让他去选择做什么的话,他也想不明白。

until now ,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很简单的人,脑子里空荡荡的,用Watson 的话来讲,叫做天真,用霍尔莫斯的话来说,便是愚蠢。

男孩喜欢这样,这样活起来很轻松,他不用去考虑that many 复杂的事情,只要跟在these two people 身旁就好。

一个简单且渺小的愿望。

“我可以……在这里呆上一辈子吗?给你协助什么的?比如搭建围栏、收拾卫生、做饭……之类的?”

男孩试探性地问道。

“你不想离开这个小屋,也不想离开这个森林是吗?”

霍尔莫斯没有生气,继续问道。

“想一想,比如一些你喜欢的东西,一些你想做的事,these all are 需要你离开这里,才能做到的。”

男孩认真思考了一下,试着回想自己喜欢些什么,他想起了和Watson 去Florence 的那一天,自己坐在花园里。

那是处靠近神Academy 的花园,花坛间常能看到那些面带笑意的学生与pastor ,他们中绝大部分人的年龄和男孩相仿,说说笑笑,从男孩的眼前走过。

他还看到那些摇曳的裙摆,在起伏的轻笑声里,姣好的脚踝踩着高跟鞋走过……

不得不说,在某一刻,男孩感受到了些许的差异,他身在繁荣inside ,却和这片繁荣格格不入,他无法融入其中,也没有机会融入其中。

他想起Oscar 的话,如果说有另一次选择的机会,自己会过上什么样的人生呢?

如果自己和priest 一起离开了的话,男孩会成为pastor ,他也会成为这繁荣的一份子,他或许……或许能融入这world 呢?

可这样无疑会舍弃眼下的现在,他看了看霍尔莫斯和Watson ,shook the head ,一言不发。

心里的向往只持续了一瞬便消失了,男孩说道。

“嗯,我没有什么太喜欢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想要的,如果must 有什么的话,我更想和大家在一起,我不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小屋,这片森林。”

他认真地说道。

男孩知道离开这里也会遇到美好的事,但相应的,也会遇到烦恼,他不想让自己简单的思绪变得更加复杂,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眼下能定格为永恒,在这样的永恒里长眠,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听到男孩这样的回答,霍尔莫斯沉默了下来,Watson 则extend the hand 用力地揉了揉男孩的脸。

“要是你想这样的话,也未尝不可,开心就好,是吧。”

她溺爱着男孩,对于他的一切的要求,都表示认可,男孩也乐于这样,他觉得自己就像只慵懒的乌龟,只想躲在自己的壳里一辈子。

窗外的黑暗变得越发深邃了起来,窗户上gradually 蒙上了一层轻薄的冰雾,仿佛有凛冬降临,可这一切都与男孩无关,他躲在小屋里,和他的朋友在一起,享受着美味的佳肴,感受着炉火的温暖。

阵阵敲门声响起,几人的谈话停下。

“应该是他来了。”

霍尔莫斯说着起身,走到门口处,准备开门。

这时男孩才意识到,他好像一直都不知道会是谁来拜访,那个mysterious 的客人是谁?他不清楚,朋友吗?可男孩的朋友已经都在这了啊?

思索间,门已经被开启,寒风涌入,吹得男孩一阵发抖,紧接着他看到了那高大的silhouette ,他和霍尔莫斯说笑着,关上大门,脱下外套,随意地挂在一边,然后坐在了霍尔莫斯为他准备的位置上。

那是个苍老的男人,花白的头发和胡须疯子,几乎连在了一起,就像雄狮的鬃毛一样,他脸上带着止不住的笑意,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他……他是?”

男孩小声地问道。

“哦,你还不知道,这位是Lorenzo 、Lorenzo Medici 先生,”Watson 为男孩介绍着,然后低声在他耳旁说道,“我们住的小屋就是他的。”

“啊?”

男孩懵了,对此Lorenzo 只是laughed heartily 着,“没事,没事的。”

“怎……怎么回事?”

男孩有些头晕,他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变成了眼前这个老人的财产,他求助似地looked towards 其他人。

“这处猎人小屋,是我年轻时搭建的,但后来我老了,没力气追逐猎物,眼睛也花了,根本看不清准星,然后我便放弃了打猎,这里也就荒废了下来。”

老人慢悠悠地说道。

“我几乎忘了这个地方,但之前一次兴起,想回到这里看一看,回顾一下年轻时的时光,结果便发现了你们。”

“你是来讨要这些的吗?”男孩警惕十足。

“怎么可能,我已经老成这个样子,这种生活,我可过不来。”老人patted 大腿,said with a smile 。

“Medici 先生之所以来,是我邀请的,毕竟这里是他搭建的。”霍尔莫斯说道。

老人nodded ,看了眼几人,亲切地说道,“废弃之地被重新复兴,还是一群可靠的youngster ,这看起来,真让人感慨生命的美好。”

他注意到了什么,looked towards 挂在墙上的猎枪,几分惊喜地问道。

“是它吗?”

“en. ”

霍尔莫斯nodded 肯定,起身去把猎枪取了下来,递到了老人的手中。

“真怀念啊……这是我一位画家朋友,送给我的猎枪,我本以为我把它弄丢了,didn’t expect 是遗落在了这里。”

苍老浑浊的眼神里,尽是对过往的怀念,粗糙的大手lightly 拂过木质的枪托。

“它看起来真不错,我已经变成了old fogey ,但它依旧崭新。”

“我是在盒子里发现的它,被布料包裹着,除了一些地方有些生锈外,基本没什么问题。”霍尔莫斯说。

“嗯,这把枪有些年头了,我那位朋友说,这是把good spear ,实际上只是他随便买的一把,还故意画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装作很贵的样子。”

老人看着枪身上刻画的精致纹路,它们繁琐延伸着,就像在枪身上爬行的游蛇。

“没办法,他是穷酸的画家,但skill 还不错。”

“你要把它收回吗?”霍尔莫斯问。

老人轻抚着枪身,他的目光深邃,享受着和旧友的重逢,然后shook the head 。

“不,不了,它是把枪,就是应该来猎杀的,而不是挂在墙上生锈,你留着吧。”

霍尔莫斯敬重地接过猎枪,看着其上细密精致的纹路。

“Winchester 。”

老人突然说道,霍尔莫斯有些not knowing what to do 。

“什么?”

“它的名字……大概吧,反正我那位朋友,当时是这么称呼的。”

老人自言自语着,这一切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久到记忆泛黄,面容fuzzy 。

“youngster ,要永远热烈啊,不能像我一样,变成了个麻木的老人。”

老人有些难过地说道。

“好不容易又见到了它,我以为我会很激动,不,我就应该很激动才对,喜极而泣什么的,但我的心情一片平静,只有麻木,我知道这把枪承载了很多美好的回忆,那对我十分重要,可如今看到它,我的心却泛不起一丝的涟漪,就好像这一切和我无关,只是另一个人的经历。”

他沉重地叹息着。

“真是令人难过。”

随着老人的诉说,屋内的氛围陷入了死水般的沉寂。

男孩觉得有些冷,他抓起床上的被褥,紧紧地裹在身上,炉火微微摇晃,能听到轻微的声响,就像有什么东西在蔓延,随后他看到了被冻结的窗户。

一瞬间,world 仿佛被无序的疯狂吞没,就连季节也在这诡异的力量下失衡,冬季一夜之间到来,将寒冷浸透,只剩下了这座小屋,变成了最后的Pure Land ,抵御着邪恶的侵扰。

“你呢?child ,你确定要这样吗?”

老人looked towards 男孩,意味深长地说道。

男孩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很快,他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来了,在这黑夜下,另一个不受邀请的客人要来了。

他的眼神带着惊慌,looked towards 其他人,可他们就像什么都感受不到一样,脸上保持着虚无的假笑。

嘈杂的敲门声响起,仿佛有monster 在叩响着门扉,随着它的撞击,整个小屋都剧烈地颤抖了起来,黑暗侵袭,深邃的尽头,传来一阵又一阵模糊的呓语声。

男孩听不清这声音,但他本能地知道,这声音在呼唤什么,它在呼唤一个名字,一个早已被忘记的名字。

“不……不……”

男孩捂着头,喃喃自语着,一旁的Watson 见此也抱住了他,为他带来仅有的温暖。

“不,我不要离开。”

他嘟囔着,就像顽劣的孩童,拒绝着梦醒时分。

黑夜无比漫长,仿佛永远都无法迎来golden 的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