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er’s Gun Chapter 73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100 degrees 里搜索“余烬之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敲门声不断,就像有密集的冰雹砸在房屋上,crackle 的声响蔓延着,完全地笼罩住了所有的角落。

男孩躲在Watson 的怀里瑟瑟发抖,老人保持着那mysterious 的微笑,完全没有在意这些声响,直直地盯着男孩,霍尔莫斯则依旧沉默,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我们今天还有客人要来吗?”

男孩小声地问道,他们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亲人,老人的到来,算得上这些天里唯一的来客了,可现在又有陌生人在扣响大门。

令人不安的不速之客。

Watson 微笑地摇摇头,她好像听不到这声音般,表情一如既往,安抚着男孩。

似乎男孩的所有索取,在这个小屋内,都会得到回报,这里是他温暖的梦乡,也是他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庇护所。

敲门声变得越发猛烈了,来者听起来有些暴躁,心怀怒火,他continuously 猛砸着大门,连带着整个小屋都随之摇晃了起来、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

男孩猜来者有能力将小屋撕碎,但他就像保持着某种原则般,只等待小屋内的人敞开大门,而不是他粗暴地将大门砸开。

呼唤声变得清晰起来,就像鸣奏的incantation ,在室内徘徊着,可男孩依旧听不清那声音在说什么,几个音节清澈有力,但连贯在了一起,却变成难以认知的模样。

“他……好像是来找你的。”

突然,霍尔莫斯冷不丁地说道,他面无表情,就像脸上戴着一张虚伪的假面。

“什么?”

男孩不敢相信,这时Watson 也说道,“嗯,听起来是来找你的。”

“不……怎么可能!”

男孩的声音高了起来,他没有亲人,而所谓的朋友也都在这里了,可以说男孩与this world 仅有的联系,都汇聚在这个小屋里,只要他们一直留在这里,那么男孩便会与world 完全剥离开。

对,就是这样,男孩所想要都在这间小屋里,他根本没有离开这里的理由,那繁华的world 也与他无关,他只要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地呆在这里就好了。

他是这样想着的,但内心的深处却传来隐隐的不安,正如有人想进到这小屋里一样,在男孩灵魂的深处,他隐约地听到了另一个疲惫的声响,他想离开这座小屋。

【开门。】

“不……”

男孩拒绝着,他惶恐地looked towards 其他人,但大家就像什么都感受不到一样,仿佛现实在某个时刻被拖入了噩梦inside ,只有男孩自己是唯一的清醒者。

“要开门吗?你的朋友可能等的不耐烦了。”

Watson 起身,走到门旁,对男孩问道,她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可这副微笑,此刻在男孩看来,是如此地令人战栗。

一瞬间恐惧在男孩的内心炸裂,他高声怒吼着。

“不要开门!”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动作过大还打翻了饭桌,菜汤洒在了一身,一副狼狈的样子。

“不要打开那扇门!Watson !”

在男孩的吼声中,Watson 没有轻举妄动,或者说,她一直在听从着男孩的命令。

“如果这你是想要的。”

Watson nodded ,抬起的手放下,站在一旁,一切和以往都没有什么不同。

男孩喘着粗气,他的内心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庆幸,门没有被打开,这座黑暗的小屋,还没有被黑暗侵蚀。

但他又意识到了另一些问题。

自己……自己究竟在恐惧什么呢?打开门后,那位不速之客究竟会带来什么呢?

男孩不愿继续想下去了,他是个简单的人,思索这些事情,对他而言,还是有些太复杂了,他想要的并不多,仅仅是在这里一直呆下去,仅此而已。

手臂传来刺痛,他看了看自己,扑倒的菜汤洒了一身,给手臂烫红了,地面狼藉一片,他才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

“抱……抱歉。”

“没什么,厨房里还有很多。”

霍尔莫斯没有斥责男孩,而是微笑地走到厨房,朦胧的气雾再一次将他包裹,男孩听到清脆的刀叉声。

不久后Watson 收拾好了地面,霍尔莫斯也上好的新的佳肴,冒着腾腾的香气,就和之前一样。

大家坐在饭桌旁,每个人都面带微笑,只有男孩四下张望着,察觉到了隐隐的异常。

他们的生活仅仅是勉强地维持,每一份口粮都十分珍贵,男孩本以为今晚要饿着肚子,可怎么也想不到霍尔莫斯还能拿出饭菜,仿佛在这个小屋inside ,粮食是无穷无尽的,但他明白,现实不会是这样。

可……这又能怎么样呢?

只要能继续呆在这里,这种种异常又算的了什么呢?男孩毫不在意,抛掉脑海里的烦恼,享受着这难得的安宁。

但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老人突然说道。

“child ,你确定要这样吗?”

老人把话语又重说了一遍,这让男孩感到烦躁。

“你的朋友还在等你。”

“闭嘴!我的朋友都在这里了!这样就好!我确定!”

男孩站起,对着老人吼道,他握紧了刀叉,仿佛要用它割开老人的喉咙般。

老人对此并不愤怒,只是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去了,枯朽的皱纹间,带着岁月的气息,他就像暮年的狮子,虽然暮年,可他还是狮子,散发的肃杀之意,令男孩僵在了original place 。

“child ,童年是短暂的,你终究是要grown up 。”

老人faintly said ,声音仿佛穿透了生与死,现在与过去。

“你需要走出这个房间。”

“不,我的朋友都在这了,外面的world 对我而言毫无意义,没有丝毫的联系!”

男孩反驳着。

他也知晓新生活的代价,为此他也做出了选择。

老人沙哑地笑了起来,无奈地摇摇头。

“child ,我希望你知道,在你的生命里,不仅会有美好的事物,也将有残酷与悲伤同行,你有朋友的陪伴,但你们也终将告别、孤独。”

“那就让它变成永恒!我已经得到了!”

男孩抗拒着,他已经意识到了现状的诡异,但就像自欺欺人的落魄者,哪怕是个精致的谎言,他此刻也愿意去相信。

“可遗憾的是,in this world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山川会崩塌,汪洋的海水会枯竭,甚至说熊熊烈日,也终有消逝的一天。”

老人接着说道。

“no! ”

男孩试着不去听,他looked towards 霍尔莫斯和Watson ,明明什么也没有发生,可他的心里就是有挥之不去的恐惧徘徊着,“我不会再失去我的朋友们了,他们没有抛弃我,那么我就不会抛弃他们。”

“可你终要试着接受现实,不是吗?”

这时霍尔莫斯也开口了,他就像知道了什么一样,笑容变得复杂起来,轻声对男孩说道。

“你知道的。”

“我……我知道什么?”

男孩不解地自言自语着,与此同时那从心底传来的声音,也越发响亮了起来。

一股恶心感rise in the mind ,男孩痛苦地干呕着,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身体里爬出来,从那黑暗的深处,从那灵魂的深处。

“你知道的,只是不愿去承认,接受现实这个过程很残酷、很痛苦,可你终究是要回到现实,而不是沉沦这梦境里。”

霍尔莫斯走了过来,moved towards 男孩extend the hand ,试着将他拉起,可男孩甩手,一把打开他的援手。

“不……不……”

男孩continuously 重复着,声音嘶哑,就像things have reached a dead end 的wild beast 。

他能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崩塌,这美好的world 在崩塌,男孩不愿这样。

“你知道的,child ,别怕,试着去接受它。”

老人在这时起身,他来到男孩身旁,蹲下,轻拂着他的后背,他就像慈祥的长辈,引导着他。

“说出来,把那个故事说出来。”

男孩的眼divine ability 红,恐惧逐渐完全俘获了他的内心,可在这时另一只温暖的手落了下来,Watson 靠近了他,亲昵地揉着他的脸。

“说出来,把真相说出来。”

“我……我……”

“和自己和解,这很困难,但困难终究是要被克服。”

老人说着,拉起男孩的手,粗糙的皮肤刮擦着,带来微微的刺痛。

男孩瞪大了眼睛,略显急促的呼吸后,他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小小的一团,好像有风拂过,便能轻易地将他吹倒。

片刻的沉默后,他说道。

“你们死了,你们都死了,我知道的。”

伴随着话语,男孩听到内心有什么东西在开裂,漆黑inside 渗出光来,刺的他睁不开眼。

这是个被男孩不愿承认的事实,他知道这一切,但还是固执地忘记,将这些当做不存在,一切都很美好,没有人会死去,大家都会在这片刻的永恒里,永远地活下去。

可这终究是虚幻的,没有人能一直沉浸在伤痛里,人们总是需要走出来,moved towards 未来走去。

“起初这很难,但你会克服并适应的,你会开始一段新的生活,新的朋友,新的world 。”

霍尔莫斯说道,他鼓励着男孩。

“你的朋友在等你。”

一时间那急促的敲门声消失了,室内静的terrifying ,只剩下了男孩一个人的呼吸声。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挪动着脚步,这似乎耗费了他很大的力量,each step 都显得极为艰难。

能听到耳旁的窃窃私语,有人质问着他,自己真的能舍弃这样的生活吗?它们怀疑着自己,斥责着自己,它们说男孩就该按照自己的意愿,一直呆在这里。

男孩数次想放弃,可最后看到身后的silhouette 时,他还是继续向前,直到握紧门把手。

男人用尽全身的力量去扭动,仿佛推开一个world 。

“真慢啊,Lorenzo 。”

虚幻的Nether Soul 站在漆黑的world 里,她看着眼前疲惫的silhouette ,糟糕的脸上只剩下了麻木。

“和自己和解很难吧?”她问道。

“是啊,很难。”

Lorenzo 长叹着气,他不敢回过头,去看屋内的一切,他害怕自己一旦回头,便会彻底地沦陷其中,再也无法脱身。

“这是不可言述者的幻觉吗?真terrifying 啊。”

“不完全是,侵蚀只是在激发你内心的黑暗面而已,你可以说这是幻觉,也可以说,这是你真心想要的。”Nether Soul 回答。

“真心想要的吗?所以我deep in one’s heart 想要的,是这样的东西吗?”

Lorenzo 自言自语着,然后笑了出来。

“我一直以为我走出了那一夜,结果我一直徘徊在其中吗?”

“可能吧,噩梦一直追随着你,但我想你现在解脱了。”

Nether Soul 说道,她一直注视着Lorenzo ,体会着他所体会的,所以她可能是唯一能够完全共情Lorenzo 的人,知晓他的悲喜。

“真好啊……”

他感叹着。

只要回过头,Lorenzo 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在那近乎永恒的美好里沉沦,可一旦向前迈步,走出小屋,那么他再也不会回到这里,等待他的只有无尽悔恨。

可他还是要离开,他们说的对,自己已经有了新的生活,自己的那些新朋友们,没有抛弃自己,Lorenzo 也不能抛弃那些新朋友,沉沦在这里。

在Old Turin ,在Cork Street ,他还有很多朋友在等着他,等他凯旋。

他觉得很轻松,仿佛失去了所有的重负。

时隔多年,Lorenzo ·霍尔莫斯终于走出了心里的阴影,从那燃烧的夜晚离开。

“走吧,Watson ,我们还有仗要打呢。”

Lorenzo 说道,可就在准备迈步离开时,室内响起了声音。

“你要走了吗?042。”

回过头,047和016,还有Lorenzo Medici 站在一起,每个人都面带微笑,就像葬礼上来告别的亲友们,只是这葬礼算不上悲伤。

“是啊,该走了。”

Lorenzo 回答,声音很轻松,就像这只是出门散步而已,累了他还会回到这里,至于是什么时候,没有人知道,就连他自己也是。

“那么……”

047想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下,他好像下定了决心,露出微笑,对Lorenzo 说道。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Lorenzo 愣住了,眼神有些颤抖,但很快他便控制住了情绪,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嗯”

转过身,步入漫漫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