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er’s Gun Chapter 73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100 degrees 里搜索“余烬之铳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啊……”

单调冗长的声音在寂静的病房内回荡,声调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发低落,就像吐露出最后的气息般,声音continuously 从干瘪的肺部里榨出,化作某种怪异哀伤的基调消散。

短暂的停顿后,怪异的长叹声再次响起。

Burlau 痛苦地睁开了眼,这扰人的声响,仿佛是有Hanged Ghost 正睡在他的隔壁。

“我说,你能别再鬼叫了吗?”

Burlau 坐起来,抓起枕头砸向了临床的倒霉鬼,枕头糊在了他的脸上,声音一下子断掉了。

Red Eagle 抓开枕头,缓缓地坐起身,目光迷茫、呆滞,嘴角边还带着口水,整个人一副痴呆的样子。

“你是怎么了?有什么不适,请叫医生好吗?”

Burlau 抱怨着,以室友的角度来看,Red Eagle 实在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无论when and where ,他总会想弄些该死的噪音,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没,我只是觉得有些无聊,有些恍惚……”

Red Eagle faintly said ,目光带着迷茫looked towards Burlau ,他试探性地问道。

“这……算是结束了吧?一切都结束了?”

听到这里,Burlau 也沉默了下来,他停顿了很久,带着几分不确定地说道。

“大概吧。”

揉了揉头,Burlau looked towards 窗外寒冷苍凉的风景,树叶尽数凋零,只剩下了干枯狰狞的大树,他不由地长sighed then said ,声音里带着和Red Eagle 同样的迷茫。

“应该是结束了,”Burlau 试着高兴些,他laughed ,“这么看来,你和我都能退休了。”

退休。

这对于Burlau 而言,是个极为陌生的词汇,一想到这里,他就有股莫名的庆幸,好像自己被幸运眷顾般。

“说实话,自从我入这行起,我就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善终,更不要说退休了……结果居然真的让我活到了现在啊。”

Burlau 伸了个懒腰,身体无力地滑了下去,再次在病床上躺平,再次感叹着。

自己还活着,糟糕的噩梦也结束了,等待自己的,只剩下了不可知但又美好的未来。

“准确说是失业吧?”

Red Eagle 的声音带着几分惆怅,目光也落向窗外,看着祥和安宁的world ,冬日的rays of light 透过窗户落下,照在身上,带着一阵炙烤的炽热感。

Burlau 察觉到了Red Eagle 的异样,这个活泼到让人怀疑他是多动症的家伙,现在突然安静了起来,这种感觉无异于一头猪突然停下了进食,转而思考起了人生。

无论如何他都觉得离谱,甚至有些让人不安。

“失业不好吗?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离开这吗?”

Burlau 问道,不理解Red Eagle 的惆怅。

“嗯……怎么说呢?”

Red Eagle 盘起腿,低着头,用手顶着下巴,一副沉思的模样。

他确实是在认真思考,表情就像便秘了一样,只可惜Red Eagle 的脑子向来不是很好使,哪怕动用了全部的算力,也只能支支吾吾地说些Burlau 听不懂的话。

“只是觉得,太快了。”

“太快了?”

“嗯,对我而言,这仅仅是存在于美好想象中的事,其实我也和你一样,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能安安稳稳地活到退休的时候,这种事对我而言遥不可及。

可前几天还是遥不可及的事,今天突然就降临在了眼前。”

Red Eagle looked towards 病房的大门,extend the hand 指了指。

“这感觉就像……一会有个人来敲门,他对你说‘你已经退休了,带上你的行李,快滚去开始新生活吧’这样。”

Red Eagle 的眼神复杂,looked towards Burlau ,他能从Burlau 眼底看到同样的忧愁。

“话说,离开了这里,我们又能去哪呢?Burlau ,告别熟悉的一切,难免会令人不舍,走向不可知的未来,也让人倍感惶恐。”

“可总要向前走啊,Red Eagle 。”

Burlau 安慰着,但实际上他自己也有些迷茫、空虚,一时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动力一样,但Burlau 并不讨厌这样,他觉得Red Eagle 也是如此,他们越是无聊与空虚,this world 便越发地安宁,这很好,简直棒极了。

听着Burlau 的话,Red Eagle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nodded ,然后手伸向了一旁的床头桌,从其上拿起了一个名片,上面潦草地写着几行字。

“那是Eve 给你的吧?写的什么?”

Burlau 记得那张名片,几天前Eve 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地过来,递给了Red Eagle 这样名片,然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开。

当时Red Eagle 的心情很激动,激动到这个家伙最后甚至麻木了起来,无论Burlau 怎么喊,都没有理他,整个人就像晕厥了过去。

“一个地址,新生活的地址。”

Red Eagle 冲Burlau mysterious 一笑,把名片cautiously 地收了起来。

看Red Eagle 这个样子,Burlau 也懒得去追问什么了,他起身走下床,收拾起了东西。

“已经快中午了,你还不收拾一下吗?”Burlau 问道,“现在提前出院的话,我们还能赶得上神诞日的聚会。”

“我没有行李,穿好衣服就可以走了!”

Red Eagle 向Burlau 挑眉,这个家伙随意的不行。

“那些东西呢?”

Burlau 指了指堆在一旁的东西,那都是Red Eagle 的杂物。

“嗨呀,新生活,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带上这些累赘干什么。”Red Eagle 的心情又愉悦了起来,让人搞不懂这个家伙到底是难过还是开心。

“你这是在给别人添麻烦啊!”

Burlau 斥责着,一脚把Red Eagle 踹下了床。

两人吵闹着,但很快便停了下来,他们不约而同地looked towards 窗外,只见阵阵飘雪落下,转眼间便席卷了the entire world ,带来寒意与雪白。

“下雪了啊。”

Red Eagle muttered 。

“一年又要结束了,”Burlau lightly said 着,“但也是个新的开始。”

……

“下雪喽!”

卲良溪欢声着,在飘落的大雪间欢腾,在她身后跟着邵良业和罗德,两人就像沉默不语的保镖,一路跟随着卲良溪。

倒也不是担心卲良溪,只担心那些潜在的受害者,几天前他们刚目睹了卲良溪暴揍街头混混的样子,一副正义使者的样子,但邵良业知道,这只是单纯地无聊而已。

毕竟在这片黑暗的森林里,猎物已经消失了,猎人也彻底闲了下来,猎刀与猎枪也失去了意义。

狭窄的街巷已被大雪填满,消防梯上挂满了积雪,阵阵炽热的水蒸气从地下溢出,将积雪融化,但很快便又重新覆盖上,以此往复,冷水凝固在金属的边缘,变成冰晶的雕塑。

邵良业仰着头,感受着Old Turin 的寒冷,目光一阵迷离,忍不住地叹息着。

“这应该是我记忆连贯性最长的一次了。”

没有逆模因的影响,也没有见鬼的Demon ,什么都没有,生活平静的让人害怕,让人有些接受不能。

“没有那些该死的monster ,就不必使用逆模因,我也得以拥有更多属于自己的记忆,而是不是忙忙碌碌地死去。”

听着他的话,罗德有些不解,但想到这些人身份的mysterious ,他也懒得问什么了。

注意到罗德的反应,邵良业也有些无奈,这种喜悦无人分享,看来还真有些让人难过,但一看到身前那个蹦蹦跳跳的silhouette ,他又觉得蛮不错的。

哪怕他自己也didn’t expect ,自己居然真的能见证这伟大的功绩,想到这脑海里便不由地浮现出那个模糊的脸庞。

邵良业有时都快记不住他的样子了,但庆幸的是,并没有完全忘记。

“Reverend ,我们做到了。”

他muttered 。

“喂!你们快一点!”

喊声从前方传来,卲良溪向着两人挥手,然后转身一头扎进了酒馆里。

“呦!Boss !”

一脚踢开大门,卲良溪imposing manner 十足,吓得Hercule 抖了两抖,手中擦拭的酒杯都差点没拿住,摔在了地上。

“你们怎么又来了啊!”

Hercule 一看到卲良溪,便一脸的无奈,高声抱怨着。

“是你说的啊,Boss ,活着回来,酒水免费啊!”

卲良溪笑hehe 地坐在了吧台旁,冲着Hercule 比大拇指,Hercule 的表情则微微颤抖,对于自己放过的豪言感到后悔。

倒不是差这些钱,只是这些人很烦,everyday all 来店里,把无处释放的精力,全部丢在这里,将Hercule 安静的生活搅的一团糟。

sighed then said ,Hercule 站在吧台后,对卲良溪问道。

“那么这位顾客,您需要些什么呢?”

“一杯随缘,一只Bolo 。”

听到这Hercule nodded ,四舍五入也是老顾客了,这样的需求不出所料。

扭过头,Hercule 便对着后厨骂道。

“过来死耗子,我供你吃供你住,该打工还债了。”

只听一阵叮当响,不久后卲良溪怀里多了一只略显萎靡的毛丝鼠,很难想象,居然能从一只毛丝鼠的脸上看出疲惫感,也不知道它都经历了些什么,头顶的毛好像还秃了一块。

卲良溪开心地揉了起来,这时邵良业和罗德arrive slowly 。

看到这样的卲良溪,邵良业的心情也不禁轻松了起来,这才是一个女孩该过的生活,而不是打打杀杀,当然,对于倒霉的Hercule ,他也深表抱歉。

“不过……Lorenzo 呢?他不也活着回来了吗?怎么没见到他人?”

Hercule 把压在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邵良业想了想,回答。

“我也不清楚,但好像是因为【放逐】的原因,他和黑暗的联系在减弱,体内的secret blood 也在衰减,好像引发了一系列的病症,被送去黑山医院了。”

“这样啊?听起来蛮惨的。”

“是啊,secret blood 之力在与日俱减,他在一点点地变回凡人,战斗中留下的伤势也一并爆发了出来,能捡回条命已经是奇迹了。”

邵良业还记得作战的最后,Lorenzo 刚登上sail towards the dawn 号便昏死了过去,强大的自愈力也不复存在,伤口愈合后再次破裂,就像千疮百孔的木偶。

“但我听谁说来的,他好像前几天就出院了吧?”

这时卲良溪突然抬头说道。

“啊?出院?”

“嗯,是叫雨燕吧?前几天去黑山医院复查时,她对我说的,Lorenzo 已经出院离开了。”

听到这几人都愣住了,互相看了看,对于这个行踪mysterious 的家伙,倍感惊奇。

“那么……现在Lorenzo ·霍尔莫斯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