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Martial Emperor Chapter 362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在林云创建万Ancient God Palace 那天。

    Fairy Maiden Hua 亲自到场,为他祝贺。

    “林云,你可要当心点……轮回看起来不像是好人。”

    可惜的是。

    Fairy Maiden Hua 的嘱咐,被万古Martial Emperor 一笑而过。

    最后的画面。

    也是定格in this brief moment !

    自万古Martial Emperor 向神域昭告,他与Fairy Zixia 订婚之后。

    Fairy Maiden Hua 便销声匿迹。

    “一万年前,我与你Master 一同诞生。”

    森罗empress 的声音,将林云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我们携手相助,曾闯过Secret Realm ,他也曾救下我的性命。”

    “只是,他走的太快了,哀家跟不上他。”

    “其实那个时候,哀家很想告诉他,我已经爱上了他。”

    “可惜的是……你Master 那个时候,已经宣布与Fairy Zixia 订婚。”

    “我心灰意冷,便从此隐姓埋名。”

    说到这里,森罗empress 的目光突然变得阴冷起来。

    “可那臭婊子!竟不珍惜你Master ,反而与轮回勾结,覆灭万Ancient God Palace !”

    森罗empress 义愤填膺。

    “当年自你Master 陨落之后,我便召集一群powerhouse ,创建森罗界。”

    “想要杀了轮回和紫霞,为你Master 报仇雪恨!”

    森罗empress 说到这里,已经不再开口。

    她与林云四目相对,仿佛要从林云的那双眼睛中,看穿林云的身份。

    实际上!

    森罗empress 十分怀疑林云的身份,就是她当年所仰慕的万古Martial Emperor 。

    可林云不仅与百年前不同。

    更是与几年前不同!

    自从被雪如之认出身份之后,林云刻意改变了自己的眼神。

    即便是听到现在森罗empress 的这些话。

    他心中觉得有些愧疚。

    但是其within both eyes 的眼神,充满了迷茫和惋惜。

    二人对视良久。

    森罗empress 叹息一声。

    世间上只有两朵相似的花。

    如若是万古Martial Emperor ,是绝对不会露出这般眼神来的。

    “Master 要是知道花姨为他做了这么多,会很高兴的。”

    林云突然开口,打破沉默。

    此时,森罗empress 忽然逼近林云,一脸严肃的问道:“林云,你老实告诉我,你Master 是不是还活着?”

    听到森罗empress this remark 。

    林云忽然间不敢开口。

    Fairy Maiden Hua 当年对于自己的爱慕之情,林云并非不知。

    只是他选择了Fairy Zixia 。

    可现如今。

    森罗empress 并不像是一名Martial Emperor 。

    更像是一个哀女,在苦苦等待着丈夫回家。

    不忍欺骗。

    按照常理来讲。

    林云确实该现在就表明自己的身份。

    而眼前的女子会感动得,痛哭流泪。

    可林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思索许久之后,林云还是拿出了一套糊弄九泉冥帝的说辞来。

    “当年遇到Master 时,我还年幼,并不知道那是Master 的一缕Remnant Soul ,还是真身……”

    森罗empress 的眼神有些恍惚,身子也是一个踉跄。

    随后她摇摇头,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得十分惨淡。

    “是哀家痴心妄想了,以他的性格,如若真的还活着,岂会看着轮回和紫霞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

    森罗empress 那失魂落魄的神情,让林云愧疚无比。

    为了替自己报仇。

    森罗empress 不惜与Heaven Realm 、汐界为敌。

    一个女子能够坚持到现在。

    实属不易。

    而且。

    这茅屋中,几乎是一尘不染。

    这百年时间内,森罗empress 恐怕没少来到这里。

    “花姨……”

    林云想要开口安慰,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的脑海中,也回想起与Fairy Maiden Hua 经历过的种种。

    世间千债万债。

    唯有情债最难还。

    “哀家没事。”森罗empress 摇摇头。

    而后她对着林云说道:“哀家之所以让你出手和太虚比试,一是想要看看你的实力。”

    “二也是要让太虚明白,there is always someone who is better than us 。”

    “你不要怪花姨。”

    森罗empress 的语气十分温柔。

    林云nodded ,these all are 小事,他未曾taking seriously 。

    “苦了你这child ,独自从Heavenly Martial Continent 走到这个地步,也无人相助。”森罗empress 摸了摸林云的脸颊,眼神中充满柔情。

    “不过作为他的dísciple ,确实也该如此。”

    “无论如何,日后森罗界便是你第二个家,所有人,都可听你调动。”

    说到这里,森罗empress 从她的storage ring 中,拿出了一枚令牌。

    乃是一种特殊的divine wood 所制造的。

    做工十分精妙。

    正面雕刻着「森罗之主」。

    “这是哀家的令牌,森罗界领土内的所有人,见令牌如见哀家。”森罗empress said with a smile 。

    听到这里,林云也算是明白。

    有了这块令牌。

    林云便可调动森罗界内所有powerhouse 。

    “还有,冥帝这人,你要小心些,多留个心眼。”

    “论起城府来说,冥帝不会输给轮回二人的。”

    森罗empress 语重心长的说道。

    像是一个长辈在嘱咐自己的后辈。

    “你和黄帝是不是有矛盾?”森罗empress 询问道。

    林云nodded 。

    森罗empress coldly snorted ,更是霸气无比。

    “没关系,when the time comes 你与他调解,如若他执意要对付你,你告诉我。”

    “花姨替你打到他服!”

    林云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这森罗empress 在自己面前,与在外人面前,完全是两副模样。

    森罗empress 示意林云坐下,让林云说起这几年所发生的事情。

    林云也讲了一些,并不会暴露自己身份的事情。

    到最后,森罗empress suddenly asked :“林云,你刚刚和太虚一战,出现的那种骷髅躯体,是不是通过某种能量实质化而成的?”

    “这便是你体内中存留的divine object ?”

    林云犹豫片刻,道:“是Master 当年留在我体内中的,可我不知是何物,花姨要看一看么?”

    林云认真地注视着森罗empress 。

    如果对方对Demon God 核晶有着非分之想,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林云也不担心!

    因为Demon God 核晶已经完全与自己fuse together 。

    森罗empress 也检查不出来。

    可是。

    森罗empress 的回答,恰恰是林云想要听到的。

    “不用。既然是他留给你的,肯定是很重要的。”森罗empress 一脸严肃的instructed 。

    “这件divine object ,能够提升你那么大的能量,非同小可。”

    “你要万分小心,也许冥帝会对它有非分之想。”

    如今在great hall 内推杯换盏的冥帝,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谁在骂本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