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Sacred King Chapter 324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雪满弓刀

  第3248章 Supreme Venerable

  Chaos Palace 。

  徐瑞原本正在闭目疗伤,却突然睁开双眼,complexion changed ,腾地一声站起身来,低shouted :“Junior Sister Chen ,Junior Brother Meng ,Junior Brother Pan ,有人来了!”

  陈千禾和孟石心神一震,纷纷走出草庐。

  潘牧早就等在草庐外面,看到徐瑞三人出来,连忙迎了上去,低声道:“应该是玄鼠门!”

  “来了多少人?”

  孟石连忙问道。

  徐瑞感知一番,神色凝重,道:“恐怕有数万之众。”

  听到这个数字,陈千禾、孟石两人都是心中一沉。

  这么大的动静,明显来者不善,这次Chaos Palace 恐怕难逃this tribulation !   “诸位same sect ,敌袭,警戒!”

  徐瑞长啸一声。

  Chaos Palace 的三千多人全部被惊醒,连忙出门,聚集在徐瑞四人的身边,惊疑不定的望着远方。

  此刻,众人已经能感知到地面传来的细微颤抖!

  每个人的心头,都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

  “Senior Brother Xu ,眼下这个形势,依我看来……”

  潘牧紧皱眉头,神色迟疑。

  “怎么?”

  徐瑞注意力放在不远处山峦上涌现出来的one after another 黑影,随口问了一句。

  潘牧叹道:“咱们不如降了吧。”

  这句话潘牧并未压制声音,在场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原本还有些嘈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

  徐瑞、孟石和陈千禾三人猛地转过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潘牧。

  “降了?”

  徐瑞压抑着心中怒火,双拳紧握,再度询问一遍。

  “你说什么!”

  孟石脾气更加火爆,loudly shouted 。

  潘牧倒退两步,摇头道:“Senior Brother Xu ,你心里也清楚,就算咱们坚持下去,又能如何?最终难逃败亡命运,Chaos Palace 这些人,最终能活下来几人?既然如此,又何必固执?”

  “降了玄鼠门,去当slave 吗!呸!”

  孟石唾骂一声。

  徐瑞extremely angry 反笑,道:“就算降了,Chaos Palace 这些人便能活下来?你不会不知道,我们草木一族,在这些势力的麾下都是什么命运。我们终其一生,都将被奴役驱使,毫无尊严,沦为工具,甚至是食物!”

  “我们的命,在他们眼中如同草芥,就算顺从,最终也难逃一死。”

  “hahahaha !”

  一阵尖锐的笑声传来,“你若不降,今日就得死!”

  笑声未落,七道silhouette 已经降临在Chaos Palace 上空,全部都是Venerable 。

  其中两位是凝道境三变Venerable ,三位均是二变Venerable ,两位是一变Venerable 。

  在七位Venerable 身后,还有数万大军赶来,卷起滚滚尘烟。

  徐瑞目光一扫,looked towards 潘牧,said solemnly :“Junior Brother Pan ,对面也不过是七位Venerable ,咱们四人联手,未必不能一战!”

  潘牧不断摇头,渐渐后退,道:“我们敌不过的。”

  “a wise man submits to circumstances 。”

  居中的玄鼠门sect master said with a smile :“这位Fellow Daoist Pan 早已归顺,是我玄鼠门的人了。”

  “你!”

  孟石怒目而视。

  陈千禾hearing this ,也是神色复杂,不敢相信。

  潘牧避开徐瑞三人的目光,低声道:“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也想要给你和大家争取这个机会。”

  “徐瑞,sect master 如今已经cultivation 到凝道境三变的Peak ,纵横华盖洲,同阶无敌,号称Supreme Venerable !”

  “别说你已负伤,就算你是Peak 状态,十个加在一起,也不是sect master 的对手。”

  “hehe 。”

  孟石冷笑:“东Southern Border 域有一百零八州,只是在华盖洲同阶无敌,便敢称Supreme Venerable ,真他妈的shameless !”

  孟石的奚落ruthless ,已经完全将生死置之度外。

  “sharp-tongued ,落到我家Husband 手中,定叫你生不如死!”

  玄鼠门sect master 旁边站着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轻叱一声,隔着老远,便能闻到她身上的脂粉气息,   “也好。”

  玄鼠门sect master 目光冰冷,道:“今日就让你看看Supreme Venerable 的手段!”

  话音未落,玄鼠门sect master 已经来到孟石身前,探出手掌,锋利的指甲弹出,闪烁着幽光,moved towards 孟石的top of the head 抓下去!   这位玄鼠门sect master 的movement speed 极快,双方差了两个small realm ,孟石根本反应不过来。

  “小心!”

  徐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孟石突然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力撞飞,余光瞥见,徐瑞站在他的位置上,反手一拳,替他接住玄鼠门sect master 的这一爪!   呲!   blood light 浮现。

  徐瑞deng deng deng 倒退几步,手背上鲜血淋漓,已经被玄鼠门sect master 抓伤。

  pu!   徐瑞脸色变幻,张口吐出一滩鲜血。

  只是一招,徐瑞便已负伤!

  他的伤势,本就没有recover completely ,如今更是雪上加霜。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玄鼠门sect master 嗤笑一声,随便甩了甩手掌,鼠眼中闪烁着不屑。

  “Senior Brother Xu !”

  陈千禾和孟石连忙来到徐瑞身边,将他挡在身后。

  “我没事……”

  徐瑞强笑一声,话没说完,突然感到一阵to have a dizzy ,身形晃动了下,差点瘫坐在地上。

  “你以为,我这一爪,这么容易接吗?”

  玄鼠门sect master 笑眯眯的问道。

  陈千禾看到徐瑞手背上的伤口,一片幽绿,散发着淡淡的腐臭气息,不禁惊呼出声:“有毒!”

  徐瑞也意识到这一点,心中已是绝望到极点,脸上却并未表露出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玄鼠门sect master 。

  他知道,双方确实差距太大了。

  就算他在peak state 下,也难以与玄鼠门sect master 抗衡。

  徐瑞环顾all around 。

  目光落在Chaos Palace 众人身上,看到一张张迷茫、惊恐、畏惧、怯弱的脸庞……

  想到自己身陨之后,陈千禾、孟石和Chaos Palace 仅剩的三千多人的命运,他不禁悲从中来。

  原本的混沌Holy Land ,今日竟沦落至此!   from now on ,混沌Holy Land 将永远的成为一个历史,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

  “你们还不降吗?”

  玄鼠门sect master 盛气凌人。

  “你杀了我吧!”

  陈千禾悲声道。

  “Heavenly Dao Samsara ,报应不爽!若上天有眼,让草木一族重新兴盛崛起,你们这些手中沾满鲜血的foreign clan ,必将遭到惩罚!”

  “hehehe !”

  玄鼠门sect master 尖笑一声,道:“几个将死之人,还想着草木一族的兴盛,东南这片疆域,早已不是草木生灵Sovereign !”

  孟石咬牙道:“怎么轮,也轮不到你这个鼠辈Sovereign 东南!”

  玄鼠门sect master sneered ,傲然道:“大的不说,至少此刻此地,我就是这里的Sovereign ,我说了算!”

  “倒也未必。”

  就在此时,旁边传来一道声音,不轻不重,语气平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