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Sacred King Chapter 324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雪满弓刀

  第3249章 他配称Supreme ?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位男子,black hair azure clothes ,面目delicate and pretty ,身上带着些scholarly aura 。

  “en? ”

  玄鼠门sect master divine consciousness 一扫。

  凝道境third transformation !

  Chaos Palace 什么时候,多出这么一个人?

  玄鼠门sect master looked towards 身旁的潘牧。

  潘牧此刻也是满脸茫然,不知此人何时来的,只是觉得看着有些眼熟,一时间却又想does not raise.

  陈千禾也subconsciously 的回头望去,看见来人,不禁愣了一下。

  “这人……”

  陈千禾只觉得来人好生熟悉,虽然没了胡须,满头black hair ,但那一袭azure robe ,清澈明亮的双眼……

  这怎么可能?

  那个人明明阳寿无多,而且,半天前还是凝道境first transformation 。

  “你有意见?”

  玄鼠门sect master eyebrow raised ,鼠眼中透露着一丝凶光,似乎随时都要暴起杀人!   凝道境三变的Venerable ,死在他手中的不知凡几。

  这个azure clothed man ,他根本没放在眼中。

  “意见谈不上。”

  Su Zimo 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徐瑞三人身边,看了一眼徐瑞手背上的伤口。

  徐瑞的伤势不重,但所中之毒却极为厉害,已经顺着徐瑞的手掌,不断蔓延扩散,达到肩膀的位置。

  徐瑞的bloodline 根本压制不住。

  若是继续扩散下去,入侵心脏sea of consciousness ,便是他殒命之时!   此时的徐瑞,意识已经有些模糊。

  Su Zimo 看都没看玄鼠门sect master 一眼,indifferently said :“只是跟你说件事,此地此刻,这里我说了算。”

  这句话,刚刚出自玄鼠门sect master 之口,只是如今换了人。

  话音未落,Su Zimo 突然出手,指尖迸发出一道green glow ,点在徐瑞的身上,手臂上。

  “你干什么!”

  孟石吓了一跳,没等他反应过来,Su Zimo 已经施法完毕。

  徐瑞浑身一震,孟石原本搀扶着他,此刻明显感觉身边的徐瑞生机陡增,脸庞上的死气也逐渐消散!

  就连原本扩散到徐瑞手臂上的剧毒,此刻都在迅速败退,幽绿的毒液顺着手背上的伤口,缓缓滴落,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生生从体内挤了出来!   那玄鼠门指甲上的毒虽然厉害,却也远远比不过Su Zimo 以Azure Lotus True Body 释放出的莲生指。

  不止如此,涌入到徐瑞体内的生机,还顺便将徐瑞之前的内伤隐疾,顺便修复治愈。

  徐瑞的状态,变得越来越好,甚至能自己站着,不必孟石在旁边搀扶。

  这番变化之快,也只发生在Su Zimo 刚刚这一句话之间。

  别说是陈千禾、孟石两人,就连玄鼠门sect master 都frowned ,心中升起一丝忌惮。

  刚要出手的心思,暂时压了下去。

  这人气度不凡,如此从容镇定,看上去deep and unmeasurable ,莫不是有什么大的来头?   华盖洲的势力众多,盘根错节,保不齐这个人的背后,有什么靠山。

  若是因此得罪某个二等势力,倒有些得不偿失。

  “你是fellow daoist Su ?”

  陈千禾一直盯着Su Zimo 看,忍了半天,还是试探着问了出来。

  Su Zimo 笑着nodded 。

  “真的是你?”

  即便得到Su Zimo 肯定的答复,陈千禾还是不敢相信。

  毕竟半天前还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迟暮老人,如今变成这么一个眉清目秀的书生,而且cultivation base 连续breakthrough two realm ,这完全打破了她的认知。

  孟石也是瞪大眼珠,难以置信的看着Su Zimo ,满脸震撼,一时间speechless 。

  “我想起来了!”

  就在此时,一旁的潘牧突然说道:“这个人是徐瑞他们带回来的ascender ,刚回来的时候life essence 所剩无几,现在竟恢复了!”

  ascender !   听到这三个字,玄鼠门sect master 心中一轻,反倒relieved 。

  “倒是我过于谨慎了。”

  玄鼠门sect master 暗自摇头。

  即是ascender ,初来乍到,自然没有什么靠山背景。

  “ascender ,hehe ……”

  玄鼠门sect master 轻笑一声,幽幽的说道:“你刚刚飞升,不知Great Thousand Worlds 的凶险,想多管闲事,倒也有情可原。”

  “我给你个机会,立刻submit to me ,敢说半个不字,我便杀了你!”

  陈千禾连忙divine consciousness sound transmission 道:“fellow daoist Su ,你快些逃吧,不要管我们。”

  “没事,正要找人试试手。”

  Su Zimo indifferently smiled ,挡在徐瑞三人身前。

  “你,你可要小心啊,他号称Supreme Venerable !”

  原本说话带刺的孟石,此时都subconsciously 的替Su Zimo 担心,出声提醒。

  “haha 。”

  Su Zimo laughed heartily ,道:“在我面前,他也配称Supreme ?”

  在场众人都不知道Su Zimo 的底细,听到这句话,不禁都在心底暗道一声狂妄。

  Shua!   眼前silhouette 晃动。

  玄鼠门sect master 已经出手。

  速度movement method 依旧快到极点,而且this time 出手极为突然,根本没打招呼,在Su Zimo 说话之间,玄鼠门sect master 便已杀到近前!   Su Zimo 身形微微晃动,脚步轻移,险之又险的避开玄鼠门sect master 的攻势。

  双方身形交错,Su Zimo 催动primordial spirit ,手指捏动法印,moved towards 玄鼠门sect master 打出一道禁术。

  岁月之禁!

  玄鼠门sect master 愣了一下。

  陈千禾、孟石众人也都看得目瞪口呆。

  岁月之禁降临在玄鼠门sect master 的身上,没有任何效果,甚至没能对其削减一丁点的life essence 。

  “hahahaha !”

  周围突然响起一阵哄笑。

  那位艳妆女子笑得花枝乱颤,指着Su Zimo 道:“果然是ascender ,蠢得可爱,居然释放一道禁术来对付Venerable 。”

  Su Zimo 面无表情,又接连释放出两道禁术。

  两道禁术落在玄鼠门sect master 的身上,都没能对他造成太大影响。

  孟石lightly coughed ,看得一阵尴尬。

  陈千禾也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提醒道:“fellow daoist Su ,禁术只是刚刚触及Dao’ 的层次,对凝道境三变的Venerable ,伤害微乎其微。”

  Su Zimo nodded ,心中恍然。

  在Intermediate Thousand Worlds ,他面对的hell 之主等Great Emperor expert ,由于Heaven and Earth Rule 限制,realm 最多equivalent to 凝道境first transformation 。

  所以,他爆发出九大禁术,才能堪堪与之一战。

  而经历凝道境二变,三变,血肉primordial spirit 蜕变之后,禁术的力量,就很难再伤害到玄鼠门sect master 这类expert 。

  对于道而言,禁术的力量低了半个层级。

  除非,这些禁术也都通通领悟到Dao’ 的层次。

  只不过,这并不现实。

  三千Grand Dao 随便一道,都足够cultivator comprehend 一生,又怎会有精力和时间去comprehend 其他Grand Dao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