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Sacred King Chapter 325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雪满弓刀

  第3250章 一戳就死

  看着Su Zimo 和玄鼠门sect master 两人的交手,有人嘲笑,有人着急。

  Su Zimo 却始终神色淡然,心态平和。

  他刚刚跟陈千禾说得并非是玩笑话。

  他真的想要找个人试试手。

  曾经在Intermediate Thousand Worlds ,虽然与众位Lord of the Celestial Court 大战过,但由于Heaven and Earth Rule 限制,并不能完全发挥出Venerable Level 别的battle strength 。

  Su Zimo 刚刚飞升,并不熟悉Venerable 的battle method ,所以才有方才试探的举动。

  玄鼠门sect master 再度出手,又被Su Zimo 闪身躲过。

  Su Zimo 一边避开玄鼠门sect master 的攻势,一边感悟凝道境带来的变化。

  如果说,禁术的力量,对凝道境Venerable 影响不大。

  这也意味着,他曾经的诸多手段,像是斗战古今这些提升battle strength 的secret techniques ,will not 有什么作用了。

  Su Zimo 当下释放出斗战古今,岁月长河虽然在身后浮现出来,但也无法削减他的life essence 。

  他的battle strength ,也没有任何提升。

  果不其然。

  禁术的力量,无法影响Dao’ 的realm 。

  如此说来,Venerable 之间的战斗,倒没有太多花哨,也没有众多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divine ability 禁术的展现。

  更多比拼的是fleshly body 、bloodline 、primordial spirit ,magical treasure 和融合道印的一方world 。

  Su Zimo 转念一想,也就释然。

  cultivation 到这个层次,dao law 早已融入自身world ,battle method 趋近于简单,反倒与Grand Dao 至简,Return to the Natural State 的道理相合。

  Su Zimo 一边comprehend 着凝道境的变化,一边躲闪。

  在旁人看来,自然是Su Zimo 完全落入下风,被玄鼠门sect master 压制,毫无还手之力。

  孟石frowned :“这位fellow daoist Su 的movement method 确实不错,但他毕竟是Human Race ,fleshly body and bloodline 普通,不敢与玄鼠门sect master 对抗。”

  “若是他有Venerable spiritual treasure 就好了。”

  陈千禾softly muttered 道。

  可她心中清楚,Su Zimo 刚刚飞升,根本来不及refining Venerable spiritual treasure 。

  而她身上虽有Venerable spiritual treasure ,却是自己的life source spiritual treasure ,就算借给Su Zimo ,也难以发挥出太大的作用。

  此时,徐瑞身上余毒尽除,伤势也恢复得bits and pieces ,看到战场上追逐的two figures ,不禁轻咦一声。

  “Senior Brother Xu ,怎么了?”

  陈千禾心系Su Zimo 安危,连忙问道。

  徐瑞realm 更高,看得也比旁人更加清楚一些,said solemnly :“这位fellow daoist Su 似乎有所保留,未发全力。”

  “我看你还能躲到什么时候!”

  玄鼠门sect master attack for a long time without any success ,突然厉喝一声,bloodline 涌动,撑起一方world ,moved towards Su Zimo 镇压过来。

  可供Su Zimo 躲闪的空间,顿时被挤压得所剩无几!   Su Zimo 大半的心思,都放在comprehend 凝道境的战斗变化上,始终低头沉思,完全是凭借着本能在躲避玄鼠门sect master 的攻势。

  此刻,感知到周围空间的压迫,Su Zimo 才略微恍然,抬头looked towards 对面的玄鼠门sect master 。

  两人目光对视,玄鼠门sect master 心里便咯噔一声!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这场战斗中,他感受到的压力。

  从始至终,对面这个azure clothed man ,都没看过他一眼。

  但他却连对方的衣角都碰不到!   直到刚刚,这个azure clothed man 抬头,看他一眼的瞬间,玄鼠门sect master 突然感到一阵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心底升起一股寒气!   next moment ,Su Zimo 出手。

  没有任何divine abilities and secret techniques ,也没有再释放出什么禁术,只是向前一步,两指并拢如剑,刺向玄鼠门sect master 的眉心!   这一下,简单到了极点。

  玄鼠门sect master 看到这一幕,神色凝重,突然从storage bag 中took out 一柄长刀,moved towards Su Zimo 的手掌斩落下去!

  “小心!”

  陈千禾忍不住cried out in surprise 。

  “这人没有撑起一方world ,有些托大了!”

  就连徐瑞都心里一沉。

  双方距离极尽,再想要撑起一方world ,恐怕也来不及。

  面对玄鼠门sect master 的反击,Su Zimo 根本没有躲闪,甚至都没有改变姿势,仍是并拢剑指,向前直刺!

  “courting death !”

  玄鼠门sect master coldly snorted ,鼠眼中终于闪现出一丝兴奋的rays of light 。

  他的身后,凝聚着一方world ,手中的Venerable spiritual treasure 又有道印加持,moved towards Su Zimo 的方向全力挥斩下去!

  长刀带着一股惨烈的bloody qi 划破,几乎要斩在Su Zimo 的脑袋上时,却突然顿住!

  不光是这柄长刀,就连玄鼠门sect master ,周围一众围观的cultivator ,也都愣在当场,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刹那间,仿佛Space-Time Stop 。

  那柄长刀,竟被Su Zimo 的两指夹住,一动不能动!

  pa!   陡然!

  战场上传来一声脆响。

  众目睽睽之下,这柄长刀断成两截!

  断口处,正是Su Zimo 两指所在的位置!

  这……

  一件Venerable spiritual treasure ,竟被这个azure clothed man 以血肉之躯,以两根手指夹断!   Su Zimo 的剑指,长驱直入,继续刺向玄鼠门sect master 的眉心。

  玄鼠门sect master turned pale in fright ,来不及多想,连忙催动一方world ,挡在身前。

  刺啦!

  像是布帛被撕裂的声响。

  玄鼠门sect master 的world ,被Su Zimo 的剑指从中斩成两半!

  他的一方world 再强,也挡不住Su Zimo 的fleshly body 。

  融合karmic fire 红莲的Azure Lotus True Body ,就算不动用bloodline 的前提下,光是fleshly body 之力,便足以横推同阶强敌!

  “救我!”

  玄鼠门sect master 脸色煞白,大声惊呼。

  这两个字才刚刚说完,Su Zimo 的剑指已经刺到近前,剑指上的锋芒,甚至已经将他的眉心刺破!   任凭玄鼠门sect master 如何躲闪,这个剑指,都始终在他的眼前!   “住手!”

  “尔敢!”

  周围传来一阵呵斥。

  那位艳妆女子和其他五位玄鼠门Venerable 纷纷撑起一方时间,took out Venerable spiritual treasure ,准备联手上前,将Su Zimo 阻拦下来。

  Pu chi!

  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玄鼠门这几位Venerable 呼喊声还未落下,玄鼠门sect master 的眉心,浮现出一个血洞,已经被洞穿!   扑通一声。

  玄鼠门sect master primordial spirit 寂灭,尸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已经没了生机!

  死了。

  这位自称Supreme Venerable 的玄鼠门sect master ,被两根手指戳死了!

  在场众人全都看傻了眼。

  众位Venerable cultivation 至今,与同阶强敌不知经历过多少战斗,可也从未见到过这种battle method 。

  Su Zimo 手指轻弹,甩下指尖上的血珠,indifferently said :“这种水平也称Supreme ,所谓的Supreme ,未免too weak 些。”

  玄鼠门剩下的六位Venerable 刚刚掏出各自兵器,撑起一方world ,听到这句话,都是look pale ,愣是吓得一动不敢动!

   今天四更。最近一直在重新整理大千的大纲,来来回回修改删减了一些设定和情节,让大家久等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