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算账?你也配?”

Li Wuyou 站在高空之上,冷冷的看着下方的镇南王,声音冷冽阴沉。

“咱家杀你全家,是你having only oneself to blame 。”

“难道你不知道?”

“身为镇南王,享Imperial Court 俸禄荣耀,自当为我大周永镇西南,护大周安康,护天下百姓安宁。”

“而你呢?”

“竟然割地而踞,不听Imperial Court 命令,如今更是公然举兵造反。”

“无论是滇南之地,还是江南之地,都因为你的野心,导致loss of life ,百姓上万惨重!”

“你狼子野心,祸害大周至此,你说,你该不该家破人亡,断子绝孙?”

“你害的我Yun Prefecture 城多少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你说,你该不该被屠戮全家?”

“你让这Yun Prefecture 的百姓们说说,该不该,让你生不如死?”

“啊?”

Li Wuyou 的声音,在True Qi 的催动之下,滚滚如雷。

在整个Yun Prefecture 城的上空炸响。

然后grandiose 的呼啸而出,最终落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所有的人,尤其是那些Yun Prefecture 城的百姓们耳中。

声浪whistled past 。

所有人,都是抬起了头。

他们看着那道站在苍穹之上的silhouette ,看着那个正在傲然而立,数落着镇南王的男人,脸上的神色变的格外炙热。

甚至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疯狂。

是啊!

那个人说的没有错。

镇南王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害了这么多的百姓,他已经是罪大恶极。

他已经是该死。

他的全家,该杀,单单杀了他们,也根本不够解众人的心头只恨。

要知道,他屠城的命令,可是害的整个Yun Prefecture 城都变成了一片血海,无数的人都生死两隔。

这样的镇南王,就是十恶不赦。

罄竹难书。

该杀的他十族都不得超生。

Li Wuyou 的话,让所有的人都有了一些共鸣。

一时间,所有人都对镇南王更加的恨之入骨,当然,对这个孤身一人来到Yun Prefecture 城的Li Wuyou ,则是多了几分感激。

这个人,就是来拯救大家的。

“阉贼。”

Li Wuyou 的话,自然也是引起了镇南王的愤怒,但是,此时此刻的镇南王,已经是不在乎了。

他已经是被仇恨冲击的失去了理智。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

他只想杀掉Li Wuyou ,杀掉这个害的自己生不如死的男人。

“我不想和你废话。”

“等我抓到你,让你尝尝这些生不如死的滋味,再来和你讨论。”

镇南王took a deep breath ,然后,对着身后的镇南军挥动了手臂。

武!武!武!

镇南军,也是一个训练有素军队,随着镇南王的话音落下,这早就严阵以待的镇南军,包括他们的将领们,也是开始迅速的有所行动了。

crash-bang !

crash-bang !

一阵阵的马蹄声传出,这些镇守在Yun Prefecture 城all around 的镇南军,开始飞快的按照早就准备好的阵型行动起来。

他们马蹄声轰动如雷,浩荡如山河奔涌。

几乎就是一瞬间,便是形成了一道四方形的方阵。

将整个Yun Prefecture 城迅速的包围在了中间。

而在Yun Prefecture 城之内的那些镇南军的将领们,则也是迅速行动了起来。

他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十字。

将整个Yun Prefecture 城给从中间分割了开来。

然后和Yun Prefecture 城外的那些四方Formation ,形成了内外的呼应。

镇南军的将士们,这般行动的时候。

Li Wuyou 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依旧是站在这苍穹之上。

他目光平静,脸色淡然,看起来毫无表情。

好像根本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眼中。

确实。

他也没有将镇南军放在眼中。

以他如今的这些实力,足以横扫如今的镇南军,即便是对方有类似于鲁班族的破气箭,也是没有用的。

Li Wuyou 真正的依仗,又不是身上的这些True Qi 。

也不是这具fleshy body 原本的实力。

而是他现在的,属于他自己的,修练出来的fleshy body Vajra 。

Vajra 2nd layer 。

彻底吸收了金血蛮牛的能量和Divine Soul 之后,他的fleshy body ,已经达到了一个寻常人unimaginable 的地步。

两万斤的力量。

光是靠着fleshy body 的拳头,都足以把镇南王打死在这city wall 之上。

不过,他并没有着急。

Li Wuyou 过来,杀镇南王根本不是主要的目的,他most important 的目的,是演戏。

让整个Yun Prefecture 城的百姓,看到,自己为了救他们,孤身一人,和整个镇南军作战。

不惧生死。

这是他suffer untold hardships 营造的局面。

然后,就可以给自己争取整个Yun Prefecture 城的百姓的认可。

最后获得这里的汽运。

而随着整件事的影响逐渐扩大,最终还能够获得将近整个江南,还有滇南区域的百姓的认可。

这是Li Wuyou 的真正目的。

所以,Li Wuyou simply 没有提前行动。

他在等对方先出手。

嘎吱!

嘎吱!

随着镇南军的行动结束,Li Wuyou 终于是感受到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气息的变化。

在那辽阔的大地之上,一阵阵的气息翻滚起来。

好像是有风暴席卷。

这些气息,是从这些镇南军将士的身上传出来的,好像是凶猛的murderous aura ,也好像是冷冽的怒气,更有一些豪迈。

随着他们的气息逐渐汇聚,镇南军们早就准备好的那些个带着破气箭的hundred zhang 弓弩,也是开始陆续的转动了起来。

然后迅速的对准了在天空之上的Li Wuyou 。

破气箭。

能够穿透True Qi 的攻击。

它们对准Li Wuyou 的那一刻,几乎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些恐惧。

那是一种几乎要承受不住的恐惧。

还有浓烈的oppression 。

那种感觉,甚至让this world 都变的格外的压抑,甚至颤抖了起来。

寒风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飞掠而过。

好像让所有的人都觉的遍体生寒。

“放!”

city wall 之上的镇南王,目光冷冽无比,脸色阴沉。

他猛地一挥手,下达了指令。

砰!砰!砰!

one after another 低沉的弓弦炸裂声传出来,然后,那些在大地之上的hundred zhang 弓弩之上,便是射出了无数道德破气箭。

one after another 的弓箭,几乎是形成了一道densely packed 的雨幕。

瞬间,就将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给遮掩了。

甚至连那光线都是变的黯淡了下来。

“我要你生不如死!”

镇南王站在city wall 之上,看着那正在逐渐被破气箭包裹的Li Wuyou ,脸上的神色更加的狰狞。

甚至是恐怖。

他知道,in this world 是有Martial Artist 的,是有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Martial Artist 的。

必如Vajra realm 。

所以,他一直都有所准备。

他不会让一个Martial Artist ,成为威胁自己的存在。

所以他找到了鲁班族的传人,并且命令他们为自己打造了最为强横的破气箭。

能够附着在hundred zhang 弓弩之上,然后射穿Vajra realm 的人。

射穿他们的True Qi 。

也射穿他们的身体!

镇南王,对自己的破气箭还有百张弩,有着绝对的信心。

因为他曾经就借助这个破气箭还有Formation ,杀死了一个想要刺杀自己的Vajra realm expert 。

那个人是大内expert 。

是当初先帝临死之前派来的。

那个大内expert 的目的,就是刺杀自己。

但是,在刺杀的过程中,却是被镇南军的破气箭和百张弩给阻拦了下来。

镇南王当年亲眼看到了那个过程。

在ordinary person 眼中近乎无敌,equivalent to Divine Immortal 般的Vajra realm expert ,在镇南军的破气箭还有hundred zhang 弓弩前,simply 是无能为力。

他依仗的True Qi ,毫无作用。

那个assassin ,甚至都没有进入镇Southern King Palace ,只是到了城外,就再也没有更进一步。

被forcibly 的留在了那里。

无法寸进。

然后,被自己的镇南军和破气箭,forcibly 的消耗死了在那里。

镇南王亲眼看着那个assassin ,被破气箭洞穿了。

永远留在了那里。

甚至,他当初还把这个assassin 的人头,送去了imperial city 。

给自己的侄子。

也就是如今的皇帝,看了看。

算是威胁。

也算是给自己立威。

也就是那件事情之后,梅常朽再也没有找过镇Southern King Palace 的麻烦。

因为梅常朽也知道,Vajra realm powerhouse ,都没有给镇南王造成任何威胁。

所以,他梅常朽也不行。

如今梅常朽竟然又过来了?

这就是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了!

bang!

镇南王心里冷笑的时候,那无数的弓箭,已经是来到了Li Wuyou 的面前。

然后,moved towards 他的身体之内爆射而去。

那阴色的弓箭,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闪烁着格外明亮的色彩。

好像是要刺穿了Heaven and Earth 一般。

无法形容。

“陪你演戏吧!”

感受着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那些锋锐,Li Wuyou 脸上的笑意依旧浓郁,甚至是不屑。

他自言自语的laughed ,然后扭动了一下脖颈,并将自身的True Qi 彻底的催动了起来。

bang!

无数的劲气呼啸而起,在他的周身形成了一团格外浓郁的black 屏障。

然后,他携带着这些屏障,然后就moved towards 这些弩箭迎接了过去。

puff puff puff !

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Li Wuyou 和这些弩箭碰撞在了一起。

正如镇南王所估计的。

所有的弩箭,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直接射穿了Li Wuyou 的True Qi 屏障。

然后,没入了进去。

“呵……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镇南王看着这一幕,脸上的冷笑更浓。

既然True Qi 阻挡不住,那以Li Wuyou 的fleshy body ,也是阻挡不住了。

而相对于镇南王的冷笑,那Yun Prefecture 城里的百姓们,则是紧张的不行。

他们担心Li Wuyou 。

担心这个拼了性命来拯救他们的男人!

puff puff puff !

就在人们都紧张无比的时候,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也是传来了一阵低沉的闷响。

人们纷纷lifts the head 看过去。

Li Wuyou 周身的那些black 屏障,似乎是受到了影响,然后迅速的变的稀薄了起来。

crash-bang !

crash-bang !

所有的black 屏障,瞬间的功夫就disappeared ,露出了Li Wuyou 的that silhouette 。

此时此刻,他依旧是骄傲的悬浮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但是,他身上的情况却是十分的不妙。

他的胸口,他的肩膀,还有他的手臂上,腿上,都插着弓箭。

这些弓箭似乎是洞穿了他的身体。

锋锐的箭尖反射着阳光。

阴色之中,带着森然。

而那些鲜血则是慢慢的从Li Wuyou 的身上滴落了下来,显得格外的凄凉。

“他……没事吧?”

“中了that many 的弓箭?”

Yun Prefecture 城的百姓们,看着被射成了刺猬一样的Li Wuyou ,脸上的神色都是变的惊恐无比。

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他们原本以为,Li Wuyou 出现再这里,是能够拯救他们的。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

镇南军竟然这么强横。

直接将这个男人,用弓箭就给阻挡了下来,甚至洞穿了。

Li Wuyou ,好像也支撑不住了。

人们的眼睛有些发红,心里充满了悲凉。

他们的命运,似乎是没有办法改变了。

还是要等待着被屠戮的下场。

“name shakes the whole world 的Eastern Yard 督主,竟然连我镇南军的一波破气箭都挡不住?这实在是让人有些失望啊!”

镇南王看着天空之上,那被射的乱七八糟的Li Wuyou 一眼,脸上的不屑之意也是更浓。

而那眼瞳之中,则是多出了几分阴森和恐怖。

这个情况,和他所预料的一点都不差。

这个人,Vajra realm !

挡不住自己的破气箭。

那么,他就也威胁不到自己,只有dead end !

“今日,就让你知道,Martial Artist ,即便是Vajra realm 的powerhouse ,在我镇南军面前,也是无能为力的!”

“我要让你尝尝,Myriad Arrows Piercing Heart 的滋味!”

镇南王sneered ,再度对着身后的镇南军挥动了手臂。

crash-bang !

crash-bang !

又是有着一轮破气箭迅速的从弓弩之中射了出来,他们的速度极快,一眨眼,便是再一次出现在了Li Wuyou 的面前。

而这一批的破气箭,则是在箭尾的位置,带着无数的锁链。

这些锁链,都是细小的锁链。

看起来并unremarkable 。

但是,所有的锁链身上,都附着着一种奇怪的阴色,这些阴色,和破气箭上的silver i相同。

这是一种能够抵抗True Qi 的物质!

以这种阴色所覆盖的锁链,哪怕是再细,will not 被True Qi 所影响。

也就是说,专门能够克制Vajra 和Grandmaster realm 的expert 。

镇南王,是要用这些锁链和破气箭,将Li Wuyou 给控制住,然后将他forcibly 的折磨致死。

pu! pu! pu!

眨眼之间,无数的弩箭,又一次射在了Li Wuyou 的all around 。

他们交叉,或者射在Li Wuyou 的身上!

然后,那些锁链上闪烁过了一丝阴色的光晕,则是将Li Wuyou 给控制了起来。

“你完蛋了!”

镇南王冷笑出声。

他说话的时候,用力的握紧了拳头,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狰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