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oh la la !

无数的锁链,随着镇南王的那一句死定了,迅速的被收紧,然后,那些分散在all around 的镇南军将士们,纷纷将绳索挂在了早就准备好的绞轮上。

这些绞轮,就和井边打水的轱辘一样。

只不过是扩大了无数倍而已。

而且在很多关键的部位,都是用steel essence 打造的。

很难被破坏掉。

当锁链被缠绕在上面之后,士兵没迅速的扭动了绞轮的把手。

嘎吱!

嘎吱!

随着一阵剧烈的扭动,所有的绞轮都是在immediately 转动了起来。

随着这些轮子的转动,那些缠绕在上面的锁链,开始迅速的被收紧,然后又迅速的缠绕在绞轮上。

Li Wuyou 和绞轮之间的锁链,迅速的被勒紧,然后又开始强行拽着Li Wuyou moved towards 那city wall 之下掠去。

此时此刻的Li Wuyou 。

悬浮在天空之上。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钱牵扯着的风筝,或者是木偶人。

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被forcibly 的拖拽着,moved towards 下方降落。

而在他的下方,那无数的镇南军骑兵,已经是开始飞快的行动了起来。

他们从Yun Prefecture 城的两侧,开始moved towards 中间飞快的逼近,靠拢。

目的就是要将Li Wuyou 给困在骑兵人海之中。

这种方式,是镇南军屠杀true expert 的时候,最常用的方式。

无论是什么级别的expert ,都impossible 是能够永远的打下去的。

所以,这些骑兵就是为了消耗他。

一直将Li Wuyou 的气力消耗到完。

而那些锁链,则是为了束缚Li Wuyou ,让他没有机会逃走。

永远都没有机会离开。

只能在这里,慢慢的被弄死。

“督主……”

“他还行吗?”

“他是不是要被镇南军的人给杀死了啊?”

天空上出现了这些情形,那城中的百姓们,脸上都是露出了浓浓的担忧。

还有紧张。

Li Wuyou 毕竟是为了救他们而来的,为了拯救Yun Prefecture 城而来的。

此时此刻,Li Wuyou 陷入了这种情况,他们自然会担心。

而同时,他们也担心自己。

如果Li Wuyou 真的死在了city wall 之上,那也就是代表着,Yun Prefecture 城的人们,更加的没有机会了。

屠城将会继续。

而他们恐怕连一点机会will not 有了。

Li Wuyou 代表着的,也是他们的希望。

他们不想错过任何希望。

这种担心,也就更加的明显了。

hong long!

所有人都在担心的时候,Li Wuyou 已经是被那些绳索牵制着,从天空之上坠落了下来。

他重重的砸在了那city wall 之上。

巨大的impact ,直接将这city wall 的边缘给砸出了一个窟窿。

无数的碎石砖瓦碎裂飞溅。

而同时,Li Wuyou 也是又似乎失去了控制,重重的坠落在了地上。

又是将地面砸出了一个窟窿。

“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镇南王就站在city wall 的边缘,他看到Li Wuyou 被拽了下来,也看到Li Wuyou 正在被自己镇南军的重甲骑兵飞快的包围。

所以,他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

这些骑兵足以形成一片钢铁洪流,将Li Wuyou forcibly 的耗死在里面。

杀!杀!杀!

镇南王冷笑连连的时候,那些重甲骑兵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他们不断的moved towards Li Wuyou 所坠落的位置冲击。

然后,似乎要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

那些锁链,则是依旧留在Li Wuyou 的身上,那些绞轮,则是停止了转动。

因为,它们已经形成了它们的作用。

将Li Wuyou 给拉下了地面。

也困在了这city wall 处。

“杀!杀!杀!”

转眼之间,黑压压的一片骑兵,已经是彻底的来到了Li Wuyou 的面前,然后,随着一道低沉如龙的咆哮声,一众人,已经是像是真正移动的洪流一般,moved towards Li Wuyou 所在的方向呼啸而去。

他们,试图用以往的办法,用这些骑兵的重甲,将Li Wuyou forcibly 的碾压成肉泥。

oh la la !

就在那无数的骑兵,即将来到Li Wuyou 的面前的时候,他从这地上站了起来。

一股子无形的气浪,从他的身上扩散了出去。

这地面上,被气浪震荡的灰尘飞舞。

甚至地面上和city wall 上,又都是被震荡出了一些裂缝。

像是spider web 一般moved towards 外面蔓延。

看起来显得格外的狰狞。

而Li Wuyou ,也是lifts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了那些正在呼啸而来的骑兵们。

对方确实呼啸如龙。

确实能够给人带来一些强大的oppression 。

但是,这些感觉对于Li Wuyou 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在意的。

如此强大的骑兵,在他眼中,根本也就not worth mentioning 而已。

因为他有着incomparable 的Vajra fleshy body 。

Li Wuyou 有着绝对的自信。

哪怕是Li Wuyou 站在这里,motionless ,也能够单纯的用自己的fleshy body 抵抗住这些攻击。

毕竟,他的fleshy body 已经达到了一种,无坚不催的地步。

trifling 一些骑兵践踏,simply 没有任何的用。

“时间,也应该已经差不多了。”

看着那如同mountain cry out and sea howl 一般,moved towards 自己汹涌而来的骑兵潮,Li Wuyou 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冷冽。

他扭动了一下脖颈,又扭头looked towards 了城内。

他的视线,是被city wall 给遮挡着,但是他的Divine Soul ,却是能够从city wall 之间穿透过去。

所以,他是能够看到城内的那些百姓的情况的。

尤其是这些人脸上的情况。

Li Wuyou 能够看到,他们都很担心,都很紧张,他们的情绪似乎都已经被紧绷到了极点。

既然如此的话。

Li Wuyou 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之前演戏的效果,也已经彰显出来了。

接下来。

就该杀青了!

“来吧,镇南王,咱家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绝望!”

Li Wuyou 舔了舔嘴唇,然后,伸手,抓住了肩膀上的那些锁链。

这上面涂抹着和破气箭一样的材料。

能够抵抗True Qi 。

也能够防止True Qi 的侵蚀。

对于很多Vajra realm 的expert 来说,这东西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这也是镇南王觉的不怕Li Wuyou 的底气所在。

不过,现在,他的底气,要被打破了。

oh la la !

Li Wuyou 抓住了所有的锁链,然后,扭头看了一眼那些正在呼啸而来的骑兵们,然后,冷笑出声。

oh la la !

他就这么简单的一伸手,就直接将这些锁链都给从身上给扯断了下来。

没有任何的僵持。

因为,他没有动用True Qi ,而是用的自己身上的fleshly body strength 。

至于那些之前射入了他体内的破气箭。

更是简单。

砰!砰!砰!

Li Wuyou 身上的肌肉猛地紧绷,然后就是将这些破气箭直接从身体之上给震的倒飞了出去。

所有的破气箭,直接都是碎裂开来。

有的甚至直接被Li Wuyou 给碾压成了powder 。

这就是纯粹的fleshly body strength 。

和True Qi 无关。

呼!

Li Wuyou 完成了自己的事情,身上顿时觉的轻松无比。

然后,他略微的活动了一下筋骨。

那种舒畅的感觉,就是又重新回来了。

他的眼睛里,闪烁过了一种掩饰不住的森然。

还有骄傲。

oh la la !

也就是这个时候,第一队骑兵冲到了Li Wuyou 的面前。

这些骑兵的战马身上,都披着厚厚的铠甲。

black 的铠甲,在阳光下闪烁着格外厚重和坚实的光。

这是铁线甲。

是镇南王请了鲁班族的能工巧匠设计的。

虽然不是很重,但是,它的defensive ability 相当的强横。

即便是刀枪砍在了上面,刺在了上面,will not 破坏分毫。

而撞击的时候,他们的力量则是更加的强横。

因为他们身上被吐沫了一些奇怪的材料。

能够吸收一些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气息。

能够在撞击的瞬间,爆发出来。

这东西,也是具有相当大的destructive power 还有威慑力。

同样是镇南军的一个巨大依仗。

neighing !

一眨眼的功夫,第一队骑兵已经全部来到了Li Wuyou 的面前,然后距离Li Wuyou 最近的那名骑兵,直接将自己的战马催动。

昂首挺胸,moved towards Li Wuyou 的身子撞击了过去。

这名骑兵的眼睛里,闪烁出了浓浓的冷笑,还有一种近乎疯狂的不屑。

Vajra realm powerhouse 。

又是大周朝一等一的Eastern Yard 督主。

杀这种人,能够给他带来极大的满足感。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砰!

就在这名将领的期待之下,骑兵战马带着浩然千钧的力量,重重的落在了Li Wuyou 的身上。

然后,将领笑了。

他以为Li Wuyou 已经是被撞烂了。

但是,next moment ,他的脸色又变了。

因为这匹战马simply 没有撞击在Li Wuyou 的身上,而是撞击在了Li Wuyou 的胳膊上。

如此猛烈的撞击。

大概有千斤的力量。

Li Wuyou 竟然丝毫都没有动静?

没有损伤。

没有摇晃。

甚至,就这么用手给挡住了这个骑兵战马。

然后,一切好像是陷入了慢动作。

停止了下来。

“你……”

这名骑兵将领,感觉到了一种极大的危险,甚至是恐惧。

那种恐惧同时还伴随着无力感。

这个人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竟然能单手将自己的骑兵战马,佩戴了重甲的战马给拦住?

而且,更主要的是,这个家伙不是刚刚被破气箭给伤了吗?

他应该是没有多少反抗之力的啊?

怎么回事?

“hmph ,你们的攻击,都是无用之功。”

Li Wuyou 看到了这名将领的苍白脸色,也看到了他的惊恐。

Li Wuyou laughed 。

手上开始发力。

oh la la !

他猛地握紧了双拳,然后,就这样将这个骑兵和战马,一起给抓了起来。

无数的力量劲气,从他的手臂上扩散,然后萦绕。

骑兵和战马都是被包裹了起来。

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甚至都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骑兵长大嘴巴,尖叫着,战马neighing 的惨叫着。

一切都好像陷入了停止。

然后,他就是看着,自己被Li Wuyou 给举了起来,又moved towards 远处给扔了出去。

hu hu!

这名骑兵warrior 听到自己耳边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呼啸之声,应该是他飞快的划过空气,而导致的波动,他的耳膜生疼。

然后,他又是发现,自己的视线开始变的模糊了起来。

好像一切都失去了清晰。

他stared wide-eyed ,想要看清楚一切,但都又看不清楚。

他心里的绝望,恐慌,开始以无法形容的速度爆发了出来。

砰!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这名骑兵已经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撞击,他好像是撞击在了一个自己的战友袍泽身上。

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继续后退。

不过后退的不是他的身体。

而是他的脑袋。

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和原本撞击的那个袍泽,化作了一团肉泥。

而自己的脑袋,则是因为惯性,继续moved towards 远处爆射。

“不……”

这名骑兵惊恐的,长大了嘴巴。

但是,却没有办法说出来任何话,他的气息逐渐消失了……

bang!

这名骑兵被扔出去的时候,Li Wuyou 也是弯下了腰。

他的周围,已经有着无数的骑兵,正在不断的,发疯般的像是潮水般汹涌而来。

Li Wuyou 目光阴森。

然后,一拳砸在了这地面之上。

oh la la !

狂暴的力量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浪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扩散了出去,一瞬间,大地颤抖,无数的裂纹也是像蛛网一般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扩散。

densely packed 的。

格外的恐怖。

crash-bang !

crash-bang !

那些汹涌而来的骑兵们,则是不断的被this fist 产生的气浪给振飞,那些靠着气浪比较近的士兵们,甚至都没有惨叫出声,直接被震的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化作了漫天的血肉猩红。

砰!

气浪席卷。

Li Wuyou 周围出现了大面积的空隙,他扭动了一下脖颈,然后lifts the head ,looked towards 了city wall 之上。

此时此刻。

city wall 上的镇南王,已经是彻底的惊呆了。

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感受到了浓浓的恐惧,还有绝望。

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但是,他还没有想明白。

而Li Wuyou 已经是冷笑出声,并猛地抬腿,然后整个身子moved towards 上空爆射而起。

bang!

一眨眼的功夫,Li Wuyou 已经是掠过了several hundred zhang 的city wall ,然后也来到了这镇南王的面前。

砰!

Li Wuyou 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身后的city wall ,crash-bang 的碎裂,然后,无数的碎石坠落。

而Li Wuyou 则是往前一步,直接来到了目瞪口呆的镇南王的面前。

“镇南王,it’s been a long time since we last met !”

Li Wuyou 大笑出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