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你……”

镇南王已经被Li Wuyou 刚刚的杀戮给震惊了。

那种无敌般的杀戮。

简直就让他从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生出了一种无奈。

甚至是绝望。

他根本不敢相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家伙,刚刚不是被自己的镇南军骑兵,还有破气箭给控制了吗?

怎么突然之间,就又拥有了如此的强势力量?

镇南王几乎就反应不过来。

甚至有吐血的冲动。

不过,他还没有吐血,甚至还没有想到怎么办,就看到Li Wuyou 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张脸,有些苍老。

上面还带着浓浓的皱纹。

那些头发都是雪白的,没有一点点的杂质。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垂垂老矣之人。

其实,他也确实是一个年迈之人,已经有几百岁了。

但是那一双眼睛,却冷冽璀璨的让人觉的terrifying 。

这里面蕴含着的森冷,无法形容。

简直就是看一眼就让人like falling in a ice hole ,无法自拔。

从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都恐惧。

“怎么,害怕了?”

Li Wuyou 站在镇南王的对面,看着此时此刻,这个目瞪口呆的王爷,face revealed disdain 。

一个trifling 凡俗的王爷。

哪里来的底气?

要把自己碎尸万断?

真是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我……”

镇南王身子僵硬,脸庞呆滞,speechless 。

他感觉自己的双腿在颤抖,heartbeat 也开始加快了。

快到控制不住。

“王爷……”

镇南王被吓的unable to move 的时候,一旁的几位将领,moved towards 这边冲了过来。

镇南王就是他们的一切。

他们也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取镇南王的命。

此时此刻。

他们身上气息翻滚,试图从Li Wuyou 的手中救下镇南王。

甚至,有一个将领,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火枪。

这是Imperial Court 的工匠研制出来的,里面有三颗子弹。

这名将领曾经尝试过。

一枪。

能够打死Innate expert 。

至于Vajra realm 的expert ,虽然他不知道,但是,这也是他最厉害的手段了。

必须要尝试一下。

砰!

这名将领扣动了火枪的扳机,火枪的枪口上爆发出了一阵刺眼的火光,而同时,那里面也是喷射出了一阵气浪。

咻!

一颗silver 的子弹moved towards Li Wuyou 的面门射了过来。

速度确实比弩箭快了很多。

空气之中甚至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破风之声。

还有一圈圈的气浪扩散。

不过,这一颗子弹对于Li Wuyou 来说,simply 无济于事。

砰!

当子弹到了Li Wuyou 的面前的时候,Li Wuyou 扭动了一下肩膀,然后,子弹擦着他的发丝掠了过去,砰的一声,射在了远处的一名士兵的身上。

然后子弹炸裂。

那名士兵被震得从city wall 上飞了下去。

xiu! xiu! xiu!

这颗子弹炸裂的同时,又有几名其他的将士,不断的挥舞着自己的兵器,或者是长刀,或者是短剑,又或者是grotesquely shaped 的钩子。

分别moved towards Li Wuyou 的脑袋劈砍了下来。

他们都疯狂了。

这种举动,也都是拼命一般。

但是对Li Wuyou 来讲,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威胁。

this time ,他甚至都没有动弹。

砰!砰!砰!

one after another 低沉的闷响从身后响起,那些刀剑都砍在了Li Wuyou 的身上,似乎有fire star 迸射了出来。

Li Wuyou remain unmoved 。

而那几名将领的脸色,则是都变了。

他们都是没有想到,Li Wuyou 的身体,已经强横到了如此的地步。

他们的攻击,应该至少比破气箭要强的。

“这……”

几名将领对视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绝望。

还有悲凉。

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镇南王,被这个Court Eunuch 给杀死?

他们心里都苦涩无比。

砰!砰!砰!

不过,Li Wuyou 还算是善良的。

他没有让这些将领们看到镇南王的死,因为,他先对着这些将领出手了。

one after another 低沉的劲气炸裂而开。

这几名将领都是脸色顿时一僵硬,然后,身上出现了无数的爆炸之声。

砰!砰!砰!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几名将领,都是被彻底的炸裂的粉碎。

化作了一团烟雾,还有一片朦胧的血色。

“no! ”

看到这一幕,镇南王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又是往后退了半步。

他似乎是快要支撑不住了,几乎要摔倒在地上。

这种感觉,这种压迫,还有这种近在咫尺的绝望。

让他有种想哭的感觉。

“咱家,懒得和你浪费时间了。”

Li Wuyou 看到了镇南王这般没用的举动,这般废物的表情,脸上也是充满了不屑。

还有嘲讽。

他倒是没有想到,一个dignified 的镇南王,竟然会做出这种表情。

这让Li Wuyou 一瞬间觉的无聊了。

原本,他觉的,能够成为镇南王,能够打造一个镇南军。

能够和Imperial Court 平分天下的镇南王爷。

一定是英雄之辈。

不会是那种胆小懦弱的鼠辈。

但是,此时此刻,他看到镇南王看着自己的那个眼神儿,也是真正的看到了恐惧。

恐惧属于弱者。

拥有恐惧的人就都是弱者。

Li Wuyou 看到了镇南王的懦弱,然后,厌烦了。

嘎吱!

Li Wuyou 话音落下的瞬间,伸手,抓住了镇南王的脖颈。

巨大的力量突然爆发。

镇南王的呼吸顿时暂停,整个人都是僵硬了下来。

他死死的盯着Li Wuyou ,低声而且绝望的哀求道,

“别杀……别……”

无论是任何人,都不想死。

尤其是镇南王。

他如果不死,还能够享受它做为一个王爷的最后的体面。

不会被赐死,而是会被关入一个无法出来的地方。

类似于冷宫的地方。

这样,他也算是保住了性命。

甚至如果皇帝开恩的话,还能够给他一个安享晚年。

所以他在哀求Li Wuyou 。

但是Li Wuyou 真的是没有了耐心。

砰!

他掐着镇南王脖颈的手,猛地握紧,一股子强大无比的力量,瞬间在这个身体之上爆炸了开来。

砰!

砰!

砰!

一阵阵的爆炸之声,在镇南王的身上炸响,然后狂暴的力量便是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轰鸣之声,将这具已经残缺的身体,给彻底的震碎了。

鲜血,血肉,骨头,残渣等等。

在这city wall 之上炸裂。

不断的飞溅到四处都是。

所有人的视线都是被吸引了过来。

包括那些镇南军们。

他们看着自己信奉的主帅直接被Li Wuyou 给杀死,甚至都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所以,一瞬间,这心里的所有一切,都崩塌了。

他们的信念,他们的愿望,他们的忠心。

oh la la !

那种感觉就像是泄洪一般,整个镇南军,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团散沙。

然后,溃散。

没有任何原因的,也没有任何迹象的,就这么崩溃了。

人们开始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逃窜。

不过,大部分的人还是moved towards 城外的方向逃窜。

grandiose 的数十万人,一下子,就变成了混乱的逃兵,那种混乱无法形容。

而这些士兵们四散奔逃的时候。

在Yun Prefecture 城的城内。

那些百姓们,状态却不太一样。

甚至可以说是completely different 。

他们也看到了镇南王被杀的情形。

尤其是,Li Wuyou 在苍穹之上,好像是一个真正的War God 一般,不断的厮杀,不断的疯狂,不断的肆虐。

整个镇南军,数十万人,都留不下他的脚步。

都挡不住他的silhouette 。

那种感觉,格外的震撼。

所有的百姓都是被震撼了。

然后,that silhouette ,则是不可控制的留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无法想象。

烙印清晰。

好像,that silhouette 便是成为了他们此生所信奉的Spiritual God 。

那个人,非同寻常。

当然,更主要的是,Li Wuyou 杀死了镇南王,震退了所有的镇南军。

这让Yun Prefecture 城的百姓们,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屠城的日子,也彻底的结束了。

这个人,救了所有人。

“many thanks 督主!”

“many thanks 督主啊……”

“谢谢督主……”

短暂的沉默之后,那Yun Prefecture 城的大街小巷上,开始不断的传来一阵阵的叫声。

那声音里充满了人们对Li Wuyou 的感激。

还有崇拜。

还有发自内心的敬重。

这个人,不顾一切,不顾自己的生死,来到Yun Prefecture 城。

拯救大家。

以一个人的力量,应对整个镇南军,数十万人。

这是什么样的勇气。

什么样的豪迈。

这是什么样的英雄豪杰?

所有人都彻底的被Li Wuyou 震撼的佩服无比,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

“Yun Prefecture 城的百姓听着!”

Li Wuyou 站在city wall 之上,看着那漫天的阳光,逐渐倾洒,看着镇南王的血肉彻底消散,那脸庞上露出了一丝掩饰不住的笑意。

还有骄傲。

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如释重负。

一场大战,终于是结束了。

自己的计划,也基本上完成了最关键的部分。

接下来就会简单很多。

也会轻松很多。

不过这个时候,还是要完成最后的计划才行。

他往前走了两步,然后身上有着浓烈的劲气翻滚,直接像是云层一般,将Li Wuyou 托到了hundred zhang 苍穹之上。

所有人都停下了呼喊,然后跪在地上,lifts the head 。

满脸虔诚的盯着Li Wuyou 。

目光真诚而感动。

“镇南王已经被咱家杀了!”

“镇南军也退了,Yun Prefecture 城暂时安稳了!”

“你们大可放心。”

“我Eastern Yard 之人,还有钦州军,依旧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到Yun Prefecture 城,将这里残余的镇南军给清剿干净,不会给你们留下隐患!”

“而至于Yun Prefecture 城内的灾难,咱家会代表Imperial Court ,给与所有人一定的补偿。”

“咱家保证,一定会帮你们重建家园!”

hong long long !

Li Wuyou 的声音,再次被Spiritual Qi 催动着,moved towards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扩散了出去。

hong long long 的,瞬间便是遍布了整个Yun Prefecture 城。

也落在了所有人的耳中。

这个消息,对于刚刚avoided a catastrophe 的百姓们来说,是一个更重要的消息。

屠城结束了,那些镇南军的余孽还是在的。

他们会依旧给Yun Prefecture 城的人们带来灾难。

如今,Li Wuyou 说了,要解决掉。

钦州军也会过来。

彻底的将镇南军的残留给清剿干净。

所以,Yun Prefecture 城的百姓们,就放心了不少。

其次,就是重建家园。

这场战争,这场灾难。

将整个Yun Prefecture 城的家园几乎都毁于一旦。

几乎没有任何存留好的。

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流离失所的难民。

如果没有Imperial Court 的帮助,他们几乎impossible 将这里重建的。

这也是他们所苦恼的地方。

而Li Wuyou ,也直接承诺了,要以Imperial Court 的力量帮忙。

整个Yun Prefecture 城的人们,又是从无尽的悲痛以及杀戮之中,找到了新的希望。

“many thanks 督主!”

“many thanks 督主开恩!”

“many thanks 督主开恩!”

短暂的沉默之后,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再度响起了所有百姓的欢呼之声。

那声音里带着浓郁的感激,还有虔诚,呼啸而起。

不断的moved towards 上空涌动。

最终涌入了云霄之内。

而就在这一切都顺理成章的发生的时候,Li Wuyou 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种比较凶戾的气息。

ao wu !

ao wu !

ao wu !

Li Wuyou 感受到这种气息的同时,那Yun Prefecture 城的大地之下,传来了一个低沉而凶残的犬吠之声,那声音格外的震耳欲聋。

好像是惊雷炸响。

而同时,这整个Yun Prefecture 城的city wall ,地面,还有所有的一切建筑,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crash-bang !

crash-bang !

crash-bang !

不断的有墙壁碎裂,砖瓦落地,还有一些院墙直接从中间被撕裂开。

甚至,大地上也是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漆黑的裂口。

在这裂口之下,更是传来了一股子无法形容的black qi 息。

就好像是black 的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一般。

“这是什么?”

“地震了吗?”

“为什么啊,Yun Prefecture 城刚刚被拯救,难道又要被毁掉?”

“苍天啊……”

随着这类似于地震的出现,整个Yun Prefecture 城的气氛,那刚刚欢快了不久的气氛,突然之间又变的恐慌了起来,所有人都looked towards 了苍天。

不断的发出最悲痛的呼号。

他们当真是劫难重重啊。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感觉力量really strong !”

所有人都恐惧的时候,Li Wuyou 也是眯着眼睛,正盯着那正在不断震动的大地,脸庞上也是浮现着浓浓的好奇。

那里面的气息,让他有一种似乎,熟悉的感觉。

ao wu !ao wu !

又是等待了稍许,Yun Prefecture 城的城市中央,那府衙的位置,直接炸裂开了。

一个猛兽从地底之下攀爬而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