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reme Eternal Demon Chapter 25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crash-bang !

crash-bang !

Li Wuyou 所乘坐的carriage ,在一众人的护送之下,终于是缓缓的来到了这太原城的附近。

然后,他也是看到了那grandiose 的站在两侧左右,以及city gate 前的无数百姓。

足足有数万人之多。

而再加上那几乎覆盖了大片Heaven and Earth 的关陇军,更是让这里显得越法峥嵘。

那场景,颇有种vast crowd 的迹象。

让人看起来无法形容。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有着一片蔚蓝,无尽的蔚蓝之中,没有一丝云,只有一片空旷。

一片无法形容的空旷。

Li Wuyou 乘坐的carriage ,就在这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之下,来到了这city gate 之前。

neighing !

牵引着carriage 的战马,停了下来。

neighing 。

赵传龙翻身下马,然后缓缓的走到了这辆black carriage 之前,one-knee kneels 地,loudly said ,

“关陇军主将,赵传龙,恭迎督主!”

赵传龙说的这句话,这句恭迎,乃是发自于肺腑。

他虽然争夺权力,虽然想要拥兵自重。

但是,他最终还是一个真正的关陇人,一个真正的大周朝的将军。

他的bloodline 里面流淌着的是汉人的血。

他对草原恨之入骨。

他早就想将草原给压制下去。

尤其是知道草原将太原城给屠城的事情之后,他更是有了要将草原跟屠杀的心思。

如今,这一切的心思,都是在Li Wuyou 的帮助之下,完成了。

一雪前耻。

也给关陇带来了将近百年的安宁和稳定。

这是一种史无前例的功劳。

这是造化好几代人的功劳。

这简直无法形容。

这必将名垂青史。

这个时候,赵传龙是真正的,真心的尊重Li Wuyou ,也完全的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了。

他彻底的没有了任何拥兵自重的想法。

他要做大周朝的忠臣。

当然,实际上,他这个时候,也再没有机会去拥兵自重了。

Li Wuyou 给整个关陇带来了如此巨大的胜利,必将留在史书之上的。

也必将留在整个关陇所有百姓的心中。

如果这个时候,做为参与者的赵传龙,没有做出相应的姿态,而是去要拥兵自重的话,那他的名声就彻底的毁掉了。

赵传龙就会遗臭万年。

就连关陇军,也是会成为所有人的不齿的对象,被人戳脊梁骨。

when the time comes ,毁掉的不仅是Zhao Family ,还有整个关陇军。

关陇军内的那些人,都不是傻子。

他们就算是再忠心耿耿,都impossible 看着关陇军,还有自己的家族,都毁灭在这件事情上。

所以,他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没有拥兵自重的机会了。

那么就最终只能a wise man submits to circumstances ,只能顺势成为大周朝的忠臣,而且是百年忠臣。

永远为大周朝镇守西北关陇。

这样,才能彻底的让关陇军,让Zhao Family ,成为名垂青史的人物。

他也只能如此。

“关陇军,恭迎督主!”

随着赵传龙的话音落下,在他的身后,那无数的关陇骑兵们,也是开始有了反应。

他们纷纷的将战马往前挪动了两步,然后几乎是同一时刻,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刀,并将闪亮的刀锋指向了天空。

crash-bang !

一瞬间,有种无法形容的冷冽之气,在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呼啸而出。

好像是形成了一种真正的Blade Qi ,然后直接斩向了这苍穹之上,随着刀锋的闪烁,那无尽的蔚蓝之中,好像出现了什么破裂的声音。

呼!

苍穹之中出现了一缕风,Li Wuyou 察觉到了一丝异状。

一丝不太对劲的地方。

他也是抬起了头。

然后,隐约之间,他看到了一些东西。

这些Blade Qi 形成的虚幻的力,穿透了那些蔚蓝,然后,斩开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那一片虚无,似乎,将什么东西给斩裂开来。

顺着那一道瞬间表露出来的东西,Li Wuyou 看到了一些隐约的光亮。

光亮后面,似乎是一daoist sect 。

“天……门!”

看到这一幕,Li Wuyou 的眉头猛地凝重,这呼吸也是变的格外急促了起来。

天门。

这是他一生之中都yearn for something even in dreams 的东西,这是他心中欢喜,痴迷的东西。

这是他奉献了自己一切,断情绝欲,耗尽一切去追求的东西。

已经慢慢的展露出了一些端倪。

“恭迎督主!”

“恭迎督主!”

随着那一道光亮逐渐的隐没而去,这些骑兵们的声音,也是再度开始传播了出来,他们就像是grandiose 的浪潮,带着一种近乎恐怖的汹涌之势,直接崇尚了苍穹之上。

这简直无法形容。

oh la la 。

紧接着,声浪翻滚而起,这无数的战马,也是在骑兵们的操控之下,然后前蹄跪在了地上,纷纷roar towards the sky 。

那眼睛里面,都是浮现着无法形容的峥嵘。

还有一丝冷冽。

这是万马齐喑!

随着这般浩瀚的场景,Li Wuyou 也是再度感受到了一丝变化。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有着更加多的Power of Faith ,有着更加多的气运,开始不受控制的从all directions 呼啸而来,他们就像是丝线一样,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上汇聚。

Li Wuyou 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它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壮大着。

他的五官更加的敏锐,他的感觉也更加的灵敏,他的视线也似乎能够看到更远的地方。

他甚至,已经感受到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那种mysterious 。

他的Divine Soul 也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增长。

“many thanks ,诸位。”

这些变化慢慢的减弱。

Li Wuyou 也是逐渐平静了下来,他掀开了那carriage 的车帘,然后看着窗外,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他的声音很轻。

但是,他的声音之中带着的那种力量,却是好像无法掩盖。

那种声音在力量的催动之下,然后慢慢的moved towards 远处呼啸,慢慢的扩散到了几乎所有的地方。

也落在了所有关陇军的身上。

那是润物细无声的感觉。

所有关陇军,都感觉,自己像是被烙印了印记一样,对Li Wuyou ,生出了更加浓烈的acknowledge allegiance 之感。

好像他们就是Li Wuyou 的奴仆一般。

他们的头低下的更加厉害了。

他们跨下的战马,似乎也是被这种imposing manner 给震慑了,然后一个个的低下了头,眼睛里浮现出了浓浓的acknowledge allegiance 。

这一刻。

他Li Wuyou 就是这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的主人。

就是这所有人的Spiritual God 。

就是这一片Heaven and Earth 的主人。

crash-bang !

Li Wuyou 对这种场景带来的感觉很是享受,他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脖颈,然后便是对着前面的那头拉扯着black carriage 的战马,下了命令。

carriage 缓缓的moved towards 前方走去。

跪在前面的关陇军,还有那些骑兵们,纷纷的起身,然后向两侧后退出去。

中间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直接连接向了太原城city gate 的位置。

Li Wuyou 就在这无数人形成的通道之中,慢慢的走了过去,走向那道刚刚经历了战火,以及屠城,还带着浓郁的血腥味道的城市。

crash-bang !

crash-bang !

在关陇军后面的,便是那无数的太原城的百姓,这些百姓们已经等候了很久,一个个的脸庞上都是带着一种凝重,还有acknowledge allegiance 。

他们就在等待着Li Wuyou 的出现。

然后,随着这道black 的carriage 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这些人便是纷纷的陆续的跪在了地上,moved towards 这辆black carriage 磕起头来。

他们没有关陇军的那么整齐划一,但是,他们却有着更多的虔诚,还有认真。

还有真诚。

他们一边跪拜着,一边在默默的念叨着。

感谢督主。

谢谢督主。

感谢督主赶走了草原人。

谢谢督主救了整个太原城的人们。

在场的很多人,都是看到了Li Wuyou 从天而降,然后将那肆意杀戮百姓的草原骑兵们给阻止下来,然后杀戮的场景。

此时此刻,Li Wuyou 就是他们心目之中的神。

所有的人都是目光灼灼的停留在这里,然后盯着这辆carriage ,然后贡献着自己的信仰。

crash-bang !

呼!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再一次刮起了一些轻微的风,那风轻柔,柔和,似乎是女人的柔软的手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轻轻的抚摸而过。

但是,它却带着一种极为强大的,tenacious 的力量。

生生不息的力量。

这是万民的信仰,万民的力量。

这种力量带来的,是一种真正生机,真正的磅礴浩荡。

Li Wuyou took a deep breath ,然后这脸庞上的笑容,更加的浓郁。

随着这些信仰力量的渗透,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再度进行着一种净化。

他的实力虽然没有真正的提升多少,但是,他的那种感觉,却异常的清晰。

这种提升,是从根本上提升的。

是从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是从汽运方面提升的。

给Li Wuyou 带来的,是一种看不到,摸不着,但是却又实实在在存在的改变和升华。

沐浴在万民的信仰之中。

Li Wuyou 最终来到了这座太原城的city gate 之前。

城市经历了战火,经历了屠城,也经历了血腥,更经历了reborn from the ashes 。

此时此刻的太原城。

真的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它站在这里,就好像是真正的,reborn from the ashes 的猛兽。

居高临下审视着这个black carriage 。

这个所有人都信仰而崇拜的人。

“恭迎督主入城!”

短暂的安静和停留之后,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传来了一道尖锐而嘹亮的喊叫声。

嘎吱!

嘎吱!

整个city gate 就这样慢慢的打开了,然后,Li Wuyou 的carriage crash-bang 的moved towards 前方行驶,走进了这座真正的城市之内。

这一刻,城外的人们,城内的人们,都是在同意瞬间,发出了mountain cry out and sea howl 的声浪。

“督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

时间流逝。

转眼之间,已经是过去了大概半月的时间。

草原上的屠杀,也已经基本上都结束了,大部分的关陇骑兵,已经是慢慢的回到了这里。

而草原上也只剩下了基本上少数的人,正在搜寻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

总之,草原的血河界限东南,已经完全的变成了一片死地,任何草原上的人,都不敢再靠近半步,整个Heaven and Earth 都变成了荒芜。

至于无数的鲜血,以及白骨留存。

而在更远处的血河之西北,那些草原部落的最深处,他们的primordial 之地,那些草原的primordial 民们,则是已经完全的陷入了混乱。

因为他们听说了王庭金帐被毁掉的信息。

整个草原部落,那些primordial 民,都有些无法形容的恐惧。

他们几乎是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他们已经几乎要适应了和太原城,和关陇进行各种商贸物资交流的生活,他们的游牧的习惯,已经是几乎要放弃了。

至少已经比之前减弱了很多。

如今,两者之间的联系突然之间被切断,他们也似乎陷入了困顿。

这种困顿是一瞬间出现的。

而想要重新化解这种困顿,则是好像要需要数十年,甚至百年的时间。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这里的草原primordial 民,大部分还都是年迈的老年人,已经没有多好youngster 了。

这些youngster ,已经是大部分都离开了这里,跟随着王庭金帐,前往了外面。

争取更好的生活。

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一瞬间。

随着关陇军对草原的一场巨大的屠杀,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

整个草原都一瞬间,回到了数十年之前。

那种最为困苦的时候。

“阿父。”

在这草原的深处,一片荒芜的戈壁以及沙漠之中,一个年轻的少年,在一名中年汉子的陪同下,正策马而行。

在这名少年的后方,是grandiose 的,足足有上万人的队伍。

这个队伍里面,全部都是老人。

他们被用绳索捆起来,然后被人驱赶着moved towards wasteland 深处行驶而去。

“真的要将这些人全部都扔进戈壁,让他们自生自灭吗?他们simply 活不下来的吧?这些人都要死掉,难道就能拯救我们?”

少年眼睛里浮现着悲凉,还有不忍,低声问道。

这些人,可都是族内的Elder 和senior ,也都是草原上的长者。

为什么要抛弃他们?

“他们已经没有了继续存在的必要。”

“你以为,是我要把他们扔掉的吗?是他们自己!”

“他们主动要离开的。”

“如果他们留下来,就要和我们分粮食,我们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了,多分出去一份,就要多斯一个child ……”

“child ,是我们草原的希望,是我们重新崛起的希望!”

“我们不能抛弃child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