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reme Eternal Demon Chapter 25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养魂,吞噬……这件事情暂时还不再最高的日程上。”

安静的府衙里,Li Wuyou 盘膝闭目而坐,这脸庞上浮现出了淡淡的宁静,还有一种让人无法形容的沉稳。

接连摆平了Eastern Sea 诸岛,镇南王,关陇熊承德,如今的大周朝朝堂,已经几乎完全处在了Li Wuyou 的掌控之下。

整个大周朝的汽运,也算是几乎完全落入了Li Wuyou 的手中。

这让Li Wuyou 的心态也变的有些不急不躁了起来。

因为,接下来只要再平定了江湖,一切的事情就算是解决了,也就算是给heavenly ascension 门彻底的完成了铺垫。

众多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大半,只剩下了平定江湖。

所以,Li Wuyou 倒是觉的有些放松了。

“距离八月初五,也not very long 了,就先把无尽苦地这个江湖翘楚给解决了吧。”

“发战书给他们。”

Li Wuyou 淡淡的laughed ,然后这脸庞上也是浮现出了些许的冷冽。

旋即Li Wuyou 睁开了眼睛。

他的silhouette 闪烁而过,然后下一瞬间,就是出现在了这屋子的书桌之前,打开了笔墨纸砚,开始奋笔疾书。

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清楚的字迹完如flamboyant 一般,出现在了这宣纸之上。

然后Li Wuyou took a deep breath ,将这信件轻轻吹干。

呼!

当所有的墨迹完全干燥的时候,这宣纸之上也是爆发出了一丝掩饰不住的冷冽,隐约之间,还能够看到一些劲气流转。

crash-bang !

宣纸上传来了一阵淡淡的oh la la 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摇晃宣纸一样,但是宣纸看起来却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静止的不动。

Li Wuyou 看着这一幕,脸庞上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笑容。

刚刚那一刻,Li Wuyou 身上散发出来的劲气,灌注到了他所写的字上面,然后这些劲气和这些字融为了一体。

最后,当这些劲气彻底贮存的时候,这宣纸已经是承受不住字迹上的这种霸道冷冽,然后u直接被震碎了。

并不是表面的碎裂。

而是从里面,直接将整张纸都震成了碎屑,彻底的灰尘。

但是,这张纸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因为这是Li Wuyou 的手段所导致的。

Li Wuyou 将自己的劲气封印在了这些个字迹之内,导致,虽然整张纸都已经碎裂了,彻底的变成了灰尘,但是因为这些字迹的缘故,整张纸都是没有散乱。

还是保持着自己应有的状态。

不过,当这张纸被某个人看到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当这张纸再次被打开的时候,看到Li Wuyou 自己的那个人,就会受到Li Wuyou 自己上蕴含着的劲气的攻击,而那个时候,这张纸也会分崩离析。

彻底的化作了灰尘。

“无尽苦地,天人铜锣,希望你们能够撑得住咱家的这一击。”

“先给你们点惊喜尝尝!”

Li Wuyou 淡淡的laughed ,然后便是慢条斯理的将这些东西都给收了起来,并若无其事的放在了信封里面。

并且,用自己的劲气将这信封的口给封闭了起来。

这封印,也留着Li Wuyou 的劲气,所以,只要实力达到了a certain realm 的人,才能够打开,一般人根本想偷看也没有机会。

speaking of which ,Li Wuyou 的这种做法,也是保护了一些无意间碰触到自己的ordinary person 。

毕竟如果ordinary person 无意之间打开了这封信,那么信件里面蕴含着的劲气就是会泄露出来,将打开信件的人直接杀死。

当然,Li Wuyou 是没有保护ordinary person 的意思的。

他simply 不在意杀死谁。

他只所以这么设置,用封印将里面的劲气封锁起来,主要是为了不让别人破坏了自己的计划。

他想要借着这一缕劲气,直接将打开信件的那个人,杀死。

或者是重伤。

如此一来,无尽苦地的士气就会大打折扣。

这更有利于Eastern Yard 的人屠杀无尽苦地。

当然,也更有利于Li Wuyou 彻底覆灭无尽苦地,包括它的imposing manner ,以及所有的一切。

“来人。”

将信件彻底的封锁好了以后,Li Wuyou 扭头推开了窗户,然后looked towards 了门外,随着他声音的落下,一个Eastern Yard 的番役出现在了面前,然后跪在了门口。

“pay respects to 督主!”

门口的门一直都是关闭着的,这些日子Li Wuyou secluded cultivation ,任何人都不得打扰的,就连是秋云海和沈莲心and the others ,也是不敢擅自来到这里。

就算他们真的来到了,想要汇报什么东西的话,也得在门口候着。

任何人绝对不能够打扰到Li Wuyou 的cultivation 。

这是Eastern Yard 的规矩。

也是Eastern Yard 的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把这封信送去无尽苦地,告诉他们,八月初五咱家亲自来拜访!”

“让他们所有人,都洗干净了脖子,等着咱家来取他们的性命!”

Li Wuyou 随手挥动,然后这封信便是带着淡淡的光影,从门口飘掠而出,出现在了这名番役的面前,信封落在地面上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无坚不催的铁锤。

pa!

淡淡的声音响起,这青石板地面,直接微微的摇晃了一下,然后便是有着one after another 的裂纹从上面弥漫了出来,这些裂纹左右的那些青石板碎屑,也是慢慢的变成了灰尘。

“是督主!”

这名Eastern Yard 的番役,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整个人的脸色都是因此而变的苍白了起来,但是很快他又是恢复了正常。

Eastern Yard 番役们,早就已经知道了Li Wuyou 的实力,deep and unmeasurable ,equivalent to Spiritual God 般的存在。

他扔出来的信封,又是给无尽苦地的,自然是要带着一些自己的ability 的,震慑无尽苦地那些狂妄的江湖人。

所以,他也是知道,这封信的formidable power 的。

Eastern Yard 的番役将信封cautiously 的拿了起来,然后放在了自己的手中,磕头道,

“请督主放心,信封一定会安全的送到无尽苦地。”

“好。”

Li Wuyou 脸上的笑容依旧浓郁,低声说道,

“信送过去的过程中,must 小心,不要让任何人打开信封,里面的力量,不是普通之人能够承受的,这是给无尽苦地的人,准备的。”

“明白了吗?”

“卑职明白!”

这名瘦削的番役听到了Li Wuyou 的话,脸庞上的grave expression 更浓,他took a deep breath ,用手掌心护住了这封信,然后继续说道,

“请督主放心,卑职一定会让信件完好无损,没有任何意外的,送到无尽苦地。”

“如果出了任何差错,卑职用脑袋来还!”

Li Wuyou 没有继续说话。

Eastern Yard 的办事效率,还有办事的靠谱,他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检验,还是有些信任的。

既然这名番役已经如此打了保票,就代表着这封信绝对不会有问题。

他闭上了眼睛。

然后继续开始准备cultivation ,沉浸下去,也同时颐养自己的Divine Soul 。

……

无尽苦地。

这里是无尽苦地的大本营。

无尽苦地坐落于大周朝的Land of Extreme North ,比Changbai Mountains 都是更加寒冷很多的,这里完全都是冰雪一片,并且常年都是不融化的。

放眼望过去,这里便是一片无法形容的辽阔原野,而且完全都是white 的。

彻底的让人迷失自己的存在。

而除了这种寒冷,这种惨白,这里还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沙砾感。

这种沙砾感,就像是一种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刮着风沙的风,不断的吹脸上,然后不断的摩擦,给人一种格外疼痛的感觉。

而这种疼痛之中,还夹杂着刻骨铭心的冰冷,所以让人觉的无法形容。

一般的人,根本是没有办法在这种地方长久的呆下去的。

因为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过于恶劣。

而也正是因为这种环境,才导致无尽苦地的人各个都是cultivation fleshy body 的expert ,fleshy body 实力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因为在这种环境的吹拂之下,他们几乎时时刻刻都是在进行着fleshy body 的cultivation ,进行着实力的提升,这样能够将他们的实力一直保持在提升的状态。

这种沙砾寒风,能够给ordinary person 带来恐怖的杀戮之感,也能够给fleshy body cultivation 之人带来最家的辅助。

此时此刻。

在这一片粗糙狂野的苍茫白雪之间,有着一处处的低矮的,看起来像是普通农家村落的房子,这些房子有的是用茅草屋堆积的,有的是用wood house 堆积的。

有的,则是用砖瓦堆积的。

还有一些使用石头堆积的。

看起来很普通。

和城市里的那些动辄高楼大厦,那些车水马龙,看起来simply 是无法比拟的存在。

城市里是人间的天堂,而这里则是一片水深火热的穷困潦倒之地。

但是,就在这一片潦倒之地的中间,则是有着一尊傲然而立,好像是屹立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真正的铜锣雕像。

这雕像大概有several ten zhang 高。

真的就是一个铜锣。

它像是被人用巨石雕刻出来的,然后forcibly 的摆放在了这个位置。

它的整个身子,有大半都是落在了地面下,然后又是被冰雪给封印了起来。

上面的纹路,上面的那些条纹,看起来都十分的清晰,即便是经历了数百年甚至千年的风霜雨雪,依旧是无法形容的冷冽非凡。

甚至has several points of 无法想象的峥嵘。

一眼望过去,就是有种无法想象的压迫感。

这是无尽苦地的铜锣stone tablet 。

相传,并不是天生就存在于这里的,而是由无尽苦地的first 铜锣,所铸造出来的一种武器。

当年这位铜锣,用自己的fleshly body strength ,直接将整个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所有fleshy body expert 都吊打了一个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敌手。

而当这位铜锣expert 彻底的打开了天门,heavenly ascension 了以后,他这个兵器,因为还没有达到Divine Weapon 的级别,所以便是被留在了这凡俗世within the realm 。

如此一来,这凡俗world 里面,就有了这样一个铜锣。

这么多年一来,一直都是所有人的梦想之地,所有人的信仰。

“距离八月初五,已经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在这巨型的铜锣之下,站着一个silhouette 。

这个人年迈苍苍,脸庞上带着一种岁月的风霜,还有寒风冷冽的压抑,甚至他的脸庞上也是好像被风吹雨打形成的沟壑一样。

他的所有的头发都已经雪白了,甚至看起来有些透明。

他的眉毛,他的胡须,也都是变成了雪白的颜色,完全没有丝毫的杂色。

看起来就像是整个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雪白一样。

他的身体也十分的瘦削。

和所有的Vajra realm 的人不一样,尤其是和整个的无尽苦地的那些人都不一样。

无尽苦地的dísciple ,因为从刚出生开始,就基本上在cultivation fleshy body ,所以一个个都是有着极强的fleshy body ,看起来就像是行走的巨人一般。

但是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瘦弱老者,就像是年迈的要入土的老人一样。

就像是要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

像是日暮的黄昏。

像是夕阳。

但是,这个老人身上的那些气息,却是让人感受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

那种感觉,就像是真正的山岳。

真正的Heaven and Earth 。

无法跨越的鸿沟一般。

因为,他是无尽苦地的最厉害的一个人。

他是数百年以前,无尽苦地的一位Vajra 铜锣,当年他的实力,在那个年代,已经是无敌的存在,是所有人都仰望的存在。

他曾经带领着无尽苦地,成为江湖上的传说,成为所有人的梦中之地。

成为整Heaven and Earth 的Legendary 。

而后来,他便是隐居了起来,再也没有在江湖上露面。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已经消失了。

他只是一直都选择了隐居,然后永远都不存在一般。

他藏在了无尽苦地的mountainside 里面。

然后,安静的cultivation 。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是变成了一个活化石一般的存在。

另外,他的实力也是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他cultivation 铜锣心经,开始将自己这么多年cultivation 起来的实力给重新化解,并且将这fleshy body 也缓慢的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看起来,少了之前的那种Vajra 模样,但是却多了几分寻常老者的样子。

他出现了Return to the Natural State 的迹象。

这就代表着,他已经达到了铜锣realm 的Peak 。

大概equivalent to Vajra 9th layer 。

他已经开始可以更进一步了。

向着后面继续cultivation 。

“Eastern Yard 的人,该来了吧?”

他望向苍穹,眼睛里闪烁着森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