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Really Not A Matchless Expert Chapter 1179

Dark Land 。

黑暗就像是变得更加浓郁,某种比黑暗还要黑暗的力量,侵入了这方空间。

一时间,默者的几eldest disciple ,都是莫名感觉到了一种焦躁不安,他们仿佛被孤身隔绝,被黑暗牢笼舒服了。

“Senior Brother ,你来了。”

止者回头,looked towards 某个方向,他轻轻一挥手,身边那逐渐蔓延的黑暗,似乎都凝滞了。

在浓郁的而黑暗中,一尊黑暗的生灵走来,他浑身宛如黑暗,吞噬了一切的目光。

暗者!

他也来了。

“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

暗者沉声开口,道:“那位怎么会突然出手?!”

止者道:

一秒记住m.biqiudu.com

“我设下了一个计,而那位……中计了。”

他的话语中,似乎带着一种巨大的兴奋和期待。

“中计?”

暗者疑惑。

“不错……上一次,与他相关的人,种下immortal seed ,他便牺牲了自我的Immortal Dao 本源,唤醒了仙土!”

“所以,我进而逼了他一手,现在果然……他把Saint Dao 本源也取出,让圣土重换生机。”

止者不禁笑着道:

“Senior Brother ,你不觉得,这是最好的机会吗?”

“毁源焚宙,他若坐视不管,我们奈何不了他,但他却怜惜这世间蝼蚁,让Immortal Dao 、Saint Dao 等重现……”

“他这样做,便是自毁长城,等他本源散尽之时,他还是他吗?不过是这宇宙中的一位Supreme 罢了。”

“when the time comes ,甚至不一定动用焚宙大阵,都能让他……回归本律!”

暗者hearing this ,brows tightly knit 。

“那位取四大时空的本源为基,才创建出禁忌之道,同时屹立于Supreme 之上……如果他的四大时空本源都消失,的确,他便不再terrifying 了……”

他喃喃着。

“所以我说,他中计了。”

止者一笑,道:

“他想要救赎天下,那就得牺牲自我本源,可牺牲自我本源……他自己,也会沦入land of eternal damnation !”

“现在,Saint Dao 已失,他realm 必然已经不稳,还能在那Supreme 之上,站得住多久呢?”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抹森寒之意。

暗者不禁nodded ,道:

“值得一试。”

“对了,”

这个时候,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道:

“如今Immortal Dao 、Saint Dao 已经重现,须得提防那些蝼蚁,走上创世之路……一旦成功创世,when the time comes 要灭掉他们,须得多些麻烦。”

——对于黑暗来说,寄生之法、灰雾之法,都不值一顾。

寄生之法,寄希望于黑暗之种,但,一旦真的动手,那些黑暗之种,也会被异化,寄生的Great Emperor 们,也会如黑暗火帝、黑暗木帝一样,成为黑暗腐奴。

而灰雾之法,至少需要一丝白雾本源,才有可能实现……这世上,已经没有人可以走了。

唯独创世之路……

创世之路,可以取那些过往岁月中的本源,成就一方新的world ,而这方新的world ,就能遁入过往岁月中。

如此,when the time comes 再想要找到,就得费很多周折。

这个时候,默者轻声开口,道:

“创世之路,已经断了。”

“在无数岁月前,这条路就已经埋下了伏笔,被我们换过了,倘若真有人敢走,他们会发现,他们创建出的New World ,早已处于黑暗之中。”

hearing this ,暗者looked towards 默者,不禁赞赏地nodded ,道:

“甚好。”

“Little Junior Brother ,默道如何了?”

“我还等着你成就默道之后,让那跳大神的……好好吃吃苦头!”

提起那跳大神的,他的话语中,还带着一丝恨意!

他们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在Supreme 之中,都是佼佼powerhouse ,但,却曾被跳大神的一人,镇压得抬不起头来!

甚至,就连this life ,那跳大神的只剩下魂魄了,都还把他的黑暗生火给顺走了……

简直屈辱!

而Little Junior Brother 默者的“无声”之道,专门为克制跳大神的而修。

默者道:

“九欲已压制三欲。”

说着,他忽然察觉到了什么,道:

“另外两位Disciple ,也归来了。”

众人转头。

只见在那黑暗中,已经有两个人走来!

赫然便是默争、默餮!

看到他们两人,场中众人都是有些意外。

“默争Senior Brother ……怎么看上去不太对劲,他的耳朵呢?!”

“默餮Senior Brother 也是,皮肤怎么变得像是青绿色一样?他吃草吃多了?”

“两位Senior Brother ,你们可悟出了默道真意?”

他们纷纷发问。

但是,默争和默餮,却沉默不语。

默争眼中沉静,他根本自斩一刀,不只是斩掉了物理意义上得耳朵和舌头,而是把自己的听感、倾吐之能都从根源上斩掉了,所以,他根本imperceptible 其他人给他传递的信息。

可以说,他现在彻底自闭!

看着眼前的诸多黑暗生命,眼中闪过一抹cold and severe ,但很快压制下去了!

而默餮,则是眼中木然,唯有嘴巴,轻轻的一张一合,看起来……有些机械。

默者看着these two people ,也是有些懵了,这什么鬼啊……

为什么,自己似乎不能理解他们的沉默?

默争看起来,跟个聋子一样……

而默餮,沉默如树,似乎变得跟草木一般……

奇了怪了,难道,自己的默道水平不够?

这离谱了啊,身为Master ,居然不能理解disciple 们的默道……说出去不丢人了吗?

“嗯?these two people ,看起来怎么不太对劲啊……”

止者疑惑,道:

“默者Junior Brother ,你看得懂他们的沉默吗?”

默者本来在犹豫呢,听到这话,顿时脸上挂不住了,的:

“当然看得懂!”

说着,他brace oneself ,道:

“我观默争,他自闭耳舌,他的默道之心,已经坚定如铁!”

“而默餮,则是超越了凡俗,曾经饕餮于口腹之欲,但是如今,你看他,已经用默道真意,压制了自身的欲望!”

说着,他一挥手,道:

“默权,试试他们的默道!”

当即,他的Disciple 之一,默权走了出来。

默权走到默争面前,一said with a smile :

“默争Junior Brother ,你对默道的理解,全是错的!”

“我才是对的,你应该听我的!”

众人都等待。

他们都知道,默争最好争辩!

但,现在默争却只是默默nodded !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吃惊了。

“果然改性了啊!”

“默道……果然强大!”

“默争Senior Brother 真的comprehended 默道真意!”

众人惊叹。

紧接着,默权又拿出数份极为“美味”的黑暗圣源,放在默餮眼前。

但是,默餮却对那黑暗圣源丝毫不理,就像是没有看到一般,反而是盯着默权,沉默得让人害怕!

“果然!”

止者都是不禁nodded ,道:

“如此看来,these two people 的默道,的确已经成了。”

而默者,也是放心了。

他其实方才也有些打鼓,感觉看不穿默餮和默争,才故意让默权试了一下。

现在看来,的确,都沉默了,他们本来的欲念,都压制住了。

当即,他的道景地缓缓释放开来。

就像是一方黑暗的宇宙,在那宇宙之中,九颗巨大的black 星辰,宛如摩天巨轮般。

其中三颗黑暗星辰,已经变得如黑洞一般深邃,仿佛沉默的巨Blackie 色石头,令人不可探测。

而后,默争和默餮,被默者纳入道景地中,他们各自进入了一颗大星!

那Two Great Stars ,分别代表着默者好争辩、好饕餮的欲念!

他们归位!

这一刻,默者忽然感受到,大脑中一阵的眩晕,他仿佛听到了洪钟大吕的声音,在自己脑海中释放!

“……为了还宇宙清白的大业不懈奋斗……特别是那些青年天才、种子人物,暗中把他们诛杀在萌芽状态!”

“用有限的生命,为无限的事业而奋斗,用青春,写就还宇宙清白的长诗!”

“……宇宙的本律在呼唤你,黑暗的宿命在等待你,为了你的伟大梦想,救赎你那罪孽深重的灵魂!”

这些话语,让默者脑袋瓜嗡嗡的!

“不对劲……”

融合过程已经开始,而默者,却感觉……有问题啊……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内心,居然似乎开始对黑暗生灵厌恶起来,厌恶自己,厌恶黑暗的一切,想要把黑暗生灵杀死……

这是什么邪恶的念头?

妈的,怎么回事,默争这家伙经历了什么?

“不行,我得斩掉这种念头……”

默者急了,这样融合,他的精神会被影响到的!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来,让他变疯,对黑暗生灵动手。

但是,融合过程加剧,他已经无力抗争!

“嗯?不对……我怎么又多了一种念头……”

这个时候,他又发现,随着默餮融合,他自己……居然感觉到了一种饥饿!

那种饥饿,渴望吞噬……黑暗生命?

“特么的,还玩叠加?!”

默者都是惊了,默争想杀黑暗生灵,默餮则想要吞噬黑暗生灵?

这是要让自己变叛徒吗?

“不……”

他艰难地颤抖了一句,但是抵抗不了,默争和默餮,彻底融入了他的两颗黑暗大星之上。

良久,良久后。

默者才缓缓醒来,醒来的时候,他却有些茫然。

自己的默道,成了么?

好像……成了,代表好争辩、好饕餮的黑暗大星,的确平静了。

但,他却感觉自己脑子中有种怪怪的念头……

他忍不住moved towards 自己剩下的默权等Disciple 看了一眼,居然subconsciously 吞了一口口水。

但这种本能一闪而过,他很快平复了心绪和理智。

“默道快成功了。”

止者和暗者,都是欣喜。

“月桂有动。”

这个时候,默者忽然感应到了什么,道:

“太阴empress 的继承人,月帝……要走创世之路了?”

hearing this ,暗者顿时道:

“截杀之!”

“不可让他们真的带着一方world ,遁入历史岁月中。”

如果到那一步,再追杀他们,会很难!

默者nodded ,道:

“默权、默尸……你们去。”

他moved towards 自己的两位Disciple 开口。

两个男子走出,默权一身华贵的black 长袍,宛如aristocrats and nobles 一般,他代表了默者好权位的一面。

默尸则是个俊美的青年,他的脖子上,却挂着一串densely packed 的人骨项链,他代表着默者的另一个奇特欲念——恋尸!

两人当即起身而去。

“现在,起源之灯已经燃起了五盏……”

暗者looked towards 禁忌world ,冷漠地道:

“等九盏起源之灯都燃起,when the time comes ,他应该也会realm 彻底跌落……焚宙大阵,便能开启!”

他们的眼中,都是写满了期待之色!

而他们身后,默者却是在continuously 咬自己舌尖!

“好饿……莫名想吃人,要是两位Senior Brother 能让我吃一下,那就very good ……”

他源自本能地闪过a single thought ,但,顿时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了,急忙掐了自己一爪!

……

不久后,默权和默尸,就已经出现在禁忌world 。

“我们去哪儿?”

默尸slightly smiled 发问。

默权道:

“无数岁月前,太阴empress 和太阳古帝,准备在Kunlun Saint Realm 的两仪山,行创世之事,被我们扼杀。”

“如今,他们的继承人想要延续创世之路,必然会选择Kunlun Saint Realm 的,我们直接去就好了。”

默尸nodded ,他接着又发问道:

“Master 说的后手是什么,你可知晓?”

太阴empress 和太阳古帝身死之时,为了绝后患,黑暗之穹那边,留下了后手,设下了局!

默权slightly smiled ,道:

“你可知当年为什么太阴empress 和太阳古帝死了,Kunlun Saint Realm 和两仪山,却还能留下?”

“hehe ,想要重走创世之路,必须引immortal seed 入Kunlun 、引圣源入两仪,但……当immortal seed 落地、圣源进山之时,他们创出的,不会是想要的生命净土……而是,人间炼狱!”

“而我,将是这方炼狱的controller ,日月二帝创建出的人间炼狱,将是我权路通天的台阶!”

他好权欲,cultiva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名为“操heavenly technique ”,所谓的操heavenly technique ,便是操天下之权、掌天下之柄!

而日月二帝走的创世之路,不过是为他做嫁衣,当日月二帝真正创建出一方world 的时候,那方world ,却会被他掌控。

他将借此,达到操heavenly technique 的Peak ,并于Peak 中窥见默道真意。

这,就是默者让他前来的原因。

默尸nodded ,他也是一笑,道:

“你掌天下之权,而我……只需要掌天下之尸。”

“各种各样的尸体……我的藏尸楼,this time 可以装满了!”

……

此刻。

禁忌world 。

仙土之上。

仙土自成一方world ,在这方world 之上,处处都是生长的immortal seed ,仙光弥漫,虹霞万千。

仙云峰,仙土most peak 。

神月帝庭的人,已经登上此地。

“布阵!”

周明石大呼,道:

“各就各位,持掌formation flag !”

“在仙云峰上开启大阵,就能打开此地与Kunlun Saint Realm 的通道,把仙土的immortal seed ,引入Kunlun Saint Realm 中!”

——神月帝庭,除了派人前往仙土之外,也派人在Kunlun Saint Realm 那边,布下了另一处大阵。

两处大阵遥相辉映,引immortal seed 入Kunlun !

顿时,十八位Core Disciple ,开启formation flag !

而另一边,Zi Ling 却在低头作画,this time ,她作画的方式十分奇怪。

她的left and right hands ……同时作画!

right hand 持掌凰羽笔,笔下所画的,乃是这仙云峰周围数million li 内……各种各样的immortal seed !

而左手中,她却是斩下一缕自己的秀发,缠成画笔,在快速复制着right hand 画出的画作——她甚至还咬破了自己左手的指头,以血为墨!

left and right hands 起头并进,她的速度非常快,画笔如行云流水。

她的琼鼻鼻尖,都已经有了一滴细细的汗珠!

无人觉察,随着她作画,million li 内,一株草、一棵树、一朵花……都仿佛被某种冥冥中的力量影响,进入了她凰羽笔下的那方world 一般。

而后,她以一缕秀发缠成的画笔下,在复制右边画作的内容,当左边笔下画出的时候,仿佛周围million li 的空间,又被Zi Ling 左手下画作中的画面投射影响……

她悄然将million li 的immortal seed ,都用凰羽笔画进了画中。

而后,却又以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的笔法,借助自己的血,画出了million li 内immortal seed 。

如此一来,真实的immortal seed ,都在她右边画中,而此刻,million li 内的immortal seed ,已经被她替换,只是她一滴血的演绎而已!

这,就是她来此的目的……

既然黑暗已经为创世之路设下了局……那她以虚假的immortal seed ,替换真正的immortal seed 。

偷天换日!

终于,她画笔落下。

而另一边,月庭十八位Core Disciple ,已经启动大阵。

无人注意时,Zi Ling 轻轻一抖。

她以血画成的画作中,那些她复制下来的图像,就像是变成了真实的符号,悄无声息地汇入了大阵中。

随着她的画作抖动,周围million li 内,那些神圣的Immortal Medicine 、immortal seed ,忽然涌入大阵!

进入了大阵开辟的通道中!

……

同时。

圣土之上。

“林Junior Brother ,怎么还没好?就差你这一角大阵了,圣源之气,即将降临两仪山!”

来自太阳洲的烈日帝庭,entire group 已经在圣土上布下了大阵。

月庭那边,去实现“immortal seed 洒落Kunlun 境”,而他们此来,则是为了完成跳大神预言的另外一句:

“圣源流入两仪山!”

布下大阵,推动圣源气涌进Kunlun 中心的两仪山中。

Lin Jiuzheng 一said with a smile :

“马上好,别慌。”

他一边说着,一边以Vulcan Quill 飞速画下one after another spirit talisman 。

那些spirit talisman ,顿时变幻莫测,似乎将周围的一切圣源气,都控制住了一般。

他的道景地,悄无声息地展开一角,圣源气尽数涌入了他道景地中,而后,他的spirit talisman 却化作了one after another 圣源气,汇入了烈日帝庭的大阵,透过大阵,流向下方的禁忌world 。

……

此刻。

太阴洲与太阳洲的交界之处,Kunlun Saint Realm 。

这是一方被尘封的world ,从古至今,自太阴empress 、太阳古帝身死后,再也无人踏足。

而在今日,Heaven Descending Natural Phenomenon !

在浩瀚的仙土之上、广袤的圣土之巅,忽然有天河垂落!

immortal seed 洒落Kunlun 境,圣源流入两仪山!

尘封的Kunlun Saint Realm ,今日忽然rays of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虹光漫天,引发了天下人关注!

……

今天就这一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