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玉涡极具媚惑,看着天暗和冥至,眼波流转。

她乃是食精鬼,可以吞噬鬼物的怨饥,同样也借着鬼物的精魄成长。

“你带我们去亡土?”

冥至却是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只有Ghost King level ,才有资格开启祭坛,进入亡土中,你……不太够格啊。”

玉涡slightly smiled ,道:

“我cultivation base 不够……但是,我美啊。”

她的脸上,写满了自信,道:

“不瞒你说,亡土中,某位Young Master 要凑齐十位绝色丽鬼,就缺我了……所以,特许我入内。”

“伊璠鬼君等……都是我裙下之臣,已付出了代价……”

“不考虑考虑么?”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她笑着。

hearing this ,冥至startled ,道:

“十位绝色丽鬼?谁这么猛,禁得住十个食精鬼的摧残……猛人啊!”

玉涡said with a smile :

“未必有你猛……如何?献上你的精魄,我带你二人进去。”

冥至却摇摇头,道:

“……你已经搞了这么多鬼,真海后啊……”

“看来,曾经我走过的林荫小道,如今已是车水马龙……没有开辟感,this Monarch 不走回头路。”

hearing this ,玉涡怔了一下,随即一笑,道:

“好个喜新厌旧的冥至鬼君啊……”

“这样吧,我念旧情,带你们一起入内吧……”

她很淡定地开口。

但是,冥至眼中却顿时闪过一抹疑色。

玉涡这个食精鬼,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会这么好心,带他们入内?

“有阴谋啊……”

冥至心中闪过a single thought 。

但他犹豫之时,后方天暗却已经走了上来,道:

“好,我们同意了。”

“毛蛋你……”

冥至正要开口,但见天暗神色淡定,再看到天暗后方Lin Jiuzheng 、Wu Dade 、Jiang Li ……以及那只狗大人!

他顿时稳了,谁能坑到这几位啊!

什么阴谋……完全不怕的!

冥至当即也是nodded ,道:

“啧,didn’t expect 你念旧情……走吧走吧!”

玉涡却是looked towards Jiang Li 等三人,道:

“他们是who ?”

天暗indifferently said :

“恐怕你不知晓,Yellow Springs 是需要以活人之血浇灌,才能引出来的……所以,带着他们,才能得到Yellow Springs 。”

玉涡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但她却没在意。

“好啊……那,走吧!”

她摇曳身姿,带着天暗and the others 到了祭坛前。

见玉涡又带人来,剩下的七个男鬼君,却都不忿。

其中一个鬼君伊璠更是怒道:

“玉涡……凭什么……我们都陪你了,他们凭什么可以直接来?”

他们为了进入亡土,可是都陪过玉涡,让玉涡吞食了他们的精魄!

天暗和冥至,却什么也没有付出……

凭什么分一杯羹?

玉涡淡淡指着冥至,道:

“因为……他可以让我快活大半天,而你伊璠……跟针一样扎几下就完了,你那儿来的资格质疑?”

hearing this ,伊璠鬼君顿时气炸了。

妈的……这玉涡,太伤男鬼的自尊了!

就连冥至,都是愕然了一下,这玉涡……真的很毒舌。

其他男鬼君,也都是blushed with shame ,不敢说啥了……他们在玉涡面前,也坚持不过小半刻的!

提起来……伤自尊啊。

玉涡鬼君立身祭坛之上,取出了一枚鬼牙。

那鬼牙……乃是亡土中的存在,给她的信物。

瞬间,祭坛轻颤,仿佛唤醒了一方幽深隐秘的world ,one after another 繁奥的鬼道法则出现,垂落此地。

玉涡等八大鬼君,以及Wu Dade 、Lin Jiuzheng 、Jiang Li 、冥至、天暗等,也是上前。

立身祭坛上,光影错乱。

“亡土非善地,不宜让外界鬼物入内……我留下一阵,封禁此地吧!”

临行之前,Jiang Li 开口,他脚下无尽的Black-White Chess Line 射出,顿时将祭坛周围彻底控制住了!

短时间内,鬼物都难以接近这祭坛。

看到这Black-White Chess Line ,玉涡鬼君等,却都是眼中闪过惊色。

他们……不知想到了什么,都深深moved towards Jiang Li 看了一眼。

……

许久后。

眼前层层黑雾disappeared ,恐怖的死气,比外界浓郁几百倍!

邪怨之气,亦是爆发而出!

如果说,在鬼蜮之中,邪怨之气,是稀薄雾气的话……那么此地的邪怨之气,就像是everywhere 的海水!

四处漫灌。

“不……不对,这里的邪怨之气,我们根本抵抗不住!”

伊璠鬼君,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Not good ……我承受不了这么浓郁的邪怨,我的怨饥……又要发作了!”

“怎么办……”

“我……我想退回去了!”

其他鬼君也是惊恐开口,刚进入亡土,就已经有鬼萌生退意。

无他,这里的邪怨……根本不是外界的鬼物所能承受的。

怨饥……随时有可能发作。

“后退已无路……”

玉涡却是slightly smiled ,道:

“大家唯有向前。”

伊璠and the others 回头看去,果然见周围茫茫一片,根本找不到祭坛等。

“你……你这样会害死我们!”

伊璠有些惊恐。

“乖,别害怕,跟着我走。”

玉涡只是轻笑。

伊璠等神色难看,但现在,他们已经无路可退,只能舍命一搏,跟着入内。

行进不久。

“啊……”

一声凄厉大呼,一个鬼君终于控制不住,到了崩溃的边缘。

怨饥……即将发作。

其他鬼君,也是几乎到了忍耐的极限。

“我可以带给你快乐,安宁……”

这个时候,玉涡忽然伸出洁白的手臂,从那怨饥即将发作的鬼君身上抚过!

“啊……我给你,我全都给你!”

那鬼君控制不住了,顿时扑向玉涡。

鬼雾弥漫。

“我也忍不住了……”

“啊……”

其他鬼君,也是前赴后继,转眼间,七大鬼君,都是扑了进去。

在那黑雾中,顿时传出了男鬼凄惨又爽快的变态哀嚎,以及女鬼的婉转声……

Wu Dade and the others ,都是看呆了。

“你们鬼……真挺开放啊。”

Jiang Li 神色复杂地开口。

“这女鬼……怕不是早就准备好,在这里把这些男鬼彻底吃干净啊。”

Lin Jiuzheng 则是摇摇头。

而冥至鬼君,此刻也是不禁道:

“这食精鬼不安好心,我说怎么带我们进来呢,原来是想和我们干这个……果然是阴谋,阴谋!”

天暗纳闷,道:

“狗剩,你说的这个‘阴谋’,它正经吗?”

……

不多时,那黑雾就已经散开。

伊璠鬼君等……居然已经彻底消失了。

而玉涡鬼君,此刻更加容光焕发,媚光四射,雪白的大腿,在black 的裙摆中裸露,胴体如fine jade ,如正在等着人去品尝……

“en? you two ……”

她抬眼,看到天暗和冥至,却顿时疑惑了,道:

“为何……怨饥没有发作?”

她身上有来自亡土的鬼牙,才能无恙,其他的鬼物……impossible 扛得住啊。

她起身,moved towards 冥至走去,魅惑功夫散发到了极点,露出了最诱人处,酥声道:

“难道……我不够美吗?”

“你为什么不动心?”

在她看来,天暗和冥至,必然也已经到了极限。

只是在强忍。

只要自己稍加诱惑……

但,冥至却是看着她,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骄傲自豪的神色,道:

“你……当然不够美!”

“因为……”

“我最甜美!”

他一挥手,额头上一层鬼雾顿时散去。

四个字……烨烨发光!

那是……

“我最甜美!”

见状,玉涡顿时就怔住了……

这,这what the hell 啊?

fuck ……冥至一个dignified 大男鬼君,居然顶着这么四个字??

关键是……那四个字……居然给她一种神圣之感,似乎不容怀疑,不敢接近!

……

卡文,还有章在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