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冥至鬼君的脸上,写满了自豪和骄傲!

这一刻,仿佛顶着这四个字,他就是最靓的鬼。

玉涡震惊无比,因为,这四个字……真的太不凡了。

“怎么可能……这是何人所书,居然能够压制亡土中的邪怨……”

她喃喃着,subconsciously 地looked towards 了旁边的天暗。

天暗indifferently said :

“对不起,我只想做个好鬼,对你没兴趣。”

他的额头也有四个字亮起!

做个好鬼!

玉涡直接懵了,她subconsciously 地退后,然后,转身就逃。

因为,她明白,天暗和冥至,绝对有问题。

一秒记住https://m.xingshubao.net

但,她转身刹那,在她的脚下,黑白的棋线已经出现。

她瞬间被困在棋阵之中。

同时,一张黄符,淡然落下。

“no! 不要杀我,我是亡土‘鬼子’夜落选定的十妃之一!”

玉涡颤抖了,那张符,她感觉可以轻松打散她的魂魄。

“冥至,求求你……放过我,我可以献上我的阴元,求求你!”

她跪在地上,moved towards 冥至乞怜。

“阴元”乃是食精鬼cultivation 的根本,若能得到,能抵抗怨饥!

“我这么甜美,你觉得我需要么?”

冥至却是不屑极了。

而Lin Jiuzheng ,则是淡然道:

“Yellow Springs 在何处?”

“带路,否则,死。”

玉涡looked towards Lin Jiuzheng 三人,这一刻,她忽然才惊觉……这三人,貌似才是真正的主角?!

而天暗和冥至……貌似只是……

他们的奴仆一类?

“难道……是Divine Realm 中的人?”

玉涡顿时心惊,猜想到了无数,但,不敢反抗,只能道:

“请,请跟我来……”

……

此刻。

亡土中。

黑雾滚滚之所,邪怨滋生之处。

“reporting to 诸位鬼尊……我等已经奉命,用阴阳土一路吸引轮回Emissary 前来。”

“按进度,他们应该快抵达亡土了。”

尸乌Ghost King ,跪在了这片秘地前,沉声开口。

天宇上,一双巨大的鬼瞳,忽然睁开,幽深的绿光照射向大地。

“轮回Emissary ?”

那鬼瞳之后,似有疑问。

“是的鬼尊……轮回Emissary ,乃是三人一狗一龟!”

“这一路上,我们一路确认,阴阳土,就是被他们所得。”

尸乌Ghost King 道。

“你们如何确认……他们是轮回Emissary ?”

鬼瞳背后的存在,冷冰发问,道:

“轮回不显,缥缈Supreme ,在世间,何来Emissary ?!”

尸乌Ghost King hearing this ,顿时怔了一下,道:

“有一个叫做Ao Wushuang 的,把他们称之为轮回Emissary ,加上,阴阳土被他们得到之后,确实进入了within reincarnation ,再也感应不到,所以尸乌才确认,他们与轮回有关……”

巨大的鬼瞳之后,声音阴沉,道:

“Ao Wushuang ?带上来!”

尸乌Ghost King 恭敬道:

“是!”

他一道Ghost King 令传下,不多时,弥灵、葬玄已经带着one by one middle age person ,一个少女到此。

赫然便是Ao Wushuang 、陆采灵。

Ao Wushuang 此刻脸都是绿了!

他眼中,满是恐惧啊。

这地方太诡异了,too terrifying 了。

自从进入鬼蜮以来,他都是绝望了,彻底绝望了。

这地方全是鬼,他觉得,this time ,就算是自己那邪门的命运……都扛不住了!

而且,此刻感受到前方秘地中传出来的波动,他直接阵阵腿软啊。

那种威压……unimaginable !

陆采灵更是恍惚了,muttered :

“亡土秘地中的……Supreme Existence ……”

这里,equivalent to 她们Monster Realm 中曾经的至高Holy Land “Flower Fruit Mountain ”!

究竟是什么样的大局,牵扯到了亡土,让亡土中的至高,都亲自关注……

天宇上,鬼雾中,巨大的绿色鬼瞳,rays of light 扫过Ao Wushuang 。

Ao Wushuang 顿时一阵冷汗,直接就要跪下了,哀呼道:

“鬼大王,不要杀我啊!”

但,他还没有跪下呢,一股莫名力量,直接让他僵住了。

一动不能动。

在那天宇上,那巨大的鬼瞳之中,此刻居然露出了一抹look of shock 。

“你……你……你先别跪!”

那宏大的鬼尊声音,似乎很意外,还带着一丝急切,道:

“你为何长这样?!”

Ao Wushuang 懵了,道:

“father and mother 生的……也由不得我啊?”

那鬼尊更惊了,道:

“你还有father and mother ?!”

“你father and mother 呢!?”

Ao Wushuang hearing this ,顿时心中有点儿不满意了,这什么意思啊,合着自己没爹没妈,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但,他还是obediently and honestly 道:

“reporting to 鬼大王……我从小就是个孤儿,从小就苦命啊。”

那双巨瞳盯着Ao Wushuang 反复看,忽然道:

“骨尊、姜婆……你们看,此人是否……很像传说中的那个……”

一时间,在前方秘地中,有巨大如山岳的白骨巨尊站起,隐秘之中,有断桥呈现。

Ao Wushuang 更加发抖了,因为,他感觉到,有莫名存在的目光,扫过自己。

“曾经在帝庭上有一把交椅,霉运Wushuang ,号称世间‘瘟帝’的那位?”

白骨巨尊subconsciously 失声开口。

“不可念诵其名讳!”

这个时候,断桥上的姜婆,却急忙呵斥,道:

“Emperor 隐绝,唯有不念不想,才能让他们永寂!”

“当我等想到他们……便会让他们醒来,为他们指明归来的道路!”

hearing this ,白骨巨尊也是悚然,急忙以great magic force ,斩去自身很多杂念。

同时,巨瞳鬼尊,更是瞬间引九千重鬼幕,遮蔽此地,让这里的一切,不被外界注视!

九千重鬼幕之下,此地秘而又秘!

此刻,在重重鬼幕保护之下,几位鬼尊斩去杂念,才敢继续低语讨论。

“无论如何……此人与某位……很像,我怀疑,这人,会不会也带着霉运啊……”

巨瞳鬼尊似乎有些忐忑。

对传说中的那位,他纵然为尊者,都不寒而栗。

因为,关于那位的传说太令人恐惧了,走到哪儿,哪儿就灭族、亡国,据说,在那位证道的年代里,尊者、Emperor 不断陨落,被称为“瘟帝Era of Darkness ”……

凡是与之相关的,肯定都瘟得很,不得不防啊。

“放心吧,此人不过是一个小小True God ,真与传说中的那位有什么关联,也瘟不到那里去的……威胁不到我们。”

断桥上,姜婆却是沉着。

巨瞳鬼尊则是muttered :

“轮回出,曾经消失在岁月中的Emperor ,都有可能跳出来……难道,此人便是一颗棋子吗?”

姜婆接着道:

“前几日,Yellow Springs 复流……虽然只有一两滴,却是一个迹象。”

“如果此人,真的是某些不可念想的存在送来的,那么此人的血,必能够重启Yellow Springs ……”

“重启Yellow Springs ,轮回必现……”

“带此人去Yellow Springs ,杀了他,用他的血,浇灌Yellow Springs 泉眼!”

她的声音中,带着森寒之意!

“如果,此人真是那些存在送来的,拿他的血来浇灌Yellow Springs ,岂不是中了那些存在的计?”

“when the time comes ,真的跳出一两位……我等如何敌?只能空为他人做嫁衣!”

巨瞳鬼尊担忧地开口。

姜婆却coldly said :

“别忘了,纵然those characters ,也并非无敌……”

“若真敢跳出来,我等便让灾厄重现!”

“届时,Emperor 又如何?传说中的十灵十尊等,早已亡绝,Emperor ……挡得住滔天诡异吗?”

她的话语,让白骨鬼尊和巨瞳鬼尊,都是一惊。

这……堪称疯狂!

但,那未知的恐怖诡异,的确是他们唯一能够震慑Emperor 的后手……

尽管那后手,他们并无法掌握。

诡异灾厄出,天崩地灭,灾厄纪元都将重现!

“说到Yellow Springs ,一年前那个异数,究竟死了没有?”

白骨鬼尊忽然接着发问。

一年前,一个狂人杀进亡土,搅得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

亡土差点儿被打裂,但最后,他们几人出手,将之镇压。

但,却并未彻底将其击杀,那人逃进了Yellow Springs 地……

“他逃入Yellow Springs 地之时,Yellow Springs 正值‘死季’,入死季中,彻底湮灭,此乃铁律。”

Yellow Springs 地极其mysterious ,生死逆转,分为“生季”“死季”,“生季”之时,入其中大有好处,比如如今,Yellow Springs 居然复流,对鬼物来说,都是Supreme great opportunity 。

而“死季”却代表着永恒的寂灭,哪怕是鬼尊入其中,都会直接消弭。

巨瞳鬼尊淡漠,道:

“一年过去,他必死无疑。”

白骨鬼尊也是nodded ,道:

“如此便好,那人成长速度太过恐怖,若是其棋道,breakthrough 到Venerable Level ,世间恐无敌矣……”

……

终于,九千重鬼幕被揭开。

“将此人带去Yellow Springs 地,我等,交给在那里等候的鬼子——夜落。”

冷漠的话语响起。

秘地外,尸乌Ghost King 恭敬道:

“是!”

他当即带着Ao Wushuang 、陆采灵离去。

……

“唔,吾有感,又有三个活人,进入了亡土中。”

忽然,天瞳鬼尊眸子,不知looked towards 某处。

“应该就是这Ao Wushuang 所说的轮回Emissary ?”

姜婆却是冷笑,道:

“Ao Wushuang 若是那些存在落下的子,料来这三个轮回Emissary ,也是如此……hehe ,就让他们来吧。”

“这场惊天局,Divine Realm 、梵庭……多来一些,才有趣。”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