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 Im Really Not The Master Of The World Chapter 70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经过方才一番试探,两大God Emperor 狼狈退场。

一个举掌自伐,一个抬脚狂啃。

这台阶有着某种幻境,就连God Emperor 都会unconsciously 中招!

现在他们都已经怕了,不敢再轻易尝试。

所以,他们的目光都是落在了Su Baiqian 身上。

方才,正是这个少女,迈步走上台阶之时,大雾散尽,门后更是有heartbeat 声响起。

她,难道才是解开此地此地的关键吗?

而Su Baiqian ,此刻却是沉思了一瞬。

她心思玲珑,当然看得出,林半阳and the others 只不过是想要利用自己……

但她想了想,这……并不terrifying 。

然后,她当即迈步,走上台阶。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一步踏上!

大雾稀薄!

Second Step 出!

浓雾消散!

随着Su Baiqian 走上台阶,这方区域笼罩的mysterious 大雾,全部消失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有种云开雾霁之感,呼吸都顺畅了很多,那种大雾带来的阴郁为之一空!

“真的与她有关!”

“此女是什么来历?”

“难道,她才是这方密地的destined person ?”

众人吃惊地议论着!

方才,两大God Emperor 都走不上去,引来大雾满天、幻境出现,最终狼狈退场。

现在,一个少女淡然上前,却让大雾消散!

这代表着什么?

同时,在那门后,更忽然“peng” 的一声。

这一声响动,雄浑而有力、沉郁而清透!

所有人都有种感觉,仿佛他们紧靠在某颗巨大的心脏面前,心脏的一声跳动,让他们的浑身都几乎要与之共振。

两大God Emperor ,眼中都是无比紧张,盯着那道门!

“hehe ……什么destined person ,你只是马前卒罢了……”

他们盯着Su Baiqian 的背影,心中的想法是一致的。

等Su Baiqian 开启了此地,when the time comes ,一切机缘还不是他们做主?

Su Baiqian 只是炮灰,终究只会为他们做嫁衣。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Su Baiqian 一步步,走上了十ninth rank 台阶。

她站在地十ninth rank 台阶之上,看着面前的stone gate 。

stone gate 伸手可触及。

这一刻,Su Baiqian 忽然有种莫名的忐忑。

像是面对一段尘封的历史,像是要揭开岁月的真相。

那道stone gate ,像是也感知到了她的到来,轻轻颤动着,似在等待她去推开……

Su Baiqian 深呼吸了一口。

伸出slender jade hand ,放在stone gate 之上,她轻轻一推……

轰。

stone gate 应声而开!

一道炫目的white light ,迎面而来。

这一刻,Su Baiqian subconsciously 地闭上了眼睛。

这道white light ,像是搅动了岁月的轮回、激起了因果的海洋!

Su Baiqian 感觉,自己像是置身于另一方时空中,像是有低声呢喃,正在呼唤自己。

她睁开眼睛,looked towards 前方。

那是一片繁华盛开的大地,两叶草茂盛地生长,遍地开花。

药气与poison qi 冲天而起,互相交错,在天穹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Tai Chi Chart 案。

而在花草间,一个一身素麻衣的少女,翩跹而过,从天际飞来,落在了花草的中央。

在中央处,生长着一株最为奇特的两叶草,两叶同茎,一叶为黑、一叶为白,叶形似菖蒲。

在两叶草下,一只Small Fox 正趴着,睡得十分香甜。

那只Small Fox 浑身雪白,十分可爱,而最奇特的是……它居然有着九条尾巴!

素麻衣少女坐了下来,lightly 抚了抚Small Fox 。

Small Fox 舒服地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少女的手,而后睁开眼睛。

Small Fox 大眼灵动,道:

“找到那位的踪迹了吗?”

素麻衣少能摇摇头,道:

“没有。”

“这时间与他相关的一切,都消失了,就连知晓他名的人,都越来越少……”

“除了我们几人还记得,他好像被the entire world 遗忘了……”

说着,少女的脸上,有一丝黯然,muttered :

“他没有留后手,没有留牵挂……上路太过决然,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是在赴死……”

Small Fox 也紧张起来,道:

“他回不来……这场大祸怎么办?我们……挡得住吗?”

素麻衣少女默然,她抚了抚Small Fox 的头,道:

“他会回来的……”

“当他回来的时候,或许我们将不再恐惧,不再担忧,this world 将得到真正的繁荣和太平。”

她温柔的语调中,却蕴含着一种坚定的力量!

“什么时候……他才能回来?”

Small Fox 喃喃着。

素麻衣少女道:

“也许是万古后……也许是我们寂灭之后。”

“我们唯一能做的,或许是为他留下一盏灯,一盏……回家的灯。”

“小婵,我得走了。”

少女轻轻抚摸着Small Fox 的头,Small Fox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竭力想要抱住少女的手,但它却involuntarily 地昏睡过去。

“睡吧……睡醒了这一觉,带着火种,去创建一方新的净土,舍弃祖界,不要再回来。”

她说完,站起身来。

两叶草轻轻拂动,似乎在挽留她的衣角。

“大祸已经降临,你们得后撤保存火种,而我们……必须去那条路。”

“那条路,‘那位’曾经踏足过,如今一定发生了什么,才让灰雾world 如此疯狂……”

她说完,起身而去,不再停留。

她的silhouette 逐渐远去,直至消失。

许久后。

Small Fox 才重新醒来,它惊惶的寻找,灵动大眼中泪水婆娑,在呼唤着少女的名字。

但她却终究已经寻不到那少女了,只有两叶草轻垂,似乎在安慰着它。

“她走了……呜……我要去护送火种,我要听她的话……”

Small Fox 擦擦眼泪,站起身来,它带着两叶草,离开了这片繁华盛开之地。

……

画面陡然一转。

滔天大战,灰雾弥漫!

天穹炸裂,大地崩塌,星辰如灯灭,powerhouse 如蝼蚁。

在无尽的大战中,滚滚灰雾内,诡异生灵层出不穷。

然,在一处boundless void 中,不祥灰雾满天却寂静,诡异生灵云集却无声。

boundless void 中央,一株两叶草下,一只白狐,尾巴舞动。

随着它的引导,整个空间宇宙,都像是变成了一方幻境。

很多灰雾powerhouse 步入这方空间内,明明携带滔天killing intent 而来,最终却都迷失了。

有生灵莫名奇妙在朝拜。

有生灵举掌自杀。

有生灵嚎啕大哭。

……

而在幻境之中,两叶草的black 叶片,轻轻垂落,无形的poison qi 落下。

这些诡异生灵甘之如饴,然后都死去。

这是一种无声的屠杀。

纵然灰雾滔天,诡异生灵不绝,但却无一人,能够在这方幻境中乱来。

这里甚至连尸骨都不剩,那种black 叶片落下的毒,连灰雾本源都毁得干干净净,中毒者skeleton doesn’t exist !

这里成了最诡异的杀伐地,堪称powerhouse 的化骨场!

最终,这种无声的杀伐,却引起了浩瀚时空中的剧烈波动!

在这方幻境的上方,似乎出现了一片灰雾时空,在那片灰雾时空中,有supreme powerhouse 低声怒吼。

“一处幻境一株草,杀我world 三千天才……本尊若不出手,整个灰雾world ,怕是都会被尔等杀绝了!”

那supreme powerhouse ,隔着一方时空出手,点出一指!

那a finger pointed ,似乎有densely packed 的时空碎片,为之铺路,让那一指的formidable power ,降临此间!

场景无比壮观,深邃的虚空之中,时间和Law of Space ,如天路降临,威势无穷,贯穿了万古岁月,击碎了无垠虚空。

仿佛岁月与空间构筑了一道河床,而那一指之力,就是河床上奔涌而来的狂流!!

这一刻,白狐和两叶草,都感觉到了那种滔天的能量波动!

白狐九尾齐出狂舞,如孔雀之屏!

两叶草草叶相合,幻化出poison qi 之掌!

——来者搁着时空出手,九尾之幻境、两叶草之毒,均无法影响到对方,只能硬抗!

一只狐,一株草,要抗衡这惊天一指!

然,这一指落下,Nine-tailed Fox 九尾断绝,瞬间喋血,两叶草两叶枯黄,直接草叶萎落!

——九尾擅幻、两叶靠毒,battle strength 并不算绝巅!

仅这一指,便已让Nine-tailed Fox 和两叶草,都陷入了死境中……

一指落下之后,那片灰雾时空,便已经缓缓消失。

此刻,草毁、狐亡!

“守护火种……守护火种……”

在临死至极,Nine Tailed White Fox ,灵动的大眼睛已经迷茫失神,但却有种坚定的精神,依旧支撑着它!

“不……主人让我守护火种,我要守护这里……”

“让我化最后一方幻境……”

“主人不归,幻境不破,天狐之血,截断Star River !”

白狐喋血,燃烧最后的残命,在浩瀚Star River 中,演化出无尽的幻境!

那幻境,宛如一片片错落的时空,亦真亦幻,凋零残破,似乎永恒不可踏足的禁地!

白狐死去。

而在Nine Tailed White Fox 拼命之时,那枯萎的两叶草,也是燃烧最后的药性,保住了Nine Tailed White Fox 的一滴血,让那滴血落入世间,不断轮回……

然后,狐与草,同归寂灭!

这一刻,Su Baiqian 眼中有泪……

她已经全然明白了……

昔年一去,白狐divine grass 皆战死。

如今,她归来了。

……

同时。

在石阶之外的某处隐秘in the sky ,一个诡异老者,眼中写满了震撼!

别人无法感受到岁月的波动,但是他却窥见了部分。

所以此刻,他震惊至极!

“残破Land of the Lost ……居然是那只狐狸死前所化的幻境?!”

他是从混沌祖界,穿越所谓残破Land of the Lost ,找到了这方The World of Living 的。

他深知,那方残破Land of the Lost 有多terrifying ,纵然他已经上路,堪称道Ancestral Rank 人物,但是也几乎是九死一生!

而且,他一直觉得,自己能过来,还是因为残破Land of the Lost ,自己产生了某种变化,似乎不再那么排斥外界。

否则的话,他觉得浩大的混沌祖界中,恐怕没有几人敢踏足!

而现在,窥视到这岁月一角,他心中更是掀起了heaven overflowing giant wave !

“特么的……我总算知晓,那只狗以及这些youngster 的来头有多大了……”

“那只狐狸,放在整个混沌祖界,也是真正的Supreme 巨头啊!”

“绝对是前白雾时代的惊天生灵!”

这一刻,诡异老者心中震撼了,他didn’t expect ,这小小The World of Living ,居然和Nine-tailed Heavenly Fox 这等巨佬,产生了关系。

同时,他的心中,也油然闪过了一抹贪念!

如果,自己能拿到这里的机缘……

至少能少奋斗两千万年啊!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