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 Im Really Not The Master Of The World Chapter 71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岁月之影,突如其来。

场中无数人盯着那道门,眼睛都被炫目的white light 刺的逼上了。

唯有站在门前的Su Baiqian ,以及Wu Dade 、Yun Xi 、Black Doge 、狐小婵几人,同样产生了共鸣,他们也能看到那方时空中发生的过往。

“狐妹死前,化出最后幻境,斩断了净土与混沌祖界的联系……”

Black Doge 喃喃着,道:

“它的幻境,就是守护这方world 的长城,Su Baiqian 不归来,幻境便不会消失……”

他的狗眼中,有些失落。

“汪……本帝当年或许不该离去,如果我留下,或许大家不会死得那么透……”

它有些自责!

“原来此地,与前世的Baiqian younger sister 有关……”

Yun Xi 也是恍然大悟。

记住网址m.xingshubao.net

而狐小婵,此刻更是忽然有所感,她身躯在轻轻发颤!

方才在那片white light 中,她窥见了另一幕:

Nine-tailed Heavenly Fox Bloodstained Firmament ,焚尽最后命元,化出一方截断Star River 的幻境,几乎死绝。

但,却有一滴血,被两叶草保住,滴落在神Sacred Beast 山中。

她们银Fox Race 的祖先,曾被那滴血所染,那滴血,借银Fox Race 万世轮回,直至今日……

狐小婵感觉到了自己体内血液,几乎在沸腾。

她似乎明白了一切。

宿命的轮回,使命的summon ……她忽然欣然一笑,顺着台阶走上,然后在white light 之中,化作了一滴血!

那滴血,飘立于Su Baiqian 掌心之上。

Su Baiqian 的脸颊上,冰冷的泪珠滑落,她低头,looked towards 手中的那滴血……

然后,她走进了stone gate 之内!

步入其中,只见门内空荡荡的,别无他物,唯有一只化作石像的狐狸,以及两片枯黄的草叶。

狐狸石像,却像是连接着万千的world !

随便一眼,Su Baiqian 就能看到那些world ,纷纭错杂的光影。

那些浩瀚错杂的world ,就是白狐所化的最后幻境。

她看到一道青铜巨门,屹立在幻境的后方,一条Black Doge ,在那门后游曳……

她看到幻境之中,有一些帝者归来,身上带着眼瞳的印记……

她还看到,在遥远的幻境某地,一些浑身散发着Chaos Aura 的Cultivator ,正在挖掘幻境中的坟墓,浑然不知就连那些坟墓,也只是虚妄而已……

Su Baiqian 的目光,缓缓收了回来,落在了白狐石像之上。

“我回来了。”

“你也会回来的,对吗?”

Su Baiqian 缓缓走到了白狐石像前,轻轻抚摸着那石像。

她掌心中,狐小婵所化的那滴血,落在了石像之上。

这一刻,石像如有所感。

那层层石皮,居然缓缓龟裂!

同时,石像化出的无尽幻境,也在这一瞬间,缓缓消失。

残破Land of the Lost ,像是陷入了末日般!

大片大片的岁月时空,忽然消失,只剩下冰冷浩瀚的黑暗虚空。

“发生了什么?”

某处in the sky ,正moved towards The World of Living 进发的几尊Divine Dao 帝者,都是震惊了。

“残破Land of the Lost ……那些沉浮永恒的时空,居然不见了?”

轮回Great Emperor 脸色惊恐!

“那些时空,难道不存在,只是幻境吗?”

Celestial Master Dao 祖God Emperor 震惊道:“难道我们在这里迷失的十几万年,都只是被幻境迷了心志?”

Demon Emperor 则是震撼道:

“怎么可能!残破Land of the Lost ,乃是封禁The World of Living 万古的Land of Peril ……什么样的存在,能布下这样的幻境?”

他们不知。

但,他们周围,那些曾经无比真实,被他们视作thunder pool 不敢逾越一步的错乱时空,如今都是消失了……

他们茫然四顾,置身于boundless 的黑暗中。

而在遥远的前方,似有一方world ,渺若沙尘。

“我们居然直接看到了The World of Living ……”

Demon Emperor 喃喃着,他们都认出了,那方world ,应该就是The World of Living !

“看来,残破Land of the Lost ……真的只是一种幻境,隔绝了The World of Living 与外界,让The World of Living 之人不得走出,也让外界之人,不得踏入The World of Living ……”

Celestial Master Dao 祖God Emperor 开口。

他回头,looked towards 与The World of Living 相对的另一个方向,道:

“那边……似乎有一片更加浩瀚的world !”

……

神Sacred Beast 山,秘地中,门内。

随着那一滴血,渗入白狐石像中,白狐石像顿时龟裂。

而那因为白狐石像而存在的无尽幻境,都也已经消失了。

“主人不归,幻境不破,天狐之血,截断Star River !”

Su Baiqian 喃喃着,她明白这一切变化的原因。

Nine-tailed Heavenly Fox ,至死都在等,等待着Su Baiqian 的归来,而当Su Baiqian 归来之时,也意味着,在岁月下游,一切局势都已经逆转……

用来防范敌人,守护The World of Living 的幻境,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会自动消失。

“我归来了……幻境已消,你……该回来了。”

随着Su Baiqian 的话语,那石像如有所感,”Pa” 的一声,全部碎裂了。

在其中,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幼崽,正熟睡着,它睁开眼,灵动的眼睛中有些迷茫,仿佛已经忘记了一切。

Su Baiqian 知晓,这是那滴血的重生,历经千百世,Nine Tailed White Fox 如Su Baiqian 一般,早已失去了previous life memory 。

但,白狐却对Su Baiqian 很亲近,起身依偎到Su Baiqian 怀中。

“啊呜……”

Small Fox 发出了低沉叫声,无比亲昵,蹭着Su Baiqian ,heartless 的样子。

纵然相隔无尽岁月,再次重逢,她们依旧亲近如故。

Su Baiqian 摸着Small Fox 的头,眼中也是百感交集,怜爱无比。

然后,她接着looked towards 一边枯黄的草叶。

两片枯萎的黄叶,各有手掌大小,叶脉分明,纵然枯萎,依旧带着某种不可想象的气息!

她伸手,要捡起黄叶。

而此刻,后方却传来了一声大呼:

“住手!”

God Emperor 林半阳and the others ,终于也已经反应过来。

他们看到了门后的景象,此刻都是急切非常。

“此地……极有可能和传说中的十尊十灵有关……那石像,极有可能是十灵中的某一位!”

王极云眼中贪婪之至,shouted :

“那狐狸,那medicinal herb ……本帝志在必得!”

他直接冲上台阶,到了门前。

——此刻幻境之门已经打开,Nine Tailed White Fox 前世留下的一切幻境,都因为Su Baiqian 的出现而消失,所以,石阶自带的幻境已经失效。

他们可以冲进其中了

林半阳也不遑多让,几乎与林半阳同一时间抵达。

两人正准备入内,却感觉耳畔风声一过!

one silhouette ,已经在他们之前,迈入了那道stone gate 。

那是……舒勒浩驰!

“敢尔!”

“停下!”

林半阳和王极云,都是怒吼。

而那道silhouette ,已经立身门内,他眼中露出了狂喜之色,道:

“haha ……一切机缘,都是属于我舒勒浩驰的了!”

此人正是Gold Devouring Mouse 一族的God Emperor ,舒勒浩驰!

林半阳和王极云,都是大惊。

这世间,居然有出了他们之外的第三位God Emperor ?

他们都是old fox 了,此刻见到这一幕,全然明白了。

这一切,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是一场阴谋啊……

神Sacred Beast 山的King of Myriad Beasts ,早就已经成为了God Emperor ,却不为世人所知,this time ,是利用他们,来此地打开stone gate 。

然后,再伺机出手抢夺!

这舒勒浩驰,一直藏在暗中,在等待这一刻。

舒勒浩驰,moved towards Su Baiqian 森然一笑,道:

“little girl ,你可以去死了!”

他感觉,自己已经闻到了胜利的味道,一抬掌,就要诛杀Su Baiqian 。

但,就在他cultivation base 释放的这一刹那。

忽然一道惊雷,自Nine Heavens 降落,迅捷无比,精准而来,直接轰在了舒勒浩驰的头顶!

舒勒浩驰顿时震惊了,他抬眼看着那道惊雷,感受到了毁灭的味道!

“不……这是怎么回事?”

他cry out in surprise ,惊恐无比。

然后,heavenly thunder 轰顶,舒勒浩驰,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呼。

他直接被轰得化出了原型,变成了一只硕大如乳猪的golden 老鼠,Divine Soul 则是in this brief moment ,直接毁灭了。

同时,它身上的灰雾本源,也被劈得丝毫不剩!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巨震!

这是怎么回事?一尊灰雾God Emperor ,居然被灭得这么突兀,这么诡异??

所有人无不震撼,同时,也感到了莫大的疑惑!

……

晚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