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 Im Really Not The Master Of The World Chapter 71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场中所有人,都陷入慌乱中!

两大God Emperor ,居然unfathomable mystery 就中了毒。

现在,他们两人简直凄惨至极,看样子就知道痛到极点,关键是,还叫不出……

太惨了!

“hmph ,这些人沾染灰雾,妄图统治The World of Living ,恶有恶报!”

Yun Xi 也是开口,道:

“对了,他们预计多久会痛死?”

Su Baiqian 道:

“半刻钟内……嗯……我加点儿药,让他们稍微活久一点点?”

说着,她直接就上前了,在两尊God Emperor 身上,都是洒下了一些medicine powder 。

两尊God Emperor ,明明都已经痛得窒息了,但是现在,却莫名又催生出一股life force ,让他们生命得到了延长!

首发网址htTps://m.xingshubao。net

但,两人的眼中,却满是惊恐。

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之下,他们恨不得早点儿死……现在,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了!

而另一边,Wu Dade 和Black Doge ,都是默默退后了几步,惹不得啊。

Wu Dade looked towards Su Baiqian 的目光中,都是多了一丝复杂,从今日后,谁还敢惹Little Junior Sister 啊……

用毒Major Perfection ,就连God Emperor ,都在unconsciously 间中毒。

他估摸着,现在最让人恐惧的,反而是Little Junior Sister ,毕竟,十位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中,还没有一个人,有过灭杀God Emperor 这种战绩……

可以说,只要给她施毒的机会,这The World of Living ……除了村里,估计没人扛得住了。

而各大族,见到这一幕,更都是惊恐了!

他们looked towards Su Baiqian ,眼中都是恐惧非常。

谁能想到,如此清雅恬静的一个少女,居然用毒如此Major Perfection 。

如此terrifying !

“怎么用的毒,她怎么用的毒?我号称毒王,居然没有发觉丝毫!”

毒王杜沉石,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他subconsciously 地走了过去,似乎Su Baiqian ,已经是他精神world 的唯一Sovereign ,他猛然moved towards Su Baiqian ,跪了下去!

“求senior 收我为徒,教我用毒!”

他发自肺腑地开口,moved towards Su Baiqian 磕头,道:

“Junior 可舍弃一切,求senior 收我!”

这一刻,所有人都更加震撼。

杜沉石……

一代毒王啊,名满神域,号称曾经poison to death 过God King 的人。

但是如今,居然对一个少女自称Junior ,称其为senior ,还要拜她为Master ?

传出去,谁会信?

“她不止是毒道大家,在Medicine Dao 上,也是究极天人!”

药王也是喃喃着,这少女用的药,居然可以催生临死之人的life force ,对God Emperor 都有效……

unheard-of !

想到这里,他也是一步上前,同样跪下了,道:

“求senior ,收我为徒!”

诸多大族,再次死寂了。

药王……

也跪了!

“药王毒王……在这个少女面前,的确连蝼蚁都不算……”

“能poison to death God King ,就是药王毒王的终极了,但这少女,可是能灭God Emperor 啊……”

“无敌……”

众人都是无比敬畏,乃至胆寒。

而Su Baiqian 看了两人一眼,道:

“你们想学毒和药啊?”

“嗯……我建议你们,下辈子重新来过。”

她轻轻挥挥手。

毒王和药王,忽然都呆滞了,然后,倒在了地上。

死了。

她毒杀了药王和毒王!

these two people take the side of the evil-doer ,她当然不会留情。

而此刻,地上一只翻滚着、痛苦着的林半阳、王极云,终于死去,尸体都没有留下,化作一滩水迹。

“God Emperor ……”

“God Emperor 死了……两尊God Emperor 陨落,这……这是纪元的末日吗?”

“灰雾时代刚刚降临,就要被改写?不,上天怎会如此戏弄我等!”

各大族,很多人无法接受!

自灰雾本源降临,God Emperor 出现,整个神域都认为,属于灰雾的时代已经降临,灰雾将会为The World of Living ,铺好通往Divine Dao 之外的道路……

如今,两尊God Emperor 死去!

意味着所谓的灰雾时代,难道只是一场骗局?一场大梦?

意味着各Great Family ,都走错了路?

“逃……快逃!”

而此刻,林澜风更是一声大呼!

他转身拔腿就跑!

就连God Emperor 都死了,不跑,他们也全部都得完蛋。

一时间,Luo Family 、Gold Devouring Mouse 一族、Wang Family 等,都在奔逃!

但,这是徒劳的,Black Doge 已经走出,吃完了药的它,今天显得无比神猛,忽然一声大叫!

“woof! ”

这一声叫出,恐怖的音波,瞬间降临,犹如毁灭一切杀劫,横扫各大族。

那些被音波扫过的powerhouse ,都是瞬间爆炸,blood mist 纷飞,破碎的肢体洒落得到处都是,场中好似化作了Asura 场。

几乎全灭!

场中还活着的生灵,寥寥无几,只有一些动物等。

“都……都死了,我,我还活着?”

一头Fire Phoenix ,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它惊喜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

旁边一头Rain Dragon ,也是有些怔住……就连Venerable 、亚帝等都扛不住,他们居然活下来了?

而Wu Dade 见状,已经上前,大happily said:

“可以可以,这一波,又能吃好久了!”

“收货,回村又能开席了!”

他取出了绳子,把Fire Phoenix 、Rain Dragon 等全都锁了起来,栓成了一大串。

此刻,这群Divine Beast ,才是反应过来……

这些人留下它们的性命……居然是为了,吃它们?

瞬间,这些Divine Beast 都是哀嚎起来,心态崩了。

“咦,死狗,这家伙怎么还是人形啊?”

忽然,Wu Dade 发现了前方,一个瑟瑟发抖,正在趴着的old man 。

“无知的人宠,他本来就是人!”

Black Doge 开口,转头looked towards Yun Xi ,一脸谄媚,道:

“这个Old Guy ,好像和您有些因果,要留,还是要杀了?”

Yun Xi hearing this ,looked towards 那老者。

那老者……赫然便是林雪涵的grandfather ,Lin Family Venerable ,林澜天!

“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林澜天此刻,抬眼looked towards Yun Xi ,宛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道:

“不要杀我……我,我是你的外great-grandfather 啊!”

他哀求起来,道:

“……你……你叫什么名字?姑娘,你的身体内,流着我的血……你不能杀我,你若杀我,天理不容啊!”

但是,他这句话刚刚说完,一道heavenly thunder ,忽然落下。

bang!

直接劈在了他的身上!

“啊……”

林澜天一声惨呼,半边身体都被劈没了!

“不……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林澜天惊恐万状,他无法想象,为什么,自己一句话……就引来了雷,受到了great calamity !

难道,是因为林雪涵的私生女?

不……impossible ,对方怎么会有这种能力……他不相信!

“咦……这不是没出The World of Living 吗?怎么也有heavenly thunder ?”

Wu Dade 也是很好奇。

而Black Doge ,却是不屑道:

“这old man 想不开非要courting death 而已……本来,trifling Divine Dao 层次,连牵涉因果的资格都没有,但,此人与Yun Xi 有丝丝缕缕的关系,还敢口出狂言……也会引来heavenly punishment 的!”

“得亏是在The World of Living ,而且The World of Living 的祖Heavenly Dao ,也消失了,否则,这Old Guy 凭这句话,进入轮回的资格都没有,直接成劫灰。”

它道出了很多秘闻!

在Yun Xi 身上……有着不可言说的因果。

但,ordinary person 根本无法接触那种因果。

正如一只蚂蚁,对着Nine Heavens wyvern 怒骂,又有何用?Heavenly Dao 看will not 看蝼蚁一眼。

只有位格足够高,才有论及因果的资格。

如诡异老者,堪称道Ancestral Rank ,也只是堪堪跨过门槛,有了触及因果的资格而已。

而Yun Xi 看着林澜天,眼中却是如看陌路人。

外great-grandfather ?

她没有丝毫感情升起,甚至,还有一丝恨。

through childhood ,她一直在追问father ,mother 去了何处……

多少年,她想要寻找mother ,却从未有结果。

这一切,都是因为Lin Family !

“带路……我要去Lin Family !”

Yun Xi moved towards 林澜天开口。

林澜天hearing this ,屁滚尿流,急忙爬起身来,拖着半截身子,一蹦一跳,道:

“好……我这就带路,我这就带路!”

当即,众人起身,从这方world 中离开。

……

他们离开不久后。

“fuck ……终于走了!”

隐秘中,一个middle age person 却是走了出来,他patted 胸脯,一脸的后怕啊。

“我老敖,差点儿葬送在这里!”

他无比庆幸,幸好自己苟住了!

但紧接着,他却又发愁了。

“神域也不安全了,这small mountain village ,那条Black Doge ……真是soul of a deceased has not yet dispersed 。”

The World of Living 虽大,哪儿还有他的容身之地?

“邪门的small mountain village ,cannot afford to offend ,我不信我这辈子躲不起你了!”

他一发狠,抬眼就looked towards 了那道离开The World of Living 的stone gate 。

然后,他直接走了上去,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出了The World of Living ,然后头也不回地前进。

但,他刚走几步,在boundless void 中,one after another heavenly thunder ,轰然moved towards 他劈来!

Ao Wushuang 顿时傻眼了,fuck ……自己一个小Venerable ,又没沾染灰雾本源,凭啥要被雷轰啊?

“不……我不想死!”

Ao Wushuang 拼了,他双腿顿时发力!

然后疯狂奔逃!

这一刻,那些heavenly thunder ……居然有点儿追不上他。

然后,天穹之上,continuously 的heavenly thunder 落下,紧紧随着他身后,上天,似乎都怒了!

……

而此刻。

在boundless void 的某处。

一队人马,亿脸懵逼。

“怎么回事……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Small World ,怎么就消失了?”

“难道是幻境?”

“impossible ,怎会是幻境?那么真实,那座古墓,其中必然蕴藏great opportunity 呢!”

这群人都很迷惑。

——他们,乃是来自混沌祖界一个名为“光斗宗”的势力!

光斗宗,向来喜欢游走于混沌祖界之外,寻找那些前白雾时代大战之时,祖界被轰碎于无垠虚空间的world 碎片,那些碎片中,隐藏着Supreme Treasure ……

专门干的就是发掘遗迹、寻找古墓、盗墓取宝之类的事情。

尤其是前白雾时代留下的古墓,更是他们的最爱。

因为盗墓又被称为倒斗,所以,他们光斗宗的意思就是……倒光每一座古墓!

前一段时间,他们发现了此地,浩瀚的残破Land of the Lost ,通过各种方法,终于发掘出一方Small World ,还找到了几座大墓,正准备盗墓呢。

结果,这方Small World 居然消失了。

整个残破Land of the Lost ,也都不见了。

“各位大人,我都说了,你们押着我,准没好事,我在The World of Living ,被称为瘟帝,专门给人带去瘟疫、霉运啊……你们放了我吧!”

而此刻,这群人中,一个一脸苦瓜相的middle age person ,开口祈求!

他浑身衣服破破烂烂的,像是个黑矿工,头发有些白,风烛残年的样子。

“敖独生,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而此刻,队伍中一个统领,则是冷冰开口,道:

“如今残破Land of the Lost 已经消失了,赶紧带路,带我们去The World of Living !”

……这middle age person ,正是昔年名震The World of Living 的瘟帝,敖独生!

当年,他也走入了残破Land of the Lost ,寻找机缘。

天知晓,他居然走通了残破Land of the Lost ,真的抵达了一片浩瀚的world 。

结果,刚到,就遇到了光斗宗的人……

被抓了,当成了炮灰!

这些人,还逼着他带去找The World of Living 呢!

敖独生hearing this ,默默sighed ,道:

“好吧……”

说着,他moved towards 某个方向前进。

一边前进,他一边低声muttered :

“我敖独生,在The World of Living 时克尽一切敌,怎么这次就不灵了呢?”

他似乎很纳闷!

而队伍后方,一个Cultivator ,也是moved towards 那统领道:

“大人,这敖独生的确有些邪门,此前我们跟着他的brother ,陨落了好几个。”

那统领冷笑了一声,道:

“他沾了些霉运,但无妨,看到此物了吗?此物可镇压霉运,他影响不了我们!”

他手中取出了一块玉像!

然而,他话音未落,忽然玉像啪一声碎了!

统领顿时dumbfounded ,fuck ……这,这怎么回事?

这玉像,可是自己的body protection 符啊,自己前半生,进古墓、闯Earth Palace ,摸金倒斗,靠的就是这jade talisman 救命body protection ……

如今居然碎了?

难道,难道有大邪运降临吗?

他有些惊恐!

“不对……大人,您看,您看前方那是什么?!”

忽然,一个Cultivator ,一脸震惊地指着前方。

众人都是看去,却见那boundless void 之中,居然有……有一片移动的雷海!

速度非常快,快到了极致!

初看之时,还隔着万里之遥,眨眼间,就到近前了。

“我草……有,有人在渡Thunder Tribulation ?”

统领顿时震惊了,这fuck ,都能让自己and the others 撞上?

不对,分明是那Thunder Tribulation ,来撞自己and the others !

这什么情况……这是走了天大的霉运了吧???

……

今天两章大长章,舒服么?

晚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