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玄幻模拟器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对于路瑶身上的变化,Chen Heng 十分期待。

对于Chen Heng 而言,路瑶身上的天命之力,是他过往见过诸多Child of Destiny 中最为旺盛的那一个。

那旺盛的天命,纵使是Chen Heng 过往所见过的那几个Child of Destiny ,也是远远不能及的。

因此,Chen Heng 十分期待路瑶未来会走到什么程度。

在this World 之中,路瑶究竟会如何成长,又会变得多么强大呢?

Chen Heng 对此十分期待。

期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Chen Heng 也希望能够通过路瑶获得一些东西。

路瑶的身份与天命,已然证明了其拥有走上this World Peak 的潜质。

而等到其走上this World 的Peak ,Chen Heng 便可以利用其来获得一些东西。

有一个Peak powerhouse 作为younger sister ,Chen Heng 在this World 不论做什么,无疑都会方便一些。

when the time comes ,他的许多计划都能够轻松完成。

而在此刻,远方的某一颗星辰上。

一片荒芜的区域上,路瑶与叶子两人行走在一片废墟之上,cautiously 的行走着。

眼前的废墟看上去很危险,尽管all around 都是一片废墟,但时不时便会有一些莫名的monster 出现,袭击all around 的活人。

路瑶与叶子两人行走在其中,each step 都走的十分危险,生怕遭遇到什么未知的情况。

行走在路上,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路瑶的身躯顿住了,此刻subconsciously lifts the head ,望向了天边的苍穹。

在苍穹之上,点点starlight 在闪烁,one after another 星星在夜空中展现,显得十分明媚。

远方Chen Heng 的所在,是一片的sun shone brightly 。

而在路瑶所在的这颗星辰之上,此刻却还是夜晚。

苍穹之上starlight 点点,十分的明亮与静谧。

“吾王,怎么了?”

一旁,叶子望着路瑶的动作,似乎有些疑惑:“您察觉到什么了么?”

“不,没有。”

站在原地,听着叶子的话,路瑶shook the head ,脸上也露出了疑惑之色:“可能是我的感觉错了吧……..”

“我总感觉,似乎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在想我………”

她轻声开口,whispered 。

在说话的时候,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逐渐弱了下去,到最后直接沉默了。

望着眼前路瑶的状态,叶子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她站在路瑶的身前,patted 路瑶的肩膀,用动作无声的安慰着。

这世上有些事,就是这么的奇怪。

出乎当初奇卡星辰上许多人预料的是,路瑶与叶子两人并没有死去。

当初,因为Chen Heng 最终将绯红Knight 击败,笼罩奇卡星辰的绯红天网最终破碎,被封锁的空间也随之而解开。

叶子两人敏锐的抓住了那个时机,进行了传送,因此最终成功来到了这颗星辰上。

她们并未如同其他人所想的那般已然陨落,反而存活了下来。

而在这两年时间里,她们也成长了许多。

因为当初绯红Knight 所造成的伤势,路瑶体内的黄Golden Seal 记受损,没有办法频繁动用其中的力量。

这导致了路瑶两人不得不依靠自身的力量去搏杀,努力在这片星空中生存。

不过因为黄Golden Seal 记的受损,原本压在路瑶身上的某种限制,似乎也一同消失了。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伴随着时间的过去,路瑶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各方面的innate talent 与能力都在提升。

如今的她,早已经不是过往的那个普通女孩了。

而在这两年时间里,她们也并非平安度过的。

当初绯红Knight 的危机虽然过去,但她们所传送到的地方也并非善地,而是一片十分危险恐怖的Star Domain 。

在眼前这片Star Domain 中,充斥着大量的危险。

纵使是五阶的powerhouse ,在这片Star Domain 中accidentally 也会被吞没,有死亡的危险。

路瑶与叶子两人在这片Star Domain 之中苦苦挣扎,用尽了全力才存活下来。

两年时间,路瑶已然完全蜕变。

若是再将她放到两年之前,面对绯红Knight ,她绝对能够做的比当初更好。

只是纵使如此,但是一想到两年前的那幕场景,路瑶的心情还是久久无法平静。

“big brother …….”

沉默着行走在路上,路瑶的脸色平静,一言不发,心中却默默回到了曾经的那个时候。

“两年过去了,在你离开之后,现在的我已经也过去不同了………”

“不知道你如果现在看见我,是不是会认不出我了?”

沉默之中,少女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回想着当初诀别之时的场景,她的眼角有些湿润,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

时光静默过去。

………………..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到了黄昏的时候,庄园的大门打开。

古纳丽很快回来了。

从表面看上去,她应该玩的很开心,从回来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止过,显得很是喜悦。

她从外面回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整后,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大朋友,我回来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古纳丽望着眼前摆在那里的残骨,笑着大声开口说道。

在她身前,Chen Heng 的silhouette 一闪而过,听见了她的声音之后默默睁开眼,看了她一眼之后又默默将眼睛闭上了。

“别这样,好歹理我一下嘛。”

似乎察觉到Chen Heng 的动向,古纳丽小声开口,像是撒娇似的说道。

好一会之后,见Chen Heng 始终不理会她,她才groaned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跑到一旁,玩起了自己的袖珍熊熊外壳游戏机。

看着小女孩在一旁玩的不亦乐乎,Chen Heng 睁开眼,停止了自己的冥想,随后不由暗自摇头。

在眼前的庄园这,Chen Heng 的精神屏蔽对许多人都有用,几乎没人可以在Chen Heng 刻意想躲避的情况下察觉到他的存在。

但是眼前的古纳丽却是个例外。

她的年纪虽然很小,自身的实力也很弱小,在Chen Heng 看来仅仅只是一个ordinary person ,但却具备非凡的innate talent ,可以感应到all around 人的善念与恶意。

这种能力十分独特,直指心灵,根本无法避开。

Chen Heng 可以屏蔽他人对自己的认知,但无法将这种感知也一块屏蔽,因此在眼前的小女孩面前完全暴露了。

不过时间一长,Chen Heng 倒也习惯了。

毕竟from the very beginning 的时候,眼前这个小女孩便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了。

似乎是因为Chen Heng 对其并无恶意的原因,小女孩对Chen Heng 有种格外的好奇与好感,两年时间过去,已然将他动作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了。

Chen Heng 也有些习惯。

对他来说,就这么近距离的待在古纳丽身边,接机研究一下她身上那股独特的心灵异能,这就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种能够直接感应他人善Evil Thought 头,甚至更进一步感应心灵的能力十分独特,若是能够扩展发掘潜力的话,无疑会有十分广阔的空间。

而且这一类的能力无疑也是十分稀有的,对于Chen Heng 有着一定的吸引力。

因此,他并没有离开这里,而是就这么默默的待着,观察着古纳丽的情况。

在一旁的床边,古纳丽玩了一会游戏,随后unconsciously 睡着了。

这并不奇怪。

不论自身有什么特别的,古纳丽本身毕竟还是一个child ,在现在这个年纪,会容易困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因此,Chen Heng 对此没什么意外。

趁着古纳丽睡着的这个关口,Chen Heng 开始认真感应起来。

他认真感应古纳丽的Spiritual Fluctuation ,研究其身上的每一个细节,试图发现其身上异能的一点线索。

通过精神频率与身躯活跃程度的对比,或许能够从中发现一些奥秘也说不定。

在事实上,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对于古纳丽身上的情况,Chen Heng 已经有一些眉头了。

若是再给他一些时间,说不定就能将这种独特能力的原理给分析出来,甚至开发出相应的手段了。

到了那个时候,Chen Heng 也能够如同眼前的古纳丽一般,拥有察觉善恶的能力了。

甚至深挖下去,甚至可以增加心灵层面的造诣,达到更多效果。

在当前情况下,Chen Heng 是如此想的。

在研究中,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

对于Chen Heng 而言,这种the ebbing of time 是十分正常的。

毕竟在过往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在旅途之中,impossible 每时每刻都有精彩。

在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时间,都是这种平凡而宁静的寻常时候组成了一切。

如今也不会例外。

Chen Heng 对这种日子十分习惯。

不过在几天之后,还是有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在某个时刻,整座庄园变得十分热闹。

庄园里的仆人开始增加,四处也被重新装饰起来。

从种种情况都能够看得出来,应该有些变故要出现了。

而这种变化的根源,通过古纳丽,Chen Heng 也很快知晓了。

奥利尔家族的家住,古纳丽的father ,这座庄园的真正主人,似乎在近期就要回来了。

这便是Chen Heng 从古纳丽身上探知到的消息。

对于古纳丽的father ,Chen Heng 其实也很好奇。

从此前的情况可以知晓,古纳丽的家族,乃是这颗星辰之上的高等家族之一,inheritance 着高等的bloodline 。

相对于寻常人而言,他们这个家族的人天生就更加强大,不论是容貌气质还is innate talent 都会比寻常人强上许多。

古纳丽那独特的innate talent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当便是bloodline 所带来的。

而身为奥利尔家族的patriarch ,古纳丽的father 是否又会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呢?

对此,Chen Heng 十分好奇。

在这种好奇心下,他很快看见了自己的目标。

在一天清晨,整座庄园都开始忙碌了起来。

大量仆人走来走去,在all around 忙碌,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而古纳丽也难得的没有睡懒觉,一大早就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美美的打扮了很久。

她再一次穿上了她的那一身Princess 裙,此刻看上去倒是十分可爱,像是个小小的Princess 一般。

“到底还有多久啊?”

安静的房间里,古纳丽坐在吊篮里,两只小脚丫一摇一摆,看上去有些不耐烦:“都快中午了……..”

从一大早起来,等了这么长时间,小女孩看上去也没了耐心。

坐在摇篮里,她与Chen Heng 聊着天,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着话。

当然,大多数时候是古纳丽在说,而Chen Heng 在听。

至于Chen Heng ,大多数时候都仅仅只是沉默,只有偶尔的时候,才会开口,插口说一两句话。

虽然总体下来,仍然显得很是沉默,但至少已经比过往要好上许多了。

古纳丽对此也有些习惯,并不算太介意。

对于她来说,Chen Heng 更像是一个可以倾述的对象。

在Chen Heng 面前,她可以将脑海里一些对其他人不敢说的话说出来。

时间一长,双方已经习惯了。

片刻之后,外面传来一阵骚乱。

听着动静,Chen Heng lifts the head ,望向外界。

透过窗台,他看见在远处,此刻有车辆正从庄园大门进入,向着这里而来。

古纳丽一下跳下吊篮,迅速跑出了房间。

原地,Chen Heng 望着古纳丽的动作,不由shook the head ,不过随后略微思索后,也同样离开了眼前的房间,跟着古纳丽一起离开了。

来到庄园的大门前,豪华的车辆从外面行驶而来,缓缓停下。

在其中,一个男子走了下来。

那是一个穿着得体正装的middle-aged man ,容貌看上去十分威严,富有魅力,可以看出其年轻时候应当同样十分俊朗,对异性充满了吸引力。

他从车辆上走下,脸上表情显得有些淡漠,aloof and remote 。

“father !”

不远处,古纳丽的silhouette 跑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了middle-aged man 的怀里。

望着怀里的古纳丽,middle-aged man 脸上的表情才波动了下,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最近有没有好好听话?”

他望着古纳丽,轻声开口说道。

出乎意料的是,眼前男子的声音十分沙哑,就像是forcibly 挤出来的声音一般,十分刺耳与难听。

听着他的声音,就连古纳丽都有些意外的lifts the head ,望着眼前的middle-aged man ,似乎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不过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古纳丽与她father 相处的还算融洽,似乎很快便找到了过往那种温馨的感觉。

片刻后,middle-aged man 牵着古纳丽的手,慢慢向着庄园深处走去。

而在一旁,Chen Heng 站在一颗庭院树下,就默默望着这一幕。

看着古纳丽身旁的middle-aged man ,Chen Heng subconsciously frowned 。

有些不太对劲。

从感觉上来看,古纳丽的father 给Chen Heng 的感觉很奇怪。

他的身上,倒是也有古纳丽那种独特的bloodline 气息,只是远不如古纳丽来的浓郁与明显。

这点倒是在其次,关键在于,在古纳丽father 的身上,似乎还有另一股诡异的气息存在。

那种气息给Chen Heng 的感觉十分诡异,是过往从未感受到过的。

总体下来,给Chen Heng 的感觉很特别。

“看起来,似乎有些问题……….”

Chen Heng 望着古纳丽的father ,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随后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在Chen Heng 的观察下,古纳丽father 的种种举动都显得有些奇怪。

例外,明明是炎热清爽的天气,其却仍然穿着厚实的衣物。

尽管transcender 并不惧怕炎热寒冷,但在这个天气如此,却仍然显得很反常。

而且在其他一些细节的地方,也有问题。

相对于正常人来说,他的声音要更加沙哑,脸色也显得有些呆滞冷漠,有些机械。

在Chen Heng 的观察中,对方的许多地方,都明显透着古怪。

当然,具体情况如何,还给慢慢观察。

Chen Heng 心中如此想着,随后迈开步伐,走向一旁。

他没有刻意暴露在对方面前。

全盛时期的Chen Heng 倒是无所谓,但是此刻的Chen Heng 还很虚弱。

他的精神扭曲,对于那些弱者有用,但对于古纳丽的father 却未必有很大效果。

若是accidentally 暴露了自身的蛛丝马迹,也是个不小的问题。

Chen Heng 心中如此想着,随后走到一边,就这么跟在了古纳丽的身后。

当然,是保持了一定距离的。

在这个过程中,Chen Heng 也在思索着古纳丽father 的资料。

古纳丽的father ,名为玛立克多,是奥利尔家族的patriarch ,也是奥利尔家族on the surface 的最powerhouse 。

在过往的时候,这位奥利尔家族的patriarch 似乎都很忙碌,平时大部分时间都不在眼前的庄园内,而是在外界忙碌,镇压叛乱。

在平时的时候,对方很少回来,只是每一次回来都会给古纳丽带礼物,看上去与古纳丽的关系也很好。

以上的消息,是Chen Heng 在庄园内部听说的。

至于具体的真假成色,他就不清楚了。

毕竟在目前为止,他苏醒的时间还很短,打探不了多少事情。

不过玛立克多很少回来的消息,应当是真的。

毕竟算下来,Chen Heng 苏醒也有近两个月时间了。

在这近两个月时间里,玛立克多似乎还是第一次回来。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其平时确实很少回来了。

在Chen Heng 的视线注视下,玛立克多与古纳丽待了一会。

随后玛立克多让仆人将古纳丽take along to withdraw ,去看看她的礼物了。

与往常一般,玛立克多this time 回来,同样给古纳丽带了礼物。

那是几件做工十分华丽,看上去很是好看的精美Princess 裙,上面还镶嵌着精致的宝石,每一颗看上去都价值连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