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玄幻模拟器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对于玛立克多为自己准备的礼物,古纳丽看上去显然很喜欢,很快便下去试衣服了。

在宽敞的大厅内,目视着古纳丽的silhouette 离开,蹦蹦跳跳的走下去,玛立克多的脸上仍然还带着微笑,看上去心情不错。

不过很快,他脸上的微笑便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此前的冷漠表情,带着一些不为人所察觉的麻木。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整座庄园里有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玛立克多望向一旁的steward ,随后淡淡开口说道。

在他的身旁,看上去已然年迈的old steward 恭敬走上前,为其禀告近期以来所发生的事情。

“在近期,Golden Dragon 树那里似乎有了些变化,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

站在原地,old steward 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是么?”

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听着这话,玛立克多愣了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带我去看看吧……..”

while speaking ,他从座位上起身,率先走了出去。

眼前的庄园是奥利尔家族的祖产,玛立克多同样也是自小生活在这里,自然对于这附近的一切格外熟悉。

不需要其他人带路,他便可以熟练的走到任何一处区域。

很快,他们走过花园,来到了Golden Dragon 树下。

宽敞华丽的花园内,all around 有阵阵鲜花的芳香传来,让人感觉十分舒适。

而在花园的中央,一颗高大的Golden Dragon 树便伫立在那里,如今看上去已然在那里生长许多年了。

玛立克多走到Golden Dragon 树前,就这么站在那里。

当其站在Golden Dragon 树下,独属于Golden Dragon 树的那股旺盛life force 便assaults the senses ,让人感觉到一种独特的感觉。

站在原地,玛立克多向着Golden Dragon 树的枝头看去,开始认真观察起来。

很快,他便发现了不对。

在往常的时候,Golden Dragon 树的枝丫应该都是golden 的,就连叶子也是如此,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但是到了现在,却有些奇怪。

在Golden Dragon 树的枝丫上,大片的枝叶还是如同过去那般,带着璀璨的golden ,十分耀眼与美丽。

只是在部分枝叶上,总有种萎靡的感觉,像是状态并不太好。

“怎么回事?”

站在原地,望着眼前这一幕,玛立克多有些疑惑。

在过往的时候,Golden Dragon 树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

难道是生病了?

似乎也不对。

Golden Dragon 树作为超凡植物,可远远没有那么娇贵。

寻常的病状无法影响到它。

在实际上,Golden Dragon 树的这种情况,是Chen Heng 所导致的。

在此前的时候,Chen Heng 将小红与自身的印记迈入其中,借助着Golden Dragon 树之内的庞大life force 孕育身躯。

以Chen Heng 与小红过往的Life Level 来说,他们的身躯孕育所需要的life force 无疑十分庞大。

眼前这颗Golden Dragon 树体内蕴含的life force 尽管极其恐怖,但在两个身躯的发展之下,仍然还是受到了影响。

因此,一些枝叶开始受到影响,变得萎靡了起来。

当然,这种影响其实不算太大。

毕竟以Golden Dragon 树的生命之庞大,还有恢复速度,足够提供那种life force 的供给了。

而且Chen Heng 也不会直接将Golden Dragon 树抽干,而是会控制自己抽取Golden Dragon 树life force 的速度,让彼此保持在一个平衡,确保Golden Dragon 树能够恢复过来。

因此在此刻,Golden Dragon 树看上去仅仅只是有些萎靡,并没有什么其他情况出现。

而在当下,玛立克多在Golden Dragon 树上看了许多,检查了许多地方,也没有找到异常的地方。

找不到异常,这其实是对的。

Golden Dragon 树的体内虽然孕育了两个生命,但那是在Golden Dragon 树的内部。

从外表上看去,根本没有任何异常。

甚至因为是由Golden Dragon 树的身躯与life force 所孕育的原因,那两个身躯的气息也会被Golden Dragon 树的气息所掩盖,自身的life force 会潜藏在Golden Dragon 树的life force 之下,根本无法被发现。

正常的手段,是无法发现其中的异常的。

除非将整颗Golden Dragon 树直接斩断,在里面仔细搜索,那还差不多。

只是这显然是一件impossible 的事情。

为了检测一点异常,将整颗价值连城的Golden Dragon 树砍掉,这就算是疯子也impossible 干。

因此,玛立克多也只能最终放弃。

检测没有结果,他最终转身,也只能嘱咐一旁的仆人,让他们平时多加注意照料,不要出现问题。

随后,他looked towards 着另一边走去。

他没有去古纳丽那里,也没有去找其他人,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宽敞华丽的房间,其中的一切都显得很紧致,all around 空间虽然宽敞,但却莫名给人一种十分狭小的感觉。

玛立克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随后脸色迅速变化。

在Chen Heng 的视线注视下,他的脸色迅速改变,原本的冷漠表情已然消失,此刻带上了些许狰狞。

“Not good …..不……”

在此刻,他似乎十分痛苦,身上有种莫名的力量涌起,让其整个身躯都开始扭曲起来。

站在那里,both of his hands 捂着头,脸色愈发狰狞。

在其身躯之中,有股莫名的力量在涌现,逐渐笼罩他的身躯。

“这是什么?”

在暗自观察着一切,Chen Heng 望着眼前脸色狰狞,似乎发狂了一般的玛立克多,不由有些好奇,升起了些兴趣。

看眼前这样子,在玛立克多的身上,似乎还潜藏着一些其他东西。

Chen Heng 此前的感觉,并没有错误。

对方身上的确潜藏着一股全新的力量,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对方,让其变得不太寻常。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导致对方很少会回到庄园中吧。

毕竟从此前的情况来看,玛立克多对于古纳丽的爱护并不是虚假的。

在自身已然出问题的情况下,对方会选择避免接触,以保护自己女儿,应该也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只是对于那股出现的全新力量,Chen Heng 也十分好奇。

因为在方才的那一瞬间,玛立克多身上的气息几乎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在提升。

在原本的时候,玛立克多的力量虽然不弱,但在Chen Heng 的感应中,应当也仅仅只有third rank that’s all 。

这种程度,在正常情况下倒是可以称王称霸了,但是在Chen Heng 的眼中,却是还不够看的。

但是在方才,对方身上那一股诡异力量爆发的情况下,对方的力量却在迅速提升,几乎在短短时间之内就要breakthrough 极限,达到fourth rank 的水准了。

这种加成,可谓是极其恐怖了。

若是抛弃其他原因,纵使是远古Battle Armor ,对于人的增幅恐怕也就是这种程度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Chen Heng ,可以将远古Battle Armor 的力量催动到Peak 。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远古Battle Armor 的力量增幅,也就是从third rank 提升到third rank Peak 的程度that’s all 。

有些人甚至还更加不如。

这种强大的增幅,显然是十分不错的。

更关键的是,这不是如同远古Battle Armor 一般,是临时性的增幅,而是几乎永久性的变化。

在此刻,Chen Heng 已经感觉到了。

房间里,玛立克多虽然将那股诡异的力量压制了下去,但其自身的气息却仍然增长了。

尽管没有此前third rank Peak 那么恐怖,但此刻其的实力,与此前自身的实力相比,也仍然有所提升,向前跨越了很大一步。

那一股诡异的力量,可以永久性的提升实力?

Chen Heng 顿时来了兴趣。

以某种方式迅速提升力量,Chen Heng 的杀戮之力与divine force 也可以做到。

只是相对应的是,不论杀戮之力还是divine force ,都是有着根源的,其力量源头都可以看见。

而玛立克多此前身上爆发出来的那股力量,其力量源头,又是什么呢?

他是用什么方式提升的力量,其原理又是什么呢?

对于这其中的一切,Chen Heng 十分好奇。

“有意思的事情越来越多了起来…….”

站在原地,Chen Heng 脸上露出微笑,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看这样子,他this time 坠落到这里,还真不算亏。

竟然能one after another 碰上这种独特的情况。

“谁!”

前方,刚刚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似乎发觉了什么,玛立克多猛然回身,望向了身后的某个方向。

不知道是否是巧合,在此刻,他所望向的位置,恰好是Chen Heng 所在的那个地方。

站在原地,感受着玛立克多的视线注视,Chen Heng 有些诧异,只是仍然remain unmoved ,只是默默站在那里,没有动作。

时间缓缓过去。

玛立克多有些迟疑的望向那个方向,片刻之后才shook the head ,脸上露出苦笑。

“被诅咒影响太深了么?竟然出现了幻觉……..”

他脸上露出自嘲之色,此刻喃喃自语。

看这样子,他显然将方才一闪而过的感觉,当做了是自己出现的幻觉。

在诅咒涌现之后,会出现这种情况会正常,玛立克多也并未过多在意。

站在原地,玛立克多沉吟了片刻,随后摸索了一阵,从怀里掏出了手机。

片刻后,电话铃声响起,许久之后,才有人接通。

“什么事?”

电话中,一阵沙哑的声音传来,听上去让人莫名觉得有些阴冷,还带着一些恐怖的感觉。

不谈其他,仅仅只是这个声音,让人听上去就不会觉得是好人。

不过对此,玛立克多显然也并不在意。

站在原地,他接通了电话,听着那里传来的声音,只是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开口:“我身上的诅咒越来越严重了,若是再找不到办法压制,恐怕下一次,我就要会死………”

“我想与你谈谈……..”

“我的条件你应该很清楚…….”

电话那一端,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想要挽救你身上的诅咒,必须要至亲之人的鲜血才能做到…….”

“交出你的女儿,我为你配置解药,压制你身上的诅咒……..”

电话之内,沙哑的声音不断响起。

随后便是一阵剧烈的争辩声。

玛立克多努力争取,想要换另一个条件,纵使付出巨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只可惜,那人的口咬的很紧,simply 不曾松口,不论玛立克多如何哀求如何说,都不曾更换条件。

良久之后,电话被挂断。

玛立克多有些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此刻呆呆望着房间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Chen Heng 静静站在原地,就这么望着整个过程。

从方才玛立克多的谈话中,他大概已经能明白整件事情的经过了。

奥利尔家族的bloodline 之中,似乎沾染了未知的诅咒。

这诅咒既是力量,也是毒药。

每一个奥利尔家族的成员随着年纪增长,体内的诅咒都会逐渐爆发。

这诅咒会赋予他们力量,让他们变得强大,同时也会让夺走他们的生命与理智,让他们变得一无所知,一无所觉的monster 。

这便是一代代奥利尔家族成员的宿命。

而眼前的玛立克多,便到了这个时候。

他体内的诅咒已然爆发,只是被他暂时压制了下来。

只是伴随着时间过去,他体内的诅咒会爆发的愈发频繁,总有一天会再也无法被压制下去,直接将他吞噬。

到了那个时候,他的理智将会彻底消失,沦为一头没有理智的monster 。

为此,玛立克多开始努力自救。

他成功找到了一个人,可以挽救自己身上的诅咒,但是代价却是自己的女儿。

那个人不知因为什么,看上了古纳丽,想要将古纳丽从玛立克多的身边夺走。

但古纳丽却是玛立克多最珍视的女儿。

因此,玛立克多才会表现出眼前这幅模样。

站在原地,望着眼前玛立克多的颓废模样,Chen Heng 暗自shook the head 。

对于与玛立克多交涉的那人,Chen Heng 倒也可以明白他的心思。

古纳丽身上的情况,尽管被玛立克多掩饰的很好,但若是有心人,仍然能够从古纳丽的身上发觉出那种不同寻常的潜质。

或许那个人便是发觉了这一点,因此想方设法的想要获得古纳丽,从其身上获得些什么。

至于究竟想要获得些什么,或许是如同Chen Heng 这般想要进行研究,探索清楚那股心灵异能的本质,也或许是一些更加恐怖的用途。

不过在正常情况下来看,对方的手段多半不会如同Chen Heng 这般温和,仅仅只是暗自观察了。

古纳丽若是落在对方手上,多半没有好下场。

而对于这一点,玛立克多显然也是心知肚明。

因此,他才如此抗拒。

只是,诅咒的威胁就在眼前,他若是不愿意低头,又该怎么办呢?

从奥利尔家族的情况,整个奥利尔家族的力量,多半都凝聚在玛立克多这个patriarch 身上。

他身为patriarch ,拥有强大的实力,还可以庇护古纳丽。

但若是等他诅咒爆发,变成一头毫无理智的monster 了,又有谁可以保护古纳丽呢?

他是古纳丽的father ,可以甘愿自身变成monster ,也要保护自己的女儿。

其他的奥利尔clansman 呢?

等到玛立克多死去,新一代的奥利尔家族patriarch ,是否又会继续庇护古纳丽?

还是说,会将其当做筹码交易出去?

对这一切,Chen Heng 在眨眼间便想的明白。

毫无疑问,这是个死局。

若是没有外力干涉,眼前的玛立克多无论如何,都似乎没法保住自己的女儿。

在正常情况下,他最好的结果,无非便是将自己的女儿交出去,换来自身的存活。

这样两者之中,至少还能存活下一个。

当然,这个选择太过于残酷,纵使理智如此,但是情感上却不会为一个father 所接受。

安静空旷的房间里,玛立克多瘫坐在地面上,无力的望着房间all around 的摆设,此刻脑海中种种念头闪过,不明白究竟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外面有一阵敲门声响起,还带着小女孩银铃般的笑声。

似乎是古纳丽来了。

顿时,玛立克多一个shivered ,立刻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好好的站立。

随后,他将自己此前搞乱的东西整理干净,将一切复原。

等到他再一次将大门打开,他的脸色已经恢复过来,重新恢复了此前温和的模样。

“怎么了?”

打开大门,望着眼前的古纳丽,玛立克多脸上带着笑容,轻声开口说道。

“father ,好看么?”

在玛立克多身前,古纳丽穿着裙子,在那里转了一圈,像模像样的摆弄了一下姿态,随后望着眼前的阿里克多,满脸期待的问着。

“好看。”

玛立克多满脸笑容,如此开口说道。

不远处,Chen Heng 伫立在原地,就这么望着眼前和谐的一幕,随后暗自shook the head 。

在随后,时间再一次慢慢过去。

仅仅只是在庄园内停留了几天时间,玛立克多在陪了女儿一段时间后,便再一次准备外出了。

在他离开前,古纳丽抱着他的大腿,似乎有些舍不得。

“好好待着吧,古纳丽。”

望着身前乖巧可爱的女儿,玛立克多控制着自己体内愈发明显的嗜血冲动,耐着性子望着古纳丽开口说道:“father 很快就会回来的……..”

“好。”

古纳丽nodded ,有些不舍,但还是目送着玛立克多离开。

好一会之后,她才离开了庄园大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站在一旁,Chen Heng 望着这父慈子孝的一幕,不由looking thoughtful 。

随后,他望着前方已经离开的玛立克多,略微思索片刻后,便直接followed along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