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 Simulator Chapter 55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黄金Knight 来这里做什么?”

望着路瑶的动作,all around 的人纷纷疑惑,有些不解。

如同眼前这样的星辰,尽管也有一定的价值,但那仅仅只是对寻常人而言。

对于身为黄金Knight ,Star Alliance 头面人物的路瑶而言,这样的一颗生命星辰完全不值得一提,平时纵使看见了多半will not 如何。

而现在,却是大张旗鼓的来到了此地。

却是不知道,这究竟要干什么了。

对于路瑶的打算,all around 的人纷纷疑惑,唯有少数人才明白路瑶来到此地的目的。

伫立于眼前这颗星辰之外,路瑶低下头,打量着眼前这颗星辰。

在她双眸之中,眼前这颗星辰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明亮,其中的种种都带着鲜明的生机,有一片primordial 的风光。

these all are 常人眼中所能够看见的。

而在路瑶的眼中,却又是另外一片场景。

golden 的光辉笼罩了一切,将眼前这颗星辰彻底笼罩了。

在路瑶的双眸注视下,眼前的星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笼罩,庇护在其下。

这股力量十分强大,乃是王者之力的一种,若是寻常人来到这里,纵使是五Knight that level 的powerhouse ,恐怕也无法发现此地的虚实,没法知道这里的情况。

但路瑶却不同。

眼前笼罩此地的那股力量虽然强大,但给路瑶的感觉却极其熟悉,甚至与她身上的某股力量have the same origin ,是一个源头。

“黄金之力…….”

伫立原地,路瑶望着眼前被黄金之力笼罩的星辰,不由露出了笑容,脸上露出自嘲之色。

随后,她带着自己的追随者继续向前。

来的时候,她带着的人很多,densely packed ,像是一支军队一般。

不过等到下去的时候,身旁跟着路瑶的人却并没有几个,仅仅只有叶子等少数几名追随者罢了。

时至如今,当数十年的时间过去,叶子几人也终于成长起来,虽然无法与路瑶这等伫立于星空顶端的powerhouse 相比,但却也同样位列五阶,纵使放眼星空之中也不算差了。

她们跟随者路瑶前进,来到脚下这颗星辰之上。

来到此地,熟悉的气机展现,给人以一种熟悉的感觉。

“果然是黄金之力……..”

感受着all around 那熟悉的气机,叶子的脸色有些复杂,此刻subconsciously 喃喃自语。

眼前的星辰遍地笼罩着黄金之力,那种熟悉的气息让叶子无法忘记,也让叶子想到了一些东西。

而在她们降临之后,all around 的景象也开始了变化。

在星辰的某一处地域中,一座巨大的城市appear out of thin air ,向all around 的人释放出一个鲜明的讯号,也告知了它的所在。

伴随着路瑶and the others 的到来,这颗星辰之上潜藏的人也终于不再潜藏,直接将自己的大本营显露而出了。

“看来这里的主人已经知道我们来了……..”

伫立原地,感受着那里传来的气息,路瑶lifts the head ,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走吧。”

话音落下,她一人当先,率先向着那处区域而去。

很快,一座巨大的城市显露在她们眼前。

眼前的城市十分巨大,不仅占地十分庞大,而且各方面看上去也很完善。

在其中有种种仪器飞舞,还有一个个拥有智能的机械人在活动着,于all around 采集各种资源。

整体来看,充斥着一股文明的气息,与all around 那荒芜的景象完全不符。

对此,不论是路瑶还是叶子都不意外。

“吾王,我们进去么?”

一旁,一个middle-aged man 开口,望着路瑶脸色恭敬的开口问道。

听着middle-aged man 的话,路瑶张了张口,正想回话,最后却paused ,望向了一旁。

前方,只见在那城市之内,有一道silhouette 慢慢走了出来。

那是一道让路瑶与叶子两人有些熟悉的silhouette 。

他看上去是个老人的模样,整体显得有些瘦肉,但气息却还算强大,达到了五阶Peak 的水准。

“菲利尔…….”

望着前Old Feng 人的模样,路瑶喃喃自语,脸上露出了些许怀念之色。

菲利普,这是路瑶的熟人了。

当初在奇卡星辰之上,于关键时刻,是菲利普站了出来,帮了路瑶不少忙。

他同样也是黄金之王的追随者,是过往时代的遗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叶子的teacher 。

叶子所学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有相当一部分是从菲利普身上学会的。

不过自从路瑶两人离开奇卡星辰,流落到星空深处之后,菲利普便已然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Star Alliance 击败圆桌会,大举扩张的这三十年时间里,路瑶也曾借着Star Alliance 的力量寻找过菲利普,最终却一无所获。

现在来看,果然是在这里。

“殿下,long time no see 。”

前方,菲利普从前方城市中走出,来到了路瑶两人身前,随后脸色恭敬,开口说道。

“倒真是long time no see 了………”

望着身前的菲利普,路瑶nodded ,随后轻声开口:“看起来,对于我来这里的目的,你已经清楚了。”

“自然。”

听着路瑶的话语,菲利普脸上露出look of bitter smile ,随后开口说道:“您来到这里的目的,我们已经知晓。”

“观察者大人已经在前方等着了……..”

“humph.”

一旁,路瑶的另一名追随者coldly snorted ,有些不满:“Star Alliance 的殿下来此,why not 亲自出来迎接?”

“他以为自己是一位王么?”

伴随着话音落下,一阵terrifying aura 扩散。

all around 的人脸上纷纷露出了不满之色,一双双视线落在了菲利普的身上,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今时不同往日。

在而今的这个时候,路瑶早已不是过往的普通女孩。

如今的她,是Star Alliance 的殿下,号称黄金Knight 的Peak powerhouse ,更是星之王的younger sister ,被誉为未来最有希望登临王者,成为Star Alliance Sovereign 者的Star Alliance Princess 。

拥有这种种身份,在而今的星空之中,路瑶便是绝对的尊贵者,纵使那些最为Peak 的势力与文明也不敢小觑,绝对要以最高的礼节来接待。

被一双双眼眸盯着,纵使是菲利普也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毕竟这些追随者的实力也相当不弱,基本就没有弱于五阶的。

被这些人盯着,纵使菲利普的实力同样不弱,也会感到相当的压力。

不过对此,他也只能苦笑,随后开口解释道:“抱歉。”

“不是观察者大人不想出来迎接,而是观察者大人没法出来,仅仅只能在这处城市内活动。”

“具体的情况,殿下您进去之后,就会明白了。”

一旁,听着菲利普的话语,路瑶nodded ,也没有继续难为他:“我知道了。”

话音落下,她lifts the head 望向前方的城市,随后直接迈开步伐,向前而去。

在她身旁,菲利普看着她的动作,不由苦笑一声,随后也迈开步伐,跟着向前了。

没过多久,他们进入了眼前的城市。

城市之内的景象并不萧条,相反人反而许多。

all around 十分热闹,各个地方都有行人在行走,看上去很是繁华的模样。

这种情况让路瑶有些意外,不由转过身,望向一旁的菲利普。

“这里的人,皆是当初吾王追随者的后裔。”

迎着路瑶的视线,菲利普开口解释道:“当初的浩劫中,观察者大人出手将部分追随者救下,随后过了数千年时间,当初的人不断繁衍,如今数量已然十分众多。”

“这里的城市还仅仅只是少部分。”

“在地底之下,还有更多的城市存在。”

他对着路瑶开口,如此解释道。

“so that’s how it is 。”

听着菲利普的解释,路瑶nodded 。

随后,她继续向前,在菲利普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区域。

这里是这座城市的核心,也是一处独特的地方。

all around 的空间十分宽敞,在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空间内,仅仅只摆着一样东西。

那是一颗无比巨大的独眼。

独眼静静躺在golden 的生命原液之中,在其中恢复自身,似乎一直在这里沉睡着。

直到此刻路瑶and the others 到来,独眼才有了些反应。

一只golden 的独眼睁开,望了了路瑶and the others 。

独属于黄金之王的气息逸散而出,笼罩四方。

几乎在in an instant ,路瑶的身躯便自发有了反应,此刻额头上的黄Golden Seal 记自发呈现,一双眼眸化为纯golden ,与那一只巨大的独眼对视着。

两股强大的力量彼此碰撞,那种气息格外恐怖,让人觉得像是要窒息一般。

直到过去许久之后,这里才恢复了平静。

“欢迎您的到来,黄金之王的successor 。”

前方,感受着路瑶身上那纯粹而强大的气息,那只独眼动了动,随后一股意念传输了出去。

只剩下一只独眼的它,自然impossible 直接开口说话。

不过对于他们这等存在而言,纵使没有发声器官,凭空制造声音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路瑶对此也并未有什么惊讶,只是nodded ,开口说道:“看这样子,你们早已经在等着我过来了。”

“当然。”

前方,名为观察者的独眼叹息一声,随后开口:“从您的兄长击败苍蓝Knight ,成立Star Alliance 的时候起,我便已经注意到您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明白,你迟早有一天会来到这里。”

“因为我兄长的强大么?”

路瑶sneered 。

眼前的观察者说的倒是直接。

若是没有Chen Heng 的横空出世,按照正常情况下来看,路瑶多半会一直被圆桌会的人所追杀,未来一片黯然,自然不值得过多关注。

但有了Chen Heng 的庇护之后,就不同了。

有了Chen Heng 这样的supreme powerhouse 庇护,路瑶多半能够平安成长起来,甚至在Chen Heng 的教导下成为Peak powerhouse 。

when the time comes ,黄Golden Seal 记之中所存在的问题多半也会被发现。

路瑶也迟早会赶到这里来。

“您的出色同样也是原因之一。”

身前,观察者继续开口,声音中不带多少情绪:“从您通过自身努力,将黄Golden Seal 记限制解开的那一刻起,我便明白了您的出色。”

路瑶身上的黄Golden Seal 记,本质上是源自于他们的赐予。

是他们剥离出了黄Golden Seal 记,又寻找到路瑶,将其种在了路瑶身上的。

一位王者的力量,这自然是一份莫大的给予与机遇。

不过在这份机遇之中,同样也有着巨大的限制。

黄Golden Seal 记之中的限制一直存在,只是没有被人发现。

若是其他人还好,但若是到了观察者and the others 手中,黄Golden Seal 记所赐予的力量将会立刻消失,根本无法发挥出作用。

甚至在关键时刻,黄Golden Seal 记还会剥夺路瑶的生命,带着她一切的力量回归到观察者and the others 的手中,成为他人成长的资粮。

或者在五Knight 的追杀下陨落,成为牺牲品,或者成为另一位黄金之王的祭品,这便是路瑶原本的命运。

但是早在此前,路瑶便将这份命运给打破了。

靠的并非他人,而是自身。

“这还要多亏了圆桌会的追杀。”

望着身前的观察者,路瑶脸上露出了冷笑之色:“若是没有他们那么拼命的追杀,一次次将我打成重伤,将黄Golden Seal 记击破了一次又一次,我可能还无法发现黄Golden Seal 记中所潜藏的问题,仍然被年份蒙在鼓里。”

对于黄Golden Seal 记中潜藏的问题,路瑶早在当年便已经发现。

之所以能够发现,绝大部分原因在于她的经历。

当年的血战实在过于凄惨,以至于路瑶身上的黄Golden Seal 记一次次被击破,又一次次恢复。

而在this time 次破损又恢复的过程中,让路瑶对于黄Golden Seal 记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与认识,因而成功破解了其中的限制。

“从这方面来说,我还要感谢你们。”

站在原地,路瑶冷笑,如此开口。

而对于这一点,前方的观察者也只能叹息一声,并不能多说什么。

“您的愤怒,我可以理解。”

在前方,沉默片刻之后,观察者的声音继续响起:“您的目的,我也知晓。”

“不过,想要达到您的目的,还要靠您自己。”

“早在当初的时候,我们曾将黄Golden Seal 记divided into two ,一份是边角,另一份则是核心。”

“两份印记想要再度合一,唯一彼此吞噬。”

“而这一点,就要看你们自身了。”

身前,观察者的声音不断响起,让路瑶不由皱眉。

“具体该如何做?”

她frowned ,继续开口问。

“用您的意志去战斗。”

观察者的声音继续响起,此刻开口说道:“印记的吞噬过程中,被吞噬的不仅仅是印记,还有另一个人的一切。”

“想要吞噬这些,就要依靠自身的一切去比拼。”

“谁胜利了,便能够获得他人的一切,将黄Golden Seal 记再一次融合。”

“失败者的那一方,则会完全沦落为胜利者的资粮,从此不复存在。”

“不复存在?”

站在原地,路瑶sneered :“你可知道,若是我在这里出事了,你们会如何么?”

“星之王会震怒,这里的所有人,包括我在内,一个都没法存活下来。”

前方,观察者的声音继续传来,显得十分诚实:“甚至就连这颗星辰都会在星之王的愤怒下毁灭,曾经黄金之王遗留下来的一切都将会disappeared 。”

“既然你清楚这一点,你还敢让我去?”

路瑶sneered ,随后开口:“三天内,将另一个承载黄Golden Seal 记的载体交出来。”

“否则,血洗这里,一个人will not 留下。”

她冷冷开口,声音中带着滔天的murderous aura ,那种气息让人惊悚。

什么必须要通过意志比拼,通过自身去拼杀才能融合黄Golden Seal 记。

对于这一点,路瑶snort disdainfully ,根本不信。

身为黄Golden Seal 记的宿主,对于黄Golden Seal 记的特性,她再了解不过了。

这玩意并非多么难以剥夺的东西,只要承载黄Golden Seal 记的宿主死了,黄Golden Seal 记自然就会显现。

到了那个时候,再去融合黄Golden Seal 记不就行了?

哪有眼前观察者that many 废话!

在路瑶看来,眼前观察者说了这么多,归根到底,其实还不是想让她去与另一个人拼杀,落入他们所设计好的步骤中。

不论这究竟是不是陷阱,路瑶will not 如他们所愿。

她不惧怕拼杀,也不会恐惧任何的对决,但这明显可能是陷阱的东西,她绝impossible 去碰。

如今的她,可不是过往没有任何后台,只能依靠自身去拼搏的时候了。

身前,听着路瑶那充满murderous aura 的话语,观察者顿时顿住,这时候有些沉默。

路瑶的反应,却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之前说了that many ,按照他对路瑶性格的分析,对方不应该坚信己身无敌,然后一口应下的么?

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过不论如何,路瑶的威胁都是实实在在的。

如今的路瑶,可并非过往时刻那个普通女孩,可以任由他们拿捏。

如今的她不仅自身强大可以堪比五Knight ,身后更是站着星空中最粗的后台。

他们cannot afford to offend 。

“殿下……如果强行剥夺印记的话,可能………”

身前,观察者的声音继续响起,想要说些什么,只是最后却顿住了。

因为在眼前,毁灭性的气息浮现,在此刻展露而出。

在身前,路瑶complexion grave and stern ,手中一道璀璨的光辉展现,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像是有Star River 在流转一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