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 Simulator Chapter 66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咸鱼洁南

  第660章 回乡   in midair ,thunder 隐隐,毁灭性的气息密盖四方,将整个昊华宗所在都给覆盖在内,没有留下丝毫缝隙。

  “那是.”

  一道残影出现,随后在此地,昊华Sect Master 出现,此刻脸色凝重的望着半空,注视中那thunder :“Thunder Tribulation ?”

  他一双眼眸中闪过疑惑之色。

  Thunder Tribulation ,this thing 并不算罕见,只要是cultivator 都要经历与面对。

  在这整个昊华宗内,寻常的Thunder Tribulation 每隔一段时间都能够看见。

  但力量如此强大,甚至令他都感觉如此恐怖,强大到不可思议的Thunder Tribulation ,却当真是令他觉得意外。

  “难道.”

  站在原地,过了片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眸中流露出狂喜之色。

  next moment ,他望向远处,向着那一处区域看去。

  只见在那里,一道silhouette 隐隐若现。

  他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介于这之间,其本身的影像也很模糊,看上去倒是一道倒影一般。

  朦胧的影像存在于前方,恐怖无边,如神似魔,其中的a thread of aura 逸散而出,似乎都能够震踏苍穹,毁灭四方恒宇。

  纵使是昊华Sect Master 这一位Heavenly Venerable 在其身前,也不由感到些压力,隐约间有一种面对同等存在的感觉。

  一缕Heavenly Venerable 气机已然诞生,从那一道silhouette 中孕育而出,扩散四方,犹如一把Divine Sword 横扫,Suppressing the Heavens and Earth 苍穹。

  “果然。”

  望着前方存在的那一道silhouette ,昊华Sect Master 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此刻脸上的喜色愈发明显了。

  继续向前,此刻all around 有其他几道silhouette 出现。

  那是昊华宗内的几位Supreme Elder ,每一位都至少是半步Heavenly Venerable 的cultivation base ,此刻全部被in midair 的Thunder Tribulation 所惊动,从闭关中走出。

  他们望着in midair 浮现而出的Thunder Tribulation ,望着前方的that silhouette ,此刻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好,好,好!”

  一位老者大喜过望,不由开口:“不亏是我昊华宗千年一出的仙胎,竟已接触到Heavenly Venerable 领域。”

  “他已摸索到Heavenly Venerable 层次,只需度过Thunder Tribulation ,便可真正抵达那一步。”

  一旁,另一位Elder 也开口,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喜色。

  四处的人都很高兴。

  毕竟,一位如此年轻的Heavenly Venerable 出世,未来必然能够带领着昊华宗继续向前,更进一步。

  “且看着吧。”

  身前,昊华Sect Master 挥了挥手,制止了all around 人的谈论,将视线重新转移到前方。

  不过出乎他们预料的是,在前方,那thunder 不断略过,像是要毁灭四方一切,只是最终却迟迟没有落下,像是没有找到目标一般。

  过了片刻,这thunder 开始自发消散,逐渐消失了。

  in midair ,阴云密布后又散开,逐渐消失,随后不见。

  一切恍若没有发生一般。

  这种情况的出现,让四处的人不由疑惑。

  还没有等他们搞明白,一道silhouette 便再一次出现了。

  那是越华。

  相对于此前,此刻的越华身上气息有所变化,像是在瞬间度过了成百上千年一般,浑身上下多了一丝沧桑,也多了些混沌。

  不过,他的气息也前所未有的强大,那种恐怖的气韵扩散,令身为Heavenly Venerable 的昊华Sect Master 都要慎重,觉得恐怖。

  如他们此前所说的一般,越华此刻与Heavenly Venerable 的距离,仅仅只是一场Heavenly Tribulation 罢了。

  只要渡过Heavenly Tribulation ,他便is a 真正的Heavenly Venerable powerhouse 。

  而纵使是没有渡过Heavenly Tribulation 的如今,越华给人的感觉,也丝毫不比任何一尊Heavenly Venerable 存在要弱了。

  “师尊。”

  重新来到众人身前,越华慢慢向前,随后脸色恭敬,认真行礼:“我想要离开一段时间。”

  “离开?”

  众人有些疑惑。

  “你要离开么?”

  昊华Sect Master looked thoughtful ,似乎明白了些什么,随后nodded ,开口鼓励道:“去吧。”

  “不论你想要做什么,为师都支持你。”

  他patted 越华的肩,笑着开口说道。

  “谢师尊。”

  听着昊华Sect Master 的话语,越华也不由laughed ,随后认真nodded :“请师尊放心,百年之内,我必然会回来。”

  百年的时间,对于凡人而言已经是三四代人的时间,但对于他们这等层次的存在而言却不算什么。

  化婴尚且有两三千年寿数,更不用说是他们这and the others 物了。

  与昊华Sect Master and the others 告别,越华很快离开了昊华宗。

  在昊华宗内,听闻越华即将离开,前往各处游历的消息之后,立刻便有不少人找上门,希望充当追随者,为其鞍前马后。

  越华在昊华宗的时间尽管不长,但其本身性格随和,也愿意提拔Junior Brother Junior Sister ,normally 里曾经多次无偿为人讲道,十几年的时间里结下了不少善缘,在昊华宗内的人气很高。

  因此听闻他离开,才会有如此多人上前,希望跟他一同离开。

  只是对此,越华one after another 拒绝了,最终选择了alone 上路。

  他继续上路,准备真正游览this world 。

  在此刻,他有种预感。

  晋升Heavenly Venerable 这个关口,对于他而言十分重要,不能轻易对之。

  一旦跨过了这个关口,他的身上将会有崭新的变化产生。

  届时,一切都会不同了。

  正是因为这种感觉,所以在此前的时刻,他并没有立刻尝试着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而是forcibly 将自己的Heavenly Venerable 大劫压制了下去,没有立刻去渡。

  时间缓缓过去,随后又过了半年时间。

  半年时间里,越华在四处游览,在各处寻觅造化。

  他不发一言,不述一语,就这么独自游览在各处,欣赏着自然world 的鬼斧神工,还有那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种种造化。

  unconsciously 间,他体内的divine force 自发蜕变,愈发的精进了。

  随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一处小城之内,一户人家显得很热闹,其中有不少人丁,在当地乃是大户人家,十分繁盛。

  在当地有传言,这户人家之中曾经有人拜入仙家之中,为aloof and remote 的近仙者,与当地霸主越明宗也有着一定的联系,因而normally 里纵使是这处的City Lord 对这户人家也十分敬重,在当地地位很高。

  这户人家不是别的,正是越华出生的那户人家。

  时间对于这世间的改变是极其明显的,对于凡人而言尤其是如此。

  一晃forty-fifty 年过去,当初的小小山村如今已经变成了繁华的城镇。

  至于当初那寻常的乡下农户,如今也已然逐渐繁衍,变成了当地的大户。

  之所以能有如此的变化,与当地越明宗的扶持是分不开的。

  当初将越华带走的越明daoist 对越华的一切都很上心。

  在将越华带走之后,越明daoist 生怕未来有一天,越华父母血亲若是出现意外,可能会影响越华的Dao Heart ,捣乱其cultivation ,因而始终派人好生看管好当初那户人家,对其不断进行扶持。

  而有着越明宗的庇护,在当地也没who 胆敢对那户人家如何,一直让其这么安稳的过了下去。

  “院子变得更大了些.”

  望着四处的摆设,越华轻声开口,心中闪过诸多念头。

  在当初离开越明宗前,越华曾经来此地看过。

  那时这里的院落还没有这么庞大,四处的人丁也不算太多,哪里像是如今这般繁盛?

  如今再来看,却是变了一个样子。

  独自走到一边,他望着前方的大门,动作paused ,此刻不由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他想要去见见自己的亲生父母。

  尽管如今已经过去forty-fifty 年,但有着Spirit Pill spiritual medicine 滋养,他当初的亲生父母如今还活的好好的,甚至还很健康,至少还能活上数十年。

  他正想抬足走进去,却正好望见一幕场景。

  “哪里来的臭要饭的,给我滚出去!”

  一阵呵斥声响起。

  在那朱门之前,几个衣衫褴褛的乞儿跪地祈求,希望能够获得一些接济,却被人乱棍打了出去,身上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有不少人的出血了。

  这些人下手很重。

  越华抬头望去,其内的人气色嚣张,眉宇间满是张狂。

  他的脚步不由愣住了,最终默默sighed 。

  轻声向前,他在那几名乞儿身前放下了些许银钱,又在悄无声息间动用divine force 为其baptism 身上伤势,将其治好。

  随后,他不理会身后乞儿们的感谢,一言不发,默默走了进去。

  他就这么顺着大门进去,一言不发,一语不述,但却无人能够望的见他,更别说阻拦了。

  他走进去,很快见到自己的生身father 。

  那是个如今六十多岁的人,但看上去还很健壮,在Spirit Pill 滋养下纵使不怎么锻炼也体魄强健。

  在宽敞华丽的房间内,他正与数个女子调笑,不时粗暴的将某个女子压在身下,开口大笑。

  另一边的院落里,越华的生母,同样年迈但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的女人脸色阴沉,手上拿着鞭子,正抽打着自家的仆人,手上一鞭一鞭,差一点将人打死。

  而她如此的理由,仅仅是对方无意间碰了她的衣衫一下,将她干净的衣衫弄脏了。

  在四处,其余人一个个面无表情,心中却满是恐惧。

  其他院落里,还有越华的其他血亲,一些在他后来出生的兄弟,都在各自做着自己的事,drunken stupor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