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 Simulator Chapter 74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咸鱼洁南

  第745章 出手   Charlie 就这么离开了,走的时候脸上还一脸兴奋的模样,像是要去挖宝一样。

  当然对他来说,其实也差不多。

  bloodline 生命的尸体对于他们这and the others 来说基本等同于宝藏,可以用心挖掘,将其变成自己的东西。

  不管是用来炼制特殊的魔化用品还是制作bloodline 药剂,将其移植到自己身上,都是绝佳的用处。

  如同今天这样,可以肆无忌惮去做的机会,在平时还是比较稀少的。

  bloodline 生命倒是好说,in this world 到处都是,别说是那些贵族,就算是平民中指不定都有不少人有着特殊bloodline 。

  只是擅自去袭杀这些人容易引起纠纷,会导致许多人警惕。

  哪像是this time 一样,就算杀了那些人,也有Chen Heng 来最后兜底。

  Charlie 兴冲冲离开,准备找机会去动手了。

  Chen Heng 则alone 站在一边,继续做着自己手头上的实验。

  偶尔的时候,他lifts the head 望向外界,见到外界的天色一片朦胧,四处似乎沾染了点点血色,绯红一片。

  看上去格外的刺眼。

  望着这一幕,他laughed ,心中已经了然。

  看起来再过一段时间,艾利又会为今天的事暴动一次。

  就是不知道,when the time comes 他会是什么反应了。

  Chen Heng 心中闪过种种念头,此刻莫名的有了些期待。

  远方。

  宽敞的营帐中,艾利有些不安的lifts the head ,望向眼前。

  他此刻正在那里处理最近汇报而来的文书。

  身为紫Roland 帝国First Prince ,理论上最有可能继承帝国王位的人,他也是很忙碌的。

  平时的时候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太多,不仅要处理自己属下的,还有领地中的。

  他的领地比Chen Heng 要大上许多,几乎可以比拟一个小dukedom 。

  艾利位于其中,基本与国王没什么区别,可以享受其中的一切,掌控一切东西。

  身为国王,这自然是忙碌的。

  平时的时候倒是还好,不过现在许多事情堆积在了自己,处理起来自然要麻烦不少。

  “伊思他们还没回来么?”

  艾利lifts the head ,有些不安的望向身前的侍卫长,对着他皱眉问道:“现in the past 多久了?”

  “已经七天了,殿下。”

  “七天。”

  艾利frowned 。

  伊思是他手下的将领之一,也是他看好的几个人选,对其寄予厚望。

  因而在短短时间内,他便从艾利手下脱颖而出,成为了一支部队的带领者。

  伊思也从未让他失望,过往给他办成了不少事。

  尽管有许多人在他面前说过,伊思的手段粗暴,很容易引起问题,但在艾利看来,不管如何,只要能够解决问题就是好的。

  过往的时候,伊思纵使离开,也是在固定的日子派出使者与艾利联系,从来不会消失不见。

  然而this time ,距离上一次联络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天,却仍然没有收到那边传来的消息。

  “伊思上一次来信,说他已经到了Alan 的领地,算算时间的就话,现在应该已经在回归的路上了。”

  “就是不知道情况如何,他能够带多少人回来。”

  艾利frowned ,在那里独自想着。

  他派伊思前往Alan 的领地,自然不是没事过去玩的,而是有着确切的目的。

  最近的这段时日,他一直在寻找办法,企图找到艾沐Princess 的痕迹。

  三Great Empire 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手段,可以确定王室成员的死活。

  从吉尔娜帝国那边传来的消息来看,艾沐Princess 此刻仍然还活着。

  那群人将艾沐Princess 掠走,很显然是盯上了艾沐Princess 的bloodline ,企图利用其达成什么目的。

  艾利这段时间不断搜寻,终于找到了一个看似可行的方法。

  blood sacrifice ceremony 。

  利用blood sacrifice ,将血肉祭祀给伟大的Heavenly God ,借此获得一些讯息的反馈。

  这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ceremony ,过去一直被封存着。

  之所以被封存,自然是因为这个ceremony 所需要的代价太过于恐怖。

  在Far Ancient Era 的时候,曾经有大量bloodline 贵族因为这个ceremony 而丧命,死在这个ceremony 之下,沦为祭品而存在。

  正因如此,在此前的某个时代中,这个ceremony 受到了许多人的抵制,因而直接被封存了起来。

  不过恰好的是,紫Roland 帝国的库存中仍然有着这个ceremony 的存在。

  只是过去这么多年的时光之后,这个ceremony 而今已然有了些残缺,多少有些问题。

  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艾利曾经带人分析过,这个ceremony 虽然残破,无法再发挥曾经那强大的力量,但是想来还是可以继续使用的。

  至于祭品?

  generally speaking ,自然是用bloodline 者最为合适,只是这无疑会触怒广大贵族。

  因而艾利退而求其次,准备使用ordinary person 作为祭品。

  毕竟,他所需要做的也不是什么major event ,仅仅只是想要获取艾沐Princess 的下落罢了。

  这等层次的事,想来使用ordinary person 的血肉也足够了。

  这至少需要数千人。

  因而艾利盯上了自家younger brother 的领地。

  Chen Heng 离开王都之后,他对其的警惕心便已经小了许多。

  是以this time ,他也不觉得Chen Heng 胆敢反对他。

  早in the past 还在王都的时候,双方的地位乃至于实力就完全不在这个档次。

  而在如今,Alan 自动放弃了王位的争夺,以后仅仅只能是个闲散Prince ,而艾利却是紫Roland 王位的最有利successor 。

  艾利不觉得对方有胆子敢拒绝他这个未来国王的要求,一定会满足他。

  就算不满足又能如何呢?

  以伊思的实力,足以应对一切了。

  身为兄长,艾利对自己younger brother 的实力再清楚不过。

  Royal Family 的bloodline 虽然强大,但同样也是需要时间去成长的。

  理论上来说,每一个觉醒了Royal Clan Bloodline 的Royal Family 成长上线都很高,未来都有可能成为君主阶的powerhouse 。

  只是这仅仅只是理论上来讲。

  就实际上而言,大多数Royal Family 成长到君主阶powerhouse 的时间都太长了些。

  如此漫长的时间,很有可能会出现种种意外。

  因为在他们弱小的时候,会有种种敌对方出手。

  具备Royal Clan Bloodline ,这本身就意味着其活在风暴中央,危险又怎么可能少得聊。

  过去的时候,艾利一直将自己的两个younger brother 视为对手,因而对他们的消息自然格外重视。

  这一份重视包括实力方面。

  因而,他对Alan 的实力再清楚不过,知道其绝对impossible 是伊思的对手。

  至于身边的其他人?

  若是在王都中或许还有很强的护卫,但在自己的领地中,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按照艾利的想法来看,Chen Heng 身边纵使有着能够与伊思匹敌的人物,却也绝对无法阻挡他的卫队。

  只是从七天之前开始,他的卫队就与他失去了联络。

  这不由让他觉得有些不安,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

  同时,一种不详的预感也徘徊而来,从身躯深处浮现。

  这让他觉得心悸的同时,也觉得疑惑。

  究竟是漏掉了什么地方?   bloodline 者的预感不像ordinary person ,是错觉的probability 很小,大多都是真实的预兆。

  这是bloodline 赋予他们的部分力量。

  而在此刻,艾利的这种感觉让他心中愈发不安起来。

  只是无论怎么想,他都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地方有问题。

  他自身的实力很强,因为年长的缘故,在紫Roland 王室this generation 的诸多Prince 中,他的力量是最为强的,如今已然是五阶层次。

  这等实力本身已经极其强大,一些大贵族家族中,他们patriarch 的实力,其实也就是这个程度。

  艾利若非拥有这等程度的实力,也impossible 让那么多人就追随,让自己的势力膨胀到这个地步。

  而身为Prince ,也身为紫Roland 帝国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successor ,他周围的力量同样不可小觑。

  有两位君王级的存在就在他的身边,在那里保护着他。

  其实原本仅仅只有一位的。

  只是this time 前来探查艾沐Princess 失踪的情况,为了避免当初袭击艾沐Princess 的那群人出手,艾利特意增加了自己身边的利欧路,因而多了一位君王级。

  君王级的存在,在诸多帝国之内都是Peak 层次,纵使是三Great Empire 的王者,理论上来说也属于这个层次罢了。

  在三Great Empire 之外,很少能够见到这样级别的存在。

  一位君王级的存在,若是其自身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在外界开辟出属于他们自身的国度了。

  这样的存在,面对三Great Empire 之外的势力基本等同于无敌。

  两位君King Level existence 的保护,这样的阵容,若非艾利自身的势力足够强大,恐怕还真的没法凑齐。

  毕竟就算他自身觉醒了Royal Clan Bloodline ,未来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君主级罢了。

  这也是Royal Clan Bloodline 的极限与限制。

  任何的bloodline 终究会有极限,想要更进一步便只能打破这个极限,到达更高的程度。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座位上,艾利端坐在那里,此刻仍然在思考。

  他在思索,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会导致自身出现这样的预感。

  直到片刻之后,外界的消息传来。

  “殿下!”

  外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伴随而来的是艾利的侍卫,一个身材高大,看上去容貌英武的青年男人。

  在过往的时候,这都是艾利的依靠之一,是他最为倚重的心腹属下。

  只是在此刻,在艾利的视线注视中,对方的脸色却显得很难看。

  “发生什么事了?”

  望着眼前的侍卫,艾利frowned ,随后开口说道:“为何这么惊慌?”

  “殿下。”

  在艾利的视线注视下,眼前的侍卫脸色仍然难看,此刻在那里沉声开口说道:“伊思那里有消息传过来了。”

  终于有消息了么。

  艾利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然而这时望着侍卫沉重的脸色,心中却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说。”

  “就在前几日时间,伊思前往Alan 殿下的领地中完成您的任务,却被Alan 殿下直接拒绝。”

  “Alan 殿下的人将伊思驱逐了出去。”

  “他敢!”

  艾利勃然大怒,这时候脸上露出了不加掩饰的怒意。

  将他派去的人驱逐,拒绝他的要求,这在他看来便是在挑衅他的威严,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

  而让他更加愤怒的还在后面。

  “在将伊思他们驱逐后,Alan 殿下的人随后又找上来,直接将他们.”

  身前,侍卫继续开口,脸上的表情愈发难看了起来。

  “直接将他们怎么了?”

  艾利冷声开口,视线紧紧盯着眼前的侍卫:“说。”

  “伊思他们.现在已经死了。”

  侍卫took a deep breath ,最终还是开口说道。

  砰!   刹那间,一阵清脆的爆碎声从营帐中传出,震耳欲聋,那声音让all around 的所有人都能够清晰听见。

  站在上手,艾利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此刻此前的怒色乃至于其他情绪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有的只是完全的一片冷色。

  “Alan !”

  种种愤怒的情绪从脑海中略过,直接浮现而出。

  恐怖的气息从艾利的身上传出去,震荡四方,影响了这片区域的运转。

  就连天上的气流都开始停滞,此刻有些无法继续运转了。

  那恐怖的威严逸散而出,就连眼前的侍卫都有些无法继续承受,脸色直接变得苍白了起来。

  被自己的younger brother 拒绝,不仅当众驱逐了自己的人,更是将自己手下的人直接杀掉.   这件事纵使对于寻常人来说,都是一个绝对的extraordinary shame and humiliation ,更不用说是对艾利这样的人来说了。

  对于此刻的艾利来说,若是可以的话,他恐怕恨不得直接冲到Chen Heng 所在的地方,将他直接击毙。

  若是Chen Heng 此刻站在这里,他怕是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出手。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与若是。

  艾利在那里任由愤怒发酵,想要直接冲到了Chen Heng 所在的领地中去,但最后却还是忍住了。

  在这边,bloodline ceremony 已经进行了好一段时间,此刻前期的一切步骤都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此刻若是离开,恐怕之前的一切就要前功尽弃。

  想到这里,不论他心中究竟有多么愤怒,此刻都只能brace oneself 留在这里,等到ceremony 完成。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