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Forward To 3077 Chapter 30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狩王与Xu Jiu 之间的战斗无疑牵动着探险队其他人的神经。

在这之前遭遇过汤恩和赵井月的众人看到狩王出现在浮空船顶,心下顿时一沉。

不同于Xu Jiu ,做为各自组织的核心,他们当然知道狩王是什么模样。

哪怕隔着several hundred meters ,that silhouette 极端强烈的存在感是骗不了人的,像是这种存在,只要不是刻意的隐藏自身气息,就像是一头恶龙落入Wusu City ,谁也无法忽略!

起初他们期望狩王之前逃了出去,现在是回来帮忙的援手。

结果却看到他站在浮空船顶,进而同Xu Jiu 遥相对峙的画面。

绝望的情绪开始蔓延。

如果龙门境的apostle 成了诡怪,他们甚至想不到此次行动该如何进行下去!

局势不出意外的急转直下。

曾多次封印邪祟的Xu Jiu 面对狩王看上去毫无还手之力,几个回合下来便thunder 加身。

只不过是被动的。

毫无悬念的碾压式战斗。

那具于天空坠落的焦黑残骸,他们都看见了!

随之坠落的还有探险队众人的信心与勇气。

郑轶为了封印邪祟而牺牲,Xu Jiu 又被他们本想要救援的狩王杀死。

核心人物接连死亡,对探险队的打击可想而知。

好不容易抢救回来的玛德琳跌坐在神庙门口,手中的longblade 脱手坠地也不去管。

眼中的rays of light 渐渐消失。

在她看来一切都已经结束。

原本还在为她治疗伤势的琳朵更是瘫坐在地。

其余几人的各自僵成了石像,呆愣在原地,手足无措的望着逐渐降落的狩王。

神庙内一时间陷入难言的沉寂。

面对龙门境apostle ,没人觉得自己能逃跑,更别提外边还弥漫着浓雾,里边不知有多少诡怪在徘徊。

整座神庙内,只有奥科夫还在专注于菱形金属柱的修复,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上边,根本不知道神庙外发生了什么。

然而任谁都didn’t expect 的是就在狩王即将降临在神庙前的瞬间,一抹暗red 的rays of light 突然闪现,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剧烈的爆鸣声。

等他们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狩王已然不见了踪影……

没错,Xu Jiu 那一番复杂的操作,在神庙内的探险队成员们眼中,其实就是眨眼间发生的事情而已。

他们期望有人能来挽救这个局面,有心想出去看上一眼,可到底还是没敢迈出步子。

到最后干脆就这么站在门口,等待着结局的来临。

没过多久,其中一名秘仪士忽地直起身,紧接着在他身边的两名同事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纷纷回望向与神庙正门相对的那面墙壁。

进行过觉醒ceremony 的他们对于邪祟能量有着天然的感知,而就在刚才,一股强烈的邪祟能量在那面墙壁所处的位置爆发。

局势到了眼下这地步,任何的变化在他们看来都有可能是转机,因此在察觉到异样的immediately ,秘仪士们立刻转身返回。

相隔二十多米的距离,秘仪士们目光四下逡巡。

此时他们才发现就在神庙外爆发激烈战斗的间隙,封印着邪祟的墙壁已然出现新的mutation 。

原先就算出现异常状态,好歹还留在各自被封印的墙壁中的邪祟们不知何时消失在了原位。

邪祟浮雕的位置现在只有一片空白和大量裂纹。

不仅于此,之前用于将这些邪祟分隔开来的立柱现在更是濒临崩塌,仿佛只要吹上一口气就会变成满地的碎石。

晦涩的雾气不知何时开始在神庙内蔓延,那些灯光未曾照射到的角落阴影之中,黑暗开始蠕动。

那头不知多少岁月前,甚至属于另一个world 的文明suffer untold hardships 封印的邪祟,再度躁动起来。

它的机会,终于来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看着前方墙壁上的壁画,男人难以置信的捂着脸庞,颓然跪倒在地。

绝望压垮了他的脊梁,令他的双腿甚至难以继续站立。

本就因为之前的行动而充斥着疲惫的精神彻底陷入了混乱,额头不断的撞击着地面,很快便有血渍印在上边。

另外两人站在中央的墙壁前,表情难以自抑的扭曲。

消失的邪祟找到了,全都在这面墙上!

包括之前逃离封印地的那五头,整整九头邪祟以壁画呈现于墙壁的中下区域,确切的说是位于那些浮空船的包围之中。

它们的状态相较于之前停留在各自浮雕时的情况又有不同。

由Secret Society 刚封印进去的五头邪祟还保有着较为完好的整体,而之前未能cut open seal 的四头邪祟此刻已是萎靡到了极点。

探照灯光混着dark green 的荧光映照在这些不久前还令人难以直视,心生恐惧的邪祟身上,

没过多久,竟是连一头能站着的都没有。

仿佛是被某个存在彻底击败,它们体内的能量正以壁画中的线条模样呈现出被抽取的状态。

是的。

每一秒钟,这些邪祟体内都有能量在外流,涌向位于墙壁最高处的模糊光团。

相对的,随着能量的消逝,所有的邪祟形体都在不断的缩小,干瘪,它们甚至无法反抗,只能被迫接受光团对自己的“屠宰”!

要知道封印这些邪祟时,它们之前在Wusu City 内获取的能量都已经被打散,大部分都便宜了Xu Jiu ,让他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拔升。

如今被抽取的,显然是这些邪祟真正的本源能量!

一旦被彻底抽取,它们将真正的消失in this world 。

邪祟不会被人类所杀,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有着永恒的特质,可这并不意味着邪祟内部的交战也会那么“温和”。

当永恒对上永恒,强弱终究会见分晓…..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

败者将丧失存在的意义。

“它……它在吞噬这些邪祟?”

眼前这种情况看上去似乎只剩下this 解释。

Secret Society 给出的资料中可从来都没有提到过神庙内还有这种能够吞噬邪祟的存在!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几名秘仪士彻底的陷入了恐慌,他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只要有点判断能力就能猜到能出现在这面最为庞大的墙壁上,而且还在疯狂吞噬其他邪祟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问题是就算意识到这一点,秘仪士们也无法改变现状,Secret Society 准备的ceremony array 本就功能单一,能做的也就是对封印在墙壁上的邪祟进行一对一的处理。

眼前这面墙上的邪祟数量早已超出了ceremony array 能够承受的极限,哪怕秘仪士们强行干涉,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遭到backlash 。

说的难听些,以他们的能力,只能站在这眼睁睁的看着墙上的mutation 继续延续下去!

这仅仅只是开始。

就在秘仪士们因为墙壁的突变not knowing what to do 的时候,靠着神庙大门的玛德琳忽地瞥眼looked towards 外边的植物园。

那些由郑轶在死前布置的植物们不知怎得收缩了起来,趴伏在地,枝叶萎靡紧缩。

在它们上方,一股半透明的磅礴能量汇聚而来。

玛德琳难以看清它的存在,却能够清楚的感应到其中蕴藏的恐怖力量,哪怕失去了原本的主人,它们依旧没有随着时间而散去。

反而不断的靠近神庙。

夜空中那轮圆月洒落dark green 的荧光,光线透过能量团,留下星点荧光。

它越是靠近,这些光点的数量越是快速的攀升,形态更是逐渐凝实,而当它踏足神庙大门前的台阶,呈现出的已是一个在玛德琳看来颇为眼熟的人形轮廓。

“狩王……”

难以置信的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半透明人形,玛德琳眼中满是震惊。

它丝毫没有因为玛德琳的言语而停留,只是大跨步的向前,越过神庙大门处的几人,又穿过正殿内的几名秘仪士,在他们的注视中来到墙壁前。

盯着最高处的光团看了眼,能量体的表层泛起波澜,旋即往前一跃,blunt 的融入墙壁,仿佛早已迫不及待。

下一秒,墙壁Central Region 的壁画陡然深化。

在这些图像左侧空处,一座三米多expert 形浮雕逐渐出现。

他以一种奇怪的姿态蜷缩在墙壁内,像是处于母体中的胚胎,周围更是环绕着大量代表着邪祟能量的线条,这些堪称邪祟本源的能量正在continuously 的灌注其中。

那原本在最高处的模糊光团,竟也逐渐显现出其真实的模样。

乓啷~

突如其来的巨响,引得神庙内所有人都忍不住回望向声音的来源。

那座为神庙抵抗弥漫在封印地各处浓雾的Divine Idol 不知怎得出现了大量的裂纹,居然在没有任何外力冲击轰然倒塌!

守卫神庙的最后一道防线也随之彻底消散。

充斥着邪祟能量的浓雾就此狂涌而入,眨眼间便吞噬了郑轶的植物园,这些不论是offensive 还是韧性都达到了极高水平的植物面对with no opportunity 的雾气却是彻底失去了作用。

距离最近的玛德琳亲眼看到大部分植物都在浓雾中枯萎,只剩下极少的一部分勉强支撑,只是看着也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没过多久,雾气便开始逼近神庙,刺耳的嘶吼声从中传出。

那些在外边徘徊已久的诡怪终于找到了机会,它们迫不及待的想要踏足此处,彻底摧毁掉for a long time 压制它们的“Holy Land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