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Forward To 3077 Chapter 30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狩王先是消失在神庙前。

紧接着又以能量体的形态融入墙壁。

one after the other 呈现出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模样和状态,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无疑超出了神庙内所有人的预料。

更诡异的是狩王浮雕出现在墙上后,原本仅被最高处的光团所吸摄的邪祟能量竟是转而开始供养它,而狩王模样的浮雕在这个过程中细节越发丰富。

如果说刚融入进去时是标清,那么才过了two minutes ,清晰度已经到了超清,正慢慢的像4K转变。

面对这种情况,在场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了一分警惕。

直觉告诉他们等到狩王完全恢复成真实的模样,绝对会出现难以挽回的危局。

可就算知道又如何?

仿佛是配合好的一般,神庙外用于阻挡浓雾入侵的Divine Idol 突然崩塌,大量的诡怪正在靠近。

玛德琳重伤,琳朵的能力不适合战斗,奥科夫要修复菱形金属柱,三名秘仪士面对诡怪的battle strength 几乎为零。

仅剩的Zong Ze 实力是有的,可是面对浓雾中的大量诡怪,恐怕连滑铲都用不出来!

“不能在神庙内坐以待毙,charge ahead ,此次任务已经失败,必须立刻撤离,将这里的情况传达给芜苏政府……哪怕跑出去一个人都是胜利。”

玛德琳冷着脸重新捡起地上的longblade ,said solemnly 。

这似乎是当下唯一的选择,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他们的计划,墙壁上的狩王浮雕和那些邪祟展现出来的异状足以证明继续留在这只能是dead end 。

郑轶和Xu Jiu 相继牺牲,他们已经失去将事情扳回正轨的能力。

既然如此,比起坐以待毙,他们能做的就是尝试逃生,哪怕成功的几率小的令人发指。

“我同意,冠级特异区恐怕会快就会迎来新的mutation ,我们要将这个消息带出去。”

回头看了眼那面墙壁,郑轶整理着身上的装备。

“等等,再等等,修复工作只剩下最后的一小部分,只要能够成功,说不定能激活压制邪祟能量的array ,我们逃出去的几率会增加。”

奥科夫听到众人的讨论,手上的动作没停,高声说道。

这多少算是个好消息,毕竟封印地内的array 到底是遗迹文明建立起来专门对抗邪祟的,保不齐能有奇效。

然而他们想等,外边的诡怪却不想等!

神庙外,已然连成一片的水潭蔓延而来,殖骨者汤恩与影武赵井月站在一具宽大的骨架上。

艾伯特的能力终究是有极限的,靠着临死前的爆发拦下这两头实力强悍的诡怪将近十五分钟已是他能够做到的全部。

神庙内的玛德琳立刻就注意到了这两头飞速靠近的诡怪,原本沉静的脸庞泛起暴怒的潮红。

“琳朵,我记得你的能力应该能做到短时间内的伤势恢复,现在对我使用。”

攥紧手中的longblade ,玛德琳咬着牙,coldly said 。

“那会透支life force ,您……”

“别废话,它们要来了!”

命都快没了,life force 留着做什么?

知道情况紧急,琳朵不再废话,双手掌心涌出一团浅azure 的能量,覆盖向玛德琳的心脏位置。

bang!

就在能力即将发动之时,神庙外突然响起的rumbling sound 却是让琳朵浑身一震,手头的动作随之一滞。

抬眼望去。

刚才靠近已然枯萎大半的植物园的汤恩和赵井月俨然已经成了一滩烂肉瘫软在地。

熟悉的silhouette 驻足于两具尸体中央,周身缠绕着暗red 的rays of light 。

大跨步的前行,涌向神庙的浓雾此刻却像是遇到了天敌,迅速退散,最终显出Xu Jiu 的模样。

神庙内的探险队成员看到死而复生的Xu Jiu ,眼中惊骇丝毫不比之前看见狩王要少。

此时的他与往常有着极大的不同,分明就在十几米外,身形却是异常的模糊,行走时就跟空间重叠似的不断拖出数道silhouette ,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打扰了,继续。”

Xu Jiu 迈上台阶,看到琳朵盖在玛德琳胸上的手掌,满脸诧异的问了句,紧接着也不等她们回答,blunt 的越过两人直奔神庙内部。

三名秘仪士看到Xu Jiu 返回,激动之余也是赶忙围上来想要将中央那面墙壁上发生的事情告诉Xu Jiu ,而后者的视线从进入神庙开始就锁定在了狩王的浮雕上。

“你们确定那团能量中出现了大量的dark green 光点?”

听完秘仪士们对之前发生情况的描述,Xu Jiu complexion sank 。

到底还是晚来一步!

压制circular bead 的backlash 使得Xu Jiu 根本无法使用超凡能力,一路步行到附近才勉强成功,结果正撞上那两头诡怪靠近神庙,顺势出手将它们解决掉。

只是这对于缓解眼下的危局没有任何效果。

从狩王体内的能量脱离圣哲之晶控制的那一刻开始,Xu Jiu 就意识到前者体内存在的绝不止一股意识,否则单凭失去主体的那些能量根本impossible 具象化,更别提重返神庙。

那些dark green 的光点就是最好的证明!

狩王恐怕早就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邪祟所影响……不论是死是活,他的结局都已经注定。

视线掠过墙上的壁画,没去管上边的浮空船和那诡异的光团,Xu Jiu 的注意力很快便被底下的那些邪祟吸引了过去。

“你们先撤出去,外边的诡怪被我清理了一部分,暂时是安全的。”

短暂的沉默后,Xu Jiu 看着区别于犬兽,织梦蛛等刚封印进去的家伙,已然快要彻底消散的四头邪祟,拧着眉头说道,

“我要尝试解决这些邪祟,用的手段会很特殊,你们在这施展不开,奥科夫留下,我需要他修复金属柱。”

“喂,你还有多久能修好,我要一个大略的时间。”

侧身看了眼奥科夫,Xu Jiu 开口询问。

“很快,再有十分钟左右就能够完成修复。”

“你最好没骗我,不然待会儿你可能得跟整个Wusu City 的民众说对不起,不过你估计也没那机会了……玛德琳,你记住,待会儿我的计划要是失败,你们立刻撤出封印地,能跑多远跑多远!”

回身盯着墙壁,Xu Jiu 咬了咬牙,脸上罕见的浮现出一抹紧张。

赌命。

很难不让人紧张。

玛德琳and the others 早就由郑轶交代过,他死后Xu Jiu 就是领队,因此对于Xu Jiu 的指令没有任何反驳的心思,当即起身就要离开,Secret Society 那边的秘仪士动作更快,已经跑到门外了。

留在这只会成为累赘,这是除开奥科夫以外在场所有人的共识,也是真切的事实。

and the others 全部撤出去,Xu Jiu 先是将神庙大门重新关上,又用幻形在奥科夫周边制造了一层幻境,避免他待会儿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事到如今,Xu Jiu 对这神庙还有狩王与邪祟之间的腌臜事也是有了些许的推测。

依照眼下的情况。

Xu Jiu 基本可以确定当初建造神庙的遗迹文明在此地封印的邪祟拢共有十头,其中最为强悍,能力最为诡异的显然是眼前这面墙上的家伙。

也正因为如此,遗迹文明的封印者们对它最为“照顾”。

最中央的封印墙,外加一些特殊的手段,甚至让它连最基本的显形都做不到,甚至于在封印被大幅度破坏后,它依旧无法脱困,可见最初的封印力度有多么夸张。

于是狩王顺理成章的成了它的救命稻草。

虽然Xu Jiu 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勾搭上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狩王因为自身对永恒生命的执着追求让他的意志出现weak spot 。

按照狩王之前透露的信息,织梦蛛,insect beast 等五头邪祟是他在与其合作的邪祟要求下故意放走的。

从壁画呈现出来的状态来看,这头邪祟显然在吞噬“狱友”们的本源能量,根本没打算给它们留活路。

既然如此,为什么之前要放它们?

解答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那四头被留下来的邪祟身上。

它们的形体相较于另外的五头,明显要崩溃的更快。

那么问题来了,大家都是被封印的邪祟,这几头难道就凭空弱出一大截?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只有一种可能。

中央墙壁内封印的家伙近段时间一直都在continuously 的吞噬它们的能量!

说的直白些。

如果将整座神庙看作一个整体,那么被封印在其中的这十头邪祟很可能分成了两个阵营。

最powerhouse 单独一个阵营,另外的九头较为弱势的邪祟为一个阵营,为了不被吞噬,后者无时无刻不在反抗前者。

Xu Jiu 甚至怀疑这是修筑神庙的那些人刻意安排的,让邪祟间互相牵制,不断的内耗,再加以外部的array ,将封印的效果强化到极致。

四头邪祟,应该是中央墙壁封印的最powerhouse 能够强行压制的极限,所以狩王刻意放出了剩余的邪祟。

不过它显然不满足于吞噬这几头邪祟,而是想要在提升一部分能力后,将剩下的全部邪祟一网打尽。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邪祟围剿下,郑轶还能带that many 人出去。

尽管除了郑轶以外其他人都死了,但他们还是将邪祟的事情传了出去,这才有了Wusu City 不惜代价的要将那五头邪祟抓起来再送回封印地的行为。

所以狩王在看见Xu Jiu 时才会说他在这等的很辛苦!

这个计划其实并不复杂,而且本身风险极大,实行起来的难度极为夸张。

偏偏制定它的是一个龙门境的apostle 和一头能够压制其他邪祟的terrifying existence 。

强大的实力弥补了所有的缺陷,致使事情的发展几乎都是按照他们预定的轨道在发展。

在狩王的原定计划中,就算Wusu City 下血本派来同为龙门境的apostle ,他有邪祟的配合,完全有信心战胜对方。

结果碰见了Xu Jiu 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

先是用圣哲之晶完成堪称完美的“死亡”演出,紧接着凭借circular bead 中的邪祟能力,以Cicada Moult 强行袭杀龙门,在这之后又赶到神庙,站到了这面汇聚了所有邪祟的墙壁面前。

此时此刻,邪祟们尚未被吞噬完毕,本该守护这个过程的狩王却成了墙上的浮雕。

Xu Jiu 打量着跟婴儿似的蜷缩成一团,接受邪祟能量灌注的狩王。

他知道对方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挽回局面。

在某种程度上,狩王算是托了Xu Jiu 的福,真正达成自己在某种程度上获得永恒特性的愿望。

要是真让他复活重生,Xu Jiu 确实没办法处理,有了准备的狩王想干掉现在的他并不难。

只可惜。

现在该轮到Xu Jiu 的回合了!

高举起右拳,代表着Regret Mountain 的灰芒缠绕而上,punch towards 封印邪祟的墙壁……

别误会,不是中央的这一块,而是旁边的那些只剩下人类浮雕的墙壁!

不久前秘仪士们才修复的封印,Xu Jiu 现在要亲手摧毁它们。

没错。

Xu Jiu 就是要将除了中央墙壁内的那家伙以外的所有邪祟统统放出来。

几乎是在Xu Jiu 的拳头撞上左侧墙壁的同一时间,中央墙上邪祟能量的流动陡然加剧。

它真的急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