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Forward To 3077 Chapter 30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事分轻重缓急。

通过中央墙壁上的壁画透露出来的信息,Xu Jiu 迅速意识到现在最紧要的事情就是阻止封印在此处的terrifying existence 吞噬其他的邪祟。

要是让它成功,恐怕今天谁都别想走出封印地。

这个关键的进程本该由狩王守着,绝对万无一失。

可谁让他被Xu Jiu 做掉了呢?

Regret Mountain strikes 在左侧的墙壁上,剧烈的震波迅速扩散开去。

换做之前,这一击想要取得效果很难,遗迹文明打造神庙时对这些封印邪祟的墙壁进行过多次强化,本身也覆盖着防御array ,为的就是防止有人贸然闯入毁坏墙壁。

现在这层防御却是被中央墙壁内的那头邪祟先一步破坏大半,这就给Xu Jiu 创造了机会。

一拳下去,墙壁上本就不少的裂隙更是如同蛛网一般扩散,显露出原本埋设在其中的封印array 。

趁着circular bead 还没有被完全压制,体内仍留存着一部分邪祟能量,Xu Jiu 当即开启Spirit Vision ,一眼就看到墙中极为浓郁的邪祟能量。

果不其然。

壁画上呈现出来的诸多邪祟图案simply 不是织梦蛛,犬兽等邪祟的本体!

Xu Jiu 看到中央墙壁的immediately 就注意到了那些汇聚在墙壁上的邪祟。

他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不认为这一面墙能够封印全部的邪祟。

真要是这么容易,建神庙做什么,单修一堵墙,往地下一埋不是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Xu Jiu 相信遗迹文明中能够封印这些邪祟的人或是势力必然不蠢,任谁都知道将它们放同一个空间内只会形成养蛊的环境。

指望一群代表着混乱无序的家伙乖乖缩在一起,还不如祈祷它们自杀算了。

这么固然能杀死大部分邪祟,单剩下来的绝对会成为更为恐怖的麻烦。

因此遗迹文明显然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打造能够容纳大量邪祟的墙壁。

同样的,Xu Jiu 不觉得这封印在中央墙壁内的邪祟能够从其他墙壁内随意调动邪祟的位置,它真要是能做到this step ,哪里还需要狩王帮忙。

把它们拎出来挨个放血不就是了,吃饱了撑的又捉又放?

毫无疑问,神庙内的封印对中央墙内的邪祟压制最为沉重。

它不仅做不到挨个拎出来放血,甚至无法在邪祟们脱困后控制它们,否则也不会干巴巴的等到Secret Society 的人将五头邪祟完全封印后再动手。

说白了,处于封印中的它实力不够,把握不住!

如今虽然吸收了大量的邪祟能量,但也是有限度的,所以Xu Jiu 阻止它的手段很直接。

你不是借助神庙本身对其他邪祟的压制力才勉强得手么,那么我就帮它们解除封印。

让你们好好斗上一场!

Regret Mountain 的力道侵入墙壁,破坏掉其中的封印,Xu Jiu 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做会不会导致这些邪祟再也无法被封印回去。

反正墙壁已经破损,这些家伙迟早都要逃出来,还不如物尽其用,用来做一时的帮手,总比放出一头真正恐怖的家伙要好。

Xu Jiu 选择砸碎的第一面墙壁是insect beast 的。

这家伙的能力他摸的很透,真要闹起来也可以立刻镇压,此时故意不去管,就是要试试它的反应。

封印破碎,之前被封锁在其中的insect beast 在大团黑雾的裹挟中冲了出来,而在它身后却是拖着数道dark green 的荧光能量,就像是吸管一般扎进了它的体内。

霎那间,整座神庙内部充斥刺耳Insect Cry 。

结果不出预料,逃脱封印的insect beast 根本没心思反击Xu Jiu 这个曾经镇压过它的人类,而是直奔Central Region 的那面墙璧。

要知道被人类封印顶多就是沉寂一段时间,对这些近乎于永恒的邪祟而言,只要憋得住,总有逃出升天的时候。

然而眼前这堵墙里封印的家伙要的是它们的本源能量。

真要是被掠夺一空,它将彻底消亡!

睡一会儿跟一睡不醒,该如何抉择还用想么?

这些邪祟兴许跟理智扯不上关系,但生存是本能!

巨大的,形似昆虫的恐怖giant beast 趴在中央的墙壁上,两条前肢抵着墙壁,狰狞的口器不断啃噬着自己在墙壁上呈现出来的形象。

看似毫无意义的举动,旁边的Xu Jiu 却发现壁画上的insect beast 绘像居然在不断的变淡。

事实证明Xu Jiu 的选择是正确的。

insect beast 等邪祟在被封印的前提下,实力会下降到最低,几乎是予取予求,完全无法反抗中央墙壁内的邪祟对它们进行掠夺,可要是脱离了封印,还是有不少反制的手段。

只是这种行为无疑激怒了正在享受胜利果实的terrifying existence 。

insect beast 还没来得及将自己的能量重新夺回来,墙上的狩王浮雕右臂便陡然崩裂。

骨节粗壮的手掌紧握成拳,猛地冲出墙壁,捶打在insect beast 的额头,后者根本来不及反抗便倒飞出去,径直撞上神庙另一端的墙壁。

裂纹还在扩散,浮雕寸寸爆裂。

dark green 的光点从石块的裂隙中迸溅而出,邪祟能量在其中汇聚凝实,拼凑出全新的肉体。

狩王跨出墙壁,三米多高的身形以怪异的角度折叠,旋即跟弹簧似蹦起,这姿态与其说是人类,更像是一条蠕虫,不过最终还是平稳落地。

稍远处的Xu Jiu 瞪大了眼睛,心中陡生警兆。

尽管心里已经对浮雕的存在有所推测,但真正看到这被自己震碎心脏,砍去头颅后又一把火burn to ashes 的家伙重新复生,Xu Jiu 还是对中央墙壁中的邪祟实力有了新的认知。

邪祟的能力多种多样,这是Xu Jiu 早就知道的。

这种能够通过死后的能量强行将其复活的存在却是第一次碰见。

不过Xu Jiu 很快便发现眼前这仓促复活的狩王状态明显有些不对劲。

他的双眼已被dark green 的荧光填满,举手投足间僵硬而迟钝,甚至于皮肤之下的blood vessels 都透着暗沉的black ,看着像是个semifinished product 。

在他的脑后,数条触肢连接着脖颈与后脑,这让狩王看上去更像是一具傀儡。

毫无疑问,Xu Jiu 放出insect beast 的行为刺激到了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

为了避免局势更进一步恶化,它只能释放同样未能完全“复生”的狩王来进行镇压,而这种状态下的狩王显然失去了其做为龙门境apostle 应有的恐怖实力。

即便如此,以邪祟的本源能量制造出来的狩王实力也不容小觑。

对上刚从封印脱困,又被吞噬了相当一部分能量的insect beast 依旧with no difficulty 的占据上风。

insect beast 的能力很大一部分在于役使虫群,而神庙周边的浓雾却是将封印地内的虫豸祸害的thoroughly ,更远处的虫群想要赶来又需要时间。

再加上如今的狩王直接免疫了邪祟能量对lifeform 的侵蚀,insect beast 几乎丧失了所有擅长的对敌手段,只能以本体扑杀上去,而迎接它自然是一连串砂锅大的拳头。

普通的物理攻击对于邪祟来说没有任何作用,然而狩王的每一拳命中后都会将一些dark green 的光点打入insect beast 的体内。

仅仅只是在几秒钟后,这些光点便会被激活,这让insect beast 体表看上去就像是发霉了似的,can be seen everywhere 脸盆大小的dark green 斑块,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光点从中喷涌而出,回流向狩王的躯体。

本就衰弱的insect beast 在这个过程中越发萎靡,此消彼长之下,狩王的动作却是越发的流畅。

只不过就在他打算再接再励之际,黑暗中突然喷出数团蛛丝,直接将狩王的身体裹了进去,紧接着织梦蛛挥动着狰狞的螯肢从天而降,将狩王压在身下。

“打的不错,至少比insect beast 强多了。”

Xu Jiu 打量着战场的情况,评价着它们发挥的同时又砸开一面墙壁,怪异的彩光从缺口处迫不及待的喷涌而出,一刻不停的直奔战场。

刚掀翻织梦蛛的狩王迎面被糊了一脸,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躯体更是瞬间生长出了大量的脓疱。

一时间这座本该用于镇压邪祟的神庙彻底成了邪祟们的战场!

失去虫群的insect beast 成了肉盾,疯狂的往上扑,织梦蛛不断的喷吐出蛛丝,腐蚀液,那团彩光变成输出的主力,不停的破坏者狩王的躯体。

不得不说这些邪祟为了活命也是豁出去了。

以往它们这儿随便拉一头到外边都可能制造出一场灾难,如今本源受损,能够发挥出来的battle strength 有限,却也展现出了各自的特性。

即便是Xu Jiu 都不得不在观察片刻后挪开目光,避免自身的精神受到太大的影响。

眼见得场面上已然形成压制,Xu Jiu 马不停蹄的又将猎脑者放出来。

本就独木难支的狩王面对四头邪祟的围杀,彻底落入下风,而Xu Jiu 此时已经站在犬兽的墙壁前。

他并不打算自己参与进去,毕竟眼前交战的双方都跟他有仇,这时候往中间一战,那就是活靶子,指不定要面对来自双方的攻击。

Xu Jiu 的计划很简单,他要让这些邪祟内耗!

如果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实力强悍,那么他就把所有的邪祟统统放出来,不过现在的情况证明狩王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完成压制,局势正在往织梦蛛等邪祟倾斜。

这让Xu Jiu 开始思考是否要将犬兽也放出来。

没办法,犬兽与眼前这些家伙不同,由于circular bead 的存在,Xu Jiu 对它尤为戒备。

要知道circular bead 本身也是犬兽的核心,将它放出来很可能引起局面的失控。

犬兽极有可能会为了夺取circular bead 而再度选择跟Xu Jiu 开战,偏偏后者现在难以使用circular bead 。

一方面是担心自身的状态,毕竟圣哲之晶中的能量经过刚才的爆发已经耗去将近一半。

另一方面则是担心circular bead 在感受到犬兽的气息后再次暴动,刚才在神庙外勉强压制下去,不代表在这到处都是邪祟的战场中还能够做到。

因此在短暂的迟疑后Xu Jiu 还是收回了手。

至于剩下的那四头邪祟,在Xu Jiu 看来它们早已因为长时间被吞噬而无力反抗,就算是帮它们undo seal 也没用,还不如继续封印。

随着狩王遭到压制,这些邪祟开始尝试夺回自己的本source power 量。

它们倒也聪明,绝不毁坏封印邪祟墙壁,只是想要切断中央墙壁封印的那家伙对自己掠夺途径。

然而这种行为依旧彻底激怒了对方……

pu!

沉闷的贯穿声响。

一条覆盖着黑褐色鳞甲的臂膀自insect beast 的脊背处冲出,旋即化掌为刀,向下斩落。

坚若磐石的insect beast 躯壳就像是一张泡了水的纸巾,连哪怕一秒都没拦下便被这手刀宰了个稀巴烂。

开膛破肚!

无形的压迫感陡然充斥在神庙各处,一旁的Xu Jiu 只觉得空气都凝成了一团,恍如rainstorm 前最后的宁静,压得人浑身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连呼吸都要用上全力……

生物的本能在不断的发出警示,让他立刻逃离此处!

心念转动间,Xu Jiu 的目光subconsciously 的投向中央墙壁,瞳孔倏然收缩。

壁画的中部,即便是面对几头邪祟围攻时依旧没有停歇,代表着邪祟能量流动线条,此刻竟是在不断的消失。

它放弃继续吞噬邪祟本源。

取而代之的是最高处的模糊光团开始向着狩王还是浮雕时所处的位置移动。

意识到某种probability 的Xu Jiu 当即扭头looked towards 狩王。

果不其然,他的模样已然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不只是双臂覆盖鳞甲,他的身躯更是吹了气的鼓胀起来,两侧长出大量鱼鳍状的black 肉团,本该变得臃肿,可怎么看都只觉得狰狞。

更为夸张的是这家伙的头颅形态出现了异常的变化,由正常人类的椭圆形开始向新月似的形状改变,脸上的眼球,嘴巴逐渐变得模糊…..

Xu Jiu 之前在Wusu City 跟不少信奉邪祟的狂信徒交过手,而能让身形异化到这个地步的原因只有一个。

邪祟正在将自身大量的本源能量灌注进狩王的体内!

之前的狩王能够成型,靠的是在场其他邪祟的本源能量,中央墙壁内封印的存在只是将他当成傀儡,八成是用完就扔的那种。

没办法,狩王的死让它的计划出现了极大的空缺,这才在之前强行用早就埋设在他灵魂内的一部分本source power 量将灵魂引回来重塑肉体。

可它怎么都didn’t expect 居然会有人直接将它为自己准备的“食粮”放了出来,现在局势崩坏,只能想办法挽回。

事实证明Xu Jiu 之前的推测非常准确,当狩王因为接收到本源能量,形态mutation 的同时,原本还在围杀他的那几头邪祟imposing manner 瞬间便矮了一截。

尤其是遭到重创的insect beast ,虽然不至于被一记手刀砍死,但身上的dark green 斑块已经占据整具躯壳将近one third ,这让它根本不敢再扑上去。

邪祟们畏缩不前,狩王的mutation 仍在继续。

“总算用你自己的力量了啊!”

看到这一幕的Xu Jiu 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兴奋神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