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Forward To 3077 Chapter 31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神庙外Xu Jiu 与狩王打的不可开交。

神庙内的邪祟们忙着夺回自己本源能量。

各处传来的异常响动一刻不停,奥科夫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持续修复着菱形金属柱。

双手覆盖在菱形金属柱凹陷下去的部位,额前还有鼻梁两侧挂满了汗珠,脸色苍白的奥科夫紧盯着金属柱,连呼吸都压的极缓。

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奥科夫无时无刻不在祈祷周围的邪祟不要察觉到这里。

尽管有Xu Jiu 事先布置下的幻形屏障充当遮掩,沉重的压力依旧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换做ordinary person ,恐怕刚才就已经跟探险队的其他成员charge ahead ,但亲眼看着郑轶慷慨赴死的奥科夫却是强行坚持了下来。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任务有多重要。

原先破坏菱形金属柱的偌大拳印现在只剩下小拇指的指腹大小,双手覆盖在周边,手掌的一部分保持着液态金属,不断的将一枚又一枚源晶的能量融入进去。

“快,快,快……”

看着最后的凹坑逐渐被填补,奥科夫嘴里subconsciously 的催促着。

嗒~

轻微的鸣响声中,金属柱表层的凹陷终于被填补完毕,源能通路得以修复,致使原本倾斜的菱形金属柱逐渐回到正轨。

等到它与神庙地面达到垂直的瞬间,密集的机括运作声骤然响起!

因为长时间的高度集中和体力消耗而脱力的奥科夫刚喘上两口气,一听到这声响,顿时瞪大了眼睛扑上去,subconsciously 的想要在关闭这声音。

然而他修复菱形金属柱靠的是自身的超凡能力,对金属柱的内部构造simply 是一无所知,趴在金属柱边摸了一圈,别说是关掉声音,连开关在哪儿都没能找到。

伴随着响声出现的还有菱形金属柱表面流动的能量线条,奥科夫还在想是立刻喊Xu Jiu 救命还是在被邪祟们发现前自找机会直接往神庙外逃跑,金属柱顶端陡然释放出一道深blue 的冲击波,直接将他掀翻在地。

两只眼睛往上一翻,本就疲惫到极点的奥科夫在这冲击中居然直接晕了过去

环形能量冲击波向着all around 扩散,with no difficulty 的摧毁了Xu Jiu 的幻形屏障,直到它漫过神庙内侧的几头邪祟。

几乎是在触碰到的瞬间,菱形金属柱表面便陡然浮现出密集的能量线条,它们不再是刚启动时的无序流动,而是汇聚于金属柱各个面的Central Region ,最终形成晦涩的咒文!

前一秒还围绕着墙壁的邪祟们察觉到菱形金属柱被再度激活,距离最近的织梦蛛立刻转过身挥舞着前肢想要再度将其破坏。

只是没等到它靠近,菱形金属柱已然完成重启,紧接着金属柱的顶端便有a beam of light 直冲神庙穹顶。

原本黢黑一片的神庙穹顶眨眼间便出现了多个巨型array ,它们各自之间均有一部分交叠在一起,看上去就像互相啮合的齿轮,当其中的一个开始转动,其余的也会因为连锁反应而被带动。

菱形金属柱射出的光束不过成年人的手臂粗细,可是当它经过穹顶中的一系列array 加持,出现在神庙外部时,立刻就转换成直径超过三米的巨型光束,直冲天际!

“终于修好了啊!”

此时还在狩王钳制下的Xu Jiu 看到神庙上空出现的blue 光束,立刻察觉到扣着自己肩膀的两只鳞爪出现了松动。

为了压制其他邪祟和Xu Jiu ,中央墙壁内封印的家伙选择将自己眼下能够调动的邪祟能量注入狩王体内,后者成了他眼下唯一能够调动的存在,自然得想办法阻止封印array 重新启动。

做为当初在菱形金属柱上留下拳印的人,狩王自然清楚要是让它重新启动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事实上按照狩王的想法,之前他打算直接毁掉菱形金属柱,death ends all one’s troubles ,结果当他准备这么做的时候却被伟大存在拦了下来。

通过对方的告知,狩王这才知道遗迹文明在神庙中还埋藏了后手。

遗迹文明的封印者们知道他们无法杀死邪祟,这才选择将其封印,同样的,他们也十分清楚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这些封印的效力将会不断的缩减,因此早在修建神庙的时候,他们就为此准备了预案。

一旦核心金属柱崩毁,会立刻触发这个机制,而这个机制究竟会导致什么情况,即便是伟大存在也不知道,因为当时它已经被封印。

万一遗迹文明在神庙底下埋了类似于自毁程序或是第二套封印array ,when the time comes 只会惹出更大的麻烦,因此狩王也只敢有限度的破坏金属柱。

本以为有自己镇压,再加上菱形金属柱本身又是遗迹文明的造物,impossible 有人能修复,没成想还是出现了意外。

鳞爪松开骨铠,狩王准备赶往神庙再破坏一次金属柱,然而他这边刚松手,自己的肩膀处内嵌的longblade 刀柄却是再度被握住,强行将他留在原地。

“急了?”

Xu Jiu 挑起眉梢,咧着嘴讥讽道,

“我有说过让你走吗?”

随着核心菱形金属柱得到修复,这场战斗的主动权已然来到了Xu Jiu 手中。

急于返回的狩王开始疯狂的攻击Xu Jiu ,可就像前者拥有极速再生的能力,以此来拖住Xu Jiu 一样,拥有圣哲之晶的Xu Jiu 在豁出去的前提下同样能轻易的拖住狩王。

同一时间,封印地各处原本已经停止运作的菱形金属柱再度激活!

位于高空的Xu Jiu 向下望去,笼罩着整片封印地的浓雾之中至少有十三座金属柱激活,它们所释放出来的rays of light ,本身所处的点位连接在一起,立刻就构成了全新的array 。

以这些金属柱为支点,整片封印地的上空开始出现大片光幕,它们由金属柱顶端投射出的光束充能,升至高空后又以极快的速度向all directions 扩张。

前后不过短短几分钟,整片封印地便被笼罩在了blue 的能量光幕之中。

事实证明遗迹文明负责封印这些邪祟的组织遗留下来的封印装置即便时隔不知道多少岁月,依旧有着极为强悍的效用。

蕴藏着邪祟能量的浓雾受到光幕的照耀,一时间如同烈阳下的冰雪,以极快的速度消融,就连in the sky 的巨型月亮投落的dark green 光束都被直接拦截在外。

不远处正与植物们鏖战的fleet 以及上边的诡怪就像是被扣去了电池的玩具,彻底失去活性,纷纷向着地面栽落。

Xu Jiu 被打断的右臂再一次恢复正常,手掌紧握着刀柄,looked towards 对面的狩王。

前一秒还在疯狂攻击Xu Jiu 的他动作越发迟缓。

虽然这种迟缓是相对于狩王之前能拖出残影的速度来说的,但这依旧证明狩王的整具身体都在变得僵硬,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不用想也知道是他体内的邪祟能量也遭到了镇压。

Xu Jiu 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只要干掉狩王,再用圣哲之晶将其体内诸多的邪祟本源能量吞噬掉,他就有足够的力量来挽回局面!

是的,Xu Jiu 在发现狩王复生的方法后就盯上了他,确切的说是他体内的能量。

邪祟的本源能量是圣哲之晶强化超凡能力的根本,Xu Jiu 来之前还为以后如何寻找邪祟发愁呢,眼下这些可是送到眼前的,纯到不能再纯的邪祟本源!

至于织梦蛛,猎脑者之类的邪祟,他既然能放出来,自然也能将它们再关回去,就算没了封印墙,关到封印奇物里也行。

说不定还能再收割一波,when the time comes 它们现在的实力已经遭到大幅度削弱,再想闹腾怕也不太可能了。

趁你病,要你命!

代表着Regret Mountain 的灰芒再度漫上刀身,powerless to defend himself 的狩王无力再压制Xu Jiu 的超凡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longblade 斜斩,直砍向脖颈位置。

可就在此时,狩王的脸部中央陡然浮现出一抹dark green 的纹路。

强烈的危机感浮上心头,这瞬间Xu Jiu 只觉得浑身hair stands on end ,忙不迭的一脚蹬在狩王胸口,强行拉开距离,而就在他抽刀后撤的同时,狩王的身体竟是瞬间吹了气似的膨胀。

短短几秒钟就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五米的血肉气球。

bang!

爆炸声响起,血肉碎块漫天泼洒开去。

Xu Jiu 怎么都didn’t expect 狩王居然还有self-destruct 这种能力,可当他开启Spirit Vision ,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狩王的这具躯体本身就是由几头邪祟的本源能量凝聚而来,之所以能够发挥出这种程度的恐怖battle strength ,是因为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用自己的本源能量压制了其他邪祟能量互相间的冲突。

而就在刚才,这股用于约束各种邪祟能量的力量被强行解散,这就导致各种邪祟本源能量出现了严重的冲突,不爆炸才是怪事。

不过Xu Jiu 此时也顾不得that many ,凭着Spirit Vision 锁定那股dark green 的邪祟本源,直奔它而去。

Xu Jiu 对圣哲之晶有着充分的自信,之前让狩王的那股能量逃跑是因为circular bead 的暴动,现在可没有这种麻烦。

然而就在这紧要关头,意外再度发生。

这团Xu Jiu 最为看重的邪祟本源突然跟刚才的狩王一样膨胀,随后便是又一次的爆炸!

无数dark green 的光点因为爆炸而化作流星,飞向封印地的各处,这让Xu Jiu somewhat 摸不着头脑,他并不认为邪祟能量碎成这种状态后还能够凝聚起来。

难道说对方已经察觉到自己想用圣哲之晶吞噬能量的意图,为了防止自己完成强化,干脆自毁?

Xu Jiu 做不到同时追逐这么多光点,even more how 这儿还有其他的邪祟本源能量,它们可没打算self-destruct ,而是想要返回本体,Xu Jiu 自然不会让它们如愿。

身形穿梭在高空,将一团团邪祟本源能量收入crystal stone ,它们量虽然不大,但也是一笔不小的收获。

隆~隆~

忽然间,闷雷般的响动传入Xu Jiu 的耳畔。

这声音听上去意外的熟悉。

Xu Jiu 的身形倏然停滞在半空,仿佛想到了什么,猛地回身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的mountain range 岩壁。

大地in this brief moment 开始颤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