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Forward To 3077 Chapter 31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数千米高的mountain range 底部,黑灰色岩壁接连崩塌。

大块山石坠落,而它们原本的位置则由一个个直径超过将五米乃至十米的巨型洞穴所取代。

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引爆自己的本源能量,dark green 的光点泼洒向封印地各处,这就像是撒入池塘的鱼饵,只不过这里是mountain range ,它想钓的也不是鱼。

能被这些邪祟本源能量吸引而来,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来路。

岩壁各处闷雷回荡。

某一刻,十数条外表裹着ash-gray 粘液的粗厚触肢冲出岩壁上的一处洞穴,直径超过五米的蠕虫身躯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

它的出现就像是一个信号,其同族岩壁各处的几十个大小各异的洞穴内接连涌出。

霎时间面向封印地的岩壁彻底成了insect nest 一般令人作呕的区域。

这些原本潜藏于mountain range 深处的蠕虫在邪祟本源能量的summon 下彻底陷入疯狂,半边身躯悬浮在岩壁外,来回甩动着触肢,竭力去勾连那些飘散向各处的dark green 光点。

对于这些诡怪而言,无主的邪祟能量无疑是最好的“补品”,本能驱使着它们尽一切力量去掠夺。

然而self-destruct 散射出去的能量并不集中于岩壁附近,更多的落在了封印地内……

邪祟的目的就在于此!

几十条身长过百米,直径至少也是五米起步的蠕虫脱离山壁落在封印地内,以它们的种族特性,几乎是立刻便对整片封印地的地形造成巨大的破坏。

正在高空收集其他邪祟能量的Xu Jiu 看到这一幕,立刻意识到情况要遭,可是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力阻止这些蠕虫,短暂的迟疑后选择直奔神庙。

他猜到了对方选择直接引爆自己好不容易恢复的本source power 量的原因,必须要立刻予以阻止。

本该对这些诡怪形成压制的封印光幕在这时虽然起了作用,但因为蠕虫本身并未完全的诡怪,使得光幕仅能够迟缓它们的动作,给它们带来一定的压力。

这不仅没有压制住蠕虫,反而越发的刺激了它们,让它们subconsciously 的寻找Safety Sector 域。

地表的土层就像是刚烤好的薄脆,在这些蠕虫的冲击下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转瞬间就出现了大面积的塌陷,而对于蠕虫们来说,它们才刚热完身!

蠕虫们一方面为了避开光幕的压制,另一方面在地表行动过于迟缓,想要快速收集邪祟能量碎片,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钻地。

强烈的地震再度爆发。

那些矗立于封印地各处的菱形金属柱再怎么坚固,也无法做到在地表大面积塌陷,石块冲击不停,又被蠕虫疯狂倾轧下保持原本的能量输出。

很快覆盖在整片封印地上空的光幕就出现了大量的空缺,由于封印array 本就是一个整体,这种小范围的失效很快就引起了整片封印光幕的崩塌。

这才是邪祟self-destruct 本源的真正目的!

它宁肯损失自己的一部分力量,也要阻止封印array 的再度成型,结果瞎猫碰上死耗子,还打断了Xu Jiu 的谋划。

所幸Xu Jiu 脑子也还算清醒,看到蠕虫冲进封印地的immediately 就察觉到了问题所在,同时也意识到那头邪祟如果不想就这么被封印下去,恐怕也是要拼命了。

凭借Shock Step 迅速冲回神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群趴在神庙门口附近的邪祟。

它们在Xu Jiu 的“帮助”下逃出封印的墙壁,可是接连的战斗再加上本身又遭到吞噬,已是虚弱到了极点。

Xu Jiu 懒得在这些家伙身上浪费时间,直奔神庙内部,他得弄清楚封印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

距离拉近,Xu Jiu 的目光锁定位于神庙中央的墙壁,乍看上去还算完好,并没有出现破损,这让他多少relaxed 。

然而等到Xu Jiu 真正看清封印墙上的壁画,脸色骤然一变。

本该位于封印墙中部,受到高处光团压迫的邪祟绘像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而在右侧的墙壁上,竟是出现了除开犬兽以外的完整邪祟浮雕。

这无疑意味着它们接连脱离了那头邪祟的控制,可这对于Xu Jiu 来说却是绝对的坏消息。

别忘了,这几头邪祟是被一直压制到现在的,按理说反抗能力早已弱到了极致,可即便如此它们依旧成功脱离了掌控,转而回到自己的封印墙中。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头原本压制它们的邪祟正在凝聚全部的力量,甚至放弃了继续吞噬它们!

正如Xu Jiu 所想,它已然厌倦了漫长的封印岁月,筹谋至今,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一个脱困的机会,它不能也不想放弃。

越是强大的邪祟,在遭到封印时受到的削弱就越严重,恢复起来也就越发的困难。

像是织梦蛛这一类的邪祟,可以通过培养人类信徒来汲取能量,只要让它们发展教团,Devouring Soul ,力量恢复的并不慢。

可换做是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想要快速恢复,人类的灵魂对它毫无作用,只能通过吞噬其他的邪祟来完成,否则根本无法破除中央墙壁上的封印。

要是此次失败,神庙内的邪祟被带走封印到其他地方,它将彻底丧失翻盘的资本,极有可能永恒的沉睡过去。

也正因为如此,当Xu Jiu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尝试通过circular bead 布置屏障的同时,中央墙壁至高处的dark green 光团已然开始反击,耀眼的rays of light 倏然映入了他的双眼。

墙壁前方,噩梦般的存在终于显出了真正的模样。

由骨状鳞片构成的浅灰色蛋形,披甲的躯干。

新月形的脑袋上长着black 凹痕的弯角,尖端渗出black 的物质。

既没有眼睛,也没有明显的嘴巴。

在脸的中部,有两个绿色脉纹的blue 膜状附器,一个在另一个的上面。

它的后脑勺上突出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附器。

在躯干下面是black 的胸腔,胸腔下面覆盖着大片暗red 的脓肿,两侧排列着数百个看起来像是鱼鳍的东西。

哪怕只是短暂的瞥见,Xu Jiu 的灵魂依旧遭到了不小的打击。

他低估了这头邪祟的决心!

Xu Jiu 认为只要自己将狩王消灭掉,就可以趁势将对方重新镇压回封印,却didn’t expect 对方更加疯狂,先是直接self-destruct 引动蠕虫毁坏封印地内的array ,紧接着更是不惜一切的发起这场袭击。

曾经为遗迹文明带去无数灾祸的邪祟,即便被封印漫长的岁月,当它毫不保留的对一个人发起冲击,造成的杀伤力毋庸置疑。

这一瞬间,Xu Jiu 只觉得自己浑身各处乃至精神与灵魂都遭到了一记剧烈的锤击。

大脑顿时陷入混沌不说,脸庞,胸膛,四肢均出现了凹陷,骨肉碎块混着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

前一秒还在暴动的circular bead 在这股能量的压迫下直接缩回Xu Jiu 体内,面对狩王时还算“支棱”的它甚至不敢直面中央墙壁内的封印的邪祟。

单是伤害也就罢了,更为恐怖的是伴随着this time 冲击,dark green 的荧光争先恐后的透过伤口侵入Xu Jiu 的身体。

邪祟的意图十分明确,不仅要一次性解决掉Xu Jiu 这个麻烦,更是准备彻底侵蚀他的身躯,最好是直接转换为跟狩王一样的存在。

只不过this time 不再有其他的邪祟能量掺和,而是完全由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本源能量寄生的诡怪,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出了邪祟对Xu Jiu 的看重更甚于狩王。

可惜这种看重Xu Jiu 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要的。

眼前的视野逐渐变得fuzzy ,耳畔响起悉索低语,circular bead 的沉寂迫使圣哲之晶出来接过抵抗邪祟能量入侵的工作。

crystal stone 能量不可避免的开始大量消耗,而消耗的速度是Xu Jiu 过去从未碰见过的。

Xu Jiu 的身体成了战场,每一块血肉乃至细胞都在被争夺,而灵魂层面的碰撞更为激烈。

这是一场拉锯战。

每一秒Xu Jiu 都能感觉到圣哲之晶中的能量在与邪祟本源的对抗中燃烧。

在这个过程中,Xu Jiu 仍旧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被那些令人作呕的能量所触及,圣哲之晶眼下尚且是残缺的,只修复了两道裂口而已。

强烈的危机感让Xu Jiu 脊背发寒,这种层面的对抗任何超凡能力都派不上用场,他必须想办法抵抗这些邪祟本源的入侵。

否则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一旦圣哲之晶中的能量消耗完毕,他将彻底失去翻盘的probability 。

然而除开圣哲之晶以外,Xu Jiu 能够想到的对抗邪祟本源的手段,只有circular bead ,尝试着与它沟通,释放出去的信息却如同throw a stone and see it sink without trace in the sea ,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真是颗废物珠子!”

沉声啐了一句,Xu Jiu 垂眼看着自己已有2/3/2021 的区域染上dark green 的臂膀,他对于自己肢体的控制力正在逐渐的丧失……

critical moment ,Xu Jiu 的眼中却是透出一股狠劲,猛地抬头looked towards 左侧的一面墙壁。

邪祟敢stake all on one throw ,Xu Jiu 同样不是懦夫。

circular bead 拦不住你,那么它呢?

踉跄着迈开脚步,强忍着神经的胀痛,Xu Jiu 来到封印墙前,看着上边的邪祟浮雕。

到这一刻,Xu Jiu 反而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接下去的行为可能会让他走上一条Road of No Return ,可总比成为狩王那般的存在要好。

那副尊容,丑的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双臂因为邪祟能量的侵蚀而失去动力,颓然垂挂在身侧。

Xu Jiu 尽力后仰,灰芒覆上额头,猛地向前磕落!

嘭~

满是裂缝的墙壁终于崩裂,暗red 的rays of light 从中透出。

原本处于沉寂状态的circular bead 陡然暴起,还有什么比本体的残躯更能吸引它的呢?

没错,Xu Jiu 砸开了犬兽的封印墙,放任circular bead 对其进行吞噬。

随着十数道暗red 的触角扎进墙壁,Xu Jiu 身上的暗red rays of light 陡盛。

本就是同源,再加上犬兽衰弱至极,面对circular bead 的吞噬,它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抗,很快便被吸摄的thoroughly ,墙上的浮雕彻底崩碎。

吸收完本体的circular bead 在某种程度已然变成了一头完整的邪祟,换做其他时候,它肯定immediately backlash Xu Jiu ,问题是现在Xu Jiu 的躯体本就处于争夺之中!

于是circular bead 再度成为反抗邪祟能量的主体。

一边是stake all on one throw ,将所有能调动的能量都剥离出来,但本体仍有相当一部分处于封印中的邪祟,另一边是吞噬完本体,获得极大提升的circular bead 。

这两者之间单说邪祟的阶位,犬兽完全无法跟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相比,可是各自的特殊状态导致这场以Xu Jiu 身躯为战场的战斗变成激烈的拉锯战。

一时间偌大的神庙正殿内充斥着红绿两种色彩的邪祟能量。

尽管没有Xu Jiu 与狩王一战的狂躁,但涉及到灵魂层面的冲突无疑更为危险。

周遭的空间不可避免的开始扭曲,而周边的那几头邪祟更是纷纷撤入阴影,根本不敢在这时候过来横插一杠子.

Xu Jiu 赌对了!

circular bead 吞噬邪祟本体后虽然没办法直接压过对方,但这种相持反而正是Xu Jiu 希望看到的。

他巴不得眼前这头邪祟与circular bead 因为对抗而各自耗尽能量!

然而这想法终究只是Xu Jiu 的一厢情愿,在意识到自身对Xu Jiu 的入侵受到阻碍后,邪祟在维持着当下进攻态势的同时,两侧的鱼鳍状肢体竟是突然延长,束缚住Xu Jiu 的肢体,将其拖拽着飞出神庙。

此时的Xu Jiu 因为体内两股能量的争斗,很大程度上已经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被迫受到裹挟。

离开神庙的邪祟一刻不停的升向高空,确切的说是升向那轮高悬于夜空中的dark green 圆月。

既然狩王能够在之前的战斗中借助圆月的力量,那么这头邪祟自然也可以。

相较于之前更为粗壮的dark green 光束从月亮中投落,径直将Xu Jiu 与邪祟笼罩进去,沐浴在月光下的邪祟身形暴涨,束缚着Xu Jiu 的触肢力道亦是不断的增强。

邪祟的目的再明显不过,它想要借助外力来压Xu Jiu 一头!

只不过它能想到的事情,Xu Jiu 又怎么可能忽视?

邪祟很快就发现即便借助圆月增强了自身的力量,加大侵蚀的力度,这场拉锯战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不仅于此,对方甚至反过来强压了它一头…..

这显然超出了邪祟的预料,随着感知的扩散,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浮出水面。

飞至半空的Xu Jiu 身后还拖着数道暗red 的丝线,而它们的另一端连接的是神庙内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的那几头邪祟。

Xu Jiu 在被裹挟着离开神庙前,专门控制着circular bead 能量强行扎进了那些被来回蹂躏的邪祟体内。

circular bead 能够吞噬的从来都不止犬兽!

单凭一头犬兽的力量兴许难以彻底压制眼前这家伙,但是加上织梦蛛,猎脑者等邪祟,Xu Jiu 绝impossible 输!

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dark green 的光柱终究还是被circular bead 的暗red 所渲染…..

邪祟的身形逐渐变得模糊,新月形的头颅转动,那张怪异的脸庞moved towards Xu Jiu ,仿佛是要以这种方式记住他的存在!

夜空中的圆月上的dark green 光幕开始退却,束缚着Xu Jiu 的触肢散去,邪祟以无力再支撑下去。

说到底,它的本体仍被封印在墙中,等到这些勉强汇聚起来的本源能量被挥霍殆尽,自然就会落入败亡的结局。

然而眼前这头邪祟的败亡并不意味着战斗的彻底结束。

事实上正相反。

随着平衡被打破,Xu Jiu 放任circular bead 吞噬其他邪祟本源的副作用当即显现!

没等Xu Jiu 控制圣哲之晶摄取眼前这头邪祟的本源,circular bead 已经先一步操控着能量触肢围堵尚未散去的邪祟本源在。

Xu Jiu 自然impossible 让它得逞。

要知道现在的circular bead 就已经equivalent to 邪祟的本体,再加上接连吞噬各种邪祟本源,若是让它将这团最为强悍的能量吸摄,Xu Jiu 将会面对更为恐怖的敌人。

也正因为如此,在眼前的邪祟消散的同时,Xu Jiu 不敢有丝毫放松,即刻调动crystal stone 能量对circular bead 进行压制,同时summon 出咒戒内留存的诸多咒印,借着源晶的能量尝试将circular bead 再度封印。

this time ,Xu Jiu 站在了circular bead 的对立面。

情况很不乐观!

从高空坠落的Xu Jiu 周身的骨铠已然散去,浑身各处都透着暗red 的rays of light 。

那些拥有压制邪祟能量的咒印往往还未成型就会被circular bead 释放出的能量彻底碾碎,那团dark green 的本源能量悬浮在他的头顶。

在Xu Jiu 身后,暗red 的能量线条盘旋不定,等到数量足够多,便立刻汇聚成一头犬兽的模样,环绕着前者contorts one’s face in agony ,数次想要扑上来吞噬dark green 的光团。

面对这种变化,圣哲之晶只得苦苦支撑,将犬兽的袭击一次又一次的抵挡回去。

一如Xu Jiu 之前所担心的,他为了抗衡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而解放circular bead ,这本身就是一场豪赌。

前半程,Xu Jiu 赌对了,circular bead 帮助他成功压制了邪祟。

可现在到了后半程,circular bead 成为敌人,Xu Jiu 却没有抵抗它的手段……不,并非没有机会!

别忘了,在这封印地内还藏着一样Xu Jiu 追寻已久的item 。

crystal stone 碎片!

通过吸收其他邪祟能量,越发强大的circular bead 再也不是咒印所能压制的存在,Xu Jiu 想要让自己恢复正常,必须获取更多的crystal stone 能量。

他能够指望的,只有神庙内的核心菱形金属柱。

圣哲之晶内的能量即将见底,Xu Jiu 此时也顾不得that many ,强行凝聚出风翼,极速冲向神庙。

视线锁定金属柱,Xu Jiu 突入神庙。

然而还没等他伸手触碰到核心金属柱,或许是因为之前体验过一次封印array 的formidable power ,circular bead 为防止Xu Jiu 再一次将其启动,直接凝聚出数道暗red 触肢将核心金属柱拍倒在地,在表面砸出多个凹坑。

身前陡然浮现出数道阴影。

织梦蛛,insect beast ,猎脑者,怪异彩光……

没有给Xu Jiu 任何反应时间,这些邪祟便直接扑了上来,它们的身上还连着circular bead 的暗red 触肢,这些家伙知道这么下去必然会消亡,同样选择了stake all on one throw !

于是刚落地尚未站稳的Xu Jiu ,体内再度涌入四头邪祟。

径直倒飞出神庙,撞上正门前的Divine Idol 底座。

this time ,Xu Jiu 没能再站起来。

五头邪祟拥挤在一具身躯内,多种邪祟本源的爆发,别说是Xu Jiu 自我抑制,circular bead 在短时间内都无法压制这个场面。

彻底的失控!

圣哲之晶内的能量所剩无几,Xu Jiu 瘫倒在Divine Idol 前,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神庙。

核心金属柱的表面闪烁着blue 流光……被circular bead 损坏了么?

无暇顾及其他,身体正在逐渐的失去知觉,无序与混乱充斥着Xu Jiu 的脑海,Xu Jiu 甚至无法过多的思考,只能茫然的接受着最终的结局。

到此为止了吗?

眼下这种情况,就算找到了crystal stone 碎片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依靠着Divine Idol 底座,Xu Jiu 眼前所看到的一切in this brief moment 都变得虚幻。

起初还勉强有些轮廓,很快就像是滴落水中的颜料,彻底幻化成扭曲的邪祟模样。

圣哲之晶内,最后的一缕能量正在消逝……

神庙内的核心菱形金属柱在勉强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彻底报废,而在它表面的rays of light 彻底黯淡下去的同时,顶部的四个面陡然沉陷,内部的某种机关开始了运作。

下一秒。

封印地周围的mountain range ,陡然亮起恍若无穷无尽的耀眼white light ,将冠级特异区内的黑暗彻底驱散!

如果Xu Jiu 此刻能透视,他便会发现自己曾在深渊中见过的金属柱已然被激动,其周边存在的无数蕴藏着crystal stone 能量的矿石化作流光涌入其中。

是的,封印地内的菱形金属柱只是遗迹文明留下的一部分而已,此刻被启动的便是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始终都不想触碰的,遗迹文明留在此处的后手!

oh la la ~oh la la ~

澎湃的海潮声于此刻在Xu Jiu 的耳畔响起!

恍惚间,Xu Jiu 身后破碎到只剩下浪潮底座的Divine Idol 闪过一抹苍白的illusory shadow 。

原本还在Xu Jiu 周围肆虐的邪祟们,彻底没了动静,如果说中央墙壁内封印的邪祟让它们感到恐惧,但为了生存,仍会与其战斗。

那么此刻出现的存在,它们甚至不敢出现在他的眼前!

花白的头发披散在肩,灰褐色的长袍下,一只干瘪却仿佛涌动着无穷力量的手掌抬起,指向倚靠着底座的Xu Jiu 。

一枚散发着璀璨rays of light 的碎片,在食指的推动下融入早已被邪祟能量侵蚀的千疮百孔的身躯。

远比Xu Jiu 掌握的血肉炼成array 更为玄奥的能量array 浮现在他的身前,缓缓降落,直至Central Region 与Xu Jiu 胸膛处的圣哲之晶相重叠。

暗red ,灰black ,dark green ……

色彩各异的邪祟能量在array 降临的同时于Xu Jiu 身躯的各处浮现,array 并没有将它们驱逐出去,而是强行将它们捏合到一起,塞入array 的中央,亦即圣哲之晶的内部!

crystal stone 能量与邪祟能量就此混合在一起。

完美的平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