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Forward To 3077 Chapter 31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探险队受到了观察站众人的热烈欢迎。

口头的夸奖,政府那边的奖励还有各自部门的慰问,几乎是在immediately 摆在了他们的眼前。

即便如此,依旧没有人能笑出来。

郑轶,艾伯特的牺牲,一路上的重重险境,神庙内外的恐怖经历让绝大部分人的精神状态都出现了问题,只不过在冠级特异区里的时候所有人都高度紧张,勉强保持着正常。

现在骤然回到安全的环境中,那根弦到底还是绷断了。

两名秘仪士陷入昏迷,奥科夫出现严重的精神问题,琳朵,玛德琳伤势恶化,就连一向老成持重的Zong Ze 都变得沉默寡言。

Xu Jiu 成了唯一的例外。

按理说他应该是状态最差的人,毕竟他几乎全程都在于各种诡怪,邪祟相对抗,最后一战更是以一敌多,换个人来怕是早就疯了。

可谁让最后有了转机呢。

Xu Jiu 现在的状态就像是用实力的短暂下降换来了一个“大祝福术”,消除了身上所有的负面状态。

也正因为如此,当探险队众人都不得不接受调养的时候,Xu Jiu 洗完澡,一人来到了观察站的食堂。

这边的食物是早就准备好的。

只不过本来是给整支探险队准备的,现在成了Xu Jiu 一个人独享。

没有让任何人陪着,Xu Jiu 甚至关上了食堂大门,而其他人只当他的精神也出了问题,想用吃东西来缓解,自然没人敢开口阻止。

milk-white 的骨汤在火锅中翻腾,各色肉片,蔬菜,点心在桌上摆了个满当,冰镇的大瓶装果汁盖子被打开,里边插了根长吸管。

Xu Jiu unceremoniously 的做在桌前,一刻不停的吃着各种食物。

如果有人此时坐在Xu Jiu 身前,立刻就会发现他的双眼没有焦距,表情也显得有些呆滞,显然是在想别的事情,手头的动作只是subconsciously 的行动而已。

返程的路上,Xu Jiu 通过几次测试,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实际情况可以说比想象中的要好。

Xu Jiu 发现圣哲之晶并没有被百分之百的封印,维持与邪祟本源对抗的crystal stone 能量大概占了整颗crystal stone 的百分之九十五左右。

这个数值乍看之下没有任何意义,因为Xu Jiu 的日常活动需要保持crystal stone 内存在将近百分之二的储能,否则就会出现昏迷和身体失控。

剩下的百分之三,真要是进入激烈的战斗,断绝了Xu Jiu 使用绝大部分超凡能力的可能。

倒不是说Shock Step ,Flame Fist 之类的能力用一次就要消耗百分之三,而是用完之后剩下的那一点会让Xu Jiu 连正常的战斗都无法进行,那无疑是自杀!

当然,相信有人注意到了,Xu Jiu 不能用只是绝大部分超凡能力,而非全部。

通过测试,Xu Jiu 很快发现自身有一项能力并不需要用到太多的crystal stone 能量——赋灵!

别忘了,赋灵能力的来源并不是血肉炼成,而是隐藏在Xu Jiu 右眼中的一颗来自于遗迹文明的机械眼球。

换句话说,这份能力并不来源于Xu Jiu 的身躯,更像是一件融于血肉的装备。

使用它并不需要保持高功率的crystal stone 能量输出,只需要用crystal stone 能量将其激活就行,因为这份能力的主体是外界的各种能量。

以往Xu Jiu 喜欢让它搭配Flame Fist 使用,而赋灵的能力显然不止于此。

Xu Jiu 迅速意识到这份能力很可能会成为自己下first stage 的主战能力,至少在封印解除前,赋灵能力的深度开发必须提上日程。

搭配上Ascendant Light 和魔弹枪,Xu Jiu 认为自己的battle strength 应当还是在Cicada Moult Level 。

只不过从Cicada Moult 中近乎于无敌的状态变成了一个装备比较好,持续combat capability 稍弱的普通Cicada Moult Level 。

最重要的一点是Xu Jiu 不能随便受伤,这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

除开超凡能力以外,Xu Jiu 还发现了自身的新变化。

Spirit Vision 能力居然成了被动!

或许是在封印地内与circular bead 的融合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又遭到大量的邪祟本源能量的冲刷,Xu Jiu 发现自己的身体强度相较于之前有了长足的提升,Spirit Vision 也不再需要邪祟能量供应,而是成了一个Xu Jiu 随时都能激活的能力。

这算是个好坏参半的情况。

一方面有Spirit Vision 的存在,Xu Jiu 在应对诡怪之类的存在时能够占据主动权。

另一方面Spirit Vision 成为被动能力本身就在提醒Xu Jiu 一件事情,那便是他很可能已经处于人类与诡怪……或者说邪祟中间的那条界限边缘。

目前尚处于疯狂试探的阶段。

Xu Jiu 有一种预感。

如何解决圣哲之晶内的那些能量将成为决定他未来发展的关键!

strong wind scattering the last clouds 似的将桌上的各种食物吃了个thoroughly ,Xu Jiu 拎着剩下的小半瓶果汁return to house 间,倒头就睡,精神正常是一回事,精神疲惫是另一回事。

Xu Jiu 并不想消耗crystal stone 能量来恢复自身的状态,那么正常的作息就显得很重要。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傍晚。

没有在房间内待太久,简单的冲了个热水澡,Xu Jiu 便溜达出了观察站。

探险队的其他人要么还在接受治疗,要么跟芜苏政府联系,汇报冠级特异区内的情况。

事实上Xu Jiu 才是他们最关注的人,当他走出自己的房门没多久,观察站这边就有人表示芜苏政府高层想要跟他谈话,内容是关于此次任务的。

只不过Xu Jiu 看都没看对方一眼,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走了出去。

诚然,神庙内的情况Xu Jiu 可以说是最为了解的人,但那不代表他会将自己的情报分享给对方。

事关自身最大的秘密,Xu Jiu 根本不打算与芜苏政府交流任何关于神庙的事情。

Xu Jiu 也有自信当玛德琳将神庙内外发生的事情转达回芜苏政府后,那些高层议会中的Leader 当中绝不会有想不开的家伙来强迫他吐露情报。

那些great character 兴许掌握着数千万人的生死,但这数千万中绝不包括Xu Jiu ,这一点他们心里也很清楚。

从离开冠级特异区的瞬间开始,Xu Jiu 跟芜苏政府的合作就已经结束了。

独自走在观察站外空旷的wasteland 。

夕阳距离地平线已没有多少距离,orange red 的余晖覆盖这片大地,映照在Xu Jiu 身上,在那套棕褐色的长风衣外覆上一层光膜。

凉风assaults the senses ,吹起Xu Jiu 因为长时间没有修建,垂到耳畔的头发,他沿着一座土丘蜿蜒的线条漫步,不时的捡起几块石子,相当恶劣的去扔沿途碰见的一些蜥蜴之类的小动物。

在冠级特异区内的经历让Xu Jiu 很享受这种感觉。

直到right hand 的掌心传来刺痛感。

垂眼看去,只见得寰星隐修会留下的印记不知何时凸显在皮肤在表面。

忽地抬头望向身前,不远处原本空无一物的土丘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三道高大的silhouette 。

普遍超过两米五的身高,精致华美的长袍以及那标志性的灿golden 太阳面具…..寰星隐修会的人!

看到这一幕的Xu Jiu 心下一沉,尽管不太想承认,但他在看见这三人以前确实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到来,而更让他感到惊诧的是自己才从冠级特异区内出来没多久,他们究竟是如何找来的?

当然,现在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

Xu Jiu 清楚的记得寰星隐修会的人留下印记时说的话,留下这枚印记本就是为了监视他,确切的说是监视他体内的邪祟能量变化。

“偏偏是这个时候……麻烦了!”

自身的情况Xu Jiu 心知肚明,现在无疑是他battle strength 最弱的时候,而面前这三个寰星隐修会的成员,恐怕随便拉一个出来他都不一定能赢。

“旧日的灾祸融入了你的身体,你仍保持着理智?”

声音突然从身旁响起,Xu Jiu 身体倏然紧绷,这才发现前一秒还在十几米外的三人竟是在眨眼间来到了他的身边。

“没错,我去了趟冠级特异区,运气还算不错,封印了邪祟留在我身体内的祸患,只可惜一部分邪祟能量还是不可避免的与我的身体融合。”

Xu Jiu 察觉到了对方言语间的困惑,很显然,寰星隐修会借助印记发现了他身体的变化,这才会赶到此处,确认他的情况。

所幸Xu Jiu 精神正常的很,否则这时候他恐怕已经遭到围杀。

Xu Jiu 没有猜错,寰星隐修会此次出现的任务就是解决掉他,可真正见面后,他们又因为他的状态而暂时中止了任务。

“你怎么做到的?”

“这是我的事情,无可奉告!”

寰星隐修会的人无法探查圣哲之晶的情况,这是上次碰面时就知道的,因此Xu Jiu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回绝了他们的询问。

Xu Jiu 的态度很强势,没办法,这种时候他impossible 示弱。

“你的身体正在被转化为灾祸,如果不能加以制止,你将成为…..另类!”

原本是想说旧日灾祸的,可眼前这人显然有些不一样。

“那是我的事情,跟你们没关系。”

Xu Jiu 保持着表情上的淡漠,接着问道,

“当然,如果你们愿意把解决的方法告诉我,或许我可以将那里边的一些隐秘告诉你们。”

如何解决圣哲之晶内的邪祟本源能量是Xu Jiu 当下最为棘手的问题,他自己并没有多少头绪,正巧寰星隐修会的人撞上来,他自然不打算错过这个机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