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t Forward To 3077 Chapter 38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蒜末酱油

  第383章 被自愿的牺牲   Sea Beast 潮的出现乃至后续发生的一系列变化,加剧了京海城的危机感。

  尤其是来自寰星隐修会的警告被三位Dragon Sect apostle 证实,更是让整个政府高层都意识到灾难时代已然到来,想要生存下去,势必要做出一定的牺牲。

  也正因为如此,任何能够在未来可能出现的灾难中提供一份支持的计划,发明乃至一些甚至还只是雏形的想法都得到了大量的资金投入。

  智芯集团的殖装计划更是其中最受关注的几个项目之一,否则它的核心实验室也不会专Sect 遣邪祟驻守,只是这份看重带来的特权,已经逐渐让一部分人开始迷失。

  这份计划的初衷或许是好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再美好的初衷也染上了晦暗的血色。

  智芯集团研究所一侧的货运通道前。

  坐在装甲车副驾驶上的加兰德摘下墨镜,looked towards 靠上前来的智械卫兵。

  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硬,可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他的眉眼间带着难以遮掩的疲惫。

  随着智械卫兵投射出的光波一扫而过,机械提示音紧接着响起,

  “身份验证中第三科少校,加兰德,身份验证通过!”

  前方的铁闸门开启,显露出其中的一个大型升降梯,等到装甲车进入停稳,地板顿时开始沉降。

  “听遗迹工厂那边的兄弟说咱们这一趟运的是最后一批成品,等到交完货,接下去我们都会得到为期一周的假期,真是受够了在特异区内来回奔波的日子,还有工厂里头的那些”

  做为Vice Captain 的上尉倚靠着方向盘,扭头looked towards 自己的Captain ,闷声抱怨着,说到一半,像是想到了什么,张了张嘴,终究没能说出些什么,只是转过头去将自己的脸对着方向盘。

  “我们正在做的是正义的事业,为了京海城内外数亿人的生命安全,为了能够在未来即将到来的灾难中守护他们,为了人类能够于危难中争得一席之地,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加兰德知道自己的Vice Captain 在想什么,口中重复着一个月前他的长官对他说过的this remark 。

  “他们同意了吗?”

  闷在方向盘上的Vice Captain suddenly asked ,

  “我是说那些工厂里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们,英雄,伟大的牺牲者,还是说实验体,little white mouse ?”

  “.”

  加兰德没有回答,或者说无法回答。

  驾驶室内陷入难言的尴尬,幸运的是升降梯的效率极快,他们很快就到了研究所地下设施的入口处,这儿早已有人在等待他们。

  几名智芯集团的智械守卫拱卫着一个身穿密壹会长袍,浑身写满了怪异咒文的男人。

  看到对方的immediately ,加兰德subconsciously 的蹙紧眉头,他一向不喜欢这些藏头露尾的家伙,只是眼下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在京海政府内占据的地位越发重要。

  “所有人pull yourself together ,今天是最后一趟,运完货我请客,thunderbird 酒馆,允许你们点所有能点的项目。”

  重新戴上墨镜,加兰德在通讯频道内说了句,回应他是队员们的欢呼声。

  在这之后,没有人下车,加兰德反而遥上了车窗,将整辆车都封闭起来,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打量着外边刚从怀中取出一个沙漏模样的器具,口中不断吟唱着incantation 的密壹会成员。

  隔着玻璃,加兰德其实听不清对方在念叨什么,但他能够看到随着那人的行动,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板正逐渐涌现出大量棕褐色的沙砾。

  它们汇聚于密壹会成员的脚下,变做一种难以形容的古怪形状,旋即形成浪潮向着装甲扑来,只一眨眼便吞没了整辆装甲车。

  尽管已经习惯了这种步骤,但看着本该是死物的沙砾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从车窗边划过,加兰德心下仍觉得有些不适。

  这样的场景让他联想到不久前的那场由这片流沙制造出来的灾难,近五万人的伤亡   人类就非得与这种怪物相处吗?   加兰德无法理解分明已经验证过身份,为什么还要进行这种ceremony 。

  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不久,仅过了two minutes ,流沙退去,外边的智械守卫亮起绿灯。

  “都下车,准备押送货物。”

  离开驾驶室,装甲车的后车厢已经打开,几名队员陆续下车,其中一人佩戴着特制的密钥,使用电子脑操控着撤向内的器械。

  不一会儿,三具背部承载着一人高培养舱的机械蜘蛛从车厢内爬出。

  加兰德的视线subconsciously 的投向三个内部装满了浅yellow 液体的培养舱,确切的说是浸泡在其中的,已经提前进行过特殊处理的实验体。

  两男一女,尽数赤裸着身躯,头颅与脊柱接驳着培养舱高层的器械,加兰德看了几眼,最终还是强迫着自己转移注意力。

  无意间瞥见装甲车缝隙间留存的沙砾,低啐了一句,用手指将其勾出抛到一旁。

  “出发!”

  squad 呈三角阵型将这三具培养舱包围在中央,跟着智芯集团的守卫进入刚开启的通道。

  只是刚一进门,密壹会的人便突然拿起手中的沙漏,面露困惑的翻看了两眼,旋即挥手示意卫兵先带布兰德and the others 进去,而他自己则是转身返回入口处。

  “怎么回事,那怪物不会突然暴走吧.”

  Vice Captain 注意到密壹会成员的行动,有些紧张的凑到布兰德身边问道。

  “放心吧,能够被安排在这种地方的邪祟,绝对是经过密壹会多次测试的,你失控了他will not 失控,顾好眼前的事情。”

  patted Vice Captain 的肩膀,加兰德根本没兴趣去探究那名密壹会成员突然离开的原因。

  通过重重加密的大门,智芯集团真正的核心实验室再一次展现在加兰德眼前。

  即便他们做为第三科的内部人员,不被允许进入内部,可即便如此,实验大厅内各种高精尖的技术设备依旧让人感到震撼。

  如果没有那些被浸泡在各种培养舱内的实验标本就更好了。

  智芯集团最近似乎在尝试将这份特殊的殖装技术转移到其他的lifeform 上去,整个实验大厅,充斥着各种grotesquely shaped 的异化兽。

  当然,这也意味着此处并非是殖装计划的核心实验室。

  护卫队继续前行,很快在大厅的另一端便出现了一条新的通道,之前来过几次的布兰德轻车熟路的靠上前去。

  “你是对的,看来simply 没什么事情.他回来了。”

  Vice Captain 用肩膀撞了撞的加兰德,挑frowned ,以眼神示意后方快步赶回来的密壹会成员。

  加兰德瞥了眼那人,依旧是那副mysterious 的模样,站在他们身边,走进核心实验室前的交货地点。

  是的,即便in the past 一个月内,加兰德的squad 已经运送了五批实验体,他们依旧没有得到进入核心实验室的权限,只被允许停留在门前,and the others 过来做交接。

  智械卫兵进行通报之后,仅过了几分钟,一名穿着研究服的工作人员出现在实验室门口,接过智械卫兵递过去的密钥,直接接管了三具机械蜘蛛,控制着它们进入实验室。

  从头到尾,这个人都没有对加兰德and the others 做出任何表态,别说是感谢,甚至连一个最为简单的眼神致意都没有,仿佛这些第三科的精锐士兵连续一个月奔波于特异区与stationary city 之间的功劳毫无意义。

  这种态度让人厌恶,只不过加兰德和他的部下早已习惯,他们也清楚的知道对方的身份地位simply 不是他们能够去质问或是挑衅的。

  只不过今天似乎出现了例外。

  本该跟他们一起在外边等待,确认货物送到后就该直接离开的在密壹会成员突然上前了一步,叫住了那名刚走到门口的研究人员,后者见是密壹会的人,表情虽然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停下脚步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

  “刚收到来自总部的消息,会长让我询问关于人偶的研究情况,今天密壹会那边侦测到了一些特殊情况,我们担心她会出现相应的mutation 。”

  密壹会的成员绷着脸,神情严肃的说道。

  “这暂时没有任何问题,至少在我离开前数据一切正常.能具体说说是什么特殊情况吗?”

  由于近一个月来几乎everyday all 要见上几回的缘故,研究人员并没有对眼前这人的身份产生任何怀疑,更别提对方直接说出了实验室内最重要的研究对象,语气不容置疑。

  “就在刚才,控制沙海的道具出了些问题,我返回检查过,发现它似乎有些异常的躁动,晦耀日造成的影响似乎在进一步发酵,你看这个控制器,它的上边出现了裂纹。”

  密壹会成员再一次取出了那件用于控制沙海的器具,递向研究人员,后者subconsciously 的看了过去。

  短暂的沉默后,研究人员有些困惑的looked towards 密壹会成员,   “这上边哪里有裂纹,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

  喀拉~   话音落下,数道细密的裂纹从沙漏的底座绽开。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旁边包括加兰德在内的众人都是脸色骤变。

  “糟糕,怎么会这样.控制器坏了,必须立刻通知里边的人,沙海极有可能就此失控!”

  抓起研究人员的手臂,密壹会成员脚步不停的直冲核心实验室。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