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567

  第567章 秦姒的嫁妆

  ……

  ……

  嗡~
  Cauldron of Gluttony 中,幽光翻涌,食谱卷舒着。

  Yang Yu 凝神望去,只见食谱上光影变化不定,许久之后,方才定格。

  夜幕荒山之中,道人踏步升空,反掌间,giant ape 坠地,血花如雨,染红山林。

  “两合杀十都……”

  那头Old Ape 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且身怀攻伐Divine Ability ,绝非等闲,却被老道两合suppress and kill 于山林,这表现出来的martial arts ,让他也不由动容。

  须知此刻的真言道人,已然失了dao fruit ,realm 跌堕,life essence 不足六个月,是其最为低谷之时。

  “难怪云泥道人不愿出手,这样的存在,纵然重伤之身,又有谁人敢轻视……”

  Yang Yu 心中不无敬佩,可转而,又有些凝重。

  重伤之身,兀自可两合杀十都,不必想,全盛之时的真言道人,必是屹立于Martial Saint 绝巅的人物。

  可就是这般存在,居然都差点折在了大衍山,甚至归来之后都只字不提复仇。

  那Old Witch ……

  压下心头凝重,Yang Yu 伸指一点画卷中,横尸林间的Old Ape 。

  【九耀级食谱:五脏观】

  【refining 进度:第一节点,除妖万寿山……】

  【第一节点进度:1/3】

  “还有两头Great Demon ……”

  Yang Yu 有些头疼。

  排头的Old Ape 已然如此难缠,之后的两头,只怕也非等闲之辈,而这,还只是第一节点。

  很显然,想要refining 这张食谱,只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

  【本次refining 所得:灵炁81缕、Monkey Wine 一bottle gourd 、半卷游记、divine seed ‘跟斗云’……】

  【跟斗云:凡诸仙腾云,皆跌足而起,猴类腾云,却要攥拳抖身,后跃旋转如风车……】

  【来源:十都级位阶‘猴妖’】

  “跟头云……”

  Yang Yu 有些失望。

  Old Ape 的那门腾云法,虽与传说中的那一门有所类似,可潜力远远不能相比。

  不但不能高飞,而且施展需‘旋转如风车’……

  “也算,有些用处。”

  Yang Yu 自我安慰,但这门Divine Ability ,明显不足以让他舍弃自己最后的Divine Ability 位置。

  哗~
  心念转动间,Yang Yu 抖动食谱。

  随着慑服old monster ,食谱上的光影要多出许多,原本猿王山外的空白处,又多了一处瘴气丛生的mountain range 。

  “猿王山中并无Ginseng Fruit ,也不知其后的那座山是否有着,亦或者,三妖尽伏诛之后,才有Ginseng Fruit 的踪迹……”

  this time refining ,Yang Yu 收获其实不小,不说那半卷Journey to the West ,单单是灵炁,也足够回票价了。

  Monkey Wine 的价值也不低。

  然而,他此时最为迫切想要的Ginseng Fruit ,却并未寻到蛛丝马迹……

  这不免让他心中迫切更深。

  一次refining ,耗时Nine Heavens (幻境内二十七天),真言道人的life essence 已然不足六个月。

  而Cauldron of Gluttony 的蓄能,至少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开启下次refining 。

  这不能不让他担忧。

  如果之后refining 不顺利……

  “也不知那一葫Monkey Wine ,对daoist 的伤势是否有用……”

  Yang Yu 心下叹气。

  食谱与仙魔幻境,区别还是极大的,后者,入内者皆可有所获,可前者,只有他自己可以获利。

  这也导致,他想要用灵炁为真言道人疗伤的计划落空,后者身入宝山,却只能看……

  “说不得,还得用鬼婴来顶一顶了……他还有两百四十九年的lifespan ,怎么也能顶個about a year 了……”

  ……

  ……

  夜色正浓,屋内却亮起了灯。

  Yang Yu 叩门,进来之时,老道正在如豆灯火下奋笔疾书,随口招呼了一句,仍是忙碌着。

  Yang Yu 也不打扰,静静的等在一旁,老道书写的,也非什么秘籍Divine Art ,而是他在‘万寿山幻境’之中翻阅的书籍。

  这Nine Heavens 里,但凡有空闲时间,他都在翻阅各类书籍,而一回来,就会誊抄在纸张上。

  “道家重inheritance ,因而才有道文千年万年不变字体,道文晦涩不如今日文字简洁,可文字改易,意思就会变化……”

  许久之后,真言道人搁笔,回头:
  “这些虽然只是游记、随笔,可誊抄下来,也可让后辈子弟,知晓些远古事宜……

  若未来Heaven and Earth 真个大变,或许就可派上用场……”

  “daoist deep plans and distant thoughts ,Junior 不及。”

  Yang Yu 拱手,心中有着敬佩。

  玉龙观曾经藏书万卷,其中一大半,都是眼前这老道从各个地方借阅,抄写下来的。

  他不是临时起意,而是从来如此。

  也因此,哪怕是过了二十多年朝不保夕日子的秦姒,也称得上一句通读道藏。

  Sect Founder 对于后世Disciple 的影响,其实深远。

  “deep plans and distant thoughts 谈不上,不过是些小事,或许有用,或许没用,谁又知道呢?”

  老道slightly smiled ,精神平和且安详,让Yang Yu 心中的紧迫都平复了下去。

  “daoist ,这是我自幻境中得来的‘Monkey Wine ’,不知是否对您的伤势有用……”

  Yang Yu sighed :

  “猿王山中,并无Ginseng Fruit 的痕迹,只怕,只怕还要继续除妖……”

  外界九日,幻境中27 days 的忙碌,却只有自己有所收获,这让他心中惭愧。

  “还可继续吗?”

  不想,老道的眼神却是一亮,对于那方远古幻境,他的兴趣远大于这一bottle gourd Monkey Wine 。

  “猿王山后,应当还有两头Great Demon ……”

  Yang Yu 苦笑。

  心中总觉得有种欺骗重伤老人替自己打架的负罪感……

  “和那猴妖相比如何?”

  “应当,大差不差,或许,还要强一些……”

  “仅此而已?”

  老道let out a long relaxed breath :

  “看你神情,老道还以为有多大麻烦,若只这般,那,也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了。”

  “呃……”

  Yang Yu 有些语塞。

  “小友不必介怀。老道本是将死之身,有此幻境可见远古风貌,岂不强过无所事事的等死?”

  老道手捋长须,看出Yang Yu 的心思:
  “至于那who 参果,有自然好,没有,又能如何呢?生死而已,老道早瞧明白了……”

  “Ginseng Fruit ,必然存在。”

  Yang Yu took a deep breath ,没有纠结于这个话题,取出Monkey Wine 递给老道:

  “daoist ,无论如何,tentatively 一试……”

  “老道戒酒多年,临了,又怎么会破戒呢?”

  老道哑然失笑,将bottle gourd 推回去:
  “你若觉过意不去,就唤小姒共饮吧。”

  Yang Yu 哪里肯?
  可真言道人只是摇头不受。

  还是隔壁的秦姒梳洗完毕,打破了one old and one young 来回推辞的局面:
  “Ancestor Master ,您连生死都看破了,还有什么戒律是看不破呢?您若是嫌弃有酒无菜,那Disciple 这就去张罗几个下酒斋菜,如何?”

  “这……”

  老道也有些语塞,但到了没拗的过这小两口,被拉到了院子里。

  而秦姒,则是去取来了棋盘,让两人消遣,自己真去张罗起斋菜来,不多时,斋菜的香气已然飘了出来。

  “小七收了个好Disciple 。”

  老道sighed :

  “可惜,观中无人也无财,却难张罗一份够份量的嫁妆……”

  听得这句话,Yang Yu 顿时站起,躬身,也换了称呼:“Disciple 不会辜负小姒,您尽管放心就是。”

  “放心归放心,嫁妆,是嫁妆。这不可混为一谈……”

  老道又表现出了固执的一面:
  “小姒于你,是婚嫁,又非卖身,有彩礼却无嫁妆,日后又凭什么在你面前抬的起头?”

  见他正色,Yang Yu 不由startled 。

  对于婚嫁,他是不甚熟悉的,前世今生都不太懂,也没有主动打听过。

  “江湖儿女,或许可以不尊那些繁文缛节,可该有的,不可少……”

  老道以简短的话语,为Yang Yu 解释。

  Yang Yu 听着,不由一惊。

  Great Ming 真正的大户人家,嫁妆丰厚的不可思议。

  那不只是金银财货,是足够女儿出嫁之后,直至过世之前,一切的吃穿用度的总和!

  当然,寻常人家自然没有这样的财力,可也总会置办一份嫁妆。

  而武Saint Sect ,无论放在天下何处,都是真正的大家!

  哪怕此刻的玉龙观只有这么几个人,可谁又敢说,他们是小门小户?

  “我那Disciple ,大概也在准备了。”

  说到此处,老道脸上有了笑容,他对于自家Disciple 的了解,自然是极深的。

  林道人外冷内热,是个极重情的人。

  Yang Yu 还能说什么?
  只能是一边陪着老道下棋,一边为其倒上酒水。

  九耀级的食谱,远比想象中还要神奇,在此之前,Yang Yu 都没有想过,食谱之中,非dao fruit 、divine seed 的寻常物品可以拿出来。

  后来他琢磨出来,其实,他带出来的Monkey Wine ,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也算灵炁?
  不过,就是量过于小,只有那么一bottle gourd 。

  “小友这棋力,着实差了些。”

  一盘棋,其实没下多久,Yang Yu 已然弃子认负。

  他棋力差,棋品却好,不动怒,更不会和那些臭棋篓子般,输了就掀桌子。

  这时,秦姒也张罗出了一桌斋菜,她还要去,却被Yang Yu 拉着坐下了。

  “这酒……”

  推辞不过,老道只得浅尝一口,酒水入腹,他的眸光不由一亮,只觉自己千疮百孔的身体,似乎有着好转?

  “您再来一杯。”

  小两口多敏锐了,见他如此模样,对视一眼,就开始劝酒,自己则一口不喝。

  未多时,这位积年老Martial Saint ,竟是有些熏熏然了。

  他站起身,摇晃着指向Northern Part of City :

  “杨小友,若杀得城外二人,你当有十年太平……如此,可当得一份嫁妆否?!”

   大家晚安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