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568

  第568章 他,受伤了!
  ……

  ……

  hu hu ~
  夏日的凌晨,无甚冷意,却也可堪清凉。

  “呼!”

  “吸!”

  似有强风漫卷,时而发出海潮翻涌般的声响。

  在这西北Northern Part of City 去一百二十里外的荒山之上,有着篝火摇曳,云泥道人盘膝静坐。

  naked eye 可见的气流,以其为中心不住汇聚、盘旋着,吹的篝火摇曳,也吹的护法一旁的赵玄一daoist robe 猎猎。

  他神色肃穆,精神高度集中,不肯放过丝毫细微波动。

  在他的感应之中,此刻的荒山之上,气流是混乱无序的,但整体环境却是井然有序的。

  这呼啸的气流、这摇曳的烛火、乃至于黎明破晓前的暗色,都以自家teacher 为中心,彼此呼应相合。

  恍惚间,自家的teacher 就是此方Heaven and Earth 的中心,而当他闭上眼,却又丝毫高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哪怕他的呼吸声,足可吹动潮水。

  这就是,
  “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

  赵玄一心中喃喃,涌动着羡慕与渴望。

  自洞彻玄关,晋位Great Grandmaster 至今,将近四十年的漫长岁月里,他只在无意中进过那么一次‘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的状态。

  且极为短暂。

  距离自家teacher 这种,似随时随地‘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的realm ,相差不知多远。

  “呼!”

  灼灼气浪如箭般射出several feet ,割裂气流与夜光,云泥道人缓缓睁开眼,眉头却是深深皱着。

  “Martial Saint ,何其之难也!”

  云泥道人长长一叹,枯荣各半的脸上显得明灭不定。

  相比于成仙四步的顺畅,Martial Arts 之上的最后一步,足足困了他将近一个甲子……

  “teacher ?”

  赵玄一躬身。

  “灵炁,难以捕捉。”

  云泥道人摇头。

  十都仙的成就,对于晋位Martial Saint 并无什么帮助,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teacher ,这灵炁,就如此难以捕捉吗?”

  赵玄一不由的皱眉,感觉到忧心:“您早五十年,可就已然可进入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了……”

  他并无机缘recognizing Master dao fruit ,Martial Arts ,是他唯一的道路,看见teacher 的艰难,实在让他心有余悸。

  “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并不意味着就定然可以捕捉到灵炁。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灵炁,太少,太少了……”

  云泥took a deep breath ,压下些微挫败感。

  事实上,他一月里,也只有那么两三次可能捕捉到灵炁,但这,相比于古时的Martial Artist ,已然快了百倍了。

  “只能等待天变吗?”

  赵玄一也是叹息。

  与自家teacher 相同,灵炁,是制约他们踏入Martial Saint 之门的最后一道关卡。

  事实上,天下间困守此门之前的,绝不在少数。

  “apart from this ,别无他法。好在,那一天,应当不远了……”

  随手拍灭篝火,云泥道人取出干粮,细嚼慢咽。

  “只盼那一日早些来……”

  赵玄一无奈摇头,也取出干粮,靠着熄灭的篝火咀嚼。

  远处值守的Disciples 见状,也都席地而坐,开始吞咽干粮,不少人有些愁眉苦脸。

  不算大衍山中的一年多,他们也吃了大半年的干粮了,即便再如何不挑,也觉难以下咽。

  “Master ,我等还要等到何时?”

  终于,一年轻道人忍不住起身,looked towards 自家teacher 。

  “让你等,你就等。”

  赵玄一瞪眼呵斥。

  “可这么等下去,何时才是个头?”

  那道人实在有些忍不住了,Great Family 出身的他,着实有些无法消受:
  “最早说半年,之后说两个月,这些不算,咱们跟着那真言Old Daoist Priest ,在这wasteland 上,也游荡了快四個月吧?!”

  有人出头,其余Disciple ,也都有些忍不住了。

  符水观的Disciple ,少有贫寒的,多为神都Great Family 嫡出Disciple ,甚至不少是有资格继任patriarch 的。

  一时苦,他们可以忍,可这全无好处,有无尽头的等待,着实让他们无法忍受。

  背着arrest warrant 的,在城中快活,他们就要在这荒野上吹冷风,啃着干粮……

  “大胆!”

  赵玄一长眉倒竖,正要训斥,被云泥道人拦下,他淡淡的looked towards 一众Disciple ,目光所至,所有人都躬身低头。

  “不会太久了。”

  缓缓起身,望着夜色笼罩之中,犹如giant beast 横卧的city ,云泥道人眼底闪过疑虑。

  他的眼力,断不会错。

  已然油尽灯枯的真言道人,本该多日前就死去的,不知以什么手段延了寿罢了。

  可其伤势绝非人力可救,这西北道里,到底有什么……

  “滚吧。”

  赵玄一余怒未消,一个拂袖,将一干不成器的Disciple 扫飞出去。

  一众Disciple battered and exhausted ,却又such as the amnesty 般relaxed ,纷纷转身离去。

  “这般勋贵子弟,实无半分担当。可怜他们的祖辈也是一时豪雄,却只有这些wine skin and rice bag ……”

  赵玄一心下摇头:

  “teacher ,此次出门,您就不该带他们来,不堪造就,承接不了咱们符水观的Legacy ……”

  “这世上,到底庸碌者多,符水观也不需要太多良才、Heaven’s Chosen ,下一代,有‘渺渺’一人,足矣。”

  云泥道人说着,心中一动,looked towards 了将亮的夜空:

  “聂龙天的闭关之地,在定安道‘Clear Water Cold Pond ’,算算时间,他也应当要到了……”

  呼~
  几乎是他tone barely fell ,极远处的天边,似有一抹金线拉出,极速而来。

  “Six Doors 的金鹰王!”

  赵玄一说着,心中一动,望向北面,却见北面,赫然也来了一只金鹰王。

  这只,却是Bright Gown Guard 的。

  这两家,居然一起来了?!

  “黎White Tiger 的气息,越发的强横了。只是,他似乎还是没有完成ceremony ……”

  遥遥感应,云泥道人的眼底闪过异彩。

  百里之地,于金鹰王而言自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即便未施全速,也很快已来到近前。

  咻!
  伴随着一声尖利的气啸闯荡,荒山之巅,已然多出一人。

  这是一条昂藏九about one chi 的大汉,着一身短打武袍,面容粗犷,声若洪钟:
  “甘霖娘!飞了两个多月,this Uncle 口里都淡出个鸟来!surnamed Zhao 的小杂毛,有肉没有?”

  小,小杂毛……

  饶是对这位的做派有所预料,赵玄一还是被气的胡子抖动,拂袖转身:

  “没有!”

  “聂兄,许久不见,还是不改混账习气,倒也是Pure Heart 了!”

  云泥打了个稽首,态度很冷淡。

  “三十年不见,你还在门前卡着,hahaha ,你这样的软蛋,就特酿的不该习武!”

  聂龙天的嘴,比云泥自然是毒辣的多,一句话,就让后者眉头竖了起来。

  “两位不妨打上一架,分个胜负高低?”

  冷硬的声音横插进来,黎White Tiger 跃下鹰背,落至对面山巅,遥遥拱手,也不见热切。

  “黎大人近在咫尺,却来的如此之慢,莫非,是畏战不成?”

  聂龙天的话,仍是不客气,但却比对云泥道人,要缓和许多。

  “哪个畏战,还用问吗?Your Majesty 年余前,可就下达了肃清西北道,擒拿真言道人的圣旨!”

  黎White Tiger 丝毫不顾忌对面两尊锦绣榜上的great character 的脸面,sneered 。

  庙堂不是江湖。

  眼前的两人,martial arts 自要胜他,可论及地位,他并不逊色。

  “黎White Tiger ,你好大的胆子!”

  云泥道人面色不变,赵玄一却是勃然大怒,厉声呵斥:

  “你敢辱骂我师?!”

  “哦?黎某何处辱骂了?”

  黎White Tiger 冷笑着反问。

  “你……”

  赵玄一本想反驳,可念头一转,顿时有些语塞。

  teacher 似乎真的……

  “说不出来了?”

  黎White Tiger 摇摇头,正欲说话,突然间心头一跳。

  而对面山巅,两道强横气息已然拔升而起,直如笔直的fire beacon 腾起十zhang high 。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极远处的城郭,遥隔百里还多,竟似是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如此强烈的murderous aura ……”

  三方势力间的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被这突兀起来的murderous aura 打乱了。

  黎White Tiger subconsciously 的按住钢刀,而对面山上,云泥道人daoist robe 猎猎,五指间泛起幽光。

  “这Old Guy ,莫非还想反杀你我?”

  聂龙天touched the chin ,looked towards 云泥道人,他少有的正色:

  “Old Dog ,打个商量,城里那老old facetious 交给你,剩下的所有人,交给我,如何?”

  如何?

  云泥道人嘴角抽动:“聂兄乃天下有数的great expert ,些许杂鱼,却又哪里值得你出手?
  不如,换一换?”

  两人对视,心中都是冷笑。

  真言道人何许人,他们如果不清楚?
  这样的人,不真个咽气,谁又敢真个逼迫,将死的猛兽,才最为危险。

  “一垂死的老道,两位竟也如此忌惮吗?”

  看着互相推诿的两人,黎White Tiger 大失所望,甚至连出言嘲讽的心思都没了,转身走向天光大亮后,city gate 开启的西北城。

  一轮红日自东而出,金光洒落大地。

  黎White Tiger 的心头,却有些悲凉,两尊被朝廷倚为干城的存在,都靠之不住,这Great Ming 朝,难道真的……

  “黎White Tiger ……”

  山巅上,云泥道人眸光微眯,隐隐间,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这是,ceremony 的气息……

  这头‘戾虎’莫非到了breakthrough 的关头了?
  云泥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聂龙天自也察觉到了,他right hand 托左臂,左手摸下巴,有些好奇:
  “这头老虎的ceremony ,是什么来着?”

  黎White Tiger 的martial arts ,自不如他们,然而,其在朝廷之中的地位,其实极高。

  这一点,与其人的位阶有关。

  戾虎,是异常罕见的,极道位阶图……

  “以这头老虎的martial arts ,倒是足够逼出真言了……”

  心头刚自泛起念头,云泥道人突然皱眉,就见得聂龙天的腰间,亮起white light 。

  圆光镜?
  聂龙天满脸不耐的拿起镜子,还未发难,对面已然传出急促之音:

  “大人,西北道离州‘立华山’中,爆发了Martial Saint Level 交战,疑似有Great Demon 出世……”

  “Great Demon ?”

  闻听此言,两人皆是皱眉,聂龙天稍有不耐:
  “然后呢?”

  只听圆光镜中的声音道:

  “……与那Great Demon 交手者,是黑山old monster ,且他,受了伤!”

  “什么?!”

   晚安,晚安哈。书名《perception 满级后,我被禁足葬剑冢》——舍弃Supreme 之躯,换来满级perception ,禁足葬剑冢,我与Immortal God 笑江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