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569

  第569章 极道位阶,黎White Tiger !

  copper mirror 对面没了声音,这一头,也陷入了一片死寂。

  不要说云泥道人、聂龙天这两尊名列锦绣榜的great expert ,便是跟随聂龙天而来的Six Doors expert 、赵玄一也都瞠目失声。

  黑山old monster 是who ?

  天Wolf King 朝护法神,塞外wasteland Number One Person ,锦绣榜上,天下第二,七杀Divine Palace 之主!

  这是真真正正屹立于绝巅的盖世霸主!

  纵然是张玄霸崛起之后的数十年里,其人的威名仍然不减,在无数Martial Arts 中人的眼中,他才是真正的first under the heavens !

  这样的人,居然……

  “这怎么可能……”

  copper mirror 那头,仍在言简意赅的汇报,聂龙天、云泥道人却都somewhat absent-minded 。

  这世上见过黑山old monster 的人并不多,他们两人也未曾见过,可他们拜见过西府赵王张玄霸。

  深深知晓屹立于Martial Arts 绝巅之人的恐怖。

  单纯的Martial Arts ,或许黑山old monster 不及那位赵王爷,可前者,还身具极道位阶,且早已跨过了成仙四步。

  身兼极道十都位阶图的Martial Arts 绝巅!

  云泥道人压下心中悸动,沉声询问:
  “他如今身在何处?”

  “他……”

  copper mirror 那头语塞,有些支支吾吾:
  “没有,没有探子敢追踪,下了重金,也无人敢去,所以,所以他此时身在何处,

  无,无人知晓……”

  啪嗒~
  收起圆光镜,聂龙天brows tightly frowns ,望向云泥道人,神情凝重:
  “距那old monster 约战张玄霸还有将近八年,他此刻出关来Great Ming ,虽不知原因,但,只怕来者不善……”

  “呼!”

  云泥道人took a deep breath ,神情也见沉重:
  “尽早打发了此间杂事,同去麟龙道面见赵王爷,才是正经……”

  望向远处的巨大城郭,聂龙天nodded ,少有的严肃:

  “是得快着些解决了,Your Majesty 多次催促,也不好视而不见……”

  说着,两人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底闪过的阴影,与犹豫。

  ‘只是,这老道垂死之身,与他死战,这买卖,也太不划算了……’

  ……

  ……

  “大人……”

  黎White Tiger 缓步行于阡陌上,身后的几个Bright Gown Guard 精锐神色皆紧张。

  “尔等不必等我,自去吧!”

  黎White Tiger 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不容置疑的下令:
  “王牧之既是应了,就不会反悔,此去京都,当不会有什么波折……”

  “黎头……”

  几人数次劝解,却又哪里拗的过,只得咬牙离去,只有其中一人,执意不走,默默的跟在身后。

  西北城坐落于平原之上,比邻大江,向北的百里之地,尽是农田。

  去岁冬日过长,以至于过了最佳播种期,此刻虽已至夏日,城外仍有大量的农户在忙碌着。

  只身一人的黎White Tiger ,脱去了显眼的飞鱼服,换了一身便装,走在田间的小道上。

  目之所及,农田之上尽是忙碌的农人,他们之中不乏衣衫褴褛之辈,但Essence, Qi, and Spirit ,比之他路上所见的,要好太多了。

  只是……

  “老乡,我记得,此地是西北城,可那城头上,怎么挂着‘杨字’旗?”

  不远处,有不少农人喝茶歇息,黎White Tiger 停下脚步,询问。

  “老人家是自外地来的?”

  说话的,是个打着赤膊的中年,黝黑的脸上带着笑:
  “难怪您不知,咱们这自然是西北城,至于城头上的杨字旗,自然是因为换了主子喽!”

  “换了主子,很值得高兴吗?”

  见他脸上带笑,那青年面色微沉。

  “玄机!”

  黎White Tiger 扫了一眼Disciple 。

  “自然高兴!那Zhang Family 人欺男霸女,纵容奴仆欺压我等,他们倒了,难道不值得高兴?”

  那汉子大口喝水。

  “只怕是受了些小恩小惠?”

  云玄机还是有些忍不住。

  “小恩小惠咋了?”

  听得这话,附近的农人都不乐意了,瞧着两人,眼神变得不善:
  “就这小恩小惠,那Old Zhang 家可也没给俺们!每年的苛捐杂税交了一遍又一遍,可还是帮着那些畜生欺负俺们!”

  “就是!去岁咱们都受了灾,那群畜生,趁机把俺们的地都夺走,逼的多少人卖儿卖女!”

  “杨大人收了地,可也分了粮,还将地都还给我们种,这难道不让俺们deeply grateful ?”

  ……

  一众农人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直说的云玄机面红耳赤,他哪里说的过这么多人。

  “他收了你们的地,又将地租给你们种?”

  黎White Tiger 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不由眯起了眼。

  “是啊!杨大人说了,地还是俺们种,可地契他拿着,那些畜生就没法抢走俺们的地!”

  几个农人说着。

  黎White Tiger 眉头大皱,却也没有再询问什么,转而向着城郭而去。

  云玄机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忍不住coldly snorted :
  “那Yang Yu 打的好算盘!怕那些人抢夺农人的地,就自己全部抢走?简直可笑!”

  他有些气闷,这些农人未免也太好糊弄了。

  “能闭嘴,就跟着,若不能,就滚!”

  黎White Tiger 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云玄机顿时不敢说什么。

  黎White Tiger 走的并不快,一来,是想看看后面那两位是不是真個就不敢前来,二来,也想了解一下那位‘老部下’。

  但他到底是积年Great Grandmaster ,没一会,仍是进了城。

  相比城外,城内就更加热闹了,宽阔的大街上,车水马龙,两侧的摊位一眼望不到头。

  喧嚣的人气,让看了一路西北道惨状的两人,都不由的神色变化。

  “大人,那Yang Yu ……”

  云玄机话音未出口,已被打断:
  “闭嘴!”

  黎White Tiger 缓缓转身,距离city wall 不远,高耸的old tree 下,一身着玄服,并不高大的少年,似已等候多时。

  “Yang Yu 。”

  黎White Tiger 漠然开口。

  old tree 下,等候多时的Yang Yu 闻声,拱手,遥遥一拜:
  “Yang Yu ,见过黎大人!”

  这一拜,Yang Yu 有心而发。

  眼前这雄壮老者,他虽是第一次见,可这位对他的颇多维护,他却是早已知晓。

  甚至,心怀歉意。

  望着眼前的少年,黎White Tiger 开口了:

  “你可知,前来拿你的,都有谁?”

  “略知一二。”

  Yang Yu nodded :
  “除了您老之外,当还有Six Doors 的expert 。昨夜城外的两道气息,当是锦绣榜上的两位?

  一者气息缥缈,似是云泥道人,另一个蛮横霸道,是聂龙天?”

  “你的胆子,很大……”

  见他神色如常,黎White Tiger 面无表情。

  “不大又能如何?obediently surrender ,还是被生生吓死?”

  Yang Yu laughed ,不以为意。

  他拱手相邀,身后,是准备好的酒菜。

  “你的酒,old man 不会喝。”

  黎White Tiger 摆手拒绝,冷冽的眸光凝视着Yang Yu :

  “此次前来拿你的,另有其人,old man 来此,只是想问你一句。”

  “嗯?”

  Yang Yu slightly startled ,旋即躬身: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即是Bright Gown Guard 出身,当日Your Majesty 亲自出面招揽,你又为何拒绝?不要说什么骨头硬,跪不下。”

  黎White Tiger 神色冷漠。

  “只是这个?”

  Yang Yu 挑眉,甚至都不需要思忖,就自回答了:

  “因为当时我意识到,那位的脾性与我不搭,迟早会翻脸,如此一来,,我为何不为自己保留一份脸面呢?”

  “跪下容易,可想要再站起来,却太难了……”

  hearing this ,黎White Tiger 微微沉默,片刻后,又道:
  “你如今后悔,也来得及!以old man 的脸面,或许能在那两位手里,保住你的性命……”

  “many thanks 大人的好意,只是,已经来不及啦。”

  Yang Yu patted 腰间的长刀,洒脱,且坦然道:

  “怕您为难,刚才,就在您在外询问农人之时,我用这口刀,将张玄一……

  一刀刀,剐了!”

  凶狠!

  霸道!

  不留余地!

  听得此言,云玄机瞳孔剧烈的收缩着,突然间,感受到了面前这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的强大意志。

  那是,纵有南墙在前,我亦绝不回头的决绝!
  他,不留后路!

  “如此……”

  黎White Tiger 缓缓闭上眼,良久之后,他又自睁开眼,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年:

  “我明白了……”

  说罢,他转身离去,毫不留恋。

  让本已提起True Qi 的云玄机不由startled ,Yang Yu 的神色,也有了变化。

  望着那高大笔直的背影,他眼神有些复杂,不由长长一叹,躬身拜别:

  “大人慢走……”

  “希望你,永不后悔……”

  长长的city passageway 那头,黎White Tiger 的叹息声远远飘荡着。

  他遥望远处,那两道气息,终是有了动作,可他,却不想停留了。

  “Yang Yu ……”

  听着背后传来的送别声,黎White Tiger 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他Life Source 黎木,万龙道、祁州某处县城的officer 之子,幼年虽家贫,却也勉强过得下去,少年时一场风寒袭来,父母皆丧,就只剩了他自己。

  他很聪慧,知晓自己保不住父母留下的些微财货,当日就拜了城中一家martial arts hall ,奉上了全部的家产。

  他的天资聪颖,然而,习武从来不是那么简单。

  martial arts hall 的真传,从来是传男不传女,遑论外人,是以,哪怕他再如何勤奋聪颖,三年里,也只学了些皮毛。

  直到,Bright Gown Guard 的百户找上门来,点出他father 暗子的身份,幸运的进了Bright Gown Guard ,可不幸的是,当时的Bright Gown Guard ,在Eastern Yard 的管辖之下,dragons and snakes mingle ,极度阴暗。

  他幸运的学到了martial arts ,却也在其中遭受了至今都无法释怀的痛苦。

  martial arts 有成后,他性格变得冷漠,更嫉恶如仇,杀了当年的百户、千户,事发之后,逃亡江湖。

  长达三十年的流亡,终于在那一日结束。

  当时的皇子,如今的乾亨帝,要招揽他,多年的困苦,并未消磨他的意志,那位的恩威并施,他其实心中毫无波澜。

  可他,无法拒绝。

  为了活下来,他吃尽了一切苦楚,他,不想死……

  一切的苦难,似乎随着那一跪,彻底消失了。

  曾经遥不可及的Divine Art 秘籍、medicine pill 兵刃、美女金银、田亩宅院、美酒珍馐,全都唾手可得。

  甚至,随着那位登顶,他一跃成为天下Bright Gown Guard 都指挥使,有着无尽权利与财富。

  他肃清Bright Gown Guard ,他监察百官,惩治不法,过去一切曾预想过的事情,他统统都办到了……

  可他,再无法在那人的面前,挺直腰杆,哪怕他拿到了那名唤‘极戾虎’的位阶图。

  这似乎原本也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直至某一天,他在vast as the open sea 的卷宗之中,看到了一个人……

  那是个边关小吏之子,因养父失踪,他艰难抵挡着身边的恶狼……

  他比自己幸运,学到了真传,并一手粉碎了城中暴乱,得以加入Bright Gown Guard ,哪怕,他杀了County Magistrate ……

  在那时,他注意到了这个少年,关注着他的后续,前程。

  他发现,这个边关小吏之子,嚣狂桀骜,他嫉恶如仇、愤世嫉俗,出手狠辣,

  甚至一如曾经的自己般,因杀官被Imperial Court 通缉……

  他subconsciously 的庇护,为他开脱,甚至寻到那位贵人说情,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忍良才被折断才如此做。

  还是因为,看着他,像是看到当年的自己……

  然而,相比于自己,他更为大胆、更为桀骜、也更为决绝自信。

  只是……

  “跪下了,就站不起来了吗……”

  黎White Tiger 闭上眼,唯他可见的Soul Spirit 深处,有着幽光泛起,那是被他压抑了数十年的,ceremony 。

  【戾虎,噬主】

   继续码字哈,两更稳的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