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571

  第571章 迎战十都?!(补)

  city wall 之外,符光闪耀。

  city wall 内外,一时极为安静,那哪里是什么符光,分明是golden light !
  金子的金!

  talisman 是什么?
  于江湖武人、达官贵人而言,这就是黄金!

  诸般talisman ,以Vajra Talisman 最贵,云泥道人亲画的Vajra Talisman ,一张,价值千金!
  而此时,云泥道人身上闪耀的,何止千张?!
  “我……妈的,这得多少钱?!”

  扒着city wall ,Big Boss 心痛的无法呼吸。

  奢侈!

  太奢侈了!

  城头上的一干Martial Artist ,都呆住了,这一幕的冲击,实在是太过巨大了。

  何止他们?

  Yang Yu 都有些色变。

  他是亲身体会过Vajra Talisman 的,他尚且记得,当年猿鸣谷爆炸、塌陷,诸多Bright Gown Guard 、龙渊卫身死其间,只有祁罡靠着半张Vajra Talisman ,抗住了滚滚掉落的巨石……

  半张已然如此,超过一千张,又该是何其之离谱?!

  震惊太过,以至于所有人都慢了半拍才听清云泥道人所说的话,当即,所有人纷纷looked towards 了Yang Yu ,以及其身侧的老道。

  在场,只有少数人知晓真言道人的身份,可这并不妨碍他们知道云泥道人this remark ,是说给谁听的。

  老道负手而立,daoist robe 飘飘,与城外两者比,他的气息,似乎要平和、微小的多。

  “若道兄破不开,Poor Daoist 也不会多做为难……”

  云泥道人转眸,落在了Yang Yu 身上:

  “只要这位Little Brother ,就随Poor Daoist 走一遭,如何……”

  呼!
  随其目光流动,Yang Yu 只觉一股滂湃若山海般的压力袭来,一时之间,只觉念头转动都不甚灵活。

  但他不惊不乱,甚至心无波澜,如此状态,他在流积山幻境经历了不知多少次。

  一瞬之间,已然驱离了影响。

  让城外时刻关注着的两人,皆有些侧目。

  “Fellow Daoist 倒是舍得,如此多的talisman ,即便是你,怕也得耗费数年之功了……”

  老道看着两人,稍稍said resolutely :

  “只是,何必如此麻烦呢……”

  呼!
  夏日正午的城头,似有寒流陡至,骤起的killing intent ,似将这炙烈的光与热,都一并扑灭了。

  crash-bang ~
  城头之上的兵丁,江湖武人纷纷散去,不敢再有丝毫停留,即便是陆青亭,也不由的后退。

  谢七更是将卜了个下下签,正自惊骇的Big Boss ,拉着跑出了数十丈远。

  轰隆!

  似如晴天打了个霹雳。

  聂龙天本就骇人的气血再度攀升而起,他的眸光如火焰熊熊,声音中都似蕴含着炙热的lava :
  “老道不要太猖狂!”

  “也罢……”

  云泥道人心头一紧,复又长叹一声,身上符光又闪,堆积到了此时所能掌控的极限。

  hu hu!

  城头上,一道无形的涟漪扩散,被陡现的庞大气机推向all directions 。

  风动,云落。

  老道凭风而立,其衣衫猎猎而动,就引得all around 气流罡风呼啸如stormy sea 翻腾涌起。

  他的动作微小,声音也显得温吞,可其意志,却是极端的霸道、凶横:
  “倒不如,让老道出手,一并了结了你们……”

  就在这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的关口,Yang Yu 突然上前一步,拦在了老道的身前,望向十里外如临大敌的云泥道人:

  “破了你这乌龟壳,就成吗?那么,我来试试……”

  嗯?!

  Yang Yu 的突然开口,顿时打破了三人之间肃杀的气氛,更让city wall 内外的一众人纷纷侧目、惊骇。

  在场之人,不乏亲眼目睹过长街之战,深知Yang Yu 的厉害。

  然而,纵是再如何shocking and stunning ,终归是未至而立的青年而已,又怎么可能插手眼前这样的对决之中?
  Big Boss 更是几乎想要出声阻止,他本来卜出的就是下下之签,你若出手,岂非ten deaths no life ?
  好在谢七一把将他拦住,Big Boss 十分之惶急,他却显得十分之淡定。

  下下签,有什么好怕?
  又不是上上签……

  “小友何必?”

  一众惊疑的目光之中,只有真言道人的眼神柔和了几分:

  “老道虽是半废之身,可打发这两个小辈,想来还是可以的……”

  “此事,终归因我而起,怎么能让您以命相搏……”

  Yang Yu 微微摇头。

  随着灵炁的汲取,他的感知越发敏锐,心眼更有化作Heavenly Eye 显化之趋势。

  纵然在三尊Martial Saint Level powerhouse 的对峙之中,他也隐隐可以看出什么。

  城外的两人,根本不会死战,一旦老道出手,或许可压倒性占据上风,可最终结果,只可能是二死一重伤……

  “好!”

  真言道人皱眉不应,城外,聂龙天却是抚掌大笑,声若惊雷:

  “无怪乎老道你要以命来维护,Grandmaster 之身,敢横拦我等之前,如此气魄,倒让this Uncle 都要高看一眼了!”

  话音落处,他看了一眼云泥道人,后者心下皱眉,可权衡之下,也只得开口:
  “道兄以为呢?”

  真言道人皱眉片刻后,突然看了Yang Yu 一眼,方才nodded :

  “他为此城之主,老道自然a guest will comply with the wishes of the host ……”

  “好!”

  聂龙天抚掌大笑,心中一定。

  他一生都在追寻张玄霸的道路上,对于真言的了解,远比云泥道人要深的多。

  这老道成名快一百年,纵然深受重创,他也绝不敢有丝毫轻视。

  这可是能与张玄霸坐而论道的存在……

  “如此……”

  半枯半荣的脸上有些明灭不定,云泥道人心下一叹。

  他自然不愿与这样的小辈比什么,可相比那搏命的老道,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Poor Daoist 也不会bullied the weak ,若道兄不出手,那么,这位小朋友,无论以什么手段,皆可!”

  说到此处,他slightly paused ,道:
  “军队也可、神臂弩也成,但,只有一個时辰……”

  “好!”

  没有任何犹豫,Yang Yu 一口答应下来,更无任何犹豫,气劲鼓荡间,直接架起一架神臂弩。

  bang!
  伴随着一声低沉轰鸣,十二支粗如儿臂的玄铁箭就自破空而出,带着浓烈硝烟而至。

  当!
  十数声巨响合作一声。

  这一瞬间,城内外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空中汇聚,却只见golden light 如罩,层层叠叠扩散。

  十二支破罡、破气,足可威胁Martial Saint 的神臂箭,就那么被定格在了空中,inch by inch broke apart 。

  “十二箭,仅破了八张Vajra Talisman ?!这可比外流的Vajra Talisman ,要强太多了……”

  见得这一幕,一众人不由哗然。

  其中几个高价买过Vajra Talisman 的大sect disciple ,更是不由cheeks twitched ,心中大骂profiteer 。

  “非也,非也。”

  听得哗然声,云泥道人微微摇头,还有闲暇解释:
  “talisman formidable power ,并非一成不变。这些Vajra Talisman ,有Poor Daoist 多日温养,其效用自然数倍于其他。

  加之,Poor Daoist 此时所布下的,其实是我符水观中秘传的符阵,故而有此formidable power ……”

  bang!
  bang!
  bang!
  云泥道人话音未落,又是数次轰鸣,Yang Yu 跨步行于city wall 之上,一人之力,连开数十架神臂弩。

  一时之间,只听得闷雷滚滚,箭矢连环而去,似无一瞬停歇,眨眼之间,上百张Vajra Talisman 已然化作齑粉。

  “有效!”

  见得这一幕,城头各处隐藏的兵卒,也都惊喜起来,他们都是Yang Yu 自良家子中选取的新兵,自然与他一条心。

  当即,数百兵卒就开始装填神臂弩。

  bang!
  箭起箭落,talisman 成灰。

  云泥道人却是不慌不忙,眼见众人忙的in a frenzy ,还有闲暇安慰:

  “诸位莫急,one hour ,还很长……”

  话音落处,又是百道符光亮起,瞬息而已,已然填补了被神臂弩射破的符阵空缺。

  “shameless !”

  见得这一幕,Big Boss 差点跳将起来,其余人也都哗然,陆青亭,都忍不住心头腹诽一句。

  何止他们,便是远处还未离去的黎White Tiger ,见得这一幕,也不由的动了肝火。

  “shameless 之尤!”

  黎White Tiger 面色一沉,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唤来云玄机,将两枚fist sized 的泥丸递给他。

  “这……”

  云玄机face changed 。

  “这老道蛊惑Your Majesty ,不是善类,不必怕得罪他!”

  黎White Tiger 呵斥一声,云玄机只得苦笑着离开,于暗处进了西北城。

  “brother 们,射死这shameless 的臭道士!”

  眼见Yang Yu 停手,城头上的一干兵卒顿时沸腾起来,只听得一片机扩搅动声,上百架神臂弩就被操弄了起来,对准了立于原地,唯有丝毫动作的云泥道人。

  “诸位,稍歇。”

  但不等箭矢射出,Yang Yu 已然叫停了众人。

  “Little Brother ,大可继续尝试……”

  云泥道人微笑着补充了talisman ,眼神却看也未看Yang Yu ,只是注视着沉默不言的真言道人:

  “或者,道兄也来试试?”

  老道自不理会他,却也看了Yang Yu 一眼,却不想后者没有丝毫沮丧、失落,反而眼神明亮。

  “阴阳Thunder Fire 丸……”

  接过一兵卒递来的泥丸,Yang Yu 心中微动,望向远处,却只见一双离去的背影。

  没有动用这一双Thunder Fire 丸,珍而重之的受到artificial space 中,Yang Yu 足下发力,竟自从城头一跃而下。

  “听说你得了Tyrant Fist 的essence ,怎么,要来试试手吗?”

  云泥道人说着,神色突然一变,嗅到了一股极为浓烈的危机,犹如骤然拉升的幕布,让他眼前都不由一黑。

  “这是……”

  聂龙天眸光一凝。

  “this Yang 可不止会Tyrant Fist ……”

  平静的声音回荡,Yang Yu 止步护城河前,与云泥道人遥遥相望:

  “也有,Divine Ability ……”

  bang!
  似有惊雷炸响心头,以云泥道人的Spiritual Cultivation 持,竟也有着刹那恍惚。

  这一霎,他自己立身于一残破画卷之上,而眼前的少年,身形高大,如巨岳拔地超天。

  “这是什么……”

  云泥道人悚然一惊,于此刻,感受到了彻骨的危机。

  呼

  灿若星辰的眸子俯瞰而下,犹如传说中掌罚生死,裁决阴阳的Ghost God 之王,发出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神音:

  【谨以魁星之名,持三生冥书之敕令,剥夺,山河界,Great Ming 王朝治下,道人云泥,life essence ……】

  寿,life essence ?!
   三更完毕,大家晚安哈。这就补了五章了吧……《诡道cultivation 游戏》

    诡道+cultivation +游戏,游戏公测,玩家蜂拥而至。可当几个月后,游戏与现实重合,玩家才发现事情大条了。唯有叶明毫不在乎。

    “诡异,你就是歌寄!来我红市,指定没你好果汁吃!来,欢呼哥,给他整个活!”

    ”Fuck, 走,忽略!诡异,属实弟中之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