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ause Of All Realms Chapter 573

  鲜血滴落于泥土上,雪亮的刀锋不染丝毫污秽,黎White Tiger 仍是细细的擦拭着。

  “大人,那Yang Yu ……”

  云玄机立于一旁,欲言又止。

  不同于黎White Tiger ,他是真个亲眼看到了云泥道人被逼迫,聂龙天含怒而去的一幕。

  他虽然不知那Yang Yu 到底是以何种手段逼退了云泥道人,可这意味着什么,他心中太清楚了。

  名动天下?

  不,name shakes the whole world !

  他几乎可以预见,当今日之事传遍天下之际,也是城中那位化蛟为龙之时!

  或许未必能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可也定再无人能说其无根底。

  归根究底,这世上最为不缺的,就是人……

  “他……”

  黎White Tiger 收刀入鞘,正要离去,突然皱起了眉头,阵阵white light 从他的袖袍之中泛起。

  pa!
  云玄机满面惊愕的接过了圆光镜,抬头望去,黎White Tiger 已然去的远了。

  “大人……”

  云玄机心头一惊,正想说什么,眼见white light 散去,body trembled ,捧着圆光镜跪下:
  “this small official 云玄机,叩见吾皇,万寿无疆……”

  跪地、垂首,云玄机看不到圆光镜内有什么,却可听到那淡漠、威严的声音:

  “黎White Tiger 呢?”

  “回,Replying to his Majesty 。大人他……”

  云玄机心里叫苦,brace oneself 欺君:

  “大人他,不在……”

  ……

  砰!
  玄铁为框的圆光镜,被一下捏碎。

  万龙道、神都、imperial city 之南,古色古香的道观之前,光洁如玉的广场之上,已跪伏了一大批人。

  侍卫、宫女、Court Eunuch ……

  感受着那不加掩饰的暴怒,一众人无论地位、martial arts ,无不心神颤栗。

  “Yang Yu ……”

  乾亨帝负手而立,雍容的面上尽是冷酷肃杀:

  “刘京!”

  “Your Majesty ……”

  刘京one-knee kneels 地,等候吩咐。

  乾亨帝垂落眸光:
  “寡人要你死,你死不死?”

  刘京以头抢地,said solemnly :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王西,你又如何?”

  砰!
  重重叩首,地砖碎裂,王西沉声回应:

  “奴才必不敢有半分迟疑……”

  “寡人,是天下之君,是万民之父,那泥腿子,怎么敢……”

  乾亨帝的声音十分之冷酷,让广场内外,一片死寂。

  “Your Majesty ,您一声令下,奴才纵万死,也要诛杀此獠!”

  刘京满面潮红,厉声回应。

  王西叩首,亦是满脸killing intent 。

  “云泥道人都无功而返,伱们,又有什么用?”

  乾亨帝摆摆手。

  两人还想说什么,只迎来冰冷的声音:

  “唤Bright Gown Guard 副指挥使,阎惊冥,来见寡人!”

  “是!”

  麾下鹰犬的吠叫,乾亨帝并未去听,缓步走进道观之中。

  不大的道观,装饰素雅,多为Peak jade stone 铺彻,寸寸雕花,处处盘龙,任何一处,都是世间难寻的艺术品。

  随着道观门户合拢,乾亨帝身上的怒气尽去,整个人的气息,犹如深潭枯井,不起丝毫涟漪。

  道观之中,只有三间正殿,左侧是pill room 、右侧是静室,乾亨帝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取来红丹服下。

  走进正中great hall 。

  此间great hall 之中,无任何Divine Idol ,只有一字高悬,名唤‘天’!
  呼!
  焚香一炷,礼拜苍天,乾亨帝目光落在了‘天’字下,一面and the others 高的无字Heavenly Tablet 上。

  伸手,刻下二字:
  云泥!

  weng!
  幽幽rays of light 泛起,古老的声音伴随着晦涩难明的道文一同响彻great hall :
  “云泥,锦绣榜十八,位阶‘divine talisman ’,dao fruit ‘divine talisman 书’……”

  乾亨帝负手而立,闭目聆听,随着这神音回荡,西北城外的一战,似乎于他的心头浮现。

  只是……

  “是果真被逼退,还是,不战而退?”

  询问,得到回答:
  “被逼退……”

  “果真是被逼退?”

  乾亨帝眉头拧起,再度抬手,于stone tablet 上落下两个大字:
  “Yang Yu ……”

  幽沉rays of light 中,神音回荡:

  “山河榜Twelfth ……其余,不可知!”

  “不可知,不可知……”

  平静的神色被暴怒占据,乾亨帝重重一掌拍打在stone tablet 之上,眼底涌现出惊怒至极的rays of light :

  “为什么,不可知?!”

  震怒、惊疑……

  乾亨帝胸膛起伏,脑海中浮现出关于Yang Yu 的诸多卷宗。

  最初,他是根本未曾将这個边关小城出身的泥腿子放在眼里的,哪怕,他做出了在常人眼中的一桩桩‘major event ’。

  却也根本不觉得这样的卑贱种,值得自己费什么思量。

  哪怕是徐文纪、黎White Tiger 多次上书,他也不甚在意,之所以让他起意招揽的,是锦绣山河榜编篡之前。

  那一日,似是被黎White Tiger 烦到了,也或者是他心血来潮,于‘Divine Tablet ’之上落下了其姓名。

  而当时,Divine Tablet 的回答是:

  查无此人!

  嗡~
  一掌重重拍落间,stone tablet 突然泛起幽沉rays of light ,其上再度有文字浮现。

  “嗯?!”

  乾亨帝眸光一震,念出了其上浮现的两个晦涩道文:

  “Foreign Domain ……”

  ……

  ……

  藏蓝短打,皁隶巾,black 长裤,狱卒服。

  夜色刚临,周一已换好了衣服,出门,将来他家求打点的犯人家眷留在了后面。

  周一,是个狱卒,祖祖辈辈都是狱卒,据说,inheritance 了一百三十多年,足足六代人了。

  狱卒这活油水不小,可他家之所以六代都能干这活,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沾着油水。

  再多,也不沾。

  他住在Western District ,这是西北城最为脏乱差的地方,与城南可谓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在此地居住的,多是些贩夫走卒、犯了事的官吏的家人,也多在此处。

  大狱,也在此间。

  “来了!”

  “en! ”

  短暂的交流,替换走了值白的狱卒,周一提起灯笼,开始巡视牢房,顺便,送饭。

  大狱,哪怕是西北城的大狱,也不是个好所在,一日两餐,清汤寡水,饿死、饿不死,全看进来时身上有多少膘。

  也看,家眷在外面使多少银子。

  这一点,哪怕城头换了一面杨字大旗,也并未有太多改善,至多,加了两勺清汤?

  就这,也引得不少狱卒埋怨,别看这两勺汤,很多人咬咬牙,可就饿不死了。

  断人财路,哪怕是当老大的,也是会被骂的。

  比如此时,周一就听到同伴foul-mouthed 的走回来,一半是对于新老大的不满,一半,是对大狱深处那位的不满:
  “还以为自己是大爷呢?!这个不吃,那个不Hah! 老子三天都吃不上一顿肉,你还嫌太瘦?!”

  “又怎么了?”

  周一心中一动。

  “还不是那头病‘老虎’!”

  那狱卒满腹埋怨:
  “那位杨大人也是,分明与此人无甚交情,怎么偏生还交代要好吃好喝供着他?
  这Old Guy 嘴比石头还硬,就该饿死了账!”

  “病老虎……”

  周一心头一凛,知晓他说的是谁。

  燕东君起事十数年,可其真个占据三州,其实是近三年的事情,而之所以如此,就与这头病老虎有关。

  病老虎,名唤秦厉虎,原是兖州大將军,总领一州兵马,其人martial arts 、兵法皆属上乘。

  过去的十多年里,西北道之所以不曾沦陷,正与他有关。

  奈何……

  “让我去吧。”

  周一接过这苦差事,提起灯笼与食盒,就向着大狱深处而去。

  西北道大狱,关押犯人自然不少,其中不乏一些江湖强梁,武林好手,但最深处关押,自然是这位曾经的Great General 。

  昏暗无光的大狱深处,陡闪过两道red light ,周一心头一颤,不及后退,就觉手中一空,食盒被人夺了去。

  继而,就是令人牙酸的咀嚼声。

  “爽快,爽快!吃肉,还是要吃肥的,干瘦巴巴的,狗都不吃!”

  似铁石摩擦之声,大狱深处,这头病老虎开口:
  “你是谁?”

  听得询问,周一心头不由一热,忙回答:
  “回,回Great General ,卑职周一,是大狱南区,十六房区的牢头,您可是有什么……”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蛮横打断:

  “不是问你!”

  泛红的眸光再现。

  角落里,其人蓬头垢面,其体魄却真个精壮,哪怕pipa bone 上穿了铁索,也犹如猛虎般overbearing :

  “好movement method 、好martial arts !能无声无息欺入old man 身前三丈者,绝非无名之辈,你是……”

  “啊?”

  周一悚然一惊,一只温热的手掌落在了他的肩头,来人平静开口,声音与眸光一同充斥了整间牢房。

  “我是谁,你莫非不知道?”

  虚室生白?!
  秦厉虎瞳孔剧烈的收缩一瞬,就见得狭窄的巷道之内,一身着black cloth ,腰佩長刀的青年,来到身前。

  “楊狱!”

  人的名,树的影。

  此時此刻,今时今日,在这西北城,绝无一人的名字能比这两个字更为响亮。

  听得来人这个名字,不要说受惊的周一,便是近处被rays of light 侵扰的一众囚犯,也都齐齐失声。

  秦厉虎眯起双眼,脊椎‘ka ka ’作响,犹如一头受到惊吓的猛虎,散发出生人勿近的cold and severe 来:

  “真是你……”

  “三载沉淀,秦Great General 距离玄关大开,也只差一线了吧?可喜可贺……”

  兖州一州之府城,尚有姜五、方阿大这两个命泛Purple Qi 的一时之选,西北城,这一道三州之中枢,自也不会没有。

  比如,眼前人。